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06-7-25 14: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以为现实可以被‘条约’上的文字所左右,只要有了一纸和约就可以永享太平,这是脱离现实的条约万能的想法。对于帝国而言,‘和约’就如同‘道义’‘公理’什么的一样,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罢了,只要有需要,帝国随时会把这些如蛛丝一般轻轻抹去。莱因哈特在他生前就撕毁了他亲手签定的和约,又怎么能指望在他死后,帝国会遵守他生前那个靠不住的承诺呢?历史往往会给那些缺乏联想力与判断力的人带来灾难,希望诸君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这点。”

轻轻喝了一口红茶,《真理火星报》的撰稿人,有“文字长枪手”之称的诺瓦特凝视着文字处理机的终端屏幕。

还是在10年前的9月1日,数十万人聚集在古恩·基姆·霍尔广场,随后举行大规模的反帝示威游行活动,相应的,帝国方面则出动了为数两万的正规军。最后演化为四千八百四十名手无寸铁的市民四万,超过五万人受伤的惨剧。

事后,帝国方面的解释是:“当时,有大量的便衣队暴徒混杂在人群中,对帝国军士兵悍然挑衅。为了确保治安与士兵的安全,不得不向便衣队暴徒开枪射击。当然,在消灭便衣队的过程中,也可能会牵连误伤了部分无辜百姓,但那在数量上不值一提。总之,帝国皇军乃是富有光荣历史,军纪严明之军,万不会作出虐杀平民之事。所谓‘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大屠杀’,纯然是某些别有用心反帝人士为了污蔑我帝国皇军,凭空虚构出来的!”

在帝国方面的压力下,巴拉特自治政府也不得不修改了历史教科书,删去了“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大屠杀”与“海尼森割草”等内容,而添加了诸如“在前同盟时代,饱受抨击但却一直未被制裁的特权政治家、军需产业经营者,共六百名左右,在帝国占领时代终于被一网打尽了”等赞美帝国的内容。

诺瓦特很清楚,自己那在古恩·基姆·霍尔广场死于帝国皇军枪口之下的哥哥,他决非是什么便衣队的特工。这个前爱德华委员会的成员,仅仅是自发的打算表达下自己对帝国侵略者的不满与抗议罢了。这鲜血凝结而成的记忆不但没有因为历史教科书的修改而消失,反而在诺瓦特的心中越发的清晰了。不但是诺瓦特,巴拉特自治政府的大部分历史教员们,在课堂上都会不顾禁令的向学生们讲述这血红色的历史。为此,曾经有超过500名教员被开除。

满怀着对帝国的仇恨与对巴拉特自治政府的不满,诺瓦特就成为了一名反对派。

“如果那些以国家名义掌握了政治权力的人,把一切与己不利的情报都对公众隐瞒起来,那就不能称之为以主权在民为前提的民主政治了。如果国民不闻不问,国家就会自动加厚秘密的墙壁,就会如粪球一般沿着名为‘独裁化’的斜面滚下去。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就必须要保障国民的‘知情权’,而为这种权力服务的,就是新闻媒体。只要认为揭露事实真相对国民有利,即使政府单方面的封锁消息,新闻媒体也要努力的把真相报道出去!”

诺瓦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真理火星报》是一家严肃的反对派报纸,虽然是以抨击帝国与自治区官方为主旋律,但从来不会捕风捉影的刊登类似“尤里安与落莎特并肩出没于海尼森大酒店”之类针对私人的八卦消息,这也正是诺瓦特选择为《真理火星报》工作的原因。

就在此时门铃声大作,而当诺瓦特走到门口时却空无一人,只有地上的一个磁盘。诺瓦特并不感到惊异,自己经常以这种形式从隐瞒身份的线人那里得到新闻线索与素材。只要材料内容是真实的,线人的身份并不是诺瓦特所关心的事情。

磁盘的内容在终端机的屏幕上显示出来。看着尤里安等人与拜耶尔蓝交涉的画面,诺瓦特的表情逐渐由兴奋而转为凝重。

“混蛋!他们竟然连这种卑劣无耻的事情也能作出来了吗?!”

一股悲愤之情弥漫开来,诺瓦特觉得自己的血脉仿佛被冻结起来了。

“如果内容是真实的,那么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真相公之于众!”





“这里距离政府办公大楼,坐地上车只需要15分钟,感觉却简直是两个世界啊。”

阳光被行道树枝头割裂得支离破碎,人们就在这光之斑中往来穿梭,没有人注意到自己。雅典波罗在职务上是宇宙防卫军总司令,军衔是上将。如果在帝国,混个元帅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不过如果以仅仅70艘军舰的兵力还要自称元帅,那不过只能成为笑话罢了。

“最后拯救国家的不是依靠我们这些干部的能力,也不是依靠军队的战力,而是出卖流亡而来志士们的鲜血啊。”

雅典波罗本来并没有在大街上闲逛,观察往来行人的爱好。之所以会跑到街头的露天咖啡店,是因为他觉得巴拉特自治政府高层在数天前作出的决定实在是太过肮脏了。但是即使是自己,也是同意引渡富雷曼一行给帝国,这使得雅典波罗感到了一阵深深的自我厌恶。

“尤里安,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不得不如此。”

这是当时卡介伦劝说安慰尤里安所用的台词,自己的想法也差不多。如果说觉得尤里安有什么过错,那就是当初根本就不该接纳富雷曼入境……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尤里安决定接纳他们的时候,自己不是也没坚决反对吗?毋宁说,自己其实也是希望尤里安能接纳这些逃亡者的。如果当初就把富雷曼拒之门外,自己在良心上就能更好受些了吗?

一阵混合了悲哀、愤慨、愧疚与无可奈何的疲惫感袭来,雅典波罗感觉自己仿佛要被这疲惫的空虚感吞没。赌气似的一连灌下几口热咖啡,雅典波罗注视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不远处有一个“自由之子”的募捐箱,似乎是正在为那些阵亡的抵抗军自由战士的遗族募捐。

仿佛无意识的,雅典波罗走过去往箱子里投入了一张百元钞票。倒不是因为他对自由之子的斗争方式多么认同,仅仅是因为自己觉得那个怀抱募捐箱的少年,长得很像十多年前的尤里安。

“谢谢您,谢谢了!”少年感谢的音量很大,听上去充满了阳光般的质感。

“哎呀呀,要是被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麻烦了。‘宇宙防卫军总司令雅典波罗上将向自由之子募捐!’,这个要是上了报纸可就不得了。”

雅典波罗不禁一阵担忧,同时庆幸自己戴了墨镜。不过经过富雷曼事件后,尤里安看上去衰老了足足十五岁,自己的两鬓也出现了白班,即便不戴墨镜,面前的少年大概也认不出自己吧。

“无论如何,好歹是再度维持住了和平……虽然很对不起富雷曼他们,但至少海尼森的20亿人是免于战火之灾了。”

雅典波罗到底不是奥贝斯坦,无法作到心平气和的执行如威斯郎塔特一般以少换多的铁血谋略,再怎么自我安慰似乎作用都不大。察觉到这点的雅典波罗自暴自弃的走到自动贩卖机前,投入硬币后,送出的并非是啤酒,而是一份反对派立场的报纸。

还没来得及思考到底是自动贩卖机发生了故障亦或是自己操作失误,雅典波罗的注意力被报纸上的内容深深吸引过去了。

“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大概过了从一数到一百三十那么长的时间后,雅典波罗绝望的瘫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这种机密的谈判流程,民间应该是无法得到的,也可以排除掉内部泄露机密的可能。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帝国方面采取了手段……帝国到底想把我们怎样呢?”

巴拉特自治政府到底还是个民主政府,不存在名为“出版审查制度”的东西,因此对报纸究竟会刊登些什么出来,事先完全是一无所知。自然更谈不上去禁止发行,发现机密的泄露往往为时已晚——话说回来,当初伊谢尔伦党们也是坚决主张出版言论的绝对自由,至少在他们还是在野派的时候如此。

雅典波罗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似乎有一只名为“时势”的无形巨掌在操纵着宇宙的命运,不过这只巨掌到底会如何行动,雅典波罗却搞不清楚。当然了,即使能搞清楚,以自己的力量恐怕也还是无可奈何……不,整个自治政府的力量都无济于事。

(恩,7月份应该不会再有更新了)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06-9-20 15: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自引渡富雷曼的密谈被暴光后,巴拉特自治政府与银河帝国顿时成为自治区30亿民众所憎恶的对象,不,毋宁说是巴拉特自治政府比帝国政府承受了民众更多的憎恶。即使是稳健派的媒体此时也充斥着对尤里安这个“民主与自由的蛀虫与叛徒”的猛烈抨击,而如《爱德华之声》等“对帝国新思维”的妥协论媒体此时却都沉默了。

“自由万岁!民主万岁!”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时为新帝国历零一四年,宇宙历一零一零年的二月十三日。海尼森的友好广场,也就是过去的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市民们正陆陆续续往这里集结着,人潮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断,到中午总共已聚集了二十万人之多。他们在下午高举着标语牌与杨文理、海尼森的画像,步行前往帝国办事处抗议示威,一路上不断有人加入他们的队伍,当他们抵达帝国办事处门前时,数量已经接近三十万人了。

“从专制政治黑暗的另一方,让我们用手把自由的黎明唤进来吧……”

三十万份的情感以声波的形式释放出来,自由行星同盟国歌的旋律震动地轴,直冲云霄。与示威群众对峙的是为数一个大队的帝国士兵,他们此时已经具备了丰富的应付示威游行的经验,再不会如10年前的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大屠杀时一般的惊慌失措了。

“帝国狗滚回自己的巢穴去!”

在众人的欢呼喝彩声中,第一块石头飞进帝国办事处的院落,2楼的一扇窗户被打得粉碎,以此为起点,石块如雨点般向办事处飞去,大约过了从一数到三百那么长的时间,帝国办事处已经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玻璃了。公平的说,帝国士兵此时仍然保持了克制,毕竟被同盟群众投掷石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双拳紧握,神情激动,身着便衣的银河帝国特种部队中尉汉斯·卡塞尔看起来与周围的其他三十万人没什么不同。下午十五点二十六分,卡塞尔从怀中掏出一个比橡皮略大一点的小装置,拨弄一番后以职棒选手一般的完美姿势扔了出去,装置落地后立刻在办事处的庭院里掀起了一阵光与热的小型旋风。

“A组行动完毕,B组开始行动。”

对着衣领小声说了几句后,卡塞尔转身小步快跑起来,陷入狂热的三十万人中没有谁注意到他的举动。当卡塞尔脱离示威游行的队伍时,他身后已经是枪声大作了。



“真见鬼,怎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尤里安几乎要对着事件经过的报告书暴跳起来了。示威群众向帝国办事处投掷石头,这个在预料之中;派去维持治安的警察没起到应有的作用,这个也在预料之中;可是示威者竟然会对办事处投掷炸弹对士兵开枪射击,这却是以往从未发生,也从未预料到的状况。

“考虑到先前的会谈资料泄露事件,这次会不会是帝国方面在暗中策动呢?”

这个结论无论是事实上或是理论推理上都是正确的,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能加以证明,尤里安还是不得不面对拜耶尔蓝的抗议。

“……希望贵方能采取切实手段恢复自治区的治安,保证办事处的安全。如果贵方没有控制局势的能力,我国政府将不得不自行采取我们所认为适当的一切行动。”

“这个‘一切行动’,是否包括出动军队呢?”

“很抱歉,我没有接到上级关于这个的解释,因此无法予以回答。” 拜耶尔蓝微微压低了声音,“不过就我个人看法,你们这次要多加小心了,我国政府很可能真的要采取大行动了。”

无法分辨拜耶尔蓝究竟是对自己抱有同情,亦或仅仅是单纯的施展谈判技巧,尤里安挣扎着提出反论:“可是……可是当初在和约中,帝国不是承诺过要保证自治领的独立地位的吗?”

“哦,是的,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此外,因为今天的事情,我个人对贵政府是否具有安定局面的能力深表怀疑。”

与一副狼狈相的尤里安相比,拜耶尔蓝的表情看起来好整以暇。

“那么,我期待着贵方能证明自己的能力。告辞了。”略带同情的瞥了一眼几乎要瘫痪在座位上的尤里安,拜耶尔蓝离开了接待室。

“看来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吧。” 拜耶尔蓝喃喃自语着。这句话说的是尤里安还是巴拉特自治政府,连拜耶尔蓝自己也不清楚。




(人品的9月更新……)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5

主题

41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9-23 22: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失去了英雄的"傳說",就是個失去了美化的血腥現實。
尤里安很可怜啊,被遺留下來處理這些不討好人的工作,看到這,楊應該有點慶幸自己的"退役"吧……

支持紅茶大人!
期待下文!
初次相见,脆弱的你彷佛能随着樱花
为风所折
隐藏在那低垂的眼帘,水漾的双瞳
诉说着无尽的天真
那刻的感觉,成为了我心日后的方向
纵使命运令你我分离、
命中注定我们要彼此伤害
也请让你我纠缠在一起
直到一方鲜血流尽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9-25 12: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又更新了,不容易呀,在下还以为没有下文了呢。期待下面的结果。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14

主题

16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9-26 17: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尤利安慢慢地把枪吞入口中,手指虽然有些颤抖,但是却依然牢牢地粘在了扳机上。

一切都完了,他想。海尼森的夜晚依然是如此喧嚣,只不过原本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夜景,现在已经被冲天的火光和杀戮所取代。

尤利安能想象到官邸外都发生了什么?也能想象到数百年后人们会为这一天冠上什么样的历史名称?“拉古朗市事件”“地球大屠杀”“海尼森的暴行”,反正就像过去那样,这类名词总是先被否定,篡改,几百年后,当施暴者被打倒后,人们才又突然记起这些名词。只不过,到那时,留在人们脑中的只有历史的悲鸣,而悲鸣背后的秽物则很少有人再看得清。

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杨,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尤利安想到了杨,他想当杨面对自己的最期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灭亡的同盟?短暂的人生?死亡的恐惧?未来的希望?或者只是对现在这一刻尤利安所面对的现状的绝望?

尤利安猜不透,此时此刻他猜不透许许多多的事情,同时他也想象不到他所面对的是何等暴虐的禽兽……

正当尤利安准备扣动扳机的那一小会时间里,已经投降的巴格达胥被帝国军秘密处决,签署命令的是米达马亚;卡介伦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与群起反抗的残存地球教徒和新忧国骑士团成员战死在评议会大楼前的某条不知名街道;卡介伦的妻子在用大女儿的量子物理学教科书敲开正在强暴小女儿的帝国士兵的头颅后,毅然撞墙自尽,而卡介伦的两个女儿(忘记名字了),则在被赶来的士兵轮暴后,也随母亲而去,杀死他们的是从左太阳穴射入,穿过大脑的高能光束;卡林一开始逃过了帝国军的追捕,不过很快就落入了爱德华和平委员会的手中,残酷的私刑险些要了委员会成员口中的第一”军国主义者“、”和平的敌人“、”战争贩子“夫人的命,不过好歹活着被帝国军接收关入了集中营,一年后不明不白地死了;最可悲的还是要数海尼森的民众,据战后不完全统计,光被奸污的妇女就达15万,而无辜被杀的人数更高达150万,而这仅仅是最先三天的统计数字。事实上海尼森的暴行延续了三个月之久,当局势稳定下来后,新成立的行政当局的户籍册中平白消失了3000万人,其中1500万被帝国军拉去了劳改营,另外1500万人的尸体则胡乱放在了曾经叫统合作战本部地下部分的地方。与之相对应的帝国侧应纪律被处分的不过1500多人,其中被定罪枪毙的仅150多人,虽然依然和当年一样由米达马亚来亲自动手,不过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做给海尼森人和军部反对派看得……

尤利安的手指渐渐开始收紧,他用的是一把地球时代的古董手枪,这是杨威利留给他不多的遗产中的一样,自治区政府成立后不久,精明的费沙流亡商人就送上的原本属于杨泰隆的一件古董,当然他们也没忘了把空荡荡的枪膛填上镀金的旧式子弹。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尤利安的生命也在慢慢走向终点,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依稀听到破碎的玻璃窗外传来帝国军胜利的歌声,皇军士兵三三两两地站在安全部队的尸堆上唱起了”皇军万岁“,”檄!帝国和平团“,”高速战舰进军曲”,“帝都的亲人在等着你”等帝国军歌,一如千年前的地球宇宙军。

人类有时候是极端健忘和短视的,尤利安想,就连他的父亲杨也逃不出这个怪圈。

“我在房间里,可以听到民众高呼鲁道夫皇帝万岁的声音,在他们对绞刑官高呼万岁之前,还要经过多少日子呢?……”

显然海尼森的自治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具体时间没空计算了)就惨淡收场,当年意气风发的自治政府高层也一个个走上了绞架……这恐怕是对皇帝妇人之仁的杨文理所想象不到的吧!

门外的枪声已经停歇,纷乱的脚步声越发有力起来,时间已经不多了……

颤抖的手指已经坚定了信念,枪响的那一刻,透过扣动地球时代的武器的那根手指,尤利安仿佛又回到了纷乱的地球时代,在他曾到过的那个灰暗星球的过往历史中,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愚蠢和自己那位伟大的父亲的无知。然而他已经不再拥有时间了,这份感悟随着自己炙热的鲜血和脑浆一同洒向了某个方向,如果是去过这间曾属于特留尼希特的官邸的人应该不难知道,透过那个方向上的已经破碎的落地玻璃窗,能够清楚地眺望到屹立在海尼森大地上的海尼森铜像,只不过现在那尊肃然的铜像已经化为了无数等身的被植入监视装置的莱因哈特皇帝像,屹立在旧同盟领的各个角落……

对不起卡介伦,对不起波布兰,对不起雅典菠萝,对不起F,对不起[卡介伦的两个女儿名],对不起卡林,残存在尤利安脑袋中的脑细胞最后这样想着,也许杨最后也在对自己的无知向大家道着歉吧!也许……对不起,大家……

宇宙历XXX年的X月X日,XX时XXX分。

尤利安的生命在XXX岁的时候随同短暂的自治政府一同终止了。

14

主题

16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6-9-26 17: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伪结尾……茶魔你便快更新呀……
发表于 2006-11-3 10: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如果政府下令残杀丝毫没有抵抗能力的民众,军人是不是就该遵守命令?”

少年猛烈地摇了摇他那头亚麻色的头发,以热烈的声调回答道:

“这种事当然是不允许的。我认为在作为一个军人之前,不应该忘记自己同时也是一介平凡的市民,在对待这种非人道、严重违反市民利益的事情上,当一个人的尊严受到考验时,首先自己必须是一个人。到那个时候,即使是政府的命令,也有不得不拒绝的理由。”

………………

微微摇摇头,尤里安把这微微泛黄的陈旧往事从自己的脑海中如蛛丝一般轻轻抹去。面前不是先寇布那嘲讽的笑脸,而是帝国驻巴拉特高等事务官拜耶尔蓝一级上将。他头发散乱,额头紫青,原本笔挺华丽的制服此时遍布创口与血污。以与自己的狼狈外表颇不相称的语气,拜耶尔蓝庄严的读着来自帝国中央的外交文书。宣读文书的场面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文书的内容却绝对令人笑不出来。

“……巴拉特自治政府完全无视和约精神,利用我帝国慷慨之和平诚意,煽动人民之反帝情绪,支持各反帝恐怖组织,导致宇宙局势动荡不安,无数有为青年之大好未来被徒然葬送………………”

4天前,也就是巴拉特自治政府引渡富雷曼的前一天,“自由之子”再度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活动。这次在帝国方面的强烈要求下,尤里安如恶鬼般红着双眼,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断然下达了出动机动队,对游行进行武力镇压的命令。命令书下达后,有超过一半的机动队表示拒绝出动,还有不少人当场宣布辞职,即使是勉强出动的部队,也有很多人不但没有镇压群众,反而对着游行者挥手致意,高呼“万岁”。

“……在自治政府的姑息纵容下,巴拉特的帝国官员与和平居民的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而自治政府未能采取任何有效措施……”

不过毕竟也还有执行命令的部队,于是事情演化为大骚动,最后出现了两位数的伤亡者,被逮捕的则达到三位数。这件发生在新帝国历零一四年,宇宙历八一零年的二月二十八日的事情很快传遍全宇宙,以尤里安为首的巴拉特自治政府名声一落千丈。“醒来吧,杨!尤里安发疯了!”包括首都在内,各地都有人举行悼念活动,发起罢工以示抗议也有不少。军队方面也是士气下滑,发生了若干起士兵连人带装备投往自由之子抵抗军那里去的事件。一句话,巴拉特自治政府基本上陷入了瘫痪的境地。

“……这一切,都表明自治政府多次亵渎了和约精神,既无意愿亦无能力维护两国的亲善关系及宇宙的和平。因此帝国政府认为,《巴拉特和约》已经彻底失效……”

在一片混乱中,帝国驻巴拉特自治区办事处自然成了聚焦点。尤里安派出了垂直飞机,这才勉强把拜耶尔蓝从愤怒的人群中营救了出来。拜耶尔蓝抵达政府大楼后只过了三个小时,便拿出了帝国中央的外交文书,其速度之快虽然不可思议,但尤里安此时却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面带微笑,尤里安轻蔑而鄙视的看着面前一本正经宣读文书的拜耶尔蓝。

“…………为了宇宙安定新秩序之早日实现,为了宇宙500亿民众之未来,为确立人类永远之和平,帝国不得不断然采取行动,出动皇军实施绥靖作战,彻底统一宇宙,使宇宙全体人民生活在我帝国皇道乐土之中。而毫无信义可言的巴拉特自治政府,帝国今后不屑将其作为交涉对手。”

“完了?”尤里安的神情看起来心不在焉。

“完了。”

“也就是说,再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我对此深感遗憾。”

“放心好了,我会保障你平安回国的。现在,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虽然语调很平,但尤里安的声音中明显包涵着一股热流。

“尤里安先生,我……”

“什么也不用说了,滚吧。”

根据拜耶尔蓝日后的回忆,他当时“带着从未有过的耻辱与羞愧,跌跌撞撞的逃出了接待大厅” 。

“委曲求全到了现在,最终还是只有战斗吗……杨的遗愿与梦想,还有我们的……都到此终结了吗……”

大约过了从一数到二百那么长的时间,尤里安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他双眼迥然放光,声音坚定而略带颤抖。

“让自由之子的联系人进来吧。”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06-12-10 17: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诸位,我就是自由之子的联络官马富贵。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面前的人即非特留那样的华丽政客,亦非奥贝斯坦那样的阴气谋略家,而是一个充满知性的阳光青年。瞳孔放射着睿智而自信的目光,嘴角浮现着一丝友好而又略带嘲讽的微笑,看上去仿佛是那种不勤奋学者与不虔诚教士的混合物,但却让人产生一种奇妙的信赖感。

“帝国已经向我们宣战了,也就是说,我国战后的外交已经彻底失败了。我们今天的会面,也正是为了讨论相关的对策,是吗?”

还是那么一脸人畜无害的阳光微笑,但马富贵的发言内容却难以令人产生好感。

“是啊,局势恶化到目前的地步,还要多多感谢你们自由之子的活跃呢。如果不是你们在自治区内胡作非为,帝国根本就不会和我们翻脸。”卡介伦怒视着面前的联络官,勉强把后面一句“你们是一群葬送民主制度的历史罪人!”咽了下去。

“哎呀呀,怎么能这么说呢。和诸位当年在自由同盟时代的作为相比,我们自由之子在巴拉特地区的活动实在是温和多了呢。”轻轻抓了抓黑发,马富贵看上去还是那么“一见悠然”。

“可是、可是我们当年是为了自卫才不得不奋起还击的!”雅典波罗略显狼狈的反驳着。

还是在宇宙历799年,杨文理被当时的自由同盟元首列贝罗秘密逮捕,为了营救自己的长官,第13舰队的成员们在海尼森发动了军变,这也成为了帝国对同盟第二次大远征的导火索。

“如果那么说的话,和诸位相比,列贝罗实在可以说是个洁癖的政治家了。”掏出小型电子笔记本,马富贵大声朗读着,“宇宙历808年6月17日,你们派人潜入自由之子竞选对策部安装窃听器;宇宙历809年7月22日,你们在帝国的压力下在海尼森秘密逮捕了10名以上的自由之子干部;宇宙历810年的3月1日,你们把包括富雷曼再内的1000多流亡而奔向自由的志士出卖给了帝国……我还没说807年的教科书事件。”

所谓教科书事件发生在宇宙历805年的8月15日。当时帝国方面要求修改自治区历史教科书,删去“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大屠杀”与“海尼森割草”等内容。尤里安把球传给了自治区议会,正如他所预料的,议员们几乎全体反对这个要求,议会里的混乱一直持续到了中午12点。一旦过了12点就是休会期了,在帝国的强力压力下,议长被迫把时钟往回拨了半小时,这才勉强的通过了这个修正教科书的议案。

“在自治区,就连时间的运行也要听从帝国方面的指示呢。”尤里安的自治政府支持率因此大幅度下降,首次跌破了50%。

“当然了,我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吵架的,还是先讨论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吧。”

宽宏大量的挥挥手,马富贵微微侧身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便携式立体投影装置,已知银河的星图影象出现在众人眼前。

“毫无疑问,与银河帝国相比,我们是绝对弱小的一方。而弱者想战胜强者无外乎两种方法,一种是巧妙的利用地形,使得敌方的大军处于无法展开的状态。过去在伊谢尔伦革命政府时代,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了地形的优势。。不过遗憾的是,自治政府不是位于狭窄的回廊中心,而是位于无险可守的巴拉特……说起来,当初放弃伊谢尔伦要塞实在是巨大的失误。

“第二种方式,则是利用谋略。敌人的实力无疑很强,那么就要想办法令敌人的强不能对自己发挥。无论其军事力何等强大,如果国内局势不稳,军民离心离德的话,其军事力也就无法充分发挥。从来没有过不存在内部矛盾与破绽的国家,帝国也是如此。毋宁说,想打倒帝国,这是唯一可行的手段。”

略微刻意的停顿了下后,马富贵继续说道:

“在前同盟领内就不用说了,帝国本土不仅高层与基层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就是高层内部也是矛盾重重,例如帝国中央政府与各军阀的矛盾、帝国军部与文官的矛盾、各军阀之间的矛盾等。就长远而言,矛盾重重的银河帝国一定会走向崩溃,届时由民主共和制度的巴拉特自治政府来接管全宇宙,这是自伊谢尔伦时代直到自治区时代一切政策的出发点。”

“看来自由之子也很理解我们的理念嘛,那么就不要再做在野党和我们对着干了,干脆加入巴拉特政府,为了海尼森与杨文理的理想,让我们一切并肩奋斗吧。如何呢?”

尤里安按照卡介伦在交涉前“所谓‘在野党’这玩意,说到底不过是野狗而已。冲他们晃晃骨头,就会乖乖的摇起尾巴。‘自由之子’也没有例外的道理”的教导抛出了骨头,但这个“招安”的念头很快就被面前的马富贵无情的粉碎了。

“我们对自治政府没兴趣。在我们的领袖‘大叔’而言,自治政府仅仅是宇宙革命战略中的一个考虑因素罢了,而且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我们认为自治区的前途是暗淡的,不能将革命的希望寄托于其上。”

马富贵的表情原本有些玩世不恭,可当提到‘大叔’这个词的时候,他的神情立刻变得肃然起敬,脸上也如同罩上了一层圣光。

“自治区等着帝国自然崩溃,帝国方面对也一清二楚。这个策略能够实现的基本前提就是:在未来帝国矛盾总爆发的时候自治区必须仍然存在,而帝国则在步步走向衰落的过程中,必须不对自治区采取任何行动。诸位认为这有可能吗?”

“那个……莱因哈特不是承诺过保证自治区的独立吗?”菲列特列加大声的提出反论。

“承诺?你们真的相信那东西吗?没有相应的实力为后盾,所谓的‘承诺’没有任何意义。莱因哈特过去与同盟签定的《巴拉特和约》第一条就是‘银河帝国同意自由行星同盟继续保有名称及主权’,然而不出一年,同盟就被帝国吞并了。连莱茵哈特本人都不能守住自己的承诺,你们还能对他死后的银河帝国抱有什么期望呢?”

“如果没有富雷曼事件的话……” 菲列特列加的声音格外的无力。

“借口永远是可以找到的,就是找不到,也可以制造一个出来。完整的追踪记录、游行示威中的手雷……显然,帝国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的万全的准备,只等这个机会的到来。就这个意义而言,无论自治区采取何种方式对待流亡而来的富雷曼,结果都是一样的。帝国一定会在自己的颓势浮上水面之前,抢先一步先扼杀掉自治区。”

“也就是说……富雷曼其实是帝国的特务喽?”巴格达胥微微眯起眼睛。

“不,根据我们的调查,他不过是个被帝国利用的热血汉罢了。不过我相信,如果富雷曼没有跳出来组织流亡,帝国方面也会派出特工来扮演他的角色。还是那句话,一切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与其哀鸣‘自治区竟然才维持不足10年’,不如为‘自治区竟然能维持到现在’而欢呼。说实在的,我们自由之子本来以为自治区在前年就会垮台的。”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12-11 08: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orz红茶你居然还能想到更新……不容易啊……我还以为你的这个坑已经被你废弃了……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发表于 2007-1-7 21: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难道,从一开始起,你们自由之子就没想要挽救自治政府吗?”尤里安忽然感到一股怒气。

“‘一旦被国家政府所局限,人的视野就会变得格外的狭窄’,虽然号称是杨文理的弟子,但看起来您的见识程度也不过是如此呢。”马富贵看上去还是那么一脸的纯洁无辜,“我们自由之子所关心的是整个人类社会在百年后的未来,而不是自治区在10年内是否能够存在。与诸君不同,对于我们而言,自治区决非是全部,而仅仅是整个宇宙革命战略中的一个因素罢了。”

“你们嘴里说着什么杨文理,可是你们又何曾考虑过杨的愿望呢?!自治区是几百万自由战士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让自治区存在下去,这是杨的最大的愿望,用作为杨的继承人,我就是豁出性命来,也一定会把自治区守护好给你们看看!”

“杨的理想是实现民主,而不是什么守护自治区。况且自由同盟也是海尼森等先人历经艰险才建立起来的,诸君又为何要抛弃她呢?”

“你们这些自由之子难道不考虑你们选择的方式下将会流淌多少人民的血吗?战争已经持续了几百年,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个宇宙少流点血呢?!在你们的眼中,难道人的生命就不值一钱吗!?拜托你们,饶了这个宇宙吧!”

“您说的很对,我们选择的道路是一条鲜血凝结的惨淡道路。‘自由之花需要暴君与志士鲜血的浇灌才会盛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跳舞,不是互相说着体面的恭维话就能完成的。革命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那样文质彬彬。革命就是暴力,就是断头台,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皇帝不会因为我们的乞求就把民主施舍下来,获得民主的唯一可靠的途径只有斗争。”

说着,马富贵的面孔在似乎暗淡了下去,“是的,革命的目的是善,但在革命的过程中,我们不得不使用恶的手段。我们不喜欢暴力与恐怖,但是为了与暴君的白色恐怖相对抗,我们只有回敬以革命的红色恐怖,这是帝国用宪兵队、集中营和大扫荡教给我们的,是我们从一次次被镇压的和平情愿中学习到的。诚然,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但我们认为,宝贵的是人的生命,而不是作为家畜的生命。正是为了能够以人的资格,而不是家畜的资格活在这个宇宙中,我们才会誓死奋斗。”

“哼,说了这么多漂亮话,还不都是你们自由之子的自我陶醉!”

“先生,我希望您收回刚才的话。”马富贵一瞬间变得格外严肃,“就在同盟领的民众们为了投票权走上街头,又被帝国宪兵投入监狱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在我们自由之子与帝国派来扫荡的治安军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呢?对帝国统治下的一切状况奉行不听不看不说的三猴政策,你们还有立场号称自己是民主共和的守护神吗?而这样的政府,又是否还有存在下去的价值呢?”

大厅里一时寂静了下来,大约过了从一数到一百那么长的时间,马富贵的声音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寂静。

“是的,自治区必然会灭亡,这是任何人,甚至连帝国也无法阻止的。不过请放心,抓住一切机会打击帝国是自由之子的方针,因此我们将尽可能的向你们提供帮助。我们还是可以在一些领域展开合作的。”

“以你们的力量,又能做些什么呢?”

“罗严克拉姆王朝号称‘一亿士兵,百万军舰’,不过实际规模不超过70万军舰,真正勉强可以使用的不到50万,而在这50万军舰中具有一定战斗力的只有一半,也就是25万左右。当然了,即使如此,和罗严克拉姆王朝相比,我们的力量看上去是小小的,但虽只有这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宇宙的环境中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

时间对我们而言是有利的武器,我们坚持的时间越长,民主共和思想就越发可以在民众中(当然,也包括帝国人民)中普及;相应的,罗严克拉姆王朝的力量则会不断的被削弱。  

帝国的新领土治安军的士兵,将不得不把同盟与帝国的状况进行对比,进而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民主共和主义,因而成为帝国皇军中不稳的种子。随着新领土治安军的轮换与退役,这种潜在的准共和主义者数量还会进一步的扩大。  

是的,我们斗争的重心在于民心,帝国政府无法在失去民众的支持后长期生存下去。我们的重心是核心组织自由之子以及我们的支持者与同情者;而帝国方面的重心此时也是那些尚被蒙蔽的民众。各派民众是混在一体,通常是难以区分的。  

帝国皇军是职业军人,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身经百战,但他们所习惯的是常规的传统的战争。在常规战争中,是要采取一系列的主力决战,消灭敌人的重心——也就是舰队;而在现在的斗争中,我们的重心与敌人的重心是彼此结合的,他们在摧毁我们重心的同时,也在摧毁着自己的重心。  

帝国皇军在遭到我们的打击后,很有可能、不,是一定会进行大规模的无情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令我们遭受重大伤亡,但同时也会伤害更多的无辜百姓。因此,这种报复活动通常会起到与他们预期相反的后果,导致民众对帝国的进一步疏远。

常规的军事行动是要集中兵力在短时间内迅速取胜,而我们的军事行动刚好相反:我们在空间上分散,在时间上持久,以避免决定性的失败。只要我们没有失败,在绝对有绝对军事优势的帝国皇军的围剿下生存下来,那么就等于我们获得了胜利。反之,敌人如果不能获得决定性胜利就是失败,这将导致人们对帝国皇军失去信心,进而对帝国本身失去信心——我们知道除了庞大的军力外,帝国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依靠了。

……………………”

马富贵那有力的话语,果决的脸,炯炯有神的眼睛,以及包含在的话中的把握和坚定信心……所有这一切,使他显示出威严非凡的气概,一时间把雅典菠萝、卡介伦和尤里安迷住并慑服了。

“能有这种见识的人物,应该不会只是个小小的联络员才对……您大概就是自由之子的领袖‘大叔’吧?”

“当然不是,我连领袖的学生都算不上……刚才说的不过是些基本常识罢了,任何一个学习过领袖著作的自由之子下位干部都知道。”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2-11-28 13:31 , Processed in 0.346313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