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12-7 11: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2页,12月06日更新。

晕啊!
来晚了!
不过大人的文不能不顶!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12-7 11: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2页,12月06日更新。

晕啊!
来晚了!
不过大人的文不能不顶!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发表于 2006-12-8 17: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2页,12月06日更新。

…………各位真是坑王!
我写文的热情早就没剩多少了……大家居然都在撰写长篇啊!!!!厉害!!佩服个先!!
生与死是必然的,能够为了保护莱因哈特大人而死,是命运对我的垂青。我没有什么希望,只想让他记住,在他的生命里,曾有一抹淡淡的红······[img]http://www.tfu.cc/union/UploadFile/2003418091336299.jpg[/img][img]http://qqshow-user.tencent.com/36165993/30/1719/cache.gif[/img]


0

主题

1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12-8 20: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2页,12月06日更新。

看大田正那邪恶的表情,还有纱织的“见机行事”。。。。
再看炸弹专家的不动声色和城府。。。。别是大田正还没下手就被炸弹专家给飞了吧。。。?猜测ing~~

65

主题

377

帖子

3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9
发表于 2006-12-19 02: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2页,12月06日更新。

作者公告:本章节中出现的列车车次和寄存站场景均为虚构。若有雷同,本作者不承担任何责任。


  田晓强,哦不,应该称呼他为大田正,今天似乎很不爽。这个不爽的原因要倒述到今天上午:怀着正在进行一场伟大事业信念的大田正早早的起了床,在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钟终于跳到八点整的时候,他用一种几乎是虔诚的状态拆开了那封快件。那里面有着霍洛耶夫该教他如何设置炸弹起爆状态的教程和口令——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同时他还为自己工作很有条理的进行中而感到一丝窃喜。但是,拆开信封第一个飘落的竟然是一张十点半开往南京的特快车票。他用力的抖了抖,才从信封里慢悠悠的又飘出张不比巴掌大多少的纸片。难道俄罗斯人的武器设置这么简单?他疑惑的拣起纸片,随即,正襟危坐的他象被烫到屁股的猴子一般从床边跳了起来,连带着将自己SONY的笔记本撞落在了地毯上。虽然地毯很厚,但娇气的笔记本还是努力的亮了亮,然后彻底的黑屏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大田正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关心笔记本是否完好的问题了,因为那张薄薄的纸片上用歪歪扭扭的日文写着:时间已经设置为中午十二点整,望行动顺利。“八嘎,可恶的俄国毛子!”一想到自己和已经开始倒计时核弹睡了一晚上,大田正的汗毛不禁炸了开来。而且现在已经八点过了……急匆匆的结帐,急匆匆的拦车,然后在被堵了N次之后,他才狼狈的来到了上海火车站。

  临下车前,他抬腕看了看手表:九点十五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切还在掌握之中。在下车的那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注意到一位民警正在仔细的检查着一个哥萨克长相男子的身份证件,而一旁的另一个民警正在从手提电脑里核对有关信息。恩,看来霍洛耶夫成功的将这些中国警察的注意里转移到了东欧人种的身上。只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任务竟然会是自己——一个日本人来完成最后一击!想到这里,他有些兴奋,握着核手提箱的的掌心也略微有些出汗。不过,这兴奋很短促,广场上那两列维持秩序的武警让他冷静了不少。他倒不是担心这些武警能认出他来,只是在两名武警身旁蹲坐着的狼犬让他的心跳有些加速,看来中国方面嗅到了一些什么,否则不会在春运期间维持秩序的武警当中增加狼犬的身影。那么自己该把核手提箱放在哪里呢?大田正一边观察着四周,一面迅速的思考着:这东西是绝对带不上车的,X光的检验无法透视出箱体内部,铁定会要求打开检查;从那些带狼犬的武警身边走过也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天知道这些嗅觉灵敏的畜生是否会闻到一些不该闻的气味。这时,在东出口处徘徊的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极好的放置地点——包裹寄放处。哼哼,这些支那人是在给自己挖坟墓呢。想到这里,他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包裹寄放处。这是一个用钢条焊接格挡起来的储物空间,灰蒙蒙的玻璃显然已经有段日子没擦过了。在那栅栏和玻璃的后面,一个三十岁左右却已经发福的妇女正在有一针没一针的打着手中的毛线活。“小姐,寄存!”大田正颇礼貌的喊道。

  也许是心情不好,也许被大田正的“敬语”弄毛了,胖大姐啪的甩下手中的活计,以和她身形不相称的速度飚到窗前,用肥嘟嘟的手指指着大田正喝道:“侬叫撒拧小佳?侬要细伐!”(PS:你叫谁小姐?你要死吗?)

  大田正这才省起“小姐”在现如今的中国还有一层贬义的含义,当他在不合适的时间将不适合的称呼套到这么个不适合的胖大姐身上时,得到如此的待遇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个时候一切以任务为重,他尽量在脸上堆起一堆笑容:“大姐,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想寄包。”

  本来想吵架的胖大姐被大田正满脸诚恳的笑容弄得无法发作,只好用夹杂着沪上方言的普通话道:“个还差法度,小件五块,大件拾块,过了24点算两天。”(PS:这个还差不多)

  肚子里已经将这个胖大姐骂过了千百遍,可表面上大田正脸上依然是堆着那副不要钱的笑:“一件大件,存一天。”在把核手提箱放到柜面上后,从方才出租车找零的钱中抽出十元递了过去。

  虽然胖大姐起先只是想故意吵架,但寄存生意上门,倒也是一丝不苟,没有先去接那十元钱,而是打算先将这墨绿色的行李箱放到寄存位置上。她伸手一抓把手,本以为可以轻松的拎过去放好,没想到没准备的她居然被箱子带了个踉跄。“侬伊格里向放个撒格?那能会子噶重个。”说着,另一个手也搭了上去,费力的放到了一旁的磅秤上,指针迅速的弹到了八十公斤向上的位置。“要细咧,噶重个么事!超古部分要噶钞票个。”说着指了指自己头顶上方的寄存价格公示牌,以证明这并不是自己乱收费的加价。(PS:1、你这个里面放的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重的?2、要死了,这么重的东西!超重的部分要加钱的。)

  大田正抬头一看,果然有一块价格牌子挂在那里,赫然写到:寄存处收费标准,小件起步价5元,大件起步价10元,随后是列举了随重量和体积增加应该相应增加的金额。在最后,还用红色的字体特别标明了,本收费标准经上海物价局核准。“靠,什么玩意。还起步价,当打出租啊。”大田正暗自腹诽道,不过面子上一点都没放松,直接掏出了一张一百的递了过去,“不要找了。”

  “等等!”胖大姐喊住了正想离开的大田正,先用谨慎的态度验了一下钞票的真假,然后从抽屉里摸出了五十五元,然后撕了张盖着物价局鲜红大印的寄存发票,慎重的写下了时间和寄存包号,递了过去,“侬伊个拧蛮奇怪个,那能会字噶不注意保管么事个撒。伊格侬内好,到辰光凭伊格来喏箱子。”(PS:你这个人蛮奇怪的,怎么会不注意保管东西的啊。这个你拿好,到时候凭借这个来拿箱子)

  礼貌的道了个谢,大田正收好了发票,暗自庆幸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异常的举动。随即整了整领带,朝着软席候车室走去。而这个时候,那名昨天跟了大田正很久的男子因为堵车的原因,才刚刚迈出出租车门,大田正寄包的那幕情形他并没有看到。不过这个人似乎对于大田正的存在有着特殊的感应,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朝着软席候车室方向跟了过去。

   虽然说往软席候车室的人不象主大厅那边一样人头攒动,但这边的武警依然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开车前两小时内才能凭票进入的规定,而在里面一点的地方,有一名武警正在认真的注视着屏幕上每一件放上X光扫描仪传送带上的包裹,然后不时有那么一两个怀疑夹杂危险品的人被两名武警请到一旁,详细的检查行李中的一切。大田正潇洒的用两指从内袋里夹出车票出示给查票的武警,由于没带行李他又轻松的通过了包裹检查的地方。来到了二楼的软席候车厅。这里的人也很多,免费提供的椅子已经座无虚席,不过大田正并不担心,他潇洒的走进了一旁用软格挡圈起来的收费座位,点了杯二十元的雀巢速溶咖啡,他就开始耐心等待列车开始检票的那一刻到来。就在他第一口咖啡入口的时候,那尾随而至的金发男子却被武警有礼貌的拦在了软席候车室的门外。

  闭目养神的大田正在回味这次行动中的点点滴滴,说实话他还是比较佩服霍洛耶夫精确计算能力的,在这次行动中,除了特快专递太“快”了一点,瞒着自己设定完了炸弹之外,其他的一切完全在那个俄国人的计算之中。这次的目标选择火车站,是经过严格推敲的,之所以不选两个机场,一方面是机场方面的警戒相对比较严,另一方面是在这个春节为重的大国中,火车站聚集了无数返家的旅客,中国方面称之为春运高峰。袭击这里,将会获得比袭击机场更大的成功。死亡的人数更多,更能满足女神作出的尽可能在总攻前增加冥界日常工作量的要求。至于没有选择放置好炸弹后从浦东机场撤退,则完全是为了安全系数上考虑。第一可以杜绝中国特工从机场旅客登机表上寻觅出些许的蛛丝马迹,二来从上海火车站到浦东机场是一段不算近的距离,就算能及时赶到,也未必能完成登机手续的办理。若是飞机在空中的时候受到核爆的威胁……再退一步,若是核爆之后,这么小当量的核爆影响不到机场,但保不准中国方面全面封锁交通来追查凶手的可能性。所以,以霍洛耶夫的精确计算来说,借火车转道南京,再从禄口机场返回日本才是上上之选。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感到哪里有点不对呢?没来由的,大田正一阵心悸,天生的第六感提醒着危机即将降临。

  正当大田正迅速清理自己的思路,看自己究竟在哪个细节问题上有忽略的时候。列车候车室的喇叭柔和的播报出了一条消息:“亲爱的旅客同志们,开往南京方向去的T712次列车临时晚点,晚点时间未定。若本站有最新消息,将在第一时间为您播报。”

  “中国的铁路系统就是不好,哪象我们的新干线如此准时。”大田正刚刚嘟囔了一句,突然象早上看到霍洛耶夫留言时那样火烧火燎的跳了起来,无论是候车室那条通道前显示的消息,还是自己手中那张车票来说,都醒目的提醒着自己:T712,正是自己将要前往南京的列车。此刻的大田正,就象是一只被人踩到尾巴的猫,来回的在收费茶座里踱着步。T712次列车的其他乘客虽然抱怨,但仅仅只是抱怨,大多数人依然是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继续的在那里等候着下一步的通知。毕竟在这个春运高峰期要再买到一张有座的票,是多么的不容易;退一步讲,哪怕就是你要排一张没座的站票,也得掂量掂量在售票大厅里那一望无际的人头再说;至于平时还能时不时看到的“黄牛党”也在上海警方的重拳打击下暂时的消失了踪影,所以大多数旅客还是明智的选择了等待。可这一切对于大田正来说,意义却又不一样了。他恐怕是此刻在火车站广场地区唯一一个知道即将有核弹要在身边爆炸的人。“不行!不能坐以待毙!要赶紧搭可以搭乘的车子离开这个鬼地方!”大田正在顷刻间就做出了决定。

  他急速的走到一个车站工作人员身边,以一种比较焦急的态度问道,“同志,T712什么时候能够到啊?”

  “不好意思,似乎是有部分路段道轨正在抢修,所以T711还没能够到达本站。恐怕T712次起码要下午才能出发。”

  “下午……”大田正两眼一抹黑,若真是要等到下午,那么什么菜都凉了,他继续问道,“老师傅,那么除了T712之外,最早发往南京方向的是哪班车?”

  “L542次,十一点半发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检票了。不过,这是缓解客流压力、临时增开到蚌埠的普通列车,所以没有加挂软席车厢。您若是要乘的话,必须赶到主候车大厅去……”老师傅絮絮叨叨的话还没说完,大田正的身形已经朝一楼出口处冲去。


*************************************

  大田正原本打的是上车签票的主意,毕竟自己是一等软席,要改签成一张普客的站票还是一件相当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是当他看到那满通道的民工的时候,他犹豫了。这些在上海打工快一年的民工兄弟们,有的是刚刚结束最后一天的工作,前来赶火车的,有些是已经在这里排队等了一宿,刚刚才被准许进入候车大厅的,或者更多一些人是根本懒得在这种情况下打理自己清洁卫生状况问题的;所以整个L542车的候车通道里弥漫着一种难以说明的气味。大田正可以忽略这些人身上难闻的气味,却对他们肮脏的装束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想自己新换的衣服沾上如此的污渍——一定要找个有座位的换个位置,他如是想到。

  其实他也没有过多的选择余地,人虽然多,但靠近检票口的地方早就被密密麻麻的民工占住了位置,如果他是一只苍蝇,那么可能还能争取到自己的一点空间,可问题他仍然是一个人,而且他也并没有生出从这些人堆中挤过去的念头,所以,他选择的是占在靠近厕所入口外吸烟区内的几个看上去穿着还算比较整洁的民工。“几位大哥可是买的L542次?”大田正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显得更亲切些。

  “对啊,我们买的是L542次。你是谁?”怀疑的眼神和不友善的语气将这几个民工的戒备心理表露无疑。长期来的打工经验告诉他们,若是有衣着光鲜的人用这种态度和他们搭讪,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

  “鄙人姓田,家住南京。家中发生了点急事要在下赶回去,可T712晚点了,不知道哪位老哥肯和在下换个票。”大田正聪明的没有表露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天知道这群人里面有没有南京郊县的,要是再扯上六十多年前的恩怨出来可就不太妙了。

  几个疑惑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掐灭了快烧到手指的烟头,不落痕迹的回绝道:“田兄弟啊,不是哥几个不帮你,我们是买到蚌埠的票。你也知道,现在春节期间票不好买啊。答应换给你的话,到了南京还是要抓瞎。”

  大田正努力的挤出了两滴眼泪:“唉,这可恶的春运!家里刚刚来了要命的电话:我老婆她难产送进了手术室,让我赶紧着家一趟。”

  “呀,田兄弟,弟妹生产,你咋不在家照顾着捏?”对于朴实的农民来说,家中的头等大事莫过于长辈过世、老婆生养了,大田正的这番说辞倒是打消了他们一大半的戒心。怎么看大田正都是一个有钱的文化人出身,若不是家里出了这种事情,是断不会想到来和自己换票的。要知道L542车的环境可不是这些文化人能受得了的。

  “有啥办法啊,都是在外面打工混口饭吃,难啊。春节不到,抠门的老板就是不准假,又怎么办!要不是今天传来消息说翠花他胎位不正送进了特护病房,今天又是她的预产期,我现在应该还在工地现场指挥施工呢。”掏出手绢假模假样的擦了擦眼泪,大田正继续着他的悲情演出。

  “翠花?听名字好象是咱农村人那。”旁边年纪最大的老者说话了,看样子快有六十的年纪,被太阳晒得黑红的额头上爬上了岁月的皱纹,两鬓也爬上了斑白的头发。

  “是啊是啊,我老婆是如皋的,我也就是这两年才混的有点出息,当年也是一拖拉着鼻涕的农村娃,所以遇到麻烦才找大哥们商量事情那。”大田正用一种期翼的目光看着老者的决断,“大爷您看……”

  “你娃看上去不象农村出来的。不过……”老者的话让大田正的心咯噔一下,就象要掉在地上一般,可是他接下来拖上的声调让大田正又将自己的心拣了起来,“既然你娃看的起咱农民,咱也不能见你有难处不管。只是你娃也知道,若是和你换票的话,我们中就有一人得在南京转车,这个可也是件麻烦事情啊。”

  虽然被老农一口一个娃儿叫得不爽,但是眼见对方松了口,大田正焉能放弃这个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这个我明白,明白的!”说着掏出了钱包,只在里面留了两张一百,剩余将近一千块钱连同T712的车票都掏了出来:“我也知道这事麻烦几位大哥了,这些钱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个先前主张回绝大田正的民工反应最快,冻裂的手伸进衣服的内兜,掏出了一张揉得有些发皱的车票冲着大田正递了过去,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接住了那叠一百元的钞票。

  “虎子,你做嘛!把钱还给人家。”老者的脸有些拉了下来,手中的烟袋毫不客气的敲上了那民工的脑壳。

  “熊大爷,人家都同意了的。”那男子有些不舍的看着已经抓到自己手里的车票

  “是啊,大爷。这个钱给换票的大哥在南京开个旅馆,洗个热水澡,然后再买回程的车票。”大田正有些摸不清楚那个熊姓大爷究竟再演的哪一出。禄口机场的机票应该是已经定好了,只要自己去报个名字取到机票,就能离开这个让自己讨厌的国家,所以这些多余的人民币对于自己的用处已经没有了。而且拿钱的那个家伙一会儿就会在核弹的爆炸下眼飞云散,这些没有用的人民币就当着是提前给他的冥币好了。在那副忠厚的外表下掩饰下,大田正依然是用一种恶毒的眼光审视着周围的一切。

  熊大爷的态度没有因此而改变:“虎子,大爷也知道在南京买票很困难,但是你抓过这么多钱难道不烧手么?”说着拿烟袋指了指大田正,“人家的媳妇就快养了,又是难产,到处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听大爷的,拿两百,其余的还给人家!”

  能看的出来熊大爷在这几人中很有威势,被叫做虎子的男子虽然有些恋恋不舍自己手中的钞票,但还是只抽了两张放进了口袋,其余的钱则退给了大田正。


*************************************

  “旅客同志们,L542次列车开始检票了。L542次列车是本站的始发列车,列车停靠5号站台,停车时间三十分钟。”大田正随着熊大爷一行熙熙攘攘的挤上了L542次,他这才知道为什么先前听到他换车票时,众人投来如此讶异目光的原因了——这实在不是一个“文化人”应该来挤的车子。他们一行算是上车比较早的那一部分了,只五六分钟的时间,原本还比较宽敞的列车车厢已经挤满了形形色色归乡的民工,行李架上也在一眨眼的工夫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包裹,大的、小的,或者干脆是拿床单一扎就充当包裹了事的。

  大田正对那呛鼻的味道很是反感,旁边座位上的那位妇女更是毫不避讳的敞开了自己的衣襟,开始旁若无人的给自己的小孩喂奶。为了彰现自己是个受了教育的文化人,大田正避嫌似的挪动了一下身子,以表示男女有别。没想到座位底下传来一声国骂:“他X的,坐就好好坐着,不要没事乱动,你的脚臭得很那!”

  居然这些泥腿子敢说自己脚臭,要知道这脚昨天可刚在酒店的桑拿里蒸过!推了推那副掩饰自己身份的金丝眼镜,大田正强自暗捺住自己将要爆走的怒火。原因很简单,女神在临走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中国的能人异士众多,大田君此行切记要以任务为重,不可随意表露自己的能力,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数绵羊啊,数绵羊大田正竭力用这种枯燥的方法来打发那仿佛变慢了的时间。终于,在他数到第一千六百零三只的时候,列车不堪重负的开动了。
新生帝国军的副司令官,如今等同于幽灵般的存在。
被人骂做扑克脸,还曾经被人厌恶。
没有我费沙依然存在,没有我这世界照转。
胡言乱语的我留

0

主题

4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12-19 13: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3页,12月19日更新。

这算是圣诞礼物么……

0

主题

3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12-19 21: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3页,12月19日更新。

谢了 剩蛋老人~

0

主题

2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12-20 08: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3页,12月19日更新。

又来晚了。。。。。

0

主题

1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12-20 14: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3页,12月19日更新。

来得早能干什么?

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12-24 02: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冥界的复生  第3页,12月19日更新。

我和大人一样熬夜啊!
顶大人的文!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2-8 18:07 , Processed in 0.480265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