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长篇文章--'解读菲尔纳元帅回忆录'[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5 2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解读菲尔纳元帅回忆录《我的回忆》
银河帝国的重要人物的回忆录是银河帝国史的一部分。特里斯坦。冯。菲尔纳元帅在他晚年独自秘密撰写的回忆录是无疑是相当珍贵的史料。这部重要史料的发现,揭开了高登巴姆王朝末期和罗严克拉姆王朝早期的许多历史迷团。这部回忆录的发现带有一点偶然的色彩。菲尔纳元帅在香陶星系主星上的老宅去年因为地震而倒塌。他的后人在清理房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藏在地下室墙壁里的回忆录。经过专家的字迹辩认和年代鉴定,确认这是菲尔纳元帅手书的回忆录。全书共541页,分为17个章节和一个附录。
由于是独自秘密的撰写,完全没有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所以《我的回忆》(费沙:历史古籍出版社,混沌历121年)不但思想较为解放,而且带有浓郁的个人感怀。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菲尔纳元帅本人更具有一个历史学家的作风和品格。他虽然是罗严克拉姆王朝核心的人物和重要的决策者之一,但是他却更喜欢以一个旁观者的立场,观察着时代的演变。对于自己的功绩并不谦虚,对与自己的过失也毫不推委。对于他的政敌也不吝赞美之词。在我看来,菲尔纳元帅似乎对于自己有着一种奇妙的自信,相信凭着自己的才干与行动力,无论在哪一种情况下都能够存活下来。
菲尔纳元帅早年是高等巴姆王朝的下级贵族,先任职于莱茵哈特皇帝的死敌布朗胥百克公爵,后因为擅自刺杀莱因哈特皇帝未遂后而自首,并为罗严克拉姆王朝效力。他成为了帝国开国3元帅中最神秘也最受后人争议的巴尔。冯。奥贝斯坦的官房长官,是奥贝斯坦元帅最为器重的助手。菲尔纳元帅参与了不少重要的决策,为奥贝斯坦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建议,并和奥贝斯坦元帅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友谊。可以说,他是最了解奥贝斯坦元帅的人之一。他对奥贝斯坦元帅的回忆使历史学家对这位罗严克拉姆王朝不可或缺的人物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巨大进展。
在奥贝斯坦元帅去世后,菲尔纳依旧把军务省的工作做的相当出色。新帝国历16年,菲尔纳因为其卓越的才能和对罗严克拉姆皇室的忠诚出任第四任军务尚书并晋升元帅。菲尔纳元帅亲身决策,经历和见证了许多重大的事件,在他的回忆录里清晰的记载了它们的内幕并揭开了许多重大事件中在冠冕堂皇的外表下所掩盖的历史真相。
菲尔纳元帅的回忆录帮助我们揭开了不少历史上的谜团。比如在雷内肯普事件中奥贝斯坦所起的巨大作用和一些他本人在各个阶段详细的思考和决策轨迹。再比如他和皇太后希尔德就永久设定皇太子的朋友---‘诤君’这一制度的对话和决策等等。这些事实现在都已经有很多篇学术文章在探讨关注。本文所要展示给读者的则是菲尔纳元帅和奥贝斯坦元帅的关系以及他对法伦海特元帅(追赠)的一些回忆---(史上首次披露)。
菲尔纳元帅这样写道:
如果用日月星来代表帝国三长官,那么米达麦亚无疑是那一轮红日。温暖而又灼热。他的正直高尚的品格被公认为帝国军人的典范。对朋友温暖,对敌人灼热。象征元帅标志的披风中,他无疑是那一面红色的。罗严塔尔则是夜空中的星辰。他的气质深沉而又迷人,还带有独特的神秘感。然而,当星辰不得不和红日对决的时候,就化为了那一颗耀眼的流星,陨落在宇宙深处。象征元帅标志的披风中,他的颜色是深沉的蓝色。奥贝斯坦是月亮。当那皎洁清辉洒在人身,却没有神迹应有的温暖,而是让人打从心底发着寒颤。彷似置身於极北大冰原,在一望无际的平滑冰层之上,仰望着天边那一弧清亮的冷月。象征元帅的披风中,他是那一面暗淡的灰色。。。。。。。
他(奥贝斯坦)是一个冷漠,瘦削的男人。虽然年仅三十多岁,但头发已半白。我想,他的生理年龄虽然和我相仿,但他的心理年龄大概可也做我的父辈了吧。他的左右假眼内部装着感光电脑,不时放射着冷峻的光芒。那是一种阴冷的目光,寒冷到了骨头里面去。。。。。。。
坦率的说,从刚开始到成为他的官房长官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感到相当的恐惧,特别是面对他的阴冷的目光时。这样的情况总算没有持续很长。我开始真正了解我这位卓越的上司是我发现我们彼此都喜欢狗时。。。。。。。
在我的记忆中,很多谈话都是从天气或者吃饭了与否开始的。当然在新帝国历元年的时候,在费沙似乎流行起一股离婚的潮流。很多女士谈话的缘起都是来自于一句简单的‘离了吗?’。。。。。。
显然,这些话题都不适用与我和军务尚书之间的谈话。事实上,我们的谈话通常缘起于一句‘道根(军务尚书养的那只老犬)昨天睡的如何?或者是道根的胃口怎样’之类的话语。
在公务提早办理完成或者午休的时候,我和军务尚书常常聊起对狗的话题。我想,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放松吧。在谈论狗的时候,军务尚书的语调明显比平时谈论公务时要柔和。尽管他的义眼依旧闪烁着冷峻的光,但我相信,这个时候的军务尚书,一定充满了对道根的温情和关心吧。尽管在外人眼中看来,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对一只暮年老犬的关心似乎不可思议。
我所听过的对军务尚书最恶毒的评语并不是“黑色枪骑兵”舰队的司令官弗利兹。由谢夫。毕典菲尔特所发表的那句广为人知的‘我们的参谋长阁下,不讨人喜欢,倒是受到狗的欢迎,大概是狗与狗之间比较合得来吧。’而是我在先皇莱茵哈特驾崩后审问那帮狂热地球教徒时一个无可救药的疯子所吼出的,‘奥贝斯坦是一具没有感情的僵尸,他对外界事物包括你们这些傀儡的反应只有舒服与不舒服。’在我听到这句歇斯底里的叫喊的瞬间,我的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多年未有的怒气,于是我立即命令士兵对他使用了自白剂,让这个混蛋去地狱去体验他见鬼的舒服和不舒服吧。
我第一次受到军务尚书的肯定是在新帝国历2年。那时,我记得我驳回了军务省第7司下属‘军犬养殖与训练处’关于裁减对退役军犬的预算,并把它们统一转给地方政府所办的流浪犬中心的报告。我在斥责这份报告的同时还责成有关部门立即成立退役军犬管理所,切实照料好为帝国服务过的军犬们的晚年生活。这的确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如果帝国连为之辛勤奋斗一生的退役军犬们的晚年都不能妥善照顾,还有什么资格和同盟的叛党们争夺宇宙?然而,我也承认,军务尚书对我的肯定确实和他对那只老年的达尔马辛犬的关心不无关系。
通过彼此关于狗的谈话,我和军务尚书彼此建立了一点私人的友谊和信任。正是以此为起点,我们彼此在公务上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做为他的官房长官,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责任和工作要点所在。分类,汇总军务省的日常的信息,选取那些最重要的和最具有价值的给他,并为他提供初步的意见和建议。我们也经常讨论一些重要的人事任免和调动问题。在我看来,军务尚书在人事上的核心理念是‘平衡’二字。。。。。。。
无论如何,在这样的工作中,我透彻的了解了军务省这个巨大的官僚部门的运做,并充分的利用了我的能力和权力使它变得高效。当然在军务尚书休假或者是外出视察期间,我也代理一些他的工作,并安排协调他的行程。和在军务省坐办公桌比起来,我更喜欢这样的安排。
我有的时候也去他的家里拜访。当然也是带着我的爱斯基摩犬‘莫莱’前去。军务尚书的平时住在他的官邸,自然是戒备森严的那种。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时,他才回自己的私人住宅。他的私人住宅位于奥丁城外的一个叫Bowness的郊区。那里实在是个美丽的地方。他的家建在一座小山的山顶,周围还有不少高等巴姆时代旧贵族们的房子。记得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在金秋10月,那个时候也许是Bowness社区最迷人的时候。山上的街道宽阔而又错落有致。山间教堂的白瓦与澄净碧蓝的天空完美和谐。有时还有隐约的管风琴的余音袅袅。一排排苹果树上碧绿的叶子间点缀着鲜红的苹果。在山坡上长有大片的金黄色的茅草,当有风吹过的时候,茅草的起伏就象一片金黄色的波浪。有的时候,又象是千百个舞者,身着金黄色的华丽戏装在一起表演瓦格纳的歌剧。碧澄清澈的Bow river穿过河谷向东流去。横架其上的铁桥长约200米,车辆川流不息。更远处山上的公路隐约可见,就象是一条笔直的带子。在路的尽头是一座雄伟高大的滑雪塔。在晚上,这个滑雪塔上总是灯火通明,就象是一座美丽的灯塔。
奥贝斯坦家族的财富虽然不少,但一向人丁单薄。军务尚书的私人住宅很宽敞,在豪华中衬映着朴素,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寂静无人了。只有六十岁的执事拉贝纳特夫妇为他照料身边的琐事。我对与他们家族古意盎然的图书馆很感兴趣。里面甚至还有一些用羊皮/纸草写成的书,太古时代的影像(似乎是一种叫作DVD东西)以及青铜器和青铜铭文。这对于早在学生时代就喜欢太古学的我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不过,在军务尚书住宅的所有房间中,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他们巨大的家族历史陈列室。其实,与其说那是一间陈列室,不如说是一个画廊,里面陈列着奥贝斯坦家族历代祖先的油画肖像。军务尚书指着里面的第一张肖像-----一位在简陋的小店里忙碌着的厨师。这副画画的惟妙惟肖,在明暗色彩对比强烈的画面中,小店里烟熏火燎的痕迹和厨师在忙碌中的专注仿佛在一瞬间鲜活了起来。军务尚书用他那一贯的冷漠的语调告诉我:奥贝斯坦家族的第一代祖先,也就是画中的厨师,辛辛苦苦的在一家肮脏的小店里工作了一生。他对奥贝斯坦家族的贡献在在于,为了让他的儿子上学读书,他宁愿一天工作16个小时,并这样坚持了20年。奥贝斯坦家族则从此开始掌握了知识的力量。他的儿子,也就是奥贝斯坦家的第二代祖先,是一个运气不济的矿工,虽然受过教育,却被命运安排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环境里工作-----在地下几百米的矿井里采矿。长期的黑暗劳动损害了他的健康,但同时也刺激了他的思维。他认识到,为了不让子孙们在这个没有太阳的世界行走,他必须为他的两个儿子做点什么。最终,他燃尽了自己,为他的孩子们照亮了前方的道路----从军。奥贝斯坦家族的第三代祖先就是他从军的次子,长子不久后就死于一次演习事故。他本人并没有什么卓越的才干,但好在他的人缘相当不错。他的儿子,也就是奥贝斯坦家族的第四代祖先幸运的受到了登基前的鲁道夫大帝的在军中的一位重要助手的赏识而开始飞黄腾达。自然,飞黄腾达的过程中少不了所有高登巴姆开国贵族的共同点:红色的血腥。自此以后,历代的祖先们在第四代祖先打下的基础上而奋斗。有的成功了,有的则丧命。但家族居然奇迹般的是延续了下来,一直到今天的军务尚书。
他的狗,道根,是一只黄褐色的老年达尔马辛犬。当我问及它的由来时。军务尚书告诉我,有一天在外用餐完毕,折返莱因哈特元帅府大楼的他,踏上阶梯,正要走进大门时,卫兵举枪致礼,但脸上却有着奇怪的表情。他回头一看,发现有一只又瘦又肮的老狗,正亲呢地紧随着他。也许是想讨人喜爱吧,有气无力的尾巴慢慢地摇摆着。忽然间,他产生了一种感觉,觉得这只老狗很象他想象中的自己暮年时的样子,安静,疲惫还有深深的孤独。特别是老狗的那双阅尽世间沧桑的眼睛。于是,在一股莫名的感动或者说是共鸣冲上心头。从那天开始,这只无名的老狗,正式成为了奥贝斯坦家族中的一员,并获得了它的名字,道根。
这只老狗道根虽是被捡回来的流浪狗,了无特殊之处,但却只吃煮熟的鸟肉。因此,连一向毫无恻隐之心的帝国军务尚书,也会在半夜亲自到肉店去买鸟肉回来喂它-----在勤务结束的回家途中。我建议他也许可以试一下火腿肠。他点点头。在院子里,我的莫莱似乎和他相处的很融洽。两只狗一起捉起了迷藏。军务尚书告诉我,道根常常很安静的趴在地板上看电视,即便是拉扯它的大耳朵也不会变的活泼起来,但是今天莫莱的来访改变了这些。道根活跃了起来。莫莱虽然只有九个月大,但由于犬种的关系,已经是一只高头大狗了。那时的它,正是一只年轻,好奇,活泼的狗。和饱经风霜的老狗道根在一起,也许可以从它那里学到很多狗中的哲理吧。而道根显然也很喜欢莫莱,也许是莫莱身上的活力让他很高兴,想起了它曾经的风华正茂?无论如何,他们还真是一对投缘的忘年交呢。
当我结束这次拜访,带莫莱告辞的时候,道根明显还有些不舍。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军务尚书居然也表达了希望我常带莫莱来玩的意思。我想,大概军务尚书是为了道根的缘故才拜托我多带莫莱来玩的吧。不过也好,我当然希望我银黑色的爱斯基摩犬和道根玩的愉快。但更重要的是,我个人也很想在军务尚书的家族私人图书馆里阅读一下我感兴趣的古籍。在通常情况下,我每两周去拜访一次。拉贝纳特夫妇告诉我,每到这个时候,道根就会变的很兴奋。。。。。。
拜访的次数多了,我和拉贝纳特夫妇也熟悉了起来。当军务尚书有时恰好被皇帝莱因哈特宣昭入宫讨论军机大事的时候,我就让莫莱和道根自己去玩,而我自己通常则和拉贝纳特夫妇聊聊天或者去奥贝斯坦的家族私人图书馆去阅读。有的时候我也在那里吃晚饭。拉贝纳特太太的烤牛肉做的相当不错,对鱼的料理也很在行。可惜她不懂得如何熬制配合这些美味的酱汁。我还指导了她如何用牛肉,洋葱,芹菜,西红柿在大锅里熬一天一夜后取得美味的酱汁‘格瑞威’。军务尚书家里还有一间规模不小的储酒房,里面的干红葡萄酒和樱桃酒的味道相当不错。似乎还有一些叫做竹叶青的奇怪的深青色的酒。我猜也许是用竹子的叶子酿成的酒。当然我不是很习惯那种过于浓烈的酒味。。。。。。无论如何,我个人一直到现在都很怀念当时的情景。在他的私人读书馆度过充实的一个下午之后,坐在巨大的圆桌边享用着拉贝纳特太太精心烹饪的淋着美味的‘格瑞威’酱汁的赤炙牛肉,金黄色的熏鳟鱼,蟹肉炒酸桃以及两杯清新的樱桃酒时,还真是一种享受啊。
大概有一次,在我和拉贝纳特夫妇都喝的半醉的时候,我好奇的问他们军务尚书在年轻的时候是否有女朋友恋人之类的问题。既然60岁的拉贝纳特夫妇是从小看着军务尚书长大的,想必也知道这里面的详细情况吧。拉贝纳特先生那时也喝的红光满面。他乘着酒性,用他那独特的大舌头的卷腔回答了我的问题。根据他的回忆,在巴尔。冯。奥贝斯坦大概16岁的时候,曾经和一个叫作蕾拉。冯。斯坦因的贵族女孩很谈的来。这个女孩没有通常贵族小姐们的娇气和任性。这也许和她家族多年担任奥丁大学的教育长并从事帝国的慈善工作有关。她是一个善良的,温柔的的贵族女子。他们的认识出自一场意外的公共交通事故,座位相邻的两个人都受了轻伤。在她痊愈后来送还她在那场事故中拿错了的身份证时,她惊讶于巴尔的眼疾。也许在病床上的他瘦弱的身躯,苍白的脸色唤起了她的母性。总之,以后的她常常来探望他。然后,由怜生爱,病床之塌,终成冤孽。但是他们的感情受到了老奥贝斯坦的极力反对。父子两人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暴躁的老奥贝斯坦更打伤了还在复原中的巴尔。并威胁如果她不和巴尔彻底分开的话,他不惜把他送到帝国军队的前线,反正这个天生瞎眼的家伙活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他的幸运了,如果是在鲁道夫大帝的辉煌时代,他应该是刚出生就应该被处理的。。。。。。。最终,伤心的蕾拉为了所爱的人的将来不得不放弃了这段短暂的感情。后来,听说她远嫁到了香陶星系中一个叫霍特的家族。。。。。。。巴尔遭此变故之后,大病了一场。等他的病好之后,他的气质完全的改变了。以前的巴尔,只是一个沉默,内向,并略带些冷漠的人。而在此之后,他的沉默,冷漠依旧,但他开始变的冷酷无情。。。。。。。
我为军务尚书-----我所尊敬的上司,感到由衷的遗憾。但是,我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在这里,我的回忆中,把它记录下来了。所以,后世的孩子们,如果你们读到了这篇我的回忆,请至少要明白一点,也就是,罗严克拉姆王朝最为杰出的军务尚书,巴尔。冯。奥贝斯坦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冷酷无情。
很多年后,当我在军务尚书任上,凭吊在费沙新落成的威尔敏思特星系大屠杀死难者纪念碑群时,我居然意外的在一块碑身的左下角发现了蕾拉。冯。霍特(本名斯坦因)的名字。那一瞬间,多年前的记忆被唤醒了。由于过度的震撼于这个悲惨的事实,和腿上风湿见鬼的同时发作,我竟然身不由己的跪倒在碑前,默然良久。这就是在后来军界和新闻界所广为留传的,‘军务尚书为他的前任的冷酷权谋而真诚忏悔’的真相。
即便是现在,当所有知道这件往事的人们都早已作古,而我也即将步他们的后尘的现在,我也无法平静的叙述这件事情。那么,奥贝斯坦大人在为皇帝建议放任威斯塔特的毁灭之时,他是否知道他一生中唯一的挚爱,蕾拉。冯。斯坦因是否就在威斯塔特上呢?我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事实上,这是一个困扰了我多年的问题。如果答案是他知道,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向皇帝做出那样的建议的,当然也很难想象。如果答案是他不知道,作为唯一的知情者的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此一个残酷的事实。
军务尚书曾经对皇帝莱茵哈特说,‘奥贝斯坦一族纵然断后,这世上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惋惜,但是,罗严克拉姆王朝不一样。王朝如果能为世人带来公正与安定,那么人民为了能够有皇帝的血统来保障该王朝的存续,当会祝福陛下的成婚及皇嗣的诞生。’事实上,奥贝斯坦一族确实在他的手上断了后。我想,这也许奥丁大神是对他在威斯塔特事件中所作的惩罚吧。因为,那个唯一可以和他共同延续奥贝斯坦家族的那个女子,已经惨死在威斯塔特,惨死在了昔日恋人的间接权谋下了。
今天早上,就在我重新唤醒我对于军务尚书和他的恋人蕾拉彼此悲剧性结局的记忆时,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件让我惊讶不已的事情。
-------长久以来,大家都在议论威斯塔特的负面意义。这当然没有错。但是,威斯塔特对罗严克拉姆王朝的正面意义其实是不可或缺的。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威斯塔特,就不会有那一次在阵亡将士纪念碑的未遂暗杀,那么就不会有皇帝莱茵哈特的情绪低落,也自然不会有皇帝和未来皇妃的春风一度,当然以后的皇子的降生,皇帝夫妇的结婚,甚至王朝的延续都将是不确定的。所以,从结果反推原因,我竟然惊讶的发现,威斯塔特事件居然是王朝不可或缺的。仅仅就这一点来说,军务尚书的作用就已经超过了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如果说米达麦亚元帅他们是因为忠于皇帝莱茵哈特而忠于皇帝所开创的罗严克拉姆皇朝。那么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则是因为忠于罗严克拉姆王朝而忠于皇帝莱茵哈特。如果在他向皇帝建议放任威斯塔特被摧毁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蕾拉在那里,在他建议的那一刻,他一定是下定了决心要把罗严克拉姆王朝当作他此生唯一的爱人了吧。但是,为什么新欢的取得必须用旧爱的殉葬来促成呢?军务尚书还真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啊。
皇帝莱因哈特驾崩的前一刻,他并不知道军务尚书的死亡。如果他知道,还会让希尔德皇妃晋升六位一级上将为元帅并以米达麦亚元帅为帝国首席元帅吗?如果军务尚书在他死亡之前,得知皇帝晋升六位一级上将为元帅并以米达麦亚为帝国首席元帅的话,他会为皇帝制约他的举动而失望吗?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也统统不知道。因为,无论如何,历史是没有假设的。
军务尚书的葬礼相当的简朴,7元帅的联袂出席似乎算是对他们昔日所憎恶的同僚在军政工作上的一种肯定?当我和另外3个人抬起他的灵柩是,我忽然想起了在他的家族图书馆里听过的一首太古时代的歌,歌名‘影’,里面的一句发人深省的‘我不知身在何方。’这是我那时心情的真实写照。尽管彼此认识的时间不过3年,但我必须承认,他对我以后的人生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巨大影响。从精神层面来说,他就是我的导师。
遵照军务尚书的遗嘱,我领养了道根,聪明的它也意识到了主人的逝去。它不住的哀鸣着,半年后,它也在忧郁中逝去。我把它葬在奥贝斯坦的家族墓地中。回首我和军务尚书的友谊,以狗开始,至狗结束,还真是奇特的友谊啊。但无论如何,斯人已逝,愿他和他的道根安息。




为在2007年冬所认识的W而作
以下,我,特里斯坦。冯。菲尔纳在此宣誓,我以下所写的内容也许在你们看来荒诞不经。但是,我以我作为军人的荣誉和对她永恒不变的感情保证,我所写下的以下事实,的确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这是我一生中所隐藏的最大的秘密。在我即将走到我生命的尽头的此刻,我把它源源本本的写在这里。
我的家乡是香陶星系的主行星维洛星球。我的家则在维洛行星的第六大陆向东南的奥得海所延伸的星泉半岛海滨的布施市。育空山脉的余脉缓缓的延伸到这里,和高耸在遥远的北方的育空山的主脉相比,这里的余脉无疑低矮了很多。山顶自然也没有万年不化的冰雪,取而代之的是满山烂漫的野花和郁郁葱葱的植被。所以,我的家乡,同时具有了海的辽阔和山的清秀。我至今还记得在幼年时在海边眺望远方碧蓝澄静的大海,在山巅海涯仰望夜空中的那五个清辉四射的月亮的情景(维洛行星有五颗卫星)。一直到今天,我还对我的家乡怀有很深的感情。
我和亚达尔贝特。冯。法伦海特提督是军校中同班的同学。彼此的初识似乎是在15岁,那个风华正茂的年龄。还当年我初次见到他时,惊讶于他的满头银发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他的银发,是一种纷丽的银白,不是老年人的灰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让人想起雪地银狐最光泽时的美丽毛色。相比较而言,他的那双被后世广为人知的水蓝色的双眸倒不是那么光彩夺目。。。。。。
然而,我一直到后来才发现,这是我认识他所犯的仅有的两个错误之一。在完全黑暗的夜里,这双水色的双眸就会变成鲜艳夺目的翠绿色,再加上这个家伙那几分带着慵懒的玩世不恭的表情,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喜欢憧憬的美丽少女。
坦率的说,那个时候木呐内向的我,对此的确是有些嫉妒的。望着他和一个接一个的贵族少女出双入对的约会,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当然,我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灰色的卷发,木呐内向的性格,以及没有背景的父母大概是对贵族少女们比较之没有魅力吧。唯一可以让我的自尊心稍稍满足一下的是他贫穷的家境。尽管他的姓氏中带有冯的字样,但他的家庭不过是一个贫穷破落贵族,因为生活所迫而选择了军人的生涯。当然我的家境比他好了不少,但也仅仅就是不少而已,不过你可不要小看这个‘不少’,在那个等级森严的时代里,这也是不小的差别。班上的同期同学中,出身豪富的,父母权高位重的很是有一些。所以,我那个时候在内心里对他的嘲笑,现在看来,是以五十步笑百步吧。不过在当时,这种想法在当时还是帮助我舒缓了不少心理压力的。
很多年轻英俊的少年只徒有其华丽的外表,而没有内涵。这就是所谓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然而,这对亚达尔贝特。冯。法伦海特显然不适用。他的各科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特别是他在密码破译方面简直可以称之为天才。而我即使是努力的学习也只能在班上混一个中等的水平。但是,我还算是一个想的开的人。所以,当我变的习惯了以后,也没有对我产生什么大的困扰。
总的来说,我和他的关系还算过的去。彼此见了面还点个头什么的。直我认识了出身平民的她。。。。。。
每当回忆起她,我总是在脑海中浮现她的那一头黑色的丝绸般的头发。那是非常漂亮的黑色,尽管还带有少女特有的青涩,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想起无价之宝‘永恒之黑钻’在清亮的月光下闪耀的光泽。她的眼睛同样是美丽的黑色,一旦当这样的黑色被她的眼镜所遮盖时,就开始洋溢出碧落星空般的智慧之光。
我和她相识于香陶图书馆。当她坐在我的前面静静的阅读时,我还小小的惊艳了一番。她束成马尾的头发静静的垂在我的面前。舒卷有余情。平生第一次,我没有遵守我从小到大所一直被灌输的骑士礼仪----我轻轻的拽了她的ponytail。两秒钟后,我的面前出现了她的微带疑惑的面容。我一时竟窘迫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望着她发呆,心里则在为自己对骑士礼仪的亵渎而羞愧。她浅浅一笑,温和的问我有什么事。在那个瞬间,喜欢看书的我下意识的问出了我所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你看的是什么书?’。她把书举到我的眼前,浏览着那本由于年代过于久远而纸质发黑的‘大预言术’,我微带惊讶的问,是太古时代里,传说中的光明教会之教皇所写就的 ‘大预言术’吗?
她惊奇的问我,‘你也知道大预言术?’我回忆起以前在奥丁贵族图书馆看过的一本在收藏在‘古今图书集成’中的一本叫做‘亵渎’的太古小说。回忆道:那似乎是一种奇特的能力,只要有坚定的信仰,配合一些特殊的语法和器具,就可以让以后任何事物的未来遵从你的意志而发生。
她惊讶的说:‘好有趣啊,我还只是以为这是一本普通的由未知的文字写成的太古时代的书呢。’
我翻开她所阅读的那本‘大预言术’,里面全部都是晦涩的奇怪的文字,就象天书一样。她告诉我她爸爸是一位伟大的语言文字学者,曾经破译出很多太古时代的已经消失了的语言文字。从小受父亲影响很深的她于是就随便挑了这本‘大预言书’来破译,想证明自己比爸爸更强。
这就是我们的初识。至今难忘。
我问她的名字,她告诉我她的名字是东方式的,很奇特。按照她的话,一个是表示飘逸出尘,另一个是表示君临天下。还真是个有霸气的名字啊。尽管她的名字似乎有叛逆高等巴姆王朝的嫌疑。然而,我并没有丝毫的在意,因为,陷入单相思的少年是盲目的。。。。。。。
从此以后,我一有机会就去香陶图书馆和她一起钻研‘大预言术’的破译。有的时候,我也和她一起去海边散步。在那个美丽的夏天,我和她一起走遍了海边的寸寸沙滩。更曾一起在海上泛舟,完美的体验了‘海水摇空绿’和‘海上生明月’的景象。
在一个雾气还没有散去的清晨,她把我带到了一个很僻静的小山坡上,告诉我这是她的秘密的花园。每当自己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时,就独自来这里一坐,感受着山中岁月,海上心情。然后,所有的烦恼就很快消失了。说完,她就放开了蒙住我双眼的手。在我睁开眼睛,调整好焦距的那一刻。我被那些漫山遍野的绣球花所震撼。那是一个花的海洋----粉红色的绣球花沾满了清晨晶莹的露水,好象害羞似的垂下了头。远处的海湾那里吹来了柔和温暖的南风,在风儿的鼓励下,她们终于放弃了矜持,微微地随风摇曳起来,顾盼生姿。凝视着近在眼前的那位花仙子盈盈的微笑,那是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真实的仿佛让人觉得是虚幻。。。。。。
在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是奇特而幸福的。她有的时候会把头发盘起来,按照她的说法是如果不盘起来会戳痛脖子。然而,我并不喜欢她把头发盘起来的样子。在我看来,她最美丽的时候是她把自己的头发束成马尾的时候。所以,善解人意的她总是为了我而把她的头发束成马尾,也许是女为悦己者容吧,我常常这样幸福的想。
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就那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当我一个人在军校里,感到寂寞时,总是会发思念的短信息给她。常常聊到深夜,她似乎很喜欢用一句‘人生寂寞如雪’的太古谚语来安慰我。尽管我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即使问她她也总是笑着不答。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时的我只要能永远看见她的笑颜,永远和她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以她的聪慧和我作为贵族所掌握的资源,我们对‘大预言术’的破译逐渐有了一些进展,然而在关键的部分总是停滞不前。我们都有点沮丧。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语言文字的破译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密码的破译啊。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懂密码的高手来破译,就很有可能成功。懂密码的高手,对了,法伦海特就是密码的天才啊。
我把请法伦海特来一起破译想法告诉她后,很得到她的赞同。于是,我犯下了和法伦海特相识以来的第二个错误。。。。。。
当她看见法伦海特的那头纷丽的银发,仿佛雪地银狐最光泽时的美丽毛色时,她的表情无疑是迷醉的。而当她发现他的那双在黑暗中能变成鲜艳的翠绿色的水蓝的双眸时,她的那双眼睛中似乎布满了‘心’的符号。。。。。。
法伦海特本人似乎也相当欣赏她的才华。见贯了贵族少女们华丽的外表内空虚的内涵的他和把全副身心都放到了她和密码破译上。一时间,他们变的相当亲密。而才能平庸的我无疑的被边缘化了。在别人看来,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他的如雪地银狐最光泽时纷丽的银发,和她的如‘永恒之黑钻’在月光下闪耀黑发,他的水色双眸和她的如碧落星空般洋溢着智慧的双瞳,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匹配。
那一段时光无疑是我最痛苦的日子之一。坦率的说,我也承认自己远远不如法伦海特。他们看起来的确是很不错的一对。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因为我非常非常的喜欢她。幸福不是天上凭空掉下来的,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在他们一起讨论破译时,我总是为他们准备好茶书和纸笔。他们讨论是偶尔迸发的灵感也总是被我忠实的记录下来。当法伦海特写好了破译的一段程序,总是由我来改错和调试。总而言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只要可以见到她的笑颜就已足够。
一个月后,在法伦海特天才的破译下,‘大预言术’被破译出来了。我和法伦海特当然不会相信什么里面所谓的‘只要有坚定的信仰,配合一些特殊的语法和器具,就可以让以后任何事物的未来遵从你的意志而发生’。她似乎也半信半疑,但至少,她证明了自己破译的能力不在她的父亲之下。为了表示对自己第一份天才的破译,我们之中只有她仔细阅读了那份在我看来是疯子写成的,自称为‘大预言术’的‘大妄想术’。
她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爱好。就是故事接龙。通常她总是要我和法伦海特讲一个没完的故事,然后她和我们一起按照自己的想象去延续这个故事,有悲剧的结局—这通常是我的接龙。也有喜剧的结局—这常常是法伦海特的作品。还有诡异的结局,这一般是她的创作。
法伦海特对故事的兴趣不大,很快就不来了,他的兴趣只在于和她约会。我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但就像你们所知道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愿让她失望,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和她一起故事接龙。我似乎对悲剧有特殊的爱好,每次即使是要挨几次她的粉拳也坚持把本来很好的故事改成悲惨的结局。不过有几次看到她为里面的主角的命运留下晶莹的泪水时,我都有一种罪恶感。。。。。。。
有一次,她拟订了一个规模宏大,史诗般的故事题目,叫做‘银河英雄传说’。然后要我提供思路,她要执笔,用‘大预言术’把这个故事写完。里面的故事的人物原型大多出自于我们见过的帅哥美女。比如莱茵哈特是她见过的一个很帅的天才钢琴家,他闪亮的金发让她着迷了很久。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是我和她在一次上街时偶尔看到的英俊红发少年,后来又在一次校园蓝球比赛中见过他以1米九的身高扣蓝的英姿。先寇布是她一个同学很花心的爸爸的原型。那么,她的那个同学,就如你所猜到的,显然就是卡琳拉。奥贝斯坦则是一个令她很害怕的瞎子算命先生,他的算命摊子就摆在她家的附近,听说算的还很灵云云。。。。。。。。当然,杨威利的原型是我的一个很懂历史的懒散同学。菲列特利加的原型则是我的堂妹,缪拉是为我家提供钢铁防盗门的年轻生产商。罗严塔尔的原型则来源于我从一个朋友的朋友那里听来的一个花花公子的故事,当然在那个原版的故事里,米达麦亚是罗严塔尔的情敌,为了争夺一个叫艾特芳琳的女子而在兰提马欧街进行第四次对决。。。。。。
为了让故事更加有趣,她把我和法伦海特的名字也写在了故事里。虽然我不断的抗议,但她说为了报复我以前编的那么多悲剧的结局让她流泪,她要让我做次要的三流角色,而且要让我的命运坎坷起来。在故事里和奥贝斯坦这个她最怕最讨厌的人做搭档。。。。。。。,我于是只有无奈的耸肩。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莱茵哈特和杨威利。在她看来,用英俊和智慧无与伦比的莱因哈特来对决一个懒散而单纯的杨威利比较能突出作品的可看性。在安排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结局时,我的心情恰巧是在不顺畅的时候。善解人意的她就顺从了我的意思而让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令人悲哀的逝去。她在询问我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遗言时,我则随口说了句‘请一定要把整个宇宙掌握在手中’---这句话的灵感来自于在我一个爱财的朋友的口头禅‘请一定要把钞票掌握在手中’。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百感交际。
记得每当我问起她最后的结局是喜剧还是悲剧或者是正剧/诡异剧,她总是调皮的一笑,对我说‘不告诉你’。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我倒是有劝过她,不妨写成悲剧,毕竟人生事不顺者十有八九,抛开‘你所擅长的东西,去试试新东西,也许会收获不一样的惊喜。’她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在‘银河英雄传说’即将结局的时候,我决定决定彻底的向她告白。随着和她相互了解的不断深入,我深深的觉得,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非常非常的喜欢她,如果说我在以往对她在我和法伦海特之间的摇摆不定的默认是认为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那么我的告白就是对自己有了完全的自信,和无法再容忍她对法伦海特感情—只要不是爱情。毕竟,在我看来,爱情必须是专一的。
在告白的前一天,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她,既然我和法伦海特都是她故事中的人物,那么我们各自在故事中的命运如何呢?如果我和法伦海特两人之中,在故事中必须死去一个,那么你会选择谁死,而谁又会幸运的活下来(和你在一起)?她则用一个灿烂的微笑来回应我的问题。
帝国历471年4月21日,我正式向她告白。在静静的听完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白后,她开心的笑了。‘法伦海特早在一个月前就对我告白了,我告诉他我还要再想想。其实,我的决定早就做出了,答案就在我今天最终完成的‘银河英雄传说’的结局里,这个答案也是昨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的答案。明天我将把你和法伦海特在银英中的命运写在我这里的墙上。说完,她主动上前,深深的吻了我。那一刻,我仿佛窒息了,陶醉她在那一刻的温柔中。。。。。。。,愿此刻永恒!
帝国历471年4月22日,那是一个有风多云的日子。我来到她家。然而,我没有看到她家的墙上有任何字存在过的痕迹。事实上,她本人也神秘的消失了。从此音信全无,仿佛完全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无论我和法伦海特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都没有任何消息。这样的结果即使是在我成为军务尚书,动用全银河的的力量来寻找她之后,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在那个时候的沮丧和伤心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仿佛整个世界都离我而去。但是,我最终还是挺了过来。在我的心中,还存在着万一的指望,希望能够在将来见达到她,询问她的答案。正是这点希望,才让我走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这件事也成为了我和法伦海特彼此一生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由于法伦海特完全没有参加‘银河英雄传说’故事的构思,所以,‘银河英雄传说’的故事成为了我和她之间的秘密。
十年后,我第一次听说到莱因哈特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名字。他们居然和她在那个‘银河英雄传说’那的故事中设定的完全一致。
十六年后,法伦海特果然和莱因哈特以及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共同参加了亚斯提会战,并大获全胜。同年,伊谢尔伦要塞果然被杨威利夺取。
十七年后,我果然在军务尚书巴尔。冯。奥贝斯坦的手下工作。并且做为从贵族军那里归顺的降将,我的命运果然够坎坷。但我依旧固执的认为这些都是巧合。
然而两年后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悲剧性的逝去终于完全使我相信了她用‘大预言术’所构思的那个‘银河英雄传说’的真实性。特别是当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在临终前的那句句‘请一定要把整个宇宙掌握在手中’简直让我无言以对。
那么,她对我和法伦海特各自对她的告白的答案又是什么呢?我虽然知道了以后整个宇宙将要发生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但我依旧不知道她的答案。
新帝国历2年,法伦海特一级上将在回廊之战中战死。在军务部第一时间收到他的死讯的我终于忍不住积蓄了整整20年的泪水,泪涌如泉。我终于知道你的答案了,可是,你为什么忍心把我抛下整整20年?此刻的你又在何方?我的挚爱????????
新帝国历2年,皇帝莱因哈特的宿敌杨威利被刺杀。
新帝国历3年,皇帝莱因哈特在狮子之泉逝世。我的上司,我的导师巴尔。冯。奥贝斯坦也在同时死亡。
她曾经告诉我她绝对不会写任何莱因哈特死后250年后发生的事情。所以,在皇帝莱因哈特逝世后的宇宙历史我也丝毫不知道了。但是我却有一种奇妙的自信,相信自己无论在哪一种情况下都能够存活下来,因为,这部宇宙的历史,是由她写就。
新帝国历14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故地重游,当我独自来到那座秘密的僻静小山上时,漫山遍野的绣球花还是在盛开着。然而,我和她那天所看到的粉红色的绣球花却没有剩下一株,取而代之的,全部是让人眼睛一亮的蓝色。那是让我清醒过来的瑰丽蓝色。花儿仿佛在提醒我她已经消失。也提醒我已经在没有她的日子里度过了32年。
现在的我,已经步入我的暮年,已经在没有她的日子里度过了71年。我依然还在等着她,即使我已白发苍苍!
有的时候,我在思考,她离开我的原因是否是这样的呢?
科学的研究证明,每一个原子的复杂程度就像一个宇宙。因此,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也许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原子。或许,我所处的宇宙,就是她身体里的一个原子,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她竟然能够把自己的意识延伸到她身体里的这个原子里,并和我,产生感情。以她创世神的能力,要改变这个宇宙的未来当然非常容易。她的消失,也许是不知名的原因而使她的意识离开了这个原子----我的宇宙。
她还记的我吗?但无论如何。我永远不会忘记她,我的挚爱。

特里斯坦。冯。菲尔纳


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文章,两篇加起来居然突破了15000字,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第一篇是正常的回忆,那是我很久以前就很想写的东西。在里面,我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比如威斯塔特对王朝的正面意义,和莱因哈特在死前并不知道奥贝斯坦已经死亡的事实。奥贝斯坦家的景色,是我在加拿大第四大城市里实习时所每天看到的。很高兴有机会能把它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如果大家看过日剧‘白夜行’的话就可以明白我在里面所引用的‘太阳’之类的名言。在对月亮的描写上,则参考了台湾第一作家罗森在其空前绝后的的巨著‘风姿物语’中对陆游的描写。写到后来,我自己似乎都以为自己真的是菲尔纳了,笑。
第二篇是我为了纪念一位很有才华的同人女而作。她对银英有相当程度的研究。当我遇到她时,很惊喜-----发现了知音。她告诉我她最喜欢法伦海特,我于是就写了本文,里面很多对她的描写都是回忆和她相处的点滴而加工成的。事实上,这也是我向她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她看后告诉我她很欣赏我在里面的奇思妙想,但她觉得我在里面把以她为原型的‘她’写的过于完美了,在实际中的她则已经有了她的另外一半。所以,我的短暂的单相思就到此而止了。然而,我还是决定要把这篇文章发上来,以纪念我和她相识的缘分吧。也许,很多年后,当她偶尔来到这个论坛,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心里也会泛起一段对往事的回忆吧。希望她和她的另外一半一切平安顺利。
在文中,我参考了‘灵异新世纪’‘亵渎’和风姿物语的一些设定和描写。而绣球花那一段是参考了绪形直人在‘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中的对往事的感怀以及犬夜叉中‘奇拉拉和琥珀的秘密花园’,那一段感怀和与之非常相配合的音乐一直是我很喜欢的经典。其实,对‘她’的描写中还或多或少的带着一点绫濑遥的影子,大概是因为她在‘白夜行’中让我过于震撼了,在我看来,在白夜行中的绫濑遥,20岁的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

1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4-5 20: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长篇文章--'解读菲尔纳元帅回忆录'

如果文章能如管理人员的法眼,能否把它加入网站所收藏的精品部分? 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愿吧.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4-7 02: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长篇文章--'解读菲尔纳元帅回忆录'

如果没有管理人员理会的话,请您务必要理解,也请您千万不要伤心;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文章不好——

实在是……这里已经太久没人管了啦……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0

主题

4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9-7-18 18: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长篇文章--'解读菲尔纳元帅回忆录'

这里现在逛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2-8 18:36 , Processed in 0.472729 second(s), 3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