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题

199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1#
发表于 2005-11-7 20:35:16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嘿,兄弟姐妹们,还记得冥王十二宫里,史昂带领撒加他们闯十二宫的情景吗?史昂封了穆的小宇宙.史昂与穆的差距是可以理解的,一个量级.但现在童虎老师被暗黑处女也给封了小宇宙,实在是有点那个……虽然是昙花一现,但也强得可怕啊,但他对童虎还是相当尊重的,从吴大人的文中有所体现。要知道,打伤或者打死一个敌人很容易,但要令他毫发不伤地瞬移到另一个地方,这可有天壤之别啦。他对童虎说对神挥拳是没有用的,是不是意味着他有神赐予的力量,也就是神力,那或许还可以理解。反正,童老师快要出头了,暂且在冥界蓄蓄力吧。也许他能找出撒加也说不定呢。呵呵…………期待中…………
32#
发表于 2005-11-7 22:20:38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咋吴老总就没点拔点拔我咧?
就点拔了你一个哦?
偏心
哈哈
33#
发表于 2005-11-7 22:21:5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看来我是有点入戏了~~~~
34#
发表于 2005-11-7 22:39:19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沙加只伸出一只右手,就如同当初在处女宫接住紫龙拳招一般轻松的接下了童虎的升龙霸:“老师,对神挥拳是无意义的!”手腕里略一用劲,震飞了已经有些疲惫的童虎。

“老师,您终于认真了起来了!”煌星野显得极为重视这缓慢扑上的一招,一直微闭的双目也骤然睁开,“临、兵、斗、者、列、阵、皆、在、前!”随着密教九字真言咒力聚在右手食指与中指间,煌星野直接对上了童虎的猛虎下山。

或许是对童虎玩命似的肉搏有些头痛,煌星野紫色的眸子里第一次显露出杀机。单掌接上童虎的拳风,往后疾退了数步,就势盘坐了下来。童虎微微一愣,对手并没有处于下风。这样主动的退却,到处都是可以攻击的破绽……要是往日,童虎定然不会在没弄清虚实的情况下扑上去。可今天不同,在这里多逗留一刻,就多一份凶险。想到这里,童虎深吸一口气,挥出了自上次圣战之后再未用过的招式:“百兽之王!”


如此优雅而潇洒的同虎王战斗(虽然可能并不轻松),而且将虎王逼得如同挣扎犹斗的困兽一般,这个黑处女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很期待吴老总在以后的帅文中如何发展这样一个神秘的人物.

在<圣>中,能如此优雅而潇洒地战斗的恐怕就只有沙加一个人了吧,在我印象中,沙加只有在叹息之墙前面倒过一次地,其他的场景包括沙椤双树园一对三之战中沙加都没有倒下过,(不知道记错了没,假如记错了还望众兄弟姐妹们不要拍我,疼~~~~)当然剧场版的那个被穿了四个冒烟的孔的沙加除外(个人认为剧场版不行啊),由此我想黑处女若是跟沙加对上了或是怎样一个场景啊?

0

主题

3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5#
发表于 2005-11-8 12:42:39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嘿嘿 暗黑黄金的实力强的出乎大家的意料吧,如果他们和黄金们同一阵线的话。。
这是否是小哈口中的巨大金矿呢?

0

主题

5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36#
发表于 2005-11-8 15:25:4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大人是沙迷啊!?
难怪暗黑处女这么强!
不过童虎也不至于和暗黑处女差一个级别吧?

希望大人加油啊!
这是我看得最久的一个坑哦!
生活不妨轻松一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37#
发表于 2005-11-8 18:16:5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我觉得以童虎两百多年的经验,他不会不知道昙花一现的,或许他认为能使用这一招的人从内心来说都应该是纯净无瑕疵的,所以童虎才甘愿被昙花一现的光芒所吞没而没再做抵抗,老人家或许自己也有自己心里的打算,他从黑沙的昙花一现中读到了一些东西~~~~~~~~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像在白羊宫前同史昂战斗时那样,在最危险的时刻,唤来自己的天秤座圣衣,然后脱皮变身???

65

主题

377

帖子

3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9
38#
发表于 2005-11-9 05:40:22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4(11月6日)


  “这恐怕是老师最后一次发力的地方。”阿布罗狄半蹲了下来,注视着地面上童虎出击时蹬出的一个凹坑道,由于他们的到来和几个暗黑的离开只是前后脚的缘故,坑里的土还有着微微的湿润。“我想不通,在这个世界上有谁居然能抗下老师这样全力的一击。”

  迪斯马斯克详细的检查着四周的一切,看着被折断的竹枝,不无忧虑的道:“阿布,恐怕敌人不只一个。这样的话……老师可能被分神了。”

  掏出手绢擦了下因为检查凹坑而弄脏的手指,阿布罗狄站直了身子:“不对,虽然林间空地那边有着混斗的痕迹,但是到这里,真正对老师出手的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居然敢嚣张到用盘坐姿态迎接老师全力一击的家伙。”说着,他指了指地上煌星野盘坐而留下的痕迹,“首先,老师足尖发力的方向正是那个方向;其次,另外几人看痕迹都是从竹林里尾随老师追上来的家伙,不算纷乱的脚印可以证明他们几人只是为挡住老师去路的人押阵而已。”

  迪斯马斯克同样蹲下来仔细的观察着老师发力留下的凹坑:“我说阿布,老师这招扑击距离那个家伙盘坐的地方至少有十米。好强的扑击力啊。”

  忧郁的神色浮上了阿布罗狄的面孔:“我说迪斯马斯克,能在老师最强一击下反击解决老师的对手……该是怎样的一个战斗级别。要知道,从那个神秘小宇宙的爆发,到我们赶到这里,只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啊。而且老师口中那所谓的长刀之夜究竟又是什么?”

  “我觉得史昂老师和童虎老师在某些方面似乎对我们隐藏着什么。特别是这次,就在圣域遇袭前两天老师居然组织大多数人前往中国庐山参加紫龙的婚礼,分明就是在回避着什么未知的危险。”

  “可是史昂老师似乎也对圣域被袭击毫不知情啊,不过童虎老师一定是知道什么的,不然他不会阻止我们去救援圣域……”阿布罗狄正想继续说下去,一阵若有若无的小宇宙心灵联系打断了他的思考。他下意识的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你去哪里?”迪斯马斯克见好友突然不发一声的向竹林深处走去,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我再去检查一下竹林里的打斗痕迹,你留在这里接应史昂老师他们吧。”这个小宇宙的心灵联系看上去丝毫没有敌意,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阿布罗狄并不想对同伴多说什么,只是以简单的探察情况搪塞了过去。

  迪斯马斯克望着阿布罗狄消失在竹林中的背影微微的摇头,口中轻轻的骂道:“这个笨蛋,打斗的发生地点正好是反方向,连说个谎话都说不圆。”连老师都被人一击必杀,此刻如果阿布罗狄落单……迪斯马斯克心头没来由的掠过一片阴云,随即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面要小心的控制好自己的小宇宙不让阿布罗狄发现,一面又要注意不被疾行的阿布罗狄甩掉,迪斯马斯克苦不堪言的跟过了两个山峰的距离。终于……在一片清净的山坳里,阿布罗狄停下了他的脚步。迪斯马斯克随即也停了下来,悄悄将自己的身形隐匿在一棵枫树的后面,只露半个脑袋观察着不远处的情况。

  “是谁?是谁在用小宇宙和我做心灵联系?”阿布罗狄刻意压低了声音在喊,若对方真是有心引自己前来的话,一定会现身的。一朵红玫瑰同时滑落到自己的掌心,以防备突然而来的袭击。

  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不远处的树荫处缓缓的走了出来,身上是暗光流转的暗黑座双鱼圣衣,脸上的面罩让人无法判断他的容颜,面罩下刻意改变的声音沉闷得让人听不出性别:“阿布,东京不适合你。还是离开吧。”

  阿布罗狄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着,对于当初为了女神而违心穿上冥斗衣的他来说,又一个不明双鱼座圣衣的出现显然是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亚空间内的双鱼座圣衣感受到主人的意志,自动的将阿布罗狄武装了起来。面对可能是杀害老师的凶手,阿布罗狄的声音冰冷而且无情:“你是谁?揭开你的面罩!”

  暗黑双鱼座的话语突然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回答阿布罗狄的提问:“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听我的劝告,阿布。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即将成为修罗场的地方!”

  阿布罗狄的右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提到了胸前,手中的玫瑰也由一朵变成了五朵,语气越来越冰冷:“你是谁,为什么说东京将会成为修罗场?我不希望用武力把你留下来询问。”

  抬头望了望快到正午的太阳,暗黑双鱼的面罩下清晰的传来了一声叹息:“我该走了,阿布。一切好自为知。”话音刚落,暗黑双鱼就这样转身打算离去,丝毫没有防备身后满是敌意的阿布罗狄。

  “站住,你不能够就这么离开!魔宫玫瑰!”阿布罗狄一甩手,五朵玫瑰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拦截了过去。

  “住手,阿布!~~~~~~那位小姐小心!”在树后偷窥很久的迪斯马斯克再也忍不住的窜了出来,后发先至的积尸气将三朵玫瑰卷成了片片凋零的花瓣。但迪斯马斯克的积尸气不会转弯,自然无法将另外一侧弧线飞行的两朵玫瑰一并击落。暗黑双鱼显然没有想到阿布罗狄真会出手拦截自己,虽然迪斯马斯克已经出声示警,可两朵玫瑰已经逼近到了身边,平地斜移两步,一掌拍落了先至的那朵玫瑰。最后落网的那朵玫瑰在她手掌拍落的气流下诡异的改变了方向,直直的插进了她的背后。

  一声女人的闷哼不经伪装的从面罩下传了出来,这声音在阿布罗狄的耳朵里听来是那么的震撼:“姐姐?!”

  暗黑双鱼没有答应阿布罗狄的呼喊,忍着伤痛几个纵身,瞬息间消失在茫茫的丛林之中。空旷的山坳里只留下了因为全力阻挡而微微喘气的迪斯马斯克和愣在当场的阿布罗狄。



  很久没有修整过的庙宇有着一种破败的气息,但这气息随着几柱香的点起而消散了不少。煌星野已经没有了昨日昙花一现时的傲气,那个喧嚣的尘世看来真的不适合自己,这洋溢着自然和平和的恒河河畔才是自己应该驻足的地方。面对着佛陀,他盘膝坐下,苍白的脸上显出了入定时的平和。

  “大师,有个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看守此间寺庙唯一一个中年寺僧恭敬的将一方丝帕递了上来,上面绣着的沙罗双树清楚的表明了邀请人的身份。

  “知道了,我会亲自去见他。”将丝帕放入怀中藏好,煌星野站了起来就这样径直走了出去。他无须对僧人交代什么,这地方在他出生以前就存在在这里,而且在他消逝之后也会一如既往的存在下去。

  恒河边,沙加已经早就等待在了那里,身边是几个恭敬的等待祝福的苦行僧。见到煌星野的小船在视线中出现,向周围的苦行僧微微行了个礼,折了几片树叶弹射出去,随即人一点散落在水面的树叶,几个轻盈的纵落,已经落在河中一处不大的沙洲之上。四周朝圣的人群见到如此的画面,不由得遥遥的冲着沙洲膜拜了起来,对他们来说,这和神迹的降临已无分别。

  煌星野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应,弯腰谢过正忙着膜拜的船夫,缓步踏上了沙洲。

  “师弟,我们多久没见了?”两人的金发飘逸在凉爽的晨风中。

  “师兄,当是你当日被选中之后。自从你去了圣域我们就再没见过。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

  “我没变,你却变了。”沙加的目光凝聚在远处仍然在飘散着浓烟的达玛尼卡尼卡伽特,声音却变冷了,“一向置身事外的你,为何又要入世?”

  “星野就是这茫茫恒河中一粒沙而已。随波逐流,一切都是天意。法轮轮转,你我皆是轮回中的过客。难道师兄还未看透一切?”

  “既是过客,那为什么又会在东京出现?”

  “佛祖布施于我这身臭皮囊,便是让我体味这人世的悲凉。心中有佛,做该做的事,便是大善;只要不违背了佛意,便是圆满。”

  “逆天而行,必遭天谴。师弟你不是一直仁厚到连伽特的烟都不忍去望么,还要去救治那些等待焚烧的人。”

  “此间轮回是佛祖的意愿,却不代表每一个灵魂都期待着轮回。那些无钱医治的贫困人,恐怕还是留恋今生的比较多。让他们过完这一生的轮回有什么不对?”煌星野觉得有些胸闷,似乎要咳嗽出声,忙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捂住了嘴。几声咳嗽之后,沙罗双树下多了几片带血树叶。
  
  沙加见自己的手帕沾染了血迹,不由得微微皱眉:“你一个人又能救治得了多少?救治完了他们,只是把他们重新推回到此生的炼狱中去而已。倒不若让他们早度轮回,说不定下一生会有一个好的归宿。”

  “没有此生的苦,哪来他生的乐。似乎师兄的因果缘有些不正啊。”

  “好一个此生之苦,那我问你,你昨日在东京做了什么?”

  “做该做之事。”

  “那为什么不让童虎继续过完此生之苦?!!”沙加控制许久的愤怒终于爆发,“你的因果缘难道有双重标准?”

  “……”所得到的只有沉默,煌星野居然盘膝而坐,念起大悲咒来。

  “师傅传你的昙花三现恐怕你已经用了其一吧?居然用你1/3的生命去杀一个老人,我到是很期待你用那另外二现来对付我。”专心颂经的煌星野依旧没有回答,这让傲气的沙加几乎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愤怒,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我等着你,等你伤愈了,我会亲自来结果你的性命,为老师报仇。”
新生帝国军的副司令官,如今等同于幽灵般的存在。
被人骂做扑克脸,还曾经被人厌恶。
没有我费沙依然存在,没有我这世界照转。
胡言乱语的我留

0

主题

15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9#
发表于 2005-11-9 09:29:5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5(11月9日)第4页

T^T  看怎么样,俺都说中了吧……大人,不要骨肉相残至亲别离啊啊啊啊啊啊啊~~~~~~~~~`
40#
发表于 2005-11-9 12:16:5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冥界的复生105(11月9日)第4页

不知道虎王在冥界怎么样了?他能解开禁锢着他的小宇宙吗?
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1-18 21:27 , Processed in 0.446452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