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题

4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9 16: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阿诺……我好久没来了……我该死我有罪!

话说119到144我怎么找不到了呢……抬头望天花板,大家谁能好心告诉我啊=  =

65

主题

377

帖子

3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9
发表于 2007-3-12 03: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正当张坚强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从放在耳边的手机里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就象在滚烫的物体表面突然浇上了一瓢冷水后的动静,随即从手机的机壳下冒出了一阵袅袅的青烟,与此同时,自己的房门被人敲响了。说话的人声很陌生,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张坚强同志,我们是纪律委员会的。请打开房门,组织上有些事情想找你谈一谈。”

  张坚强原本就没有一丝笑容的脸上越发的冷漠了,随手将已经报废的手机丢进了书桌边的垃圾筒:“门没有锁,想进就进来吧。”咯哒一声,门外男子拧开了房门,沉稳的走了进来。就在那开门的一瞬,张坚强的眼角瞄到了两束对准屋内的红外瞄准线。看来还是不放心自己啊,他自嘲的笑了笑,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在安慰着门外那群紧张的特种士兵:“放松点,我的武器早在行动结束后便全数上交了。”

  进来的人张坚强是认识的,李杰——隶属于南京军区政治部,专门负责部队内部人员纯洁性的审核与调查工作。虽然是旧识,但李杰仍然公事公办的从内袋中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对着张坚强出示着:“总部想进一步了解有关上海事件的情况,所以请随我走一趟。”

  张坚强也仔细的检查了李杰递来的证件,然后抓起衣帽架上的军帽扣在了头上。大步的迈向了门外。门外,不出所料的有一个全副武装的特勤小组在防止着意外事件的发生。就算看到李杰和平的将张坚强请出了宿舍,他们的枪口也只是微微下垂,只要张坚强一有异动,至少有三支枪会在第一时间执行击毙命令。张坚强刚想迈上军用吉普的车门,车门口坐着的一名士兵碰了碰他的胳膊,递给了他一个厚实的黑色棉布眼罩,示意他必须戴着才能够进入车内。“得了,老李。你也知道这东西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根本没用。”

  “虽然没用,但必要的流程还是要走。老张,你不会让我们为难吧?”虽然称谓上缓和了点语气,但李杰口中的规章仍然没有通融的迹象。

  做了个耸肩的动作,张坚强还是配合的将眼罩扣在了自己头上。就在他戴眼罩的双手刚刚放下来示意可以了的时候,李杰动了,同样千锤百炼满是老茧的右手准确无误的砍在了张坚强的颈动脉上。若按照张坚强的身手,是断不会让这一招砍中自己的颈部的。可在着此时此刻,任何一个多余动作都可能引发误会的前提下,他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放弃反抗。只是在晕倒前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
  日本东京

  当张坚强的手机芯片被定向高能电磁波烧毁之后,再也打不通电话的张烨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徒劳的一遍遍重拨着哥哥的电话号码。这时候,一只大手阻止了她继续的尝试。张烨抬起头,却发现方才因为避嫌而闪在一旁吧台喝酒的米哈伊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事情了解得怎么样了?烨,从你的小宇宙中我感到了烦躁的因素。”

  “话说到一半,哥哥的手机突然断了。拨过去提示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然后过了一会再打,居然提示: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张烨其实已经猜到了一部分事实,只是她并不想承认那可怕的事实。

  米哈伊尔的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烨,能把张君对你说的事情转述给我听一下吗?希望我的分析能够帮上你的忙。”

******************************* 

  两个小时又二十七分钟,当张坚强从昏迷中醒来后,从墙壁上的巨型挂钟了解到第一条对自己可能有用的信息。他转动了一下脖颈,又活动了一下双手的手腕,除了被砍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之外,其他一切如常,更没有物件限制自己的自由。还没有等他能够更仔细的观察屋内的一切,装在屋内两个墙角的预先已经调较好角度的聚光灯突然打开,强烈的灯光,使得张坚强不得不一边抬起一个手臂来遮挡这可以灼伤眼球的光线,一边尽量眯缝着双眼打量着隐匿在灯光背后的人影。

  “张坚强中校,这次上海事件中动用的人力物力不可谓不多,但是却给了我们这么一个充满着主观主义臆断和典型的有神论语调的报告。”背影后一个略显发福的军官不满意的将一叠报告丢在了面前的桌上,“特别是有关方面投诉你们刻意制造恐慌言论,幸好是没有采纳你们的建议,否则我们可就真要沦落为其他兄弟单位的笑柄了。组织上知道,你是一个称职的军人,因此特别把你招来,就是想听听在上海事件问题上你的解释。”

  “是的,有些事情,我到现在仍然怀疑我所感受到的一切。但当那个从撕裂空间中走出的男子无视我的警告,并且单手抓下我二十四发微冲子弹之后,我就知道,随后发生的一切不在我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了。”此刻的张坚强亦喜亦失落,喜的是组织上仍然信任自己,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失落的是,经受了严格训练的自己居然……居然在那神秘男子的强大实力面前一文不值。

  “怎么可……”胖军官刚想出声训斥,却被旁边一个全身隐匿在阴影中的男子阻止了。随后,那个男子苍老的声音似乎直接在张坚强的脑海中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你感觉不对劲的地方,你必须一件件,仔仔细细的告诉我。”张坚强困惑的抬头,努力的想要辨清灯光后那模糊的身影。那个声音似乎猜到了他的疑惑,声音再度在张坚强的脑海中响起:“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哦,我现在是用精神力直接和你沟通。你还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叙述你的经历好了。”

  “是的!我的第一个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他用来和我沟通的方式。就是你现在用来和我交流的方式。那个男子没动过嘴唇,但他的话语却清晰的在我脑海中响起。”

  “呵呵,这不是难事。有那么十几年的修为的人都能这样和人交流。你继续……我感兴趣的是你口中那所谓的空间撕裂和单手抓子弹是怎么回事。”

******************************

  随着那个苍老声音的提问,张坚强的思绪再一次飘回那个让自己难以置信的时刻。正当张坚强心急火燎的看着破解进度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朋友,你们这样做,是在释放地狱的恶魔!。”

  “什么人!”听到有异声在自己身旁出现的张坚强警惕的抓枪在手,怒声喝道。过大的嗓门让正在拆弹的组员都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眼。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回头看的人都惊得有些目瞪口呆。原本空旷的过道上突然荡起了涟漪,随即有人象在另一头拉帐篷拉链一般,在空旷的走道的一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缝隙,在缝隙的那头,是深邃的黑色,任何光线都无法照亮的黑色空间,而在这个空间中正迈出一只人脚,然后整个人也探身出来了。是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背着一只普通的双肩旅行包,俨然一副外国游客的样子。

  咔拉!张坚强用力一拉枪栓,冷冷的用标准的英文道:“朋友,这里现在是军事禁区,不管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现在都给我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潘多拉的盒子给世上带来疾病、疯狂、罪恶、嫉妒等祸患的同时,还在盒子内隐藏着希望。而你们摆弄的这个东西……无疑是人类自己制造的地狱恶魔!若这个东西处置不当,冥界军团就算不乘此进攻人界,这个地方也会变成人间的修罗场。”

  男子的口音很怪,说的也不是任何国家的语言,但是那一句句,一字字,在众人的脑海中却又是那么容易理解,就象能够直接感知到对方的想法一般。

  由于并不想击毙眼前的男子,张坚强第一枪选择冲着男子前方的地面扣动了扳机,以此示意那男子不允许再迈前一步:“站住!在前进一步,格杀勿论!”

  男子没有理会张坚强的警告,依然稳步的向前迈着。一步、两步……刺激着张坚强最后的神经底线。当他迈过弹痕第三步的时候,张坚强爆发了,再不管眼前的人是什么来头,食指一扣扳机,冲着男子的大腿就是一枪。

  没有看见男子做什么额外动作,那颗飞出去的子弹就象是突然在空气中消失了一般,根本没有能对男子造成一点点阻碍。看着男子那一步步走近的身影,张坚强莫名的感到一丝心悸,扳机护圈内的手指猛然扣紧,弹夹内剩余的二十四发子弹在一时间倾泄而出。

  “愚蠢的人类啊!要知道,对于近似神的我来说,这样的攻击是无效的。”说这话的时候,金发男子的脸上没有一点点怒气,“要知道蜉蝣焉能撼动大树。”说罢,虚握的右手微微向下倾斜,被他抓在手中的弹头一粒粒跌落地上,与地砖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怎么可能……”眼前发生的一切颠覆了张坚强的认知,“你究竟是谁?”

  “这个时候我是谁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能够感受得到里面澎湃的力量,属于恶魔的力量……”金发男子没有开口解释自己的身份,反而推开发愣的众人,迈步来到了手提箱前,缓缓的蹲了下来。

  “哼哼哼……看样子你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张坚强冷笑着,随即冲其他发愣的人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各归各位,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恩,作为指挥官,你的直觉不错。”金发男子那算不上表扬的话语让张坚强一阵的胸闷,“不过……你们的时间的确不多了。”

  张坚强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我的确是推测的没错,那你是怎么知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金发男子转回了身子,紫色的瞳子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但那之中蕴涵着庄重的神色:“对于你们这些凡人来说,我就是神!神自然能看到你们所不能看到的一切。”

  “哦,你是新一代的神棍么?”虽然层层压力在身,但张坚强仍然有一种忍不住和这家伙斗嘴的冲动。

  “以我之血,开汝天眼!”金发男子咬破右手中指,捺上了张坚强的眉心。粉色的血珠并没有因此滚落下来,就这样凝在张坚强的眉头,形成了一只沾满了鲜血的眼睛形状。

  男子速度不算太快,张坚强却根本无法躲避他的动作。大脑一阵剧痛之后,张坚强惊异的发现……他竟然能够看穿那军用扫描屏都无法穿透的箱体。在厚厚的箱体内,那枚外部刷着明显核标记的弹体旁边赫然是正在倒计数的发光数码管——而时间刚刚从00:05:00跳向了00:04:59。而旁边PMS装置的自动启动更让张坚强这个久经训练的老兵感到绝望:“欧,不!”张坚强绝望的呼喊出声,要知道,仅剩下5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他们强行疏散群众。

**************************

  “既然如此,那男子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强大,那么想必这么点小问题解决起来一定很轻松。”光源背后,胖军官把报告重重合上双手抱肩,不屑得说。很显然,这个在无神论教育培养下长大的军官并没有相信张坚强口中的“怪力乱神”。

  “不,在PMS开启的情况下,神也无能力!”张坚强听到那胖军官,愤怒的抗议道,“没有一个人可以在PMS开启后安然无恙的解决这个问题!”

  “Prohibition migration System,是禁止移动系统的缩写。通常指某样设备加装了禁止移动或拆卸的装置。一旦移动便会造成目标的自毁。若是用在炸弹一类武器上,便是限制对手拆卸以及搬运到安全地区销毁的必备手段。”望着全身隐匿在阴影中男子投来的目光,胖军官解释道。

  “哦,小同志。既然这个装置象你所说的那样有效果,那么那个金发男子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在张坚强的脑海中响起。

**************************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用怎样的手段解决的问题,但我肯定那是他用自己生命作为代价交换得来的结果。”张坚强黯然的道。他还清晰的记得自己一个箭步上前,阻止了所有人继续触碰手提箱的举动,更清晰的记得在解释了什么是PMS系统后,那男子原本轻松无比的脸色突然凝重了许多。不能移动!这是什么概念?这就代表了即使这个男子有再一次破开空间的能力,也无法将这催魂的恶魔从这里携带出去;这就代表了原本对于这个男子很轻松的活计,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代表了上海成千万的市民将面对死亡的召唤;这更代表了五分钟之后,上海将变成今后数十年荒芜的人间炼狱。

  “老师果然说的没错啊,今日便是我的死劫。”金发男子突然喃喃的道,“原本以为凭借我强大的实力,是什么危险都可以搞定的……没想到却遇到了如今的死局。”

  虽然男子无头无尾的话让张坚强有些茫然,但大致的意思还是听懂了。“这位先生,按照你的实力,安全的逃离这里是没有问题的。”张坚强斟酌再三,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既然PMS系统已经启动,那么即使这个男子再有能耐,留在这里也只是多了一个冤死的亡魂而已。

  “你害怕么?”那男子突然问道,“你们呢?”

  放弃了继续努力的张坚强颓丧的点了点头,即使是经过特种培训的精英,在明确知道自己死期还只有几分钟的情况下,情绪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们很幸福!”张坚强指了指头顶上方,“起码他们能够微笑着跨过生与死的分界线。”他甚至没有让手下通知在地表指挥部的市长撤退,因为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没有人能够逃脱核爆炸的范围。与其让他们面临死亡的恐惧,还不如让他们在无知中迈过死亡的门槛。

  “生亦何欢,死又何苦?人生本就是副臭皮囊,数十载之后,总要归入死的永眠。从这一点上来说,生与死其实没有多大区别。”男子微闭的双眸让人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张坚强还是注意到男子那头及腰的金色长发,正在从发梢开始一点点变黑。

  “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您。不过您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一定有解救我们的办法是吗?”正在为自己注意到特殊景象发愣的张坚强,突然被身旁一名情绪失控的队员所撞倒。只见那名队员连滚带爬的冲向盘坐在手提箱旁的男子:“我的妻子刚刚生养,是个七斤八两的丫头,她们母女俩不能没人照顾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求求你,求求你了!”

  张坚强本想拖住失态的队员,但举手间发现其实自己的动作也是那样的软弱无力。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自己以及自己的队员就象是一群快要溺毙的落水者,而那个神秘出现的金发男子便是现时唯一的那一根稻草。

  金发男子抬起手抚向那名失态队员的头顶:“睡吧,你只是感到疲倦了。一切等睡醒了便没事了。你会发现你所担忧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或许是男子手上浮现的淡淡荧光起了作用,也许队员脆弱的神经被男子的言语所安抚,就在众人的眼皮下,那队员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这样睡过去,也算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张坚强有些怜悯的看了一下沉睡过去的同事,仍然没有放弃劝说金发男子的打算,“按照你的身手,大可不必陪我们这些人一起等死。趁还有些时间,你赶快离开吧。”

  “不!这对于你们来说,就只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天还是那样的蓝,而空气还是那么的清新。退出这间屋子,一切都会没事的。”那男子单手在虚空中平推,昏睡中的队员被稳稳的放到了张坚强的臂弯里。

  “可是……”张坚强还想说些什么,但他感到了一阵清风拂过面颊……密室中怎会有风?当他的目光再次投向金发男子的时候,发现他那从发梢蔓延的黑色正以自己无法形容的速度向那男子的头顶心扩散开去;围聚在男子周围的已不是方才柔顺的清风,而是一个个打着旋的气旋,隐隐约有发展成风暴的趋势。

  “还不快走!救人的浮屠,我可不想与你分享哦。”男子轻松的笑容给张坚强一种心安的感觉。

  跌跌撞撞冲出房门,屋内外巨大的气流反差让张坚强松了口气。房子里以男子为中心,已经形成了一个陀螺状的能量带,从外人的眼里看去,就象被暴风包裹着一般;而门外,则是风平浪静,一点点异样都没有发生,门内的风暴也没有溢出的迹象。看到屋内的异状,张坚强对于能够成功度过这次危机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兄弟,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们大家你的姓名?”

  当张坚强的问话刚落,也正是男子头发完全变黑的那一刹那,那男子似乎松了口气,第一次开口道:“平凡的普通人啊,来吧,见证我煌星野最后的奥义——昙花三现!”

  这最后的奥义究竟是什么,张坚强和手下的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因为在煌星野最后那句话音落下后,众人就被房间内迸发出来的耀眼强光刺激到丧失了视力。等到众人视力恢复的时候……房内的一切,包括用来破解程序的电脑,统统的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空旷的房间空壳而已。

****************************

  “张坚强同志!要知道组织上要你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不是让你来给我们说聊斋志异的!你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胖军官的脸已经涨的通红,肥胖的手掌重重的拍落在审讯桌上。

  “既然你连信的前提都没有,那又何来的我配合一说?”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张坚强此刻很镇定,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不过在这样官僚的调查人员面前,解释是一种徒劳。

  “张坚强同志,很感谢你配合我们的调查。我知道,经历过这一切的你很累,累得不由自主的想休息。放松吧,放松一切去休息吧……”那苍老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是那样的有诱惑力,配上那枯燥的钟摆之声,让张坚强渐渐的阖上了他的双眼。

  “呃……组长,您看调查到这个份上还有继续的必要么?”胖军官搓着手询问着阴影中的男子,“我们早就看过他的报告了,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完全就是为了推卸骚乱的责任而编出来的一派胡言。”

  用来对被审讯者造成精神疲劳的强力灯光被关闭了,那个原本就在阴影中的眸子却明亮了起来:“余海锋同志,不要用你的无知来污辱整个世界。”说着,阴影中的男子抬起手,在空气中拉开了一条“不存在的拉链”,荡起的涟漪后面是张坚强曾经形容过的那种黑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你充斥着稻草的大脑所无法理解的。”
新生帝国军的副司令官,如今等同于幽灵般的存在。
被人骂做扑克脸,还曾经被人厌恶。
没有我费沙依然存在,没有我这世界照转。
胡言乱语的我留

0

主题

2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2 04: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可算更新了 迪哥 不过 话说回来 越来越觉得童虎是打入冥界内部的“间谍”了 估计 Hades 才是最终的黑暗Boss

0

主题

2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2 04: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什么时间再更新?

0

主题

2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2 05: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哈哈,这次坐到沙发了,盼了很久了啊
怎么突然觉得那个“组长”像是童虎老爷子或者史昂大人啊

0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2 15: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煌星野应该死不了吧!

0

主题

4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3 19: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6  第5页,03月12日更新。

今次连地板都没坐到……最近果然是忙糊涂了……

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7-3-16 01: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6  第5页,03月12日更新。

晕,天天来看更新,
偏偏这两天没来,
先顶一个再说,
永远支持大人!
楼上的几位都是夜猫子,
还是在国外啊?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0

主题

2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16 12: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两者都是~~~~~

0

主题

2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24 06: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6  第5页,03月12日更新。

唉,本来是沙发的,结果该死的网络又出问题,搞的我以为没发上去,不免心灰意懒,今天突然发现居然坐到的是地板,也不错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1-28 12:31 , Processed in 0.449679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