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夏夜的帷幕从天空降落到大地,从东都厚实的城墙内弥漫出浓密的蜡烛和灯油的香气。此时,城外的绢之国大军开始了对东都的总攻击。
在铜雀国公、北方柱大将军孟德的指挥下,绢之国军的士兵们一边用大型盾牌组成密集的阵形挡住龙牙公国军从城上射来的利箭,一边加紧担运泥土将护城河填平。这一策略很有成效,二个时辰之后,宽广的护城河就被截断成长短不一的上百条水渠,绢之国军踏着没膝的泥泞对城壁发起了攻势。被挑选而出的勇敢轻捷之士利用飞桥转关辘辒等攻城器具,飞越沟堑、渡过池濠,并肩夺勇登城。
“上冲梯!”
冲梯就是攻城用的梯子。下部安装着车轮,顶部安有一个没有盖子的箱子。其顶端与城墙的高度大体相等,士兵可以站在箱子里与敌人展开战斗。席尔梅斯飞身登上一台冲梯,别人才爬到梯子的一半,他就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冲上梯顶,并在半空中稳稳地拔出宝剑来。
冲梯刚一接触城墙,守卫的龙牙公国军就立刻对席尔梅斯发起攻击。伴随着呼喊声和刀砍枪刺的寒光,席尔梅斯挥舞着手中的“劈风”宝刃。剑气纵横,鲜血在空中扯出道道长虹;悲鸣声声,龙牙公国军的尸体一个接一个地坠落到城下。杀伤了十多名敌兵的席尔梅斯,从冲梯一跃上城墙。被杀死的龙牙公国军一半跌落在城下,一半仆倒在城头,其余的士兵们胆颤心寒,逐渐向着城墙后退缩。
烟火之中,龙牙公国军接连被城下射上来的箭石所打倒,绢之国军的后续部队不断地攀上城墙。虽然他们也使用各种武器拼死抵抗,但终究因为兵力相差悬殊,经过激战之后,留下数千具尸体从城头败退。
由于知道绢之国军不杀投降者,因此城内原属守御东都部队的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甚至积极地加入攻城大军的行列。
月下,负责东都防卫的车骑将军文月,眼睁睁地看着数以万计的绢之国军沿着东都厚实的城壁攀援而上,蜂拥杀至玄武门前。随着战斗的愈加激烈,绢之国军的数量也在不断膨胀;相反,龙牙公国军却迅速走向崩坏……更令他痛心疾首的是,就连这个情报也无法报告远在天柱山的主公偃月。
文月已经觉悟到了战争的败局,并且也决心一死。
他系好缨带,扶正头冠,用战袍揩去宝剑上满浸的血渍,大喝道:“车骑将军文月的头颅在此,谁能将它砍下来?”
回答他的,是无数的利箭和长矛。
在响起一阵冰雹似的声音后,文月的身上插着三十多支箭羽。但以“刚烈”著称的文月并未屈服,他仍挣扎着向冲杀而来的绢之国军挥动着手中的宝剑。在连续砍倒四个人后,自己也在乱刃之下咽了气。身边,有大约四十名士兵陪伴着他一同战死。但是,其他的士兵则与绢之国军里应外合,打开了东都的城门。
玄武门厚重的闸板被缓缓升起,铁叶大门和排栅门在浪潮般的人群和烈火的双重冲击下崩塌了,十万名绢之国军由此涌进了久违了的国都——东都。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深夜,月亮像一个歪放的圆盘般挂在高高的夜空中,淡黄色的光芒透过薄薄的云层均匀地撒在东都的大街上。席尔梅斯率领一万名身穿胄甲、手执刀枪的绢之国军,踏着齐整的步伐朝着西苑离宫笔直进击。如此庞大的队伍在城内行军,道路却并不显得拥挤。
虽然已是深夜,但街道两旁前来迎接官军的人群却在不断地增加着厚度和密度。他们纷纷拿出家中仅有的食物和茶水招呼士兵,央求他们吃了再走。没有人试图阻止他们前进,更没有一个人跑向宫殿告急。
数以万计的将士通过虚掩的皇城大门,涌进了大殿前的广场,穿过由青铜铸造的巨龟和蛇的塑像、西域式样的喷水池……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跑步前行。虽然他们事前得到命令:前进时尽量不能发出声音,也不得破坏皇宫中的任何事物。但是,甲胄和剑环因为奔跑而相互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还是在阴冷的夜空中回荡着,令宫内居住的人们再次感受到了即将发生的悲剧。
“有刺客!”、“有贼!”……
宦官们的吵嚷声加上女官们的惊叫声,在后官高大的建筑群间冲撞出断断续续的回音。很快,她(他)们就被士兵们推到了墙角,然后被分隔开,瞎嘈了一阵后就认命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曾经身为禁卫军军官的席尔梅斯非常熟悉离宫——西苑内部的地理情况。他首先分派部下占领皇宫的各个要点,然后手执宝剑,亲率五百名精锐士兵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迷宫般的雕花走廊、层叠的鲜花和水池组成的庭园,直奔蓝妃的住所“迷楼”而来。
蓝妃被惊醒了,她从挂着纱帷、大得足可以睡下五对男女的龙床上直起身来。在连声呼唤都没有得到近侍的回应后,蓝妃赤着脚踏在铺满温玉的地板上,推开胭脂木门,来到由雕刻和彩绘组合而成的走廊上。
此时,被害者和遇害者又到了面对面的时刻。皎洁的月光下,亡国的美女在轻纱睡袍的笼罩下,宛如一个飘渺的幽灵。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将士们的视线落在这个格外玲珑的美女身上。乌亮垂地的秀发、白皙透明的肌肤、冷艳娇媚的神情……共同勾勒出一朵娇嫩欲滴的兰花的形象。
这个难道就是那个大逆不道的亡国妖妇吗?
……
士兵们共同这样想着。
在静止的如同荆棘般密集的刀枪前,蓝妃的脸色如同淡蓝色的月光般透澈而无生气。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喊大叫,更没有试图逃跑。即使她就这样站在那儿,身体仍散发出令人沉重的压迫感。
“此处乃后宫禁地,绝非尔等低贱之人可以进入!未经恩准携带兵器擅闯禁宫,尔等想要叛逆作乱吗?”
没有人回答。
无视这一问题,席尔梅斯独自走出军列。他一边昂首走向蓝妃,一边按下剑鞘轻拔出“劈风”宝剑。蓝妃的眼前闪动着利刃的寒光,耳边传来了仅可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蓝妃殿下,我——席尔梅斯,以帕尔斯王国正统继承人的身份,现在对您所犯下的谋逆之罪执行刑罚!”
席尔梅斯的王族身份是否对蓝妃产生冲击,或者当时的她是否已经失去了知觉,没有人知道。不过她没有作任何的抵抗。长剑如同冬夜苍白月光的结晶,飘散的纱袍被鲜血浸染成犹如盛开的牡丹,一声凄美的悲鸣结束,绢之国军的将士们也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皇城内外的官员和士兵们陆续投降,纷纷宣称自己的无辜。孟德以庄重的礼仪表示欢迎。
虽然时间非常紧迫,但太上皇和皇帝的遗骨还是郑重地通过应有的礼仪从校场的泥土中被一一挖出。两位皇帝的葬礼必须等待皇太子和星凉公主回京后主持进行,这是一段历史的终结,同时也是新的历史的开端。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突然,偃月调转马头,仿佛面前的星凉公主并不存在一般。他纵马一跃,巨大的身躯就已冲出了长矛和战马的重重包围。
“哈!”
一声暴喝,偃月就已挥动着战矛砍了过来。席尔梅斯只得举枪相迎,一碰之下,登时断成两截。
“真不愧是霸王再世!”
无论体力、技艺都不如对手,席尔梅斯只得苦涩地承认这一点。他抱着发麻的双臂,在马上巧妙地闪躲过偃月长矛的疾刺。
“抵不往了!”
席尔梅斯正这么想的时候,忽然间,偃月停止了犀利的攻击。他伸出双手,稳稳地接住了从席尔梅斯手中长枪前端被震飞的蓝妃的首级。
就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席尔梅斯弃战逃开。一滴滴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滑落,甲胄内一片冰凉。刚从死亡的魔掌中逃脱的席尔梅斯略一定神,从一旁观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情景。
只见血红的夕阳下,偃月将爱人的首级捧在怀中,动情地凝视着。毫无血色的双颊苍白如皎洁的皓月,珊瑚色的嘴唇间仿佛正流淌出悠扬动听的歌声。偃月轻抚着蓝妃的秀发,轻轻地吟唱出“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的幽雅歌声。那是太上皇专门为蓝妃所作的耽美诗句。
偃月的动作稍一迟缓,一瞬间就足够了。从前后伸出来的长矛一一刺穿了年轻篡位者的身躯。矛头穿透甲胄,切碎骨头,从身体的另一边穿了出来,十支以上的战矛一支接一支地穿过了偃月的身躯。筋骨俱碎的偃月如同车轴般旋转倒下,落日的余辉照耀着血泊,马蹄下的他仍然紧紧地抱着蓝妃的首级。
绢之国的将士们这才知道,最可怕的敌人终于倒下了。
山穷水尽的龙牙公国军彻底败亡了。失去了偃月,即使想要重新聚集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其余的残兵败将,终有落网的一天。
“接下来不是打仗,而是狩猎了!”
席尔梅斯如此想着,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绢之国年轻的女性统治者。
星凉公主的目光正在那儿,静静地等待着他。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9-10-5 22: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竟然直到今天才发现,那就是如果席尔梅斯和星凉的关系如此密切,蓝妃和偃月不可能不认识他。
但是两次见面,大家都毫无反应,这对于文章而言毫无疑问是一大败笔。
得好好思考一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2-8 17:35 , Processed in 0.357277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