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主题

634

帖子

64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44
QQ
故事(非银英。圣斗士相关)[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19 1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天,撒加和加隆坐在外面晒太阳。天气很好,太阳暖洋洋的。


撒加在圣域外遇到一个人。
“你在看我?”很久,他终于忍不住走过去问道。
那人摇摇头。“我不是在看。”他很重的强调着最后一个字。“我是在观察,不,更准确的说,是在守望。”
“守望是什么?”
“守望,就是静静的在这里,从起初等待到终结。”
“还有呢?”
“没有了。守望就是这样。什么都可以看,但什么都不能做。”那人沉默了一下,“虽然有时候,我也会把一些东西加上自己的观点凝炼成故事,但那是创造另外一个世界了,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你写故事?”撒加笑着,“我也经常给很多孩子们讲睡前故事,可以给我一个,让我回去讲给他们听吗?”
那人沉默的看着撒加,很久很久,点点头。“好,我为你写一个故事。”
撒加想说他不想要麻烦别人,他只是想要一个故事,并不是需要那个人为自己写一个故事。但那个人已经撕下纸,提起笔,很快的写下一行字,把纸交到了他的手里。
很奇怪的字。撒加知道自己不认识,但是,他却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够看懂里面的意思。
“一天,撒加和加隆坐在外面晒太阳。天气很好,太阳暖洋洋的。”
“可这不是故事。”撒加摇头笑了。“故事应该是虚构的,有着许多现实中达不到的梦想,才会让人格外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以便亲身完成自己求不得寻不见的目标。这不是故事,只不过是日常生活罢了,我明天就可以拉上加隆去外面晒太阳。”

可明天,是在或惊惧将会到来的疯狂或恐慌似乎已经降临的崩溃或平静的询问自己是否还正常却明知无人应对的斯尼旺海峡空洞的岩牢。
是在小心翼翼的扮演着舞台剧中的角色自以为被鲜花掌声与荣耀埋没之时却恍然间分不清究竟是自己在演出着什么人还是什么人在演出着自己的狂乱的面具。
是在一片苍蓝之中扭曲着摇曳着随水流的波动冲击而卷起的白色气泡像是极北冰原的雪花一样漫天飞舞让视野中满是从地面直冲天空的雪的冰寒的大洋深处。
是在慰灵地苏醒而来睁开眼睛仰望天空却连一颗星光都无法望及空自留存着深藏在心底最深处那将要满溢出来似的美丽得令人窒息广阔的青空却毫无时间用来怀念的漫漫长夜。
是在头顶上坚实厚重击不透望不穿听不到连记忆都已经被时间与空间消磨得支离破碎仅仅在心底的最深处仍还死死把握着一缕纤细清亮洁白得有如打磨过的精细的光的冥府之国。
还有,那在诗歌中流转传说中颂赞狂热中膜拜祭祀中荣耀的最华美最璀璨最晶莹最光耀最炽烈最火热最威严最圣洁最高贵将不可能为可能并非神迹而是人力所为的地心深处的阳光。
他们忽然想起一个个故事……

“一天,迪斯帮阿布照顾花园,浇水,除草,捉虫。”
“一天,牛哥守在电视机前看世界杯的实况转播。”
“一天,修罗试作了一道新菜,非常成功。”
“一天,老师和史昂教皇下围棋,结果是平局。”
“一天,大艾在竞技场和小艾作格斗训练,很累,也很充实。”
“一天,穆去找沙加谈禅,两个人相座而笑,在微风中的沙罗双树园。”
“一天,卡妙试做了新口味的冰激凌,正好米罗来了,就分给他一半,两个人吃得很高兴。”
就是这样无数的单纯到愚蠢程度的和平的故事。
还有,“一天,撒加和加隆坐在外面晒太阳。天气很好,太阳暖洋洋的。”
声音层层叠叠的响起,远的近的在叹息之墙的反射下围绕:“虽然有时候,我们也会把一些东西加上自己的观点凝炼成故事,但那是创造另外一个世界了,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一片金光。
也许在此刻梦里正有一大群羊在挨挨挤挤地等他数
发表于 2008-3-20 22: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故事(非银英。圣斗士相关)

~~~
此pose~被布莱克晓戴在2008年3月20日22:28编辑过
天行建,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1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8-3-20 22: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故事(非银英。圣斗士相关)

一天,他翻开一本发黄的旧书,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他泪眼迷蒙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8-9-7 12: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故事(非银英。圣斗士相关)

过来逛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2-8 17:36 , Processed in 0.381913 second(s), 3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