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下一页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10 23: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谨为纪念原银英同人站“第三回廊”而完成。
同时,也献给《刹那芳华》的原作者妖狐小姐和管理员希希,祝愿所有的人健康快乐,永远保有一份对田中先生作品的热忱。
谢谢!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9-10-5 22: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竟然直到今天才发现,那就是如果席尔梅斯和星凉的关系如此密切,蓝妃和偃月不可能不认识他。
但是两次见面,大家都毫无反应,这对于文章而言毫无疑问是一大败笔。
得好好思考一下了……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突然,偃月调转马头,仿佛面前的星凉公主并不存在一般。他纵马一跃,巨大的身躯就已冲出了长矛和战马的重重包围。
“哈!”
一声暴喝,偃月就已挥动着战矛砍了过来。席尔梅斯只得举枪相迎,一碰之下,登时断成两截。
“真不愧是霸王再世!”
无论体力、技艺都不如对手,席尔梅斯只得苦涩地承认这一点。他抱着发麻的双臂,在马上巧妙地闪躲过偃月长矛的疾刺。
“抵不往了!”
席尔梅斯正这么想的时候,忽然间,偃月停止了犀利的攻击。他伸出双手,稳稳地接住了从席尔梅斯手中长枪前端被震飞的蓝妃的首级。
就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席尔梅斯弃战逃开。一滴滴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滑落,甲胄内一片冰凉。刚从死亡的魔掌中逃脱的席尔梅斯略一定神,从一旁观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情景。
只见血红的夕阳下,偃月将爱人的首级捧在怀中,动情地凝视着。毫无血色的双颊苍白如皎洁的皓月,珊瑚色的嘴唇间仿佛正流淌出悠扬动听的歌声。偃月轻抚着蓝妃的秀发,轻轻地吟唱出“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的幽雅歌声。那是太上皇专门为蓝妃所作的耽美诗句。
偃月的动作稍一迟缓,一瞬间就足够了。从前后伸出来的长矛一一刺穿了年轻篡位者的身躯。矛头穿透甲胄,切碎骨头,从身体的另一边穿了出来,十支以上的战矛一支接一支地穿过了偃月的身躯。筋骨俱碎的偃月如同车轴般旋转倒下,落日的余辉照耀着血泊,马蹄下的他仍然紧紧地抱着蓝妃的首级。
绢之国的将士们这才知道,最可怕的敌人终于倒下了。
山穷水尽的龙牙公国军彻底败亡了。失去了偃月,即使想要重新聚集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其余的残兵败将,终有落网的一天。
“接下来不是打仗,而是狩猎了!”
席尔梅斯如此想着,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绢之国年轻的女性统治者。
星凉公主的目光正在那儿,静静地等待着他。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将士们的视线落在这个格外玲珑的美女身上。乌亮垂地的秀发、白皙透明的肌肤、冷艳娇媚的神情……共同勾勒出一朵娇嫩欲滴的兰花的形象。
这个难道就是那个大逆不道的亡国妖妇吗?
……
士兵们共同这样想着。
在静止的如同荆棘般密集的刀枪前,蓝妃的脸色如同淡蓝色的月光般透澈而无生气。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喊大叫,更没有试图逃跑。即使她就这样站在那儿,身体仍散发出令人沉重的压迫感。
“此处乃后宫禁地,绝非尔等低贱之人可以进入!未经恩准携带兵器擅闯禁宫,尔等想要叛逆作乱吗?”
没有人回答。
无视这一问题,席尔梅斯独自走出军列。他一边昂首走向蓝妃,一边按下剑鞘轻拔出“劈风”宝剑。蓝妃的眼前闪动着利刃的寒光,耳边传来了仅可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蓝妃殿下,我——席尔梅斯,以帕尔斯王国正统继承人的身份,现在对您所犯下的谋逆之罪执行刑罚!”
席尔梅斯的王族身份是否对蓝妃产生冲击,或者当时的她是否已经失去了知觉,没有人知道。不过她没有作任何的抵抗。长剑如同冬夜苍白月光的结晶,飘散的纱袍被鲜血浸染成犹如盛开的牡丹,一声凄美的悲鸣结束,绢之国军的将士们也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皇城内外的官员和士兵们陆续投降,纷纷宣称自己的无辜。孟德以庄重的礼仪表示欢迎。
虽然时间非常紧迫,但太上皇和皇帝的遗骨还是郑重地通过应有的礼仪从校场的泥土中被一一挖出。两位皇帝的葬礼必须等待皇太子和星凉公主回京后主持进行,这是一段历史的终结,同时也是新的历史的开端。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深夜,月亮像一个歪放的圆盘般挂在高高的夜空中,淡黄色的光芒透过薄薄的云层均匀地撒在东都的大街上。席尔梅斯率领一万名身穿胄甲、手执刀枪的绢之国军,踏着齐整的步伐朝着西苑离宫笔直进击。如此庞大的队伍在城内行军,道路却并不显得拥挤。
虽然已是深夜,但街道两旁前来迎接官军的人群却在不断地增加着厚度和密度。他们纷纷拿出家中仅有的食物和茶水招呼士兵,央求他们吃了再走。没有人试图阻止他们前进,更没有一个人跑向宫殿告急。
数以万计的将士通过虚掩的皇城大门,涌进了大殿前的广场,穿过由青铜铸造的巨龟和蛇的塑像、西域式样的喷水池……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跑步前行。虽然他们事前得到命令:前进时尽量不能发出声音,也不得破坏皇宫中的任何事物。但是,甲胄和剑环因为奔跑而相互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还是在阴冷的夜空中回荡着,令宫内居住的人们再次感受到了即将发生的悲剧。
“有刺客!”、“有贼!”……
宦官们的吵嚷声加上女官们的惊叫声,在后官高大的建筑群间冲撞出断断续续的回音。很快,她(他)们就被士兵们推到了墙角,然后被分隔开,瞎嘈了一阵后就认命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曾经身为禁卫军军官的席尔梅斯非常熟悉离宫——西苑内部的地理情况。他首先分派部下占领皇宫的各个要点,然后手执宝剑,亲率五百名精锐士兵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迷宫般的雕花走廊、层叠的鲜花和水池组成的庭园,直奔蓝妃的住所“迷楼”而来。
蓝妃被惊醒了,她从挂着纱帷、大得足可以睡下五对男女的龙床上直起身来。在连声呼唤都没有得到近侍的回应后,蓝妃赤着脚踏在铺满温玉的地板上,推开胭脂木门,来到由雕刻和彩绘组合而成的走廊上。
此时,被害者和遇害者又到了面对面的时刻。皎洁的月光下,亡国的美女在轻纱睡袍的笼罩下,宛如一个飘渺的幽灵。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夏夜的帷幕从天空降落到大地,从东都厚实的城墙内弥漫出浓密的蜡烛和灯油的香气。此时,城外的绢之国大军开始了对东都的总攻击。
在铜雀国公、北方柱大将军孟德的指挥下,绢之国军的士兵们一边用大型盾牌组成密集的阵形挡住龙牙公国军从城上射来的利箭,一边加紧担运泥土将护城河填平。这一策略很有成效,二个时辰之后,宽广的护城河就被截断成长短不一的上百条水渠,绢之国军踏着没膝的泥泞对城壁发起了攻势。被挑选而出的勇敢轻捷之士利用飞桥转关辘辒等攻城器具,飞越沟堑、渡过池濠,并肩夺勇登城。
“上冲梯!”
冲梯就是攻城用的梯子。下部安装着车轮,顶部安有一个没有盖子的箱子。其顶端与城墙的高度大体相等,士兵可以站在箱子里与敌人展开战斗。席尔梅斯飞身登上一台冲梯,别人才爬到梯子的一半,他就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冲上梯顶,并在半空中稳稳地拔出宝剑来。
冲梯刚一接触城墙,守卫的龙牙公国军就立刻对席尔梅斯发起攻击。伴随着呼喊声和刀砍枪刺的寒光,席尔梅斯挥舞着手中的“劈风”宝刃。剑气纵横,鲜血在空中扯出道道长虹;悲鸣声声,龙牙公国军的尸体一个接一个地坠落到城下。杀伤了十多名敌兵的席尔梅斯,从冲梯一跃上城墙。被杀死的龙牙公国军一半跌落在城下,一半仆倒在城头,其余的士兵们胆颤心寒,逐渐向着城墙后退缩。
烟火之中,龙牙公国军接连被城下射上来的箭石所打倒,绢之国军的后续部队不断地攀上城墙。虽然他们也使用各种武器拼死抵抗,但终究因为兵力相差悬殊,经过激战之后,留下数千具尸体从城头败退。
由于知道绢之国军不杀投降者,因此城内原属守御东都部队的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甚至积极地加入攻城大军的行列。
月下,负责东都防卫的车骑将军文月,眼睁睁地看着数以万计的绢之国军沿着东都厚实的城壁攀援而上,蜂拥杀至玄武门前。随着战斗的愈加激烈,绢之国军的数量也在不断膨胀;相反,龙牙公国军却迅速走向崩坏……更令他痛心疾首的是,就连这个情报也无法报告远在天柱山的主公偃月。
文月已经觉悟到了战争的败局,并且也决心一死。
他系好缨带,扶正头冠,用战袍揩去宝剑上满浸的血渍,大喝道:“车骑将军文月的头颅在此,谁能将它砍下来?”
回答他的,是无数的利箭和长矛。
在响起一阵冰雹似的声音后,文月的身上插着三十多支箭羽。但以“刚烈”著称的文月并未屈服,他仍挣扎着向冲杀而来的绢之国军挥动着手中的宝剑。在连续砍倒四个人后,自己也在乱刃之下咽了气。身边,有大约四十名士兵陪伴着他一同战死。但是,其他的士兵则与绢之国军里应外合,打开了东都的城门。
玄武门厚重的闸板被缓缓升起,铁叶大门和排栅门在浪潮般的人群和烈火的双重冲击下崩塌了,十万名绢之国军由此涌进了久违了的国都——东都。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七月下旬,席尔梅斯以黄门侍郎、左执金吾的身份北上,在长城之颠与正准备由陆上展开讨伐高句丽之战的铜雀国公、北方柱大将军孟德会合,率领十万大军折返攻入中原大地。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夺还东都。
面对突袭而来的绢之国大军,蓝妃急忙下令留守的文月将军迅速撤入东都城内,企图藉借东都高大的城墙、宽深的护城河、丰富的粮食等优势固守城池,等待偃月的归来。当长于骑射的二万名龙牙公国军退入城内后,东都立刻被淹没在各路勤王大军的汪洋之中。
东都的布局不像西都那样规整,如果从空中俯视的话,似乎还有些歪斜。市内分成一百零三个坊,每个“坊”都是边长为三百步(约四百四十一米)的正方形。城区的西北部是宫城和皇城,宫城是天子的宫殿,皇城是官府办公的场所,两座城合在一起统称为“内城”。
“东都的城壁确实名不虚传。”
远眺着雄伟壮丽的东都城,大将军孟德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兵法云:‘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如果要强攻的话,我军至少要以牺牲三、四万将士为代价。因此,我想等到各路大军集合完毕之后再发动攻势,不知左执金吾以为如何?”
对此,席尔梅斯成竹在胸。
“铜雀国公,请听末将一言。虽然东都的防御坚固非常,但是我们如果在坚城下旷日持久地僵持,不仅无法有力地支援天柱山主战场,而且在我们攻打东都之际,万一偃月突围而出,把我们堵在城外实行内外夹击的话,那我军的尸体恐怕将遍布城下了。”
“嗯,有理。”
席尔梅斯进一步指出:蓝妃也许自以为锁上东都的大门,把自己关在密室之中,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但他们的内部其实并非像铁桶一般的牢固。
负责防守东都的七万将士之中,龙牙公国军只有二万人左右,其余的五万人原本就是绢之国军士兵,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不会积极地妨碍进攻的。此外,滞留在城内的皇族、文武百官以及内侍等,都热切期盼着皇太子和星凉公主返回东都,他们对于蓝妃和偃月的叛变抱有一致的憎恨和敌意。虽然偃月自认为是将绢之国从太上皇和皇帝的内斗中解救出来的大英雄、大功臣,但在绢之国人的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借助蓝妃之力图谋不轨的叛贼而已。只要打倒叛逆的罪人,天下就会重新回复太平盛世,他们也可以安然恢复到从前的生活之中。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当偃月回过头来的时候,从他的眼睛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斗气和战意。他再度舞动战戟、催马扬鞭,奋力向着星凉公主杀来。
在回到东都爱人的身边之前,他不愿也不能输。
“现在只剩下偃月一人而已!快宰了他!”
在人数不断增加的绢之国军中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只是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过轻敌了。尽管是单枪匹马,但是以偃月的刚勇可不是说宰就可以宰的了的。只见他挥舞着战戟,驾驭着坐骑用力一跃,正好落在了骑兵群当中。
张惶失措的绢之国军骑兵们发出了混合着惊讶和愤怒的喊叫声。偃月的战戟像车轮似地旋转飞舞,砍杀袭来的绢之国军,他每喊一声“杀!”,就是一蓬血雨标上天空,绢之国兵士的头颅和手腕被应声砍下……偃月轻巧地横戟抵挡住刺杀过来的利剑和长矛,令人丧胆的笑声压倒了大军的喊杀声,响彻战场:
“龙牙国公、中央柱大将军偃月在此,不要命的快来送死!”
偃月咆哮如雷,越杀越勇,受到重击的士兵飞上半空又摔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又有十来名士兵头盖破裂、肋骨折碎,横躺在战场之上。骑兵们渐渐退缩,包围环扩大了……终于,他的战戟因为沾满太多的鲜血再也无法握紧了。
偃月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爱用之戟,然后将它用力扔中一个冲锋向前的勇士;同时闪身躲开一名猛冲过来的骑兵的长矛,抓住那只紧握矛身的手腕;士兵的手腕发出一声闷响,腕骨被清脆地折断了……偃月舞动着这位牺牲者的长矛,以此作为武器继续击倒其他士兵。
绢之国军退缩了,似乎偃月一个人就可以赢得这场战争。
然而,就在此时,一支强劲的羽箭刺在了偃月的头盔之上,溅出点点火星,一个骑士的身影飞速地靠近。
那正是负责夺取东都的席尔梅斯。
他的手上握着长矛,矛头之上挑着一个首级。
“逆党蓝妃已经伏株了!”
呼喊的同时,席尔梅斯把矛头横到偃月的眼前,那沾满鲜血的首级正是蓝妃的头颅。
“噢,蓝儿……!”
一片死寂中,偃月听到了自己痛苦而悲哀的呻吟声。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不须跟他蛮拼!和他单打独斗是赢不了的,快用连弩射他!”
星凉公主一边高声下着命令,一边策马站在士兵们筑成的人墙之前。几乎同时,数以千计的利箭划破晴空,朝着偃月齐射而去。那是经过知世郎改良,利用发条上弦的连发机弩,可以比强弓发射更多更大的箭矢,同时也可以射得更远。
偃月挥舞战戟击飞呼啸而至的箭雨,被砍断的箭矢纷纷闪着银光掉落在地,堆积如山。一瞬间,浓烈的血腥便弥漫到了弓手们的眼前,偃月纵横挥动着如同死神镰刀般的巨戟,掀起了一股人血的旋风。四周的绢之国士兵们的脖颈被削断、头颅被刺穿、紧握着长弓的断臂被抛向青空、喷洒着鲜血的骑士跌落鞍下、马儿吓疯了似的冲进己方的阵地中……
在乱军的涌动中,偃月终于发现了星凉公主。这位绢之国的少女统帅,正稳乘着战马端立于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前路。
偃月圆睁着仿佛要喷出火焰的双眼,停下了手中飞舞的战戟,向着星凉公主直奔而来。面对来势汹汹的偃月,战马都被吓得直立了起来,几名骑士从马上摔了下去,就连星凉都不得不略微调整了一下身体在马背上的位置。
来到星凉面前的偃月,杀气忽然减低很多。他在马背上略略欠身行了一个礼,开口说道:
“龙牙国公、中央柱大将军——偃月拜见公主殿下。”
“……”
面对沉默的公主,偃月疲惫的身躯里又沸腾起骄傲的血液。
“为免将士们的无谓流血,请公主殿下赶快投降吧!”
听到这里,星凉不禁扬起了她那纤长优雅的双眉。
“住口!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听到即将成为自己俘虏的亡国公主如此激昂的发言,偃月的巨眼瞪得老大。
“你说什么?小丫头!”
星凉拔出鞘中的七星宝剑,指着战场说:
“蠢才,你才是真正的败将。你单枪匹马,空有匹夫之勇,好好看一看你部下的惨状吧!”
偃月举起战戟,回转头向身后望去,只见漫卷尘烟中,龙牙公国军的旗帜接连地倒下去,前后左右尽是人山人海的绢之国大军,“活捉逆贼偃月”、“决不能让偃月跑了!”的叫喊声惊天动地。龙牙公国军的将士们在流血、在呼号,在无数刀枪剑戟的大海中被淹没。
偃月已经领悟到了龙牙公国军的溃败,自己一个人就算拥有再超人的武艺,也无法挽回败势。已经失去大军的他,现在仅是孤身一人与绢之国全军对抗,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望境地。

4

主题

4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9-11 00: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刹那芳华1.1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

从日出到日落,再从日落到日出,偃月一直驰骋在战场之上。一匹战马累倒了,就换乘另一匹战马;一支铁戟折断了,再换一支新的……他势如猛虎,怒吼咆哮着冲入绢之国军阵内,在大军之中左突、右刺,铲出一蓬蓬的血雨腥风。他手中的战戟时而象闪电,刺透敌人的甲胄和胸膛后从脊背穿出;时而又象旋风,连同头盔一起把敌人的头颅砍掉……
天柱山主战场上,死于偃月战戟之下的绢之国军将士不计其数,浸透血渍的绢之国军战旗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插满箭矢的战马驮着被杀的主人继续嘶鸣着狂奔,被砍下头颅的士兵的身躯仍然在前行……鲜血遍野,一片凄惨的景象。
只要偃月冲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大片大片地后撤,如同水上的波纹一般。就连身处本阵的皇太子和星凉公主,对于将军们煞有介事地夸大偃月的战力也觉得事出有因。
几路绢之国军的联合作战,总算遏止住了龙牙公国军的强攻。曾被偃月打得惨败的老将军景升,按照“弓弩为表,戟楯为里,战车在前,骑兵为辅”的作战方针,率领大军巧妙地避开偃月的锋芒,然后朝着他无法顾及的地方进行攻击。先孤立偃月,把龙牙公国军消耗到疲惫,再用挖设陷阱抓捕猛虎的办法对付他,这就是绢之国军的策略。
“冲!”
偃月果敢地命令左右,三千名精锐骑兵一齐策马疾驰。他们是龙牙公国军中最精干同时也是为了最后的决战所预备的部队。他们高举着战斧大刀,杀声震天,冲人混军之中。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摘取星凉公主的头。
“凡是妨碍执行任务者,哪怕是自己人,也格杀勿论。”
偃月的命令令人胆战心惊。
此时的他,就像巨船上的舵手,指引着壮士劈波斩浪向前冲杀。他恨不得一下子遇上星凉公主并砍下她的头——只有这样,才能赢得这场悬殊的对决。
三千骑龙牙公国军的精髓突入了激战正酣的战场,鲜血飞溅、号声凄惨,靠近的人马立刻被砍倒在地,铁蹄下血流成河,泥泞一片……在偃月的率领下,这股铁流硬是以鬼斧神锤杀出了一条血路,钻进了铁桶般的绢之国军本阵内。
立即封住缺口,并击退水无月的后续攻势后,云长令部下集中反击,以防止偃月的进一步攻势。终于突破重围的偃月尚有千骑健在,他以仅存的兵力对追击而来的二千骑绢之国军发起了猛攻。一番血战之后,双方人马各损伤一半,但幸存的龙牙公国军仍然按原计划向前突击。五百名骑兵飘洒的血雨、卷起的尘烟气势汹汹、遮云蔽日,再次迫向“六合城”而来。
城下不远处,三百名精锐骑兵手持利刃守护着星凉公主。飘舞的军旗隐没了她的身形,同时也替她挡住了溅来的血浪。她面色苍白,低声骂道:“这东西,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累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2-1 20:43 , Processed in 0.480120 second(s), 3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