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1-27 05: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4  第3页,01月16日更新。

我是新人,是听说这篇文章一路找过来滴~~~~
光是把文章搬下来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
回去慢~~~慢~~~~看ing……│││││││││

65

主题

377

帖子

3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9
发表于 2007-2-3 03: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4  第3页,01月16日更新。

  虽然奥路菲的想法很有创意,但显然动物们对这场足可以毁灭整个区域的事件并不感兴趣。那只老鼠冲着那群“人类”聚集的地方频频瞟眼,只是对那一旁垃圾筒中那袋刚丢弃不久没吃干净的KFC残渣有着浓厚的兴趣,而这个兴趣随着那些人类一直不肯离开那块它日常觅食的垃圾筒时间的增加而逐渐的打消,最后,这只自认为很有个性的老鼠深沉的叹了口气,放弃了对那堆美食的觊觎,轻松的跃上一根供暖管道,向自己下一个备用觅食点跑去。

  虽然说苍蝇的复眼可以观察到近乎360度范围内所有发生的事件,但是在它毫无规律飞行中由那近4000只单眼传回的图象,其分辨特定目标的难度着实不比在高速战斗机上观察敌机小上多少。在众人揉着发涨发酸的眼睛的时候,米诺斯轻轻拍了拍手:“各位,第三份档案不需要看了。方才路尼预览的时候发现这只蟑螂是存在于事件发生地点旁边下方的下水管道中,所以……根本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所能提供的帮助也就这么多,所以……对两位的请求,我只能说声抱歉。”

  “难道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了么?”沙加仍然用一种期翼的语调问着,期待着米诺斯能够在最后的时候转回身来,拍拍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还有一个可以知道真相的法子。

  恶俗的桥段总归也要出现一两次,但结果却不是沙加想要的。米诺斯在迈出门口的时候果然停住了脚步,用一种平淡的语调道:“那你开始祈祷这次事件的参与者中有人在今夜暴毙吧。”

********************************

  米诺斯的话语只可能是一种冷幽默,能够参与危机事件处理的人员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特别挑选出来的精英,怎可能莫名其妙的暴毙。不过……倒也不象米诺斯所说的,那只是唯一的解决方法。起码目前国家安全局的张坚强中校就接到了一个打进来询问事件内幕的电话。

  发生的时间是晚上的20:15分,张坚强中校正在斟酌着本次行动的总结报告书,中午所发生的“灵异”事件仍然一遍遍的在他的大脑中回放着,如何用一种高层能够接受的言语来解所发生的一切是他当前唯一要做的事情。这个时候,桌上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是特殊设定的音乐,所以不是局里面又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除此之外,知道这部手机电话的就该是那些庆祝能够死里逃生的同事了,或许是要叫自己一起出去放松吧。可是……望着桌上那洁白如初的报告纸,他没有了接电话的兴致。

  手机铃声一直倔强的在响,直到电信向对方提示无人接听,才算嘎然终止。张坚强喝了一口红茶,茶叶放的过多,透亮的红色已经变成了浓重的黑红色。不过张坚强喜欢这样,苦苦的茶碱味能让自己头脑清醒,在杂乱无章的讯息中整理出自己所需要的思路。铱金的钢笔笔尖刚在纸上划上它的第一笔,烦人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和前一次一样,是熬到线路自动断开才结束,只不过第三个电话铃声随即再次响起,电话那端的人和张坚强拼比着耐心。

  也许是耐心在中午事件处理现场已经耗光,也许是烦躁的自己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继续写什么事件总结报告书,张坚强套上了笔帽,瞟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00813XXXXXX,居然是从日本东京地区打来的长途电话。第一个反应在张坚强脑海中的影响就是霍洛耶夫在机场上那可恶的笑容。追踪电话来源是不明智的,且不说他不在本市;再不说他是不是打算采取到监听时间就挂电话的策略,哪怕他不挂,日本警方也不肯在没有一点证据的前提下扣留一个外籍游客(特别提出请求的一方还是中国同僚)。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抓起了手机:“喂,请问哪位?”

  “喂!大哥,就知道你会接电话。闷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看来又是在写行动总结一类的吧?”听筒那头传来的是悦耳的女声。

  不是霍洛耶夫,张坚强在松了一口气之余有些略微的失望,不过打电话过来的人他到是很熟悉——张烨,自己同父异母的胞妹。他并没有问她为什么会从东京打回电话,虽然说国安和国际刑警同属于一个系统,但很多东西都属于各自保密的范畴,并不适合拿来聊天。他笑了笑,不落痕迹的将话题扯到了过年的问题上:“小妹啊,能赶得及回家过年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张烨才开口道:“这边还有很多事没有忙完,估计是赶不及回家过年了。代我向爸妈拜个年。你的卡号是多少来着?我打点钱回来,帮我替爸妈买点东西。”

  “得了,钱你自己留着吧,一个人在外面,多留点钱备着不是坏事。爸妈那里我来搞定。”对于这个小自己将近一轮的妹妹,张坚强还是十分的疼爱,“对了,你这么执着的打我的电话,不会只是为了给我打点款吧?”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张烨似乎在斟酌着该如何询问出口:“大哥,我想知道你今天出的任务。”

  张坚强很是惊诧自家的妹子居然会问到这个问题。要知道,中午的任务,上面对参与行动的人下达了绝对缄口的命令。怎么会远在东京的小妹也会知道在上海发生的事件,难道……霍洛耶夫的魔爪已经控制了她?他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否认道:“今天上海很平静啊,我在大队呆了一整天。”

  “大哥!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还打电话回来做什么。”张烨的话语里透露出一丝哀伤,“大哥!这次核弹事件中,我们的国际合作处一位同事付出了生命,所以我们才想知道今天中午在上海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的名字叫做煌星野。”

  张坚强握电话的手在那一刹那瞬时捏紧,中午发生的一切镌刻在他的脑海深处,若是没有那个长发飘逸的男子,那么上海将会成为21世纪的第一个修罗地狱。既然知道那男子的姓名,以及那男子在现场镇静的表现,想必自己妹妹真是在进行着安全级别更高的行动。在那一刻,上面所谓的缄口令再不是约束自己的羁绊:“当我们所有人都以为末日来临的那一刻,一团极为耀眼的光芒从那个男子的身上迸发了出来。等所有人的视觉恢复之后,那个人和箱子已经不知所终,所以我并不知道他的下落。不过作为他的同伴,我想你们有权利知道在上海发生的一切。”

*****************************************

  张坚强的思绪飘回了那个让人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中午。那一切要从一个编号为9527的上海保安老王身上说起。若没有那不经意的一瞥,那么历史的车轮将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驶去。大田正寄包的时刻,换班下岗的老王刚刚换上自家的衣服从站内值班室内走了出来。那超重的行李,以及不要找钱的派头,起先老王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刚暴富的土包子而已,但看着大田正走进软席候车室的身影,老王脑袋中那根名为警惕的神经没来由的绷紧了一下:一个要坐车离开上海的客人,居然把包裹寄在了寄存处,莫非……想到这里,他赶紧奔回了值班室,抓起桌上的对讲机,向当班保安队长汇报自己的发现。

  他在对讲机里的汇报直接被在同频道的张坚强听到了,莫名其妙的一阵心悸。听那保安的描述……怎么会和自己在特种部队受训时候,学习到的俄罗斯特种威慑力量所研制的便携式核弹有几分相象。“来两个人跟我走!”他带着几个属下匆匆的赶到了车站保安值班室,出示了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张坚强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同志,你说的那个可疑行李在哪个寄存处?”

  “走!我带你过去。”老王见是这次负责广场安全的最高行动指挥亲自赶到自己面前,连忙带着张坚强来到了那个寄存处。此刻胖大姐手中打毛线已经告一段落,似乎方才又有不少人来寄存行李,她正挪动着肥胖的身躯将行李架上的包裹一个个的摆放整齐。“小侯!”老王叫着胖大姐的姓,又指了指身旁一身制服的张坚强,“这位首长怀疑方才那个寄存包的男人有问题,赶紧配合着把箱子拿过来让首长叫人检查一下!”

  张坚强眼睛早已经看到那只在一大堆行李中显得特别突兀的墨绿色箱子,见胖大姐答应了声要去取箱子,赶紧出声喝止了她的行动:“不要动!打开门,让我们的人来处理!”随着胖大姐把门打开,早有两名身手矫捷的特警闪进了寄存处,迅速且麻利的清理了目标箱子周围的事物,以便让张坚强能更好的从近距离观察这墨绿色箱子。从外观看象是只是高强度树脂材料造成的普通行李箱,但箱口那两组16位的密码锁让张坚强一阵的头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夜路鬼搭肩。一名上海特警拆弹组的成员刚想近距离观察一下密码锁的构造,被张坚强一把搭住肩头,带到了自己身后。他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冲着另外一名队员吩咐道:“赶快把透视仪拿过来。”。又指了指身旁另外一个队员,“你带着老王去软席候车室认人,若发现行踪,就请他到铁路派出所协助我们做些调查。记住,在没有证据证明他犯罪之前,态度一定要好!”

  透视仪,就是类似车站扫描行李的X光机,能够在不打开行李的前提下,透视出内里究竟放了些什么东西,只是它的体积更小,更便于携带而已。在张坚强一连声的小心中,一名队员小心翼翼的从数个方向对这可疑的目标进行了一次扫描,监视器所反馈出来的图象是一片的雪花。张坚强心头最后一丝侥幸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消失殆尽,望了望四周扰攘的候车人群,脸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动了几下。一旦这东西爆炸……张坚强根本不敢去想象将会是怎样一副人间的炼狱。他抓起对讲机,调整到特殊行动小组的专用频道,向着先前带老王去认人的队员轻声的命令道:“命令有所改动,你撤出来,让便衣组的同事陪着老王进去。一旦看到嫌疑人,在确认不会危害到周围群众的前提下将他制服!注意:一定小心行事,我们可能碰到大麻烦了。”在安排完抓捕行动命令后,张坚强来到被带到一旁的胖大姐身边,强作笑容道:“侯大姐,我们怀疑那个男子是一个毒品贩子,而他在这里寄存的有可能是大数量的毒品,所以我们必须要将此物品带到安全的地方进行检查。请你配合我们的行动。”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我早就看出那家伙不是个好人!首长一定要将这些杀千刀的绳之以法啊。”也不知道是受惊过度还是这件事情过于严肃不适合自己用上海方言与领导交谈,胖大姐的上海腔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赶紧将自己和可能惹到的麻烦撇了个干净。

  搞定了胖大姐,张坚强转脸冲着一直全程陪同的铁路公安处的处长道:“我需要一个安静场所,最好是地下部分!”

  “好的,立刻去办!”那满是雪花的屏幕和张坚强那铁青的脸庞,人到中年的处长立刻知道这并非是一个愚人节玩笑。

  50名武警以线路安全检查的名义暂时的封闭了连接南北广场的地下通道,里面的闲杂人等也在第一时间被请了出来。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箱子被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所能到达的地底最深处。虽然相对于核弹爆炸的威力来比是那么的与事无补,但箱子的四周仍然被垒上了厚厚的防弹层。在箱子的外围,不怕被群众发现异常的张坚强脸上写满了严肃:“同志们,刚才的检测过程想必大家也看到了,箱体所用的材料决不是高强度树脂那么简单。再加上我在受训时候所得到的教学资料,这东西九成是俄罗斯核威慑力量的一个部分——单兵便携式核弹。”说到这里,他举手阻止了一名成员打算质疑的话语,“退一万步讲,即便这不是核弹,但需要隔绝射线材料箱体做成的炸弹……也不会是省油的灯。所以,我以行动指挥的身份建议立刻上报市府有关方面,展开疏散人群的工作。”

  “张坚强中校。若这只是霍洛耶夫的一种恐吓手段呢?要知道一旦疏散命令下达,所造成的恐慌有可能比一颗真正的核弹还要大!上海经不起这样虚假信息造成的伤害,所以我觉得在没有确认之前,不该着急联系市府,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要知道,你我可担不起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一名负责协调的市委秘书提出了反对。

  “刘秘书,我没有空来和你玩过家家的游戏!嫌疑分子投放这个箱子时间已经不短,所能留给我们反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从我们能够获取的资料分析,这就应该是一颗便携式核弹,而且霍洛耶夫没有必要用一颗假弹来测试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负责的提醒你,虽然我们在地下,可是一旦核弹爆炸,大的不说,整个黄浦区将会变成象广岛、长崎那样的人间炼狱”

  “霍洛耶夫没有理由用核弹炸毁上海。”刘姓秘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这些恐怖分子如果真的要用核弹摧毁某处地方,首选的目标也不会是上海!”

  “对于恐怖分子来说,没有理由这个词语。”方才被张坚强推开的特警怒道,“你们这些迂腐的官僚脑袋,东突家伙们在新疆地区造成的恐怖事件还算少么?”

  “够了,停止无意义的争吵!”张坚强冲着刘姓秘书冷笑道,“既然你不想担干系,我便以行动指挥的身份直接上报市委领导。若不是核弹,出了问题由我张某人一力担当!”说罢,便不再理会刘姓秘书,转而对着聚集在自己周围等待命令分配的特警和武警防爆组的人员道:“如何决断和取舍,那是上层人物的事情。我们现在需要操心只是如何破解那两组16位的密码!现在我命令:没结婚的和年龄超过40岁的,立刻离开这里。”

  “队长,我是党员!”还是那个方才被自己拨拉到一边的特警迈前一步,稚嫩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坚毅的神色。

  “队长,我也是!”“队长,还有我!”“我是老党员了,既然年轻人都不走,我更没离开的可能了!”……

***********************************

  这种军用电子密码锁,是无法通过穷举测试法解开的。即使没有输错几次便提前引爆的设置,也会在那天文数字的排列组合中预先嵌制了百组左右的引爆密码,一旦使用穷举测试法遇到了直接引爆密码……那么一切都完了。拆弹组的成员只好小心翼翼的通过特殊设备,接驳进了密码锁的电子线路板,开始逆推那未知的开锁密码。尽管用了二十台最先进的笔记本计算机并行处理,但仍然显得太慢,直到11:30分的时候,只不过确定了前两位的数字而已……

  由于是电脑自动运行着程序,整组人都只能在傻傻的等待着结果。虽然正值隆冬,可此刻的张坚强额头的汗珠在却一颗颗不听话的滑落,腕上手表的指针每跳过一秒,就意味着留给自己的时间缩短了一秒……最恼人的还不在此,而在于并不知道霍洛耶夫最终把爆炸时间定格在了什么时候,这对于所有排爆队员来说,仿佛每一秒之后便是地狱之门开启的那刻。

  就在这个焦心的当口,只听得入口处传来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张坚强刚想呵斥入口的战士,竟然在这个关头还放进不相干的人员。可回头一看,竟然是市长,带着两三个秘书匆匆的走向了自己。强行将到嘴边的粗口咽了回去,用袖管擦掉了满头的汗水,张坚强迎了上去,一个标准的敬礼之后:“市长,您怎么来了?您和市委书记应该前往莘庄地区暂时主持工作。这里的危险系数太高了。”说着,拍了拍手。一旁的战士赶紧将多余出来的防辐射衣递给了市长一行人。

  市长推开了副手递来的衣服,瞥了一眼里面工作现场:“陈书记已经去那边主持工作了。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说着他冲着箱子的方向抬了抬下颚,“这东西究竟是不是真的?都这么长时间了,看上去一点动静都没有嘛。”

  张坚强迅速的立正答道:“我以我的党性和经验作保证,还请市委尽早宣布疏散计划。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爆炸的原因,我想是恐怖分子留给自己撤退的时间。为此,我已经通知机场、高速公路检查站和国道收费站盘查一切可疑人员。就是上海火车站也已经开始了拉网式搜索。”

  市长沉吟了一下,拍了拍张坚强的肩膀:“小张啊,不是组织上不信任你们的判断力。只是这件事情委实非同小可,所以我和书记商量下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决定还是不对公众宣布这件事情。老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张啊,加油干,我这百八十斤的就交到你手里了。你们这里专业性太强,我还是在车站办公区域设置临时指挥部,如果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和我联系。要记住,全上海人民,哦,不!全中国人民都在关注着你们的行动。你们要用行动证明你们无愧自己人民卫士的称号。”

  望着市长远去的身影,张坚强无力的闭上了脑袋。市委到最后仍然是没有采纳自己的建议实施疏散计划。难道真要把希望寄托在那10%的误判和拆弹小组的超水平发挥上么?相比较而言,那一条条的鲜活生命,难道不比所谓的政治前途来的重要得多么?想到这里,张坚强的脑海里突然蹦出四个大字“政治赌博!”
新生帝国军的副司令官,如今等同于幽灵般的存在。
被人骂做扑克脸,还曾经被人厌恶。
没有我费沙依然存在,没有我这世界照转。
胡言乱语的我留

0

主题

4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2-3 09: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沙发又是我的

0

主题

9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2-3 09: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板凳也不错 我坐了

0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2-3 11: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什么,只有地板了??

0

主题

2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2-5 09: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地板~~~~
发表于 2007-2-8 04: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下水道~~~

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7-2-9 17: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晕,来晚了,
什么都没有抢到!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2-22 14: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这个是以前的吧?

0

主题

2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3-5 11: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145  第4页,02月03日更新。

楼主很久没更新了!55555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1-28 12:51 , Processed in 0.479186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