2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原创]他们都活着 祭罗严塔尔元帅[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7 11: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忘记给出版社发来一份了。今天补上,另外,管理人员都去哪了?TAT)


祭奠多年之后的今日逝世的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以及死于田中杀人狂之手的,我爱和尊敬的人们。



(一)

“战争女神已经谢幕……”



目睹大屏幕上军务尚书巴尔.冯.奥贝斯坦与杨威利放下签字笔握手的一瞬,有散文诗人之称的梅克林格自言自语。



虽然与生命的长度相比可以说是短暂,但和平仍使黄金狮子麾下的提督普遍陷入了一种死气沉沉的状态,觉察到此事的军务尚书遂向皇帝进言。



“饱食终日,无所无事的狼群会退化到连家畜也无法捕捉到的程度。”



皇帝摇动着奢华的金发:“朕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军务尚书以洞察一切的义眼观察着主君,再次谏言:“陛下,要臣举例的话,您的制服似乎有点小了。”



“……”尴尬的一挺腰,果然听到腰带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的皇帝恼羞成怒:“朕只是再次发育而已!”停顿了大约2秒时间,金发年轻人道:“军务尚书的意思是举行军事演习吗?”



“不,仅仅为了激发提督们的精神而举行军事演习,不但是一种伪善,而且也是一种资源和技术的浪费。”



“那么军务尚书就想个更好的办法出来吧。”



“诚如陛下您所愿的……”



第二天,军务省向皇宫、统帅本部及宇宙舰队司令部发去公文《关于帝国准将以上军官进行晨练的通知》,在所到之处引起轩然大波。



当夜,提督们齐聚高级军官俱乐部,话题是声讨奥贝斯坦。



“真可笑!要我们这群丈量过银河的人用脚去丈量费沙的地皮!”以暴躁著称的毕典菲尔特首先跳了起来。



“那是体育锻炼活动。说起来,军务尚书此举也并非出于恶意哪。”缪拉试图安抚黑色枪骑兵的长官。



“想到我要大清早就混在跑步的人群中接受路人的侧目……”向来为市民所敬畏的宪兵总监克斯拉唉声叹气的抱住头。



“……”沉默提督艾齐纳哈只以拧眉来表达不赞同。



“有没有针对残疾人的优惠条件呢?”瓦列把金属制的右手拿下来放在桌上。



“哼……哼,没有胜算的策划是愚蠢的行为!”统帅本部总长罗严塔尔端着一杯鸡尾酒冷笑着出现,出于微妙的洁癖,他没有直言军务尚书的义眼,但话中明显带着恶意。



“那我还是不要抱希望了……”瓦列又把右手安回原位,耸了耸肩。



“无用的口水不必浪费。”米达麦亚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总之,既然陛下首肯此事并且准备带头行动的话,我等身为臣子,不能借口推诿!”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二)



并未表现出愤慨的罗严塔尔其实相当不满意。



“奥贝斯坦那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与诸提督纵酒至二十二时许的罗严塔尔漫步在费沙大街上,思考着诸如此类的想法。“军务尚书虽然一向以帝国和皇帝的利益为先,但很难说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何况……和平之后,军人也许就是被剪除的对象吧,如果不能找到存在的理由,裁军就是势不可免的措施了,即使是军神,失去饭碗的军人也不会继续崇拜下去的……难道奥贝斯坦是想以此措施激起诸将的不满,然后……顺理成章的罢黜,以及裁撤吗?”无言的震惊在罗严塔尔脑部的回路中激荡起来。



“您想的没错。”并非在意料之中的应答声平淡如水。



听到有人在背后应答,罗严塔尔蓦然发觉,自己的确是喝的太多了,居然在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他回过头,看到的是站在路灯下的奥贝斯坦。



一闪而过的慌乱之后罗严塔尔镇定下来,深沉的黑眼和散发出锐利光芒的蓝眼同时盯住了军务尚书。



“看来尚书大人已经听到我说的话了嘛?,怎么样?又要逮捕我这个叛贼预备役了吗?”罗严塔尔在军务尚书面前展现出了著名的冷笑癖,其中有三分之二的冷笑,也许是针对自己而发。



“元帅阁下果然明白自身的定位!”奥贝斯坦出乎意料明快的讽刺,“如果不是出现了意外情况的话,想必你现在已经作为叛贼而被米达麦亚元帅斩首了吧。”



奥贝斯坦所言,是新帝国二年因乌鲁瓦希事件而引发的“罗严塔尔元帅叛乱事件”,斯时,宇宙军司令米达麦亚受皇帝指令,率领麾下军队与罗严塔尔麾下的新领土治安军对峙,战争一触即发之时,一向退隐于奥丁的吉尔菲艾斯大公携军务尚书奥贝斯坦突然前往罗严塔尔阵营作为人质,换取罗严塔尔独自飞往费沙,亲自在皇帝御前求得谅解。之后,吉尔菲艾斯继罗严塔尔之后任新领土总督,而罗严塔尔仍归旧职。



“砰!”一声闷响之后,奥贝斯坦跌倒于地,罗严塔尔眼睛冒火的看着被自己揍倒的男人,几年前与挚友的对垒,永远是两人之间不可提及的伤痛——虽然米达麦亚为不愿令自身对皇帝产生怨恨而出兵,但作为罗严塔尔的立场,却并不愿令米达麦亚内心背负“杀害挚友”的罪名。



奥贝斯坦作为年富力强的武官,虽然肉搏能力不能与帝国军双壁相比,但也绝非没有还手之力。被击中胸口而倒地的军务尚书旋即站起,没有丝毫犹豫就予以还击,拳头正中罗严塔尔脸颊,磕破了元帅的嘴角。



“哼哼……没想到,军务尚书阁下的打架技巧,也意外的高超啊!”罗严塔尔还以颜色,两人战做一团。



帝国军三长官在陋巷之中扭打,非但有伤大体,更有可能被外人认为是帝国军高层分裂的前兆。想到此处,两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不理智的斗殴,但此时军服与脸上已经伤痕处处。



“罗严塔尔元帅,寒舍就在附近,我有话要对你说。”发鬓凌乱的军务尚书恐怕一生也没有露出过这样不确定的表情。但罗严塔尔对他并没有水准以上的同情心,直觉就要拒绝。



“罗严塔尔元帅!你一直想去海尼森询问大公的事,我可以给你答案。”



于是,罗严塔尔改变了主意。



(三)



第一天晨练后的例行会议上,皇帝没有能看到帝国军三长官其中的两名,唯有米达麦亚以窘困的表情向皇帝请假。



“爱卿是替罗严塔尔卿与……奥贝斯坦卿请假吗?”皇帝微微皱起形状优美的眉毛,以困惑的眼神注视米达麦亚。



“……是!”



“这两位爱卿是以什么理由请假呢?”



“这……是两位元帅的私事……”米达麦亚汗流浃背,他并非一个善于说谎的男子,但挚友的托付令他无法拒绝。



皇帝并非喜爱挖人隐私之辈,只问了一句就转了话题:“既然如此……诸卿,今天开会的议题……”



诸将集中注意力于皇帝嘴唇吐出的字句,而米达麦亚却忍不住走了神。



昨天晚上,罗严塔尔那样子实在是……



昨夜大约午夜,米达麦亚正准备离开书房,幼校生就带来了通讯请求。打开屏幕,米达麦亚惊骇的发现,密友唇破血流的站在卧室里。



“罗严塔尔!你这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米达麦亚焦虑的问,而屏幕上的挚友则苦笑以对:“什么多余的都别说了,帮我请假吧!明天非但晨练不能参加,例会也得缺席了。”



罗严塔尔并没有说原因,而米达麦亚也并没有问。这样的对白在两人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少,但身为帝国军三长官的现在,罗严塔尔如果仍与人肆意打架的话,确实是在米达麦亚的意料之外,不过,不去问挚友不想说的事情,这是两人交往的原则之一。



米达麦亚困惑着答应,罗严塔尔犹豫了一下:“……米达麦亚。”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这个……”屏幕上的罗严塔尔表现出罕见的吞吞吐吐,过了五秒钟才开口,“顺便……米达麦亚,也帮奥贝斯坦请个假!”



“什么?!”没等米达麦亚震惊的叫出声来,屏幕已经快速变黑,米达麦亚问了幼校生通讯的来源,得到的结果,冲击了他向来沉稳的脑神经。



“是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府上。元帅。”



(四)



会议完毕后米达麦亚立刻联络罗严塔尔府邸,却无人接听,得出正确结论的米达麦亚反而犹豫是否要去奥贝斯坦府邸找人。军务尚书一向令人生畏的性格,并非他退缩的原因。



“罗严塔尔和奥贝斯坦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米达麦亚希望由挚友亲自告知。



当天夜里,米达麦亚在高级军官俱乐部与罗严塔尔会面。



医学发展到银河时代,皮肉之伤的痕迹仍无法快速清除,米达麦亚见到的罗严塔尔嘴角依然有破裂的痕迹,但并不影响他挂上玩世不恭的微笑,桌子上酒瓶也已经摆了两三个。



“喂,米达麦亚,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米达麦亚按捺住不安,一边走近罗严塔尔一边回答。



“我发现,非但女人会背叛男人,而且还会偷走小孩哪……”罗严塔尔呓语。



“什……什么?”但罗严塔尔再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



“米达麦亚,谢谢你。”



“这……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罗严塔尔微微笑着,是一种奇妙的笑容:“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死掉,我的孩子你一定会帮我养大,所以要谢谢你。”



米达麦亚虽不明所以,却坚定的回答:“那也得你有孩子之后……你已经三十多了,不考虑结婚吗?”



“不……也许我有了孩子也说不定,就看我们的大公殿下了。”



米达麦亚郑重的拿走了罗严塔尔手里的酒杯:“吾友,你喝多了吧。”



罗严塔尔任由米达麦亚拿走手中的酒杯,黑色和蓝色的眼珠都被掩盖在眼皮之下了。



朦胧之中,他想起昨天夜里奥贝斯坦所说的话,忍不住嘴里嘟囔着,而米达麦亚也只能听到模糊的几个单词而已。



“……吾皇……米达麦亚……胜利……死……”



其中的“胜利”这一单词,听起来并不清楚,也许是“齐格飞”吧,不过罗严塔尔与吉尔菲艾斯大公并未有过深交,米达麦亚认为,罗严塔尔说的应该是“胜利”。虽然,他并不明白罗严塔尔的呓语应是何意。



尾声一



新银河帝国开国三元帅之一的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病逝于费沙,其时为新帝国历五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十六点五十一分,享年八十三岁。距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皇帝陛下驾崩还有一年,距齐格佛里德·吉尔菲艾斯薨逝还有一年,距沃佛根·米达麦亚元帅逝世还有三年,而已于帝国里十二年5月退休的巴尔·冯·奥贝斯坦元帅先于罗严塔尔十年病逝于海尼森。



在罗严塔尔的遗物中,其子菲利克斯·冯·罗严塔尔①发现了一部名为《银河英雄传说》的纸质书籍,他不明白为何并没有阅读小说这一爱好的父亲会收藏这种扭曲帝国历史的小说,但并未声张,而是将它继续收藏于罗严塔尔位于奥丁郊外的老宅。



后记



对于银河新帝国及同盟的人们而言,非现实的领域,或称为瓦尔哈拉的世界中,有一段对话正在进行。



“猊下②改变了一些人死亡的命运……这合适吗?”



“如果让他们早早死去才会令我含恨吧。”



“可是,如您所见,他们也许更适合辉煌的死亡,而非死于床上。”



“……对于我等爱着他们的人而言,是宁可看他们平淡的活着,而不是辉煌的死去吧。只是,你这么说,让我也无言可对。究竟对还是错,我自己也不敢肯定。”



“即使如此,田中大神将对猊下发动的弹劾,您考虑好应答了吗?”



“呵呵……吉尔菲艾斯活了下来,是因为莱因哈特不知为何,半夜跑去他宿舍道歉而且免除了禁止配枪的命令,杨威利活下来,是手下及时救援……跟我没关系吧。”



“明明是您隐身在莱因哈特耳朵边不停的小声念叨‘道歉吧,道歉吧’的,也是您敲墙给杨威利指路的……好吧,即使如此,那命该死亡的鲁兹和罗严塔尔、莱因哈特,您怎么解释呢?”



“什么?我只不过把《银河英雄传说》忘在奥贝斯坦家又怕狗不敢回去取而已,这已经够倒霉了,田中大神还要责备我这个可怜的失主吗?至于奥贝斯坦看到莱因哈特的结局因此怕莱因哈特失去罗严塔尔这个潜在对手所以拉了吉尔菲艾斯去救回罗严塔尔的事……我不能为他人的行为承担责任啊!”



“……名之为作者的人,实在是脸皮之厚匪夷所思的一种奇异生物啊……”





注1:后来,吉尔菲艾斯在海尼森找到了克劳希小姐和菲尼。

注2:猊下:日本一般作品中对于神职人员的敬称,来自佛教术语“猊座”。 猊座即狮子座,谓佛、菩萨所坐之处。亦谓高僧之座。作者身为本人作品中的大神,叫声猊下过过瘾,应该……不会有人责备吧?

17

主题

61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10-6-5 08: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他们都活着 祭罗严塔尔元帅

噢噢~大团圆结局~

注:反正也很冷清,翻翻去年的帖子应该……不会有人责备吧
 宇宙历八零零年的六月一日,凌晨二时五十五分.杨威利的生命在三十三岁的时候终止了.
  “了不起?我没什么了不起的啊!说实在的,我觉得民主主义什么的没了也好,整个宇宙还原成原子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在我身旁半睡半醒地看书就好了……”该说些什么好呢?--尤里安一时无法判断。他终于明白,判断不是智慧的产物,而是器度的产物。

112

主题

634

帖子

64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44
QQ
发表于 2010-6-15 21: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他们都活着 祭罗严塔尔元帅

不会的,放心吧。抚摸抚摸
也许在此刻梦里正有一大群羊在挨挨挤挤地等他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2-8 18:41 , Processed in 0.193137 second(s), 3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