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赶快集合!叛军冲过来了!”
云长和景升对望了一眼。刻不容缓,两位将军立刻传令士兵们跨上战马,向山下疾奔而去。
立于六合城顶楼了望塔之上的皇太子及群臣向下眺望,绢之国军的士兵们顺着山势排成齐整的方阵,双方的箭矢宛如从天上垂下的一阵银灰色的骤雨。
“啊!……”
年幼的皇太子轻轻地发出了这句感叹声后就再没有说话。
他从未见过如此排山倒海般的场面:耸立的天柱山仿佛崩塌成为无数巨大的五颜六色的土块,极目所见,军阵扩展,严密地挡在滚滚涌来的敌阵前。不一会儿,绢之国军就与龙牙公国军混为一体,擂动的战鼓令大气都发生震动,号角声、兵器的撞击声如同狂风般咆哮着袭来,厮杀声、叫喊声惊天动地。人类的肢体和折断的兵器纷纷腾空而起,然后又回落到相互厮杀的乱流之中,互相冲击碰撞,被践踏在军靴之下。
天柱山的形状急遽变化,高度仿佛正随着战斗的白热化而在不断地减低,一座巍然屹立的高山渐渐地变成了小丘,慢慢地淹没在人海之中……
士兵们发出了恐惧和哀叹的呼声,虽然他们生长于战场之上,但是这种景象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两军的阵势已经不复存在了,战斗在无止境地扩大着范围,似乎想吞掉整个中原。
奔腾着的龙牙公国军骑兵终于冲到了六合城下,星凉他们所据守的城池在两军士兵们的包围下,成为汪洋中的孤岛。四周遍是争先恐后的人群,不断地在脚下搏杀……在仿佛与天柱山融为一体的绢之国大军的阻击下,凌厉的攻势被截断了,龙牙公国军被完全挡住了。
就在这时,老将景升指着山下说:
“看!叛贼偃月出动了!……”
一时之间,好像静止了似的龙牙公国军,又开始咆哮着重新发起攻击,像一条巨龙闪动着宛如鳞状般的波峰腾空而起,沿着山道奋涌向前,巨爪伸向四周的绢之国军军阵,扯碎了人马和帐篷,并且以惊人的速度由山下直冲上山峰。从山下涌上的巨浪和由山上冲下的波涛之间发生了剧烈的冲撞,有如两条腾跃而起的巨龙纠缠在—起,冲向天际。巨龙掀起的风浪,将兵器的寒光和血腥的气息喷射在皇太子幼小的身躯上。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战场上,数以万计的箭矢犹如银灰色的大河在天地之间流淌。就在这铺天盖地的壮观背景下,偃月高举着战戟,指挥着龙牙公国军将士冲向绢之国军的阵地。
被称之为“霸王再世”的偃月身穿黑色盔甲,手持三叉战戟,一马当先,驾御着骏马在战场上奔驰着,卷起一阵雄风。他不但勇敢善战,而且足智多谋,统帅着号称“不败”的近十万名龙牙公国精锐,顽强地与四倍之多的绢之国大军奋战着。即使因为战略上的失误导致腹背受敌,但是全军的战斗力并没有因此而出现丝毫的弱势。
只要偃月出现在战阵之前,绢之国军的士兵们就会产生强烈的恐惧感,他们甚至这样认为:偃月就是八百多年前那个与中兴绢之国的光武帝争夺天下的西楚霸王的再世。
尘烟滚滚,数万匹战马在战场上往来奔驰,龙牙公国军与绢之国军展开了骑兵与骑兵之间的对决。随着弓箭手们手中弓弦尖锐的颤动声,数百名骑兵在箭雨中翻身落马;就在第二轮箭雨即将落下之际,偃月已策马跃进了绢之国军的阵内。
在四面八方杀至的枪林刀树之中,他时而旋身侧避,时而挥舞战戟,刮起一阵阵旋风。兵刃相交,在不断的铿锵声中,多名绢之国军骑士被接二连三地刺于马下。一时间,绢之国军悲鸣四起。
很快,偃月便杀到该阵的主帅——折冲将军方预的马前。
“逆贼,决一死战吧!”
方预将乘骑的前蹄抬得高高的,朝着偃月有如流星般疾驰而去。随着两位勇将的身形带动起的劲风,锐利的寒光闪动,发出铿锵一声巨响。瞬间,断枪爆出的火花使人眼所见的视界都变成了一片淡蓝色,偃月的巨戟刺穿了方预的咽喉,鲜血如同红宝石溶液般喷洒在青空下。
偃月并未回头看落马而死的方预,而是继续跃马深人敌阵,像割韭菜似地将绢之国军士兵一片片地砍倒在地。已经染红了的铠甲再次被人血所濡湿,散发出暗黑色的亮光。方预的部下惊慌失措,纷纷丢下武器,在一片哀鸣声中调头逃跑。
听闻方预的队伍惨败的噩耗,稳重如星凉公主也不禁眉头一皱。当她调集的八千重装步兵去补齐原有军阵时,偃月已经血洗了方预的军队,并且把指挥的军旗都夺去了。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必须在天柱山战胜绢之国军!
眺望着这片至古以来就是战场的大地,偃月的心中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战意,他非常明白:在阻隔着龙牙公国军去路的绢之国军巨阵的背后,就是全国水陆交通的总枢纽、物资的集散中心、绢之国乃至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粮仓——东都。
在那里,太上皇时代曾储藏了米麦八百五十万石,即绢之国全国近五成的粮食储备;此外,还可借助那无比坚固的城墙和驻守其中的三万名龙牙公国军精锐的力量……只有在此击溃绢之国军主力,然后回到东都——那么,就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碍他取得天下了!
更重要的是,在那里,有一位令他魂牵梦系的爱人还在苦苦地支撑着,急迫地等待着他的归来……

酣战仍在继续,太阳已然西斜,绢之国军的战势急转直下。
而造成这一恶果的,却是在左翊卫将军仁泰率领九万新兵闯入战场前来“救援”之后。
原本,星凉决定把仁泰将军及九万名刚刚完成训练的新兵驻留在后方,以十万名久经沙场的老兵充当前锋迎战,待最大限度地消耗掉龙牙公国军的主力之后再一举出击,达到以逸待劳的功效。
然而,身为皇后胞弟的仁泰并不这样想。他是一个非常迫切希望当官,却没有武将才能的人。只是一味地斗志高昂、贪求功名。
当获悉仁泰就是绢之国军的后军指挥官后,偃月大胆地调整部署:由自己亲率六万兵力于天柱山正面牵制绢之国军主力;睦月和如月各率精锐骑兵五千,作为旁队;长月率二万兵马在天柱山北面埋伏。
然后派遣假冒的特使赶赴仁泰帐下。
“皇太子和星凉公主身陷重围。请求援兵,十万火急!”
并不擅长实战,却想藉作战立下功勋的仁泰接到假诏书后大喜过望,立刻慌忙调兵遣将匆匆出发。
当他率领九万新兵来到距离战场约七里路的小雷河旁时,埋伏在道路左右两侧茂密地芦苇丛中的伏兵一齐跃出,令人丧胆的喊杀声直冲初秋的青空。箭矢如同暴风骤雨般袭来,万箭齐发的响声宛如漫天飞来的蝗虫一般。一时之间,绢之国军人仰马翻,陷入了伏兵、大刀和长矛的重重包围之中。虽然绢之国军的总人数超过伏兵四倍,但是龙牙公国军的战斗力之强,是指挥官仁泰所无法想像的。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仁泰将军战死!”
噩耗传来,代表偃月的作战计划取得巨大的成功——为了使新兵集团更加混乱不堪,睦月率旁队奇袭左翊卫将军仁泰的本阵。他长驱直入,刺倒四散的绢之国军士兵,如风一般地摘取了仁泰的首级。
斩杀仁泰之后,长月和睦月合兵一处,丝毫没有犹豫,以雷霆万钧之势驱散绢之国军,并尾随追击,如同一泻千里的洪流,想要一举歼灭新兵集团。斩杀、击打、扎刺、反击……剑刃崩坏、长矛折断、甲胄破裂、马踢人踏……怒吼和哀号的声音连成了一体,鲜血好似雨洒一般,将凹凸不平的泥沼地染成了暗红色。

大业七年七月下旬的这一天一夜,对于九万绢之国新兵来说,犹如一场恶梦。胜利的甜美对于他们而言,已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新兵们身陷于龙牙公国军的包围,正在迅速地被歼灭之中。得知主将阵亡,他们更加慌恐不安。丧失了指挥官和战斗意志的新兵们,已经不再是士兵,而只是一群手持兵器的普通百姓罢了。
若能团结一致,抓住敌人的薄弱环节,冲破包围圈,就可以反败为胜。但是,他们没有这种判断能力,失去了指挥的新兵们在彷徨和恐惧的包围之中惊慌失措,只是晕头转向地四处逃窜,无论逃命还是厮杀都要比龙牙公国军迟缓,只有被杀的份儿。
到处都是血腥的气味,交战中白刃的撞击声、厮杀声、马蹄声和风啸声交织在一起。龙牙公国军对溃逃的新兵毫不心慈手软,拼命地追杀。锐利的弯刀砍在他们的脖颈上、刺向他们的胸膛,马蹄胡乱地践踏着那些被砍断的年轻的头颅和身躯。被杀死和因体力不支而倒卧在路旁的绢之国军横尸遍野,哀号声划破九霄。幸存的人们蹒跚地奔跑着,声嘶力竭的用乡音求救,狼狈不堪地向本阵逃窜……
面对这一不利形势,星凉公主本可作出冷酷的判断:为了防止绢之国军的解体和帝国的崩坏,她完全可以放弃这九万名初经训练的新兵,集中兵力以确保本阵的安全。兵员不足的话,随时可以再行征集。但星凉不是这样的人,在她看来,九万名新兵的生存价值远远超过其军事意义或政治意义。
“能多救一个人也好……”
这句话星凉并没有说出口。她并不喜欢战争,也不想当什么绢之国的最高统治者……她只希望自己还是那个一心想要挣脱皇宫藩篱的少女。在她的心中,悄然浮现出一个异国青年的身影。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于是,右侯卫将军子龙接过令箭,担负起了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立即率领一万士兵从本阵出发,急行军至小雷河战场。
子龙打算竭尽所能地救出被围困的新兵,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带兵返回天柱山主战场,不给偃月以可乘之机。
为了解救身陷重围的新兵,子龙八次勇敢地冲入敌阵。他手中的长枪因为沾满了鲜血而滑得不能再用来突刺。然而,他手握这把已无杀伤力的武器将一拥而至的龙牙公国军打得落花流水,而且边打边准确无误地指挥新兵逃离混乱的漩涡,在沼泽地中的山丘上重新组织防御。
子龙领教过龙牙公国军的强悍,也了解周围的地形,军令立刻发出:
“坚守阵地!不必惊慌,我方兵力大大超过他们。”
在败退的过程中,新兵队伍逐渐摆脱了全面溃散的局面,又恢复了军队的秩序。仅凭这一点,子龙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勇将。
但这时龙牙公国军已占绝对优势,根本无望打成平手。睦月率领的骑兵部队在灵活机动的作战中发挥了最大的优势和实力。曾经一度试图反击的绢之国军再次被击退了。骑兵们挥舞着大刀和长矛一齐冲向绢之国军,全力阻止其撤退。
当长月得知绢之国军正以弓箭队和长矛队组编成严密的防御阵势后,立即集中兵力猛攻。骑兵在沼泽湿地中行动不便,两军只能沿着小路形成纵队前进或后退。
龙牙公国军就这样反复发动了四次猛烈的进攻,双方的尸体遍布沼泽。子龙再也抵挡不住,终于开始后撤,准备再筑防线。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忽然,从进攻的龙牙公国军中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这声音与其说是报警,不如说是惨叫。
“后侧遭敌人袭击!”
在小雷河的一片汪洋中,出现了数以百计的战船,有如漂浮着的城堡般的船身上突立着密密麻麻的枪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一片刺眼的银光。
战船上万箭齐发,箭雨从天而降。龙牙公国军又惊又怒,惨叫连连,乱了阵脚。见此情景,长月欲撤兵返回。但子龙的行动速度出乎意料地快,他们充分利用战船的攻势,以弓箭和长矛将骑兵迫落河中。刚刚还处于胜利颠峰的龙牙公国军此刻惨遭夹击,一败涂地,鲜血染红了河岸。

巨大的战舰在湍急的小雷河上平缓地前行,帆顶上飘扬着醒目的绢之国军水师专用的玄武黑旗。这种可用于远洋作战的巨舰名为“大海鳅船”,高四层,约四十五尺,长二百尺,内设二十多个舱室,可容纳近千人。除了风帆以外,战舰还可以依靠安装在两侧的二十四部外轮水车前进或后退,每部水车由十二名水手踏动。在船面上建有弩楼,并用竹笆作为遮护,可用来抵挡敌人的箭矢。此外,还安装有用来撞击敌船的器械——刬车。
作为最强帝国的守护者,绢之国军当然不单只有陆战部队而已,除了确保大陆公路的霸权以外,海上航线也是不容忽视的。在接到星凉公主发出的檄文之后,水师大都督公谨立即停止了对高句丽的讨伐战争,亲率二百余只战舰从东莱港出发,劈波斩浪地向内陆进军。公谨将军制订出宏伟的作战计划,由黄海驶入雷河,然后逆流而上,直袭天柱山主战场。舰队的总兵力按每艘战船四百多人计算,总共有约八万人。
逆流而来的巨舰傲然逼近,利用船上装备的机弩、火矢、砲等武器持续不断地攻击岸上的龙牙公国军。眼睁睁地看着如此庞大的舰船,从东面地平线处迅速地覆盖了整个河面,并以无法反击的凌厉攻势压迫而来,龙牙公国的士兵们各个胆颤心惊、惊慌不安。当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和一个比其强大得多的对手作战时,无法消除的恐惧感就如同野火般的蔓延开来。
面对战舰,长月依然保持着镇静。他召来睦月说:“绢之国军的强大我早有所闻,不必惊慌,大将军自有对策。你我宜先行与本阵会合为上。”
于是,龙牙公国军开始撤退。
但问题是陆上也有绢之国的军队。在子龙将军的指挥下,新兵集团已经完成了弓箭队和长矛队的整合,并开始朝着河岸方向进击。在得到严明的指挥和强大的支援后,年青的绢之国士兵们的心中,燃烧起炽热的战斗欲望,他们期待着洗刷耻辱。与此同时,大约三百余艘小船已经抵达岸边,绢之国军水师也开始了登陆。公谨将军亲自率领精兵作为先锋,攻击龙牙公国军,斩获首级千余个。
长月虽不如其兄,亦不愧为一员猛将。他手持利刃,身子紧紧伏在马背,高喊着杀声,如同腾云一般率领部队杀入战阵。刹那间,失去骑手的军马狂嘶乱奔,卷起阵阵尘烟……就在他连毙五将,气喘连连之际,突然,一支由战船上发射的利箭由他的后背贯穿铠甲,浑身鲜血的长月从马鞍上坠落下来……
对于公谨的急袭对于整场战役的意义,史书上意见不一。有的认为这是绢之国军胜利的揭幕,有的则认为这是龙牙公国军失败的转折。无论如何,龙牙公国军的右翼失去了主帅,由混乱步入了溃灭的边缘。疲惫而无奈的睦月只得带领三千骑兵杀出战场。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从日出到日落,再从日落到日出,偃月一直驰骋在战场之上。一匹战马累倒了,就换乘另一匹战马;一支铁戟折断了,再换一支新的……他势如猛虎,怒吼咆哮着冲入绢之国军阵内,在大军之中左突、右刺,铲出一蓬蓬的血雨腥风。他手中的战戟时而象闪电,刺透敌人的甲胄和胸膛后从脊背穿出;时而又象旋风,连同头盔一起把敌人的头颅砍掉……
天柱山主战场上,死于偃月战戟之下的绢之国军将士不计其数,浸透血渍的绢之国军战旗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插满箭矢的战马驮着被杀的主人继续嘶鸣着狂奔,被砍下头颅的士兵的身躯仍然在前行……鲜血遍野,一片凄惨的景象。
只要偃月冲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大片大片地后撤,如同水上的波纹一般。就连身处本阵的皇太子和星凉公主,对于将军们煞有介事地夸大偃月的战力也觉得事出有因。
几路绢之国军的联合作战,总算遏止住了龙牙公国军的强攻。曾被偃月打得惨败的老将军景升,按照“弓弩为表,戟楯为里,战车在前,骑兵为辅”的作战方针,率领大军巧妙地避开偃月的锋芒,然后朝着他无法顾及的地方进行攻击。先孤立偃月,把龙牙公国军消耗到疲惫,再用挖设陷阱抓捕猛虎的办法对付他,这就是绢之国军的策略。
“冲!”
偃月果敢地命令左右,三千名精锐骑兵一齐策马疾驰。他们是龙牙公国军中最精干同时也是为了最后的决战所预备的部队。他们高举着战斧大刀,杀声震天,冲人混军之中。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摘取星凉公主的头。
“凡是妨碍执行任务者,哪怕是自己人,也格杀勿论。”
偃月的命令令人胆战心惊。
此时的他,就像巨船上的舵手,指引着壮士劈波斩浪向前冲杀。他恨不得一下子遇上星凉公主并砍下她的头——只有这样,才能赢得这场悬殊的对决。
三千骑龙牙公国军的精髓突入了激战正酣的战场,鲜血飞溅、号声凄惨,靠近的人马立刻被砍倒在地,铁蹄下血流成河,泥泞一片……在偃月的率领下,这股铁流硬是以鬼斧神锤杀出了一条血路,钻进了铁桶般的绢之国军本阵内。
立即封住缺口,并击退水无月的后续攻势后,云长令部下集中反击,以防止偃月的进一步攻势。终于突破重围的偃月尚有千骑健在,他以仅存的兵力对追击而来的二千骑绢之国军发起了猛攻。一番血战之后,双方人马各损伤一半,但幸存的龙牙公国军仍然按原计划向前突击。五百名骑兵飘洒的血雨、卷起的尘烟气势汹汹、遮云蔽日,再次迫向“六合城”而来。
城下不远处,三百名精锐骑兵手持利刃守护着星凉公主。飘舞的军旗隐没了她的身形,同时也替她挡住了溅来的血浪。她面色苍白,低声骂道:“这东西,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累吗?”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不须跟他蛮拼!和他单打独斗是赢不了的,快用连弩射他!”
星凉公主一边高声下着命令,一边策马站在士兵们筑成的人墙之前。几乎同时,数以千计的利箭划破晴空,朝着偃月齐射而去。那是经过知世郎改良,利用发条上弦的连发机弩,可以比强弓发射更多更大的箭矢,同时也可以射得更远。
偃月挥舞战戟击飞呼啸而至的箭雨,被砍断的箭矢纷纷闪着银光掉落在地,堆积如山。一瞬间,浓烈的血腥便弥漫到了弓手们的眼前,偃月纵横挥动着如同死神镰刀般的巨戟,掀起了一股人血的旋风。四周的绢之国士兵们的脖颈被削断、头颅被刺穿、紧握着长弓的断臂被抛向青空、喷洒着鲜血的骑士跌落鞍下、马儿吓疯了似的冲进己方的阵地中……
在乱军的涌动中,偃月终于发现了星凉公主。这位绢之国的少女统帅,正稳乘着战马端立于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前路。
偃月圆睁着仿佛要喷出火焰的双眼,停下了手中飞舞的战戟,向着星凉公主直奔而来。面对来势汹汹的偃月,战马都被吓得直立了起来,几名骑士从马上摔了下去,就连星凉都不得不略微调整了一下身体在马背上的位置。
来到星凉面前的偃月,杀气忽然减低很多。他在马背上略略欠身行了一个礼,开口说道:
“龙牙国公、中央柱大将军——偃月拜见公主殿下。”
“……”
面对沉默的公主,偃月疲惫的身躯里又沸腾起骄傲的血液。
“为免将士们的无谓流血,请公主殿下赶快投降吧!”
听到这里,星凉不禁扬起了她那纤长优雅的双眉。
“住口!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听到即将成为自己俘虏的亡国公主如此激昂的发言,偃月的巨眼瞪得老大。
“你说什么?小丫头!”
星凉拔出鞘中的七星宝剑,指着战场说:
“蠢才,你才是真正的败将。你单枪匹马,空有匹夫之勇,好好看一看你部下的惨状吧!”
偃月举起战戟,回转头向身后望去,只见漫卷尘烟中,龙牙公国军的旗帜接连地倒下去,前后左右尽是人山人海的绢之国大军,“活捉逆贼偃月”、“决不能让偃月跑了!”的叫喊声惊天动地。龙牙公国军的将士们在流血、在呼号,在无数刀枪剑戟的大海中被淹没。
偃月已经领悟到了龙牙公国军的溃败,自己一个人就算拥有再超人的武艺,也无法挽回败势。已经失去大军的他,现在仅是孤身一人与绢之国全军对抗,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望境地。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当偃月回过头来的时候,从他的眼睛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斗气和战意。他再度舞动战戟、催马扬鞭,奋力向着星凉公主杀来。
在回到东都爱人的身边之前,他不愿也不能输。
“现在只剩下偃月一人而已!快宰了他!”
在人数不断增加的绢之国军中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只是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过轻敌了。尽管是单枪匹马,但是以偃月的刚勇可不是说宰就可以宰的了的。只见他挥舞着战戟,驾驭着坐骑用力一跃,正好落在了骑兵群当中。
张惶失措的绢之国军骑兵们发出了混合着惊讶和愤怒的喊叫声。偃月的战戟像车轮似地旋转飞舞,砍杀袭来的绢之国军,他每喊一声“杀!”,就是一蓬血雨标上天空,绢之国兵士的头颅和手腕被应声砍下……偃月轻巧地横戟抵挡住刺杀过来的利剑和长矛,令人丧胆的笑声压倒了大军的喊杀声,响彻战场:
“龙牙国公、中央柱大将军偃月在此,不要命的快来送死!”
偃月咆哮如雷,越杀越勇,受到重击的士兵飞上半空又摔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又有十来名士兵头盖破裂、肋骨折碎,横躺在战场之上。骑兵们渐渐退缩,包围环扩大了……终于,他的战戟因为沾满太多的鲜血再也无法握紧了。
偃月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爱用之戟,然后将它用力扔中一个冲锋向前的勇士;同时闪身躲开一名猛冲过来的骑兵的长矛,抓住那只紧握矛身的手腕;士兵的手腕发出一声闷响,腕骨被清脆地折断了……偃月舞动着这位牺牲者的长矛,以此作为武器继续击倒其他士兵。
绢之国军退缩了,似乎偃月一个人就可以赢得这场战争。
然而,就在此时,一支强劲的羽箭刺在了偃月的头盔之上,溅出点点火星,一个骑士的身影飞速地靠近。
那正是负责夺取东都的席尔梅斯。
他的手上握着长矛,矛头之上挑着一个首级。
“逆党蓝妃已经伏株了!”
呼喊的同时,席尔梅斯把矛头横到偃月的眼前,那沾满鲜血的首级正是蓝妃的头颅。
“噢,蓝儿……!”
一片死寂中,偃月听到了自己痛苦而悲哀的呻吟声。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七月下旬,席尔梅斯以黄门侍郎、左执金吾的身份北上,在长城之颠与正准备由陆上展开讨伐高句丽之战的铜雀国公、北方柱大将军孟德会合,率领十万大军折返攻入中原大地。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夺还东都。
面对突袭而来的绢之国大军,蓝妃急忙下令留守的文月将军迅速撤入东都城内,企图藉借东都高大的城墙、宽深的护城河、丰富的粮食等优势固守城池,等待偃月的归来。当长于骑射的二万名龙牙公国军退入城内后,东都立刻被淹没在各路勤王大军的汪洋之中。
东都的布局不像西都那样规整,如果从空中俯视的话,似乎还有些歪斜。市内分成一百零三个坊,每个“坊”都是边长为三百步(约四百四十一米)的正方形。城区的西北部是宫城和皇城,宫城是天子的宫殿,皇城是官府办公的场所,两座城合在一起统称为“内城”。
“东都的城壁确实名不虚传。”
远眺着雄伟壮丽的东都城,大将军孟德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兵法云:‘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如果要强攻的话,我军至少要以牺牲三、四万将士为代价。因此,我想等到各路大军集合完毕之后再发动攻势,不知左执金吾以为如何?”
对此,席尔梅斯成竹在胸。
“铜雀国公,请听末将一言。虽然东都的防御坚固非常,但是我们如果在坚城下旷日持久地僵持,不仅无法有力地支援天柱山主战场,而且在我们攻打东都之际,万一偃月突围而出,把我们堵在城外实行内外夹击的话,那我军的尸体恐怕将遍布城下了。”
“嗯,有理。”
席尔梅斯进一步指出:蓝妃也许自以为锁上东都的大门,把自己关在密室之中,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但他们的内部其实并非像铁桶一般的牢固。
负责防守东都的七万将士之中,龙牙公国军只有二万人左右,其余的五万人原本就是绢之国军士兵,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不会积极地妨碍进攻的。此外,滞留在城内的皇族、文武百官以及内侍等,都热切期盼着皇太子和星凉公主返回东都,他们对于蓝妃和偃月的叛变抱有一致的憎恨和敌意。虽然偃月自认为是将绢之国从太上皇和皇帝的内斗中解救出来的大英雄、大功臣,但在绢之国人的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借助蓝妃之力图谋不轨的叛贼而已。只要打倒叛逆的罪人,天下就会重新回复太平盛世,他们也可以安然恢复到从前的生活之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1-28 11:55 , Processed in 0.452154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