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下一页
挖坑挖坑!银英传补[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3-15 19: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耶柯尼亚,也就是杨曾担任过参事官的那个星球,在同盟时代是关押帝国俘虏的战俘营,而在银河帝国罗严克拉姆王朝时期则成为了关押思想犯的集中营。集中营里面关押的,自然是清一色的“激进派共和主义者”。所谓激进派共和主义者”纭纭,除了少部分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外,大部分都是对帝国统治不满的同盟普通民众:比如抗着标语牌进行示威游行的、破口大骂银河帝国与银河皇帝的、冲着新树立起来的莱因哈特的铜像投掷鸡蛋的、在报纸上刊登抨击帝国体制文章的等等。如果是在旧同盟体制下,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在新帝国时代就是要关入集中营
的大罪了。

距离新帝国历零零三年,宇宙历零零一年签定的巴拉特和约已经过去了8年。在这段时间里,虽然克斯拉和他手下的帝国宪兵队竭尽全力,但几乎每天在同盟占领地都会发生针对帝国占领军士兵的袭击事件,而反对帝国的规模超过百人的游行活动更是连绵不绝。

“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地球时代的那句谚语,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对无法说是乐观的形势摇头感叹着,帝国修建了大量的集中营,耶柯尼亚便是其中的一个。里面关押的犯人超过一万人,而类似这样的集中营有数百个。和曾经在一夜之间逮捕了超过5千人的奥贝斯坦相比,继任的克斯拉显得相当缺乏独创性。不过在逮捕示威学生的时候,罗严克拉姆王朝不会把该学生的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也一并投入集中营,相对于数百年前的高登巴姆王朝,这也算是新王朝的一个进步。总的来说,罗严克拉姆王朝还是基本能按照“皇军不杀顺民”的原则来办事的。

负责看管耶柯尼亚和其他6个集中营的是拥有上校军衔的卡尔·冯·丁格尔芬。和莱因哈特一样,卡尔也是出身于高登巴姆王朝的帝国骑士阶级。丁格尔芬家族虽然没出过什么能被称为“阁下”的大人物,但也算是一个武人世家,于是卡尔理所当然的也成为了军人。虽然不像莱因哈特那样有一个选入皇宫的漂亮姐姐,但却有一位优秀的兄长奥特·

冯·丁格尔芬。奥特比卡尔年长两岁,军衔则高了三级,在28岁的时候就成了边防军少校,是丁格尔芬家族史晋升速度最快的一人。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说不定奥特会成为本家族历史上第一个将军呢!”

丁格尔芬家族的期望被无情的粉碎了。宇宙历七九六年,帝国历四八七年的九月十一日,同盟向帝国发动了大规模的侵攻战,而指挥帝国军的莱因哈特则制定了以民众为盾牌的焦土政策,也就是不仅要不加抵抗把边境地区的数亿民众扔给同盟军,还要把所有的粮食等物资也一并加以征收。

“如果是军用品那是不必说了,但是,集中在这里的物资都是民生必需用品。不管支配者或政治体制如何改变,都不能破坏人民的生活。本队拒绝执行征收一切民用物资的决定,或许有人会叫我卖国贼,不过,我也只有承担下来了。”

奥特成了帝国屈指可数的几个没有执行征收命令的军官之一,他负责的全部物资,包括80万吨的谷物、24万吨的食用肉、以及大量的燃料等等,全部落入了第13舰队的手中。杨能在日后的战斗中全身而退是否与此有关不得而知,但第13舰队向帝国民众反向征收物资幅度是最低的,这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因素。数年后,在同盟流卡斯星域的物资流通基地,一个叫做布里·科库兰的同盟军官也会面对缪拉军团也作出了同样的决断。

不过这些奥特当然不会知道。在同盟军被击退后,奥特理所当然的上了军事法庭,并以叛国罪被叛处死刑。虽然奥特本人对此早有了相当的觉悟,但卡尔却连带着受了牵连,眼看丁格尔芬家族的腾飞之路似乎是中断了。

“哥哥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民众’这玩意,本来就只有为国尽忠的义务,为了国家的胜利而上缴所有生活物资,他们应该为此感到荣幸才对嘛!丁格尔芬家族的未来,还有我的梦想,就这样的因为那些小小的平民而被哥哥毁掉了!”

对哥哥的行为牢骚满腹而又无可奈何,被降为准尉的卡尔被下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边境小型基地。但好运气不久来到了:帝国大贵族的立普修塔特联盟挑起了大规模的内战,由于兵力资源严重不足,卡尔再度重返帝国中央军,在帝国有数的名将,和“疾风之狼”并称为帝国双璧的罗严塔尔提督麾下作战。当罗严塔尔成为同盟领土治安军司令的时候,卡尔已经成了拥有中校军衔的巡洋舰舰长了。

幸运之神并未在卡尔身边停留太长的时间。新帝国历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同盟领土治安军与帝国中央讨伐军在帝国双璧的分别率领下,于兰提马利欧星域开始了帝国军内部的互相残杀。由于罗严塔尔一个人的高傲与美学,近百万帝国军士兵的生命牺牲在了自己夕日同僚的手中,宇宙中又多了近千万孤儿寡母,不过能被人们记住名字的,则只有留下“悲剧英雄”这个形象的罗严塔尔元帅一人而已。

卡尔幸运的没有成为兰提马利欧星域的百万阵亡者中的一员,但和其余几百万同盟领土治安军将士一样,他也从此成了被排斥的异类。虽然原则上“一亿将士,百万军舰”的扩军计划还在进行,但8年过去了,被左迁为集中营看守长的卡尔,军衔仅勉强提升了一级,看来似乎是无法进一步的晋升了吧。就某种意义而言,卡尔与被他监管的思想犯们在处境上差不太多。(未完)
此pose~被红茶魔术师在2006年3月15日19:46编辑过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10-12-25 23: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宇宙船的引擎推进轴,原则上必须严密地贯通整个船体的重心。这就是为什么宇宙船无论大小,基本上都是采用圆或者是球体这种上下、左右呈对称的形状。”

太空军舰也是宇宙船的一种,其外型设计也遵循同样的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帝国军舰无论大小都呈现如“巨塔横卧”般的雪茄形,上下、左右都呈对称的形状。当然,也并非没有例外,军衔在一级上将以上提督们的旗舰在造型上便往往体现出独特风格的美学,莱因哈特的坐舰伯伦希尔号在这方面做到了极致。不同于一般标准帝国战舰的雪茄形,伯伦希尔号呈现出华丽、典雅而不失柔和的曲线造型,整体外观形状如同一枚天鹅卵。军舰外壁的涂装则是使用了放射性物质,使其宛如一独立发光体,因此即使在黑暗的虚空中,也可以呈现出耀眼而洁白的光芒。

“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皇帝绝对不能躲在士兵们的背后,在安全的宫廷指挥作战。我向你们发誓,绝对不会有懦夫可以坐上罗严克拉姆王朝至尊的宝座!帝国的皇帝,一定要站在帝国军队的最前线!”

根据罗严克拉姆王朝开国皇帝莱因哈特的遗命,帝国未来的第二代皇帝,亚历山大大公亦在大远征的军列之中。

“这次殿下也要亲自出马呢!”

帝国远征军精神抖擞,斗志高昂,虽然游击队在沿途如蚊子吸血一般的不断骚扰,但最终还是有二十三万九千二百一十三艘军舰与一千九百零四万七千名远征军将士抵达了集合点。12个舰队的旗舰在新改装的要塞舰“金狮号”宇宙港出入口外侧排成整齐的队列,恭候亚历山大大公与其坐舰伯伦希尔号,看上去犹如摆在量贩店货架上颜色各异的复活节彩蛋一般。

要塞舰“金狮号”是帝国新研发的第三代要塞舰,装有32个联动的瓦普发动机,不但可以进行长距离瓦普空间跳跃,也可以进行常规巡航。其平时驻地位于费沙回廊的出口,具有浮游雷达管制中心、超光速通信中心、通信干扰系统,以及舰艇整备设施、蛋白质生产工厂等设备,具有战斗、通信、补给、整备,以及医疗等多方面的功能,可容纳一千万名以上将兵和十万艘以上的舰艇。此次是作为帝国远征军的中枢出阵,同时也担任了远征军五成左右的补给任务。这是吸取了双头蛇时代莱因哈特亲率的远征军因为补给线被杨文理切断而补给断绝的教训,特意加以研发的具有独立补给功能和强大战斗功能的要塞舰,可以说是专门为了再次进行大远征而设计制造的。

具有庄重典雅之风的宇宙港出入口缓缓打开了,伯伦希尔号徐徐驶出。虽然在这十几年中,伯伦希尔号也多次进行了改装,但其基本外型却始终没有变化。当然了,本来她也不是作为一艘战斗军舰,而是作为“皇帝陛下在宇宙中移动的宝座”来发挥作用的,因此在功能设计上也是强调了华丽性而非实用性。如同战女神一般,伯伦希尔号在黑暗的虚空中张开她那洁白的光之羽翼,帝国全军都覆盖在这圣洁的光辉之下。在场的帝国将士们看到这光景,不由回想起莱因哈特那“黄金祭奠时代”的场面,还有不少船长甚至感动的痛哭流涕——不过感动到的也仅仅是莱因哈特时代老兵而已,大部分亚历山大大公时代的年轻士官与尉官们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船长那泪流满面的样子,心中莫名其妙。

亚历山大大公不如他父亲一般的伟大——对此即使帝国人也不否认,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具有一颗真正仁慈的心——对此即使同盟人也不否认。他从小就对穷人有着发自内心的同情与怜悯,就如他真诚的同情那些长癞的流浪猫一般。总之,除了一些莱因哈特时代的老兵外,和自己的长官相比,亚历山大大公对大部分帝国人来说是一个高高在上,不可望也不可及的陌生的存在。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0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9-6-18 10: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茶魔的高论在贴吧里已经看了很多了,请茶魔在抨击罗严克拉姆王朝专政的同时也考虑一下杨式民主的可行性。不要总是把过于偏激的东西发上来。
发表于 2008-1-1 00: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看起来,幸运之神毕竟还是没有抛弃我嘛!”

双臂交叉于胸前,卡尔·冯·丁格尔芬中校正襟危坐在巡航舰V-5号的指挥官席上,看上去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自马丁·富雷曼带领着上千名思想政治犯从自己看管的耶柯尼亚集中营出逃后,丁格尔芬对自己的未来原本已经彻底不抱任何希望了。他甚至写好了遗书,准备一接到处分令就开枪自杀,以避免遭受那令人难堪的耻辱。在漫长而绝望的四个月后,来自军务省的命令书终于抵达了。在命令书的前半部分,丁格尔芬的军衔由上校降为中校,并被解除了耶柯尼亚集中营看守长的职务;而在命令书的后半部分,他被任命为一只护航小舰队的指挥官。

“真是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再度成为舰队的指挥官!就是豁出自己的性命来,也一定要完成任务!”

丁格尔芬麾下的护航舰队拥有三艘轻型巡航舰与四艘驱逐舰,都是在帝国舰队改革后生产的新型军舰。

还是在新帝国历零零三年、宇宙历八零一年,为了节约开支,布拉格与李希特想尽了办法。他们联手说服了军部,对帝国舰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编。以往,帝国从驱逐舰到战舰的所有军舰,全部具有进入大气层内部的陆战能力;在改编后,帝国舰队新增加了装备大量对地攻击武器的登陆支援舰,只有该舰种才具有突入大气层的能力,而除舰队旗舰外其他军舰的陆战模块则被一律取消。此举不但一举使军舰的单位成本降低了百分之三十以上,而且还使得其太空战综合性能大幅提升。

除了对军舰本身进行改造外,帝国舰队在构成比例上也做了重大调整。战舰、高速战舰在帝国舰队中的比例被大幅削减,而改以巡航舰、快速轻型航空母舰为舰队主力。简言之,改编的总体思路是为了适应以宇宙游击队为主要对手的同盟领治安战的需要,由以往重视军舰的火力与防护转为强调机动性与降低成本。虽然也有军官因为自己当不上威风凛凛的战舰指挥官而私下抱怨“这根本就是在牺牲质量来换取数量嘛”,但总的来说改编工作还是受到了大部分舰队指挥官的欢迎。

改编后单位舰队的维持费大幅度下降,也毋宁说正是因为进行了这样的改编,才使得银河帝国的财政可以勉强维持这七十万舰的庞大兵力。不过单位成本降低被绝对数量增长的汪洋大海所淹没,这使得财务尚书试图进一步削减军费的计划却遭到了彻底的失败。

对巴拉特自治区的作战使帝国舰队进行了最大规模的动员,无数原本已经转入预备役的军官再度成了正规舰队的指挥官。能参加人类史上虽未必绝后但却一定空前的壮大的作战行动,而且还是一场无论战略还是战术上都处于压倒性优势的必胜的大作战,令武人最为兴奋者莫过于此。豪情壮志在军官们的血管内熊熊燃烧,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激自己那年幼的主君,能给予一个在有生之年再度参加大规模作战的机会。在热血沸腾的军官们“消灭共和!皇帝万岁!”的震天欢呼声中,面色惨白的文官们对一片血红的财务收支状况的抱怨听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

随着特留立宪计划的暴光,帝国政府开始了对帝国政界涉及特留阴谋者的大规模系统清洗。特留与帝国文官团苦心培育的财阀幼苗被一扫而空,相关人员的全部财产也被收归国库。虽然财政方面的收获远远不及对立普休塔特贵族们的肃整,但这场政治地震还是被后世史学家戏称为“第二次家猪大屠宰”,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笔额外收入,帝国军才能勉强发动对自治区的大攻势。

除为数超过二十四万舰的太空舰队外,为了巴拉特星系的占领与警备的需要,亦动员了一千万以上的地面陆战部队。这一千万人中的五千人连同装备,此时正身处丁格尔芬所护送的四艘运输舰中。虽然同盟正规军早已不复存在,但各地的“自由之子”太空游击队一直十分活跃,因此派遣护航部队是绝对必要的,丁格尔芬也始终绞紧了所有的神经。

就在第3天,丁格尔芬终于和游击队遭遇了,为数三艘的小型雷击艇从距离护航队二十五万公里的小行星带一跃而出,气势汹汹向护航队杀将过来。

“不过三艘雷击艇而已,没什么好怕的,列队守住运输舰,把这点敌人都干掉!”

平安的完成护航任务算不得什么大功,在战斗中击毁敌舰才是武人的目标,毋宁说丁格尔芬其实一直期待着能早点撞上游击队好大显身手,证明自己的实力。面前之敌不过区区三艘雷击艇,对于身经百战的丁格尔芬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自己手头还有三艘巡航舰与四艘驱逐舰,在战力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不过没鱼虾也好,丁格尔芬还是兴奋的从旗舰指挥官席站起来,把自己的旗舰置于队伍的最后面,亲自在阵头做迎击的指挥。

到底是曾在罗严塔尔麾下南征北战的老将,护航队在丁格尔芬指挥的下以齐整的队形和密集的炮火迎击敌人,这使得游击队立刻退缩了。雷击艇还没等护航队进入鱼雷的最佳射程就匆忙射出了鱼雷,然后慌慌张张的掉头逃跑了。鱼雷准头奇差,六发鱼雷中有两发被火炮拦截,一发被诱导,剩下的三发也无一命中目标,打得最准的也偏差了三公里。

“所谓的自由之子也不过如此而已嘛,这么不入流的敌人竟然还……”

丁格尔芬话音未落,V-5号就剧烈地摇晃起来,透过萤幕可以看到外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散放出来的大量能源形成热与光的乱流撕扯着帝国军,瞬间有一艘巡航舰与两艘驱逐舰被卷入了能量的旋涡,随后成为金属与非金属的碎片。幸存舰艇的驾驶人员为了避开彼此的冲撞,莫不拼命的与操作平台搏斗。原来游击队发射的鱼雷并非普通的鱼雷,而是杰夫粒子鱼雷。这种鱼雷以杰夫粒子发生器作为弹头,发射到敌阵后杰夫粒子发生器开始工作生成杰夫粒子,被敌舰的发动机喷口点燃后立刻产生了效果惊人的爆炸。

护航队的队形在瞬间被粉碎了,就在他们陷入混乱状态的时候,先前逃跑的游击队转身又偷袭而来。从一还没数到三百,丁格尔芬护航队连同五千名陆战士兵的生命已经全体化为过去时。

“敌人全军覆没,我们有一艘船受了轻伤,总的来说还不错。趁着敌人的增援部队还没来,立刻撤退!”游击队的指挥官,几周前刚脱离巴拉特自治政府宇宙防卫军的莫南多轻轻吹着口哨,“干掉了十一艘军舰和五千个步兵,还剩下二十三万九千九百八十九艘与一千九百九十九万五千个。”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08-1-1 00: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那个,上面来了命令,要把你的第43小队调到中央的皇家亲卫军去。”

面前中队长的表情看起来在“真是遗憾”与“终于松口气”两者之间。军队里有句老话“不看肩上几颗星,要看吃了几年饭”。宋连不但是治安军第1764大队中资历最老的,同时也是能力最强的小队长。不要说中队长,就是扛着中尉军衔的大队长,平时在自己这个士官小队长面前也抬不起头。如果是白种人,宋连至少也该是个大队长了,从地方系治安军调到中央系亲卫军,也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提升吧。

“能进入亲卫军,看来自己在杀人方面也是百里挑一的高手呢。”宋连对此感到一种阴森的自豪。

“以后你就是第7亲卫装甲掷弹兵陆战师团的战士了,多多保重吧。”

“第7亲卫装甲掷弹兵陆战师团?那不就是‘黑色死神’古斯达夫·伊沙克·坎普的部队吗?” 宋连猛然一阵不寒而栗。


伊沙克·古斯达夫·坎普,在15岁那年成为帝国皇军的准尉,众人对这个已故的卡尔·古斯达夫·坎普一级上将之子的照顾,加上其本身的实力与努力,更加速了他的晋升。虽然还只有二十多岁,但已经是第7亲卫装甲掷弹兵陆战师团的师团长,是帝国军中最为年轻的准将,被公认为是第三代军官团的楷模。

“我要为死去的父亲复仇!”

自父亲坎普在那场空前绝后的要塞对决中阵亡后,年幼的伊沙克就在自己的心中立下了这个誓言。不过还没等他从帝国幼年军学院毕业,杨文理就死于地球教暗杀者之手,于是承受伊沙克怒火的对象由杨文理扩展为全体同盟民众。为了“更好的向那群杀害我父亲的混蛋复仇”,伊沙克并未向众人期待的军舰指挥官发展,而是选择了陆战队的道路。

以这满腔的怒火为原动力,伊沙克踏上自己的治安战之路。展现出强硬的铁腕作风,他机智而毫不留情地发动猛烈攻击,大举歼灭同盟领的抵抗组织。对逮捕的游击区所有人氏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律枪毙,为了引出游击队员而毫不留情的在市中心的广场上一个接一个的处死无辜平民,为了消灭一个隐藏的游击队员而毁灭整个村镇……

其残酷无情、赶尽杀绝的焦土做法,在帝国皇军内部也引起了“这还算是战争吗?简直就是屠杀嘛!”的批评,伊沙克也一度接受了帝国军事法庭的内部审查。

“在阁下的心中,一百个潜在的反叛者与一个陛下的忠诚战士的生命,到底孰重孰轻呢?!”

“和皇军战士高贵的鲜血相比,那百亿如同老鼠害虫一般繁殖的同盟贱民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我们的战士,就要实施大规模的清洗!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

“如果能接受‘陛下是宇宙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这个事实,安心的当我们的奴隶,就可以像家畜那样的保留自己的生命;而胆敢加入反叛军的,就连同亲属邻居一起处死!”

“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我将以铁和血,来捍卫银河帝国那至高无上的利益!相比之下,我的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审查会上伊沙克慷慨激昂侃侃而谈,仿佛自己才是真正的法官,旁听席上亦是掌声不断,间或夹杂着“说的好!帝国万岁!”“伊沙克将军是我们的英雄!”的喝彩声。最后鉴于伊沙克的确是功勋卓著而英勇善战,是帝国头号治安战能手;加之有缪拉元帅等有力的军部高级干部为后盾,最后对伊沙克的审查无疾而终。

在如英雄凯旋一般走出法庭大门后的晚上,伊沙克为表示感激之情,到缪拉元帅家登门拜访。对自己这个已故老上级的儿子,缪拉一直对其照顾有加,二人的关系就如同是父子一般。

“伊沙克啊,你作战固然是很勇敢……可是,你就不能稍微改变下作战的风格吗?你想为父亲报仇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是杨已经死了,你也大可不必这么……”

“不,杀死我父亲的仇人还活着,他们就在巴拉特自治区。”

激烈的摇着头,伊沙克的神情就仿佛是慈父面前的别扭孩子。

“伊沙克,不要背负那样的负担了,把眼睛向前看,你的人生之路不该如此狭窄。”

“是啊,您说的对……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复仇,我又该为何而战呢?”

2瓶啤酒下肚后,伊沙克微微仰起头,眼神中除了浓厚的醉意外,似乎还有点异样的东西。

“缪拉元帅,您知道吗?有的时候,连我也不肯定自己的杀父仇人到底是谁……到底是那个在战斗中杀死我父亲的杨文理他们,还是无谋的把我父亲派去送死的那个人呢?如果他当时能增加出击的兵力,而不是派出援军逐次增兵,我的父亲还会如此的惨败吗?”

“………………”

“我的父亲死了,作战的提案者胥夫特那家伙被法办了,而决定采用该作战的那个人,他为此承担任何的责任了吗?!对我父亲的死,难道他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恩……伊沙克,我的看法是……”

“我是个无能的懦夫啊,元帅。无力指向问题的核心,除了把复仇之刃对准同盟人外,我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首度了解伊沙克铁血战风其背后真正的心结所在,喝了一口啤酒,缪拉默默着面前的伊沙克。

“哎呀呀,似乎我是有点醉了,竟然说了这么多无聊话……请务必不要放在心上。”伊沙克猛然正襟危坐,表情也变得格外严肃,“如果以后帝国要进攻巴拉特自治区,请一定要把我编在最前线,哪怕是一个列兵也好。拜托您了!”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07-7-18 11: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就在三月十五日的下午,民政尚书卡尔·布拉格在自己的家中迎来了老朋友财务尚书欧根·李希特。

“看来大远征已成定局了,帝国财政又要面临危机了吧。”

几杯酒下肚后,二人交谈的内容逐渐开始有了实质性内容。

“没收来的贵族、费沙商人与同盟官僚资本都已消耗待尽,而支出——特别是军费支出——一直有增无减。如果能停止战役,落实内政,国库应该会更安定……不过就眼下局势来看,似乎做不到吧。”

如果说罗严克拉姆王朝的军官集团几乎全部是以狮子泉元帅为核心的绝对皇权主义者,那么文官集团则成分复杂。除了如被炸死的工部尚书那样的技术官僚外,大部分文官可说是以李希特、布拉格为首的立宪主义者。虽然此二人在皇帝与军人面前表现的无比忠诚,但他们“培养出具备批判及抵抗能力的市民来”的理念,却如地下水一般流淌在文官们的内心深处。所谓立宪政治这玩意,说到底是各方面势力互相平衡、制约的产物。换言之,若想在银河帝国实现合格的立宪体制,就必须要出现能够制衡皇帝与军队的力量。虽然有了如此的认知,然而究竟该怎样培养出这样的力量出来,立宪派文官们却一直心中无数。

“说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又都做了些什么呢?”

“直到那个人来,我们对该做什么几乎全然一无所知。”

“那个人啊……”

为了不说出“特留尼西特”这个名字,二人始终刻意的使用着“那个人”,令人不快的陈年往事缓缓在二人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特留投奔帝国后,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与立宪派取得了联系。看到特留不但对自己的意图了如指掌,而且还拿出了切实可行的方案,李希特与布拉格勉强压抑住了内心的憎恶感,与其建立了暂时的联盟。

“‘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祖国,如苍蝇逐臭一般毫无廉耻的追逐权势’,在诸位心中,我想必是这样一个人物吧。”冷静的向李希特等人投去一瞥,特留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是的,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你们不但不喜欢我,相反,是轻蔑乃至憎恶着我。”

“这……这是哪里话呢。阁下给我们带了了宝贵的计划,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哪里会……”布拉格略带慌张的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台词。

“算了吧,背叛一切,出来了信任自己的国民,把自己的过去毫不吝惜的抛弃,投入敌人的阵营以求重用……我这样的人,您是不会喜欢的。不过您却抑制住了自己的憎恶,把我从垃圾堆里拣了起来……”

“您不但了解我们的意图,并且还能提出可行的计划。我们是把您作为同志,真心期待能够与您一起,推动我国的立宪体制成为现实。”

“我完全理解您的立场。虽然我们的利害不能说是完全一致,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展开合作的……”特留脸上再度浮现出那种令无数女性选民为之癫狂的微笑。

当然了,特留与李希特布拉格并没有彼此感动的握手拥抱,而是立刻进入到了细节的讨论中。特留的计划具体而言,就是扶植出足以制衡帝国中央的力量,那就是财阀。

在莱因哈特时代,帝国奉行着类似自由主义的放任式经济政策。中小型企业维持原状,而内战失败的贵族、费沙、同盟的大企业则被没收为国有,随后除军工企业外,其他企业陆续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转让与民间人士管理经营。虽然理论上是要化整为零,确立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经济,但是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可以分割开来,因此具体执行的时候几乎还是以完整转让为主。而这一过程,几乎完全是由立宪派的文官们执行的。当然了,他们是按照特留提出的方针操作的。在地球时代,倭帝国在明智维新中为了迅速确立君主立宪的体制,动用国家机器人为的制造出了一批财阀,特留也不过是活用了这一历史经验罢了。

在培养财阀的同时,特留还把布拉格、李希特等人作为自己的“发言代理人”,到处散布诸如“连年的用兵、战役用光了国库,死亡人数在大幅的增加”等“不够谨慎的发言”。军部对此虽然颇为恼火,但财务、民政尚书毕竟是帮助莱因哈特作为政治改革的重要人物,乃是有数的帝国重臣,决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加以处置。况且这种观点虽然“有利于反皇帝派的一方”,但就立论而言却绝对正确,就这么加以处置的话,反而可能会被视为一种暴行,从而使得军部陷入被动境地。就这样,军部与文官在地面下的裂痕逐渐扩大着。

除了策划帝国文官与军官的对立外,特留的计划中还有更加奥妙的部分,那就是使得帝国军队日益的军阀化,从而间接的削弱皇室中央的权威。当然了,军阀化早以存在,而特留利用自己的人脉与金脉在一旁巧妙的煽风点火,使得这一趋势大大的加速了。虽然说来极为卑鄙下流,但是举凡收买、胁迫、或者为了要激起对方相互之间的嫉妒仇视所应用的密告或中伤,各种手段都在特留秘密使用的范畴之内。特留把人脉和金脉一步一步地在帝国的政界扩展开来,巧妙的播下不和的种子,暗中削弱着帝国中央的权威。

除了在帝国高层内部煽风点火外,特留针对前同盟领平民也展开了工作。“要能够强力唤醒市民共和理念的认同,前提条件有二:a、专制政府的暴虐压制,b、有民主共和政治的象征性人物牺牲的情况下才可能做到。这两者之中无论那一种产生,都会成为在感情面、现实面加强这种理念的要素。”在特留直接或间接的策动下,同盟领内的反帝运动此起彼伏,而帝国方面则针锋相对的加大镇压的力度,在古恩·基姆·霍尔广场大屠杀达到了顶点,其结果就是帝国在同盟平民心中的形象日益恶化了。

就如同一个高明的画家,特留描绘着缤纷的帝国未来蓝图。但特留没有看到自己计划成功的那天。就在罗严塔尔如他计划的一般对自己的主君亮出反叛獠牙的同时,特留也迎来了自己的最期。“他所描绘的构图并没有因为法律或军事力量而破碎。那一道没有正当的理由,纯粹只是因为感情上的冲击而放射出来的光束把特留尼西特和他的未来永远赶出了现实的地平线。罗严塔尔元帅因为个人的情感而修正了人类社会的未来。” 后世历史学家们如是说。

因安德鲁安·鲁宾斯基的死和多米妮克·尚·皮耶尔的告白,特留的计划逐渐明朗化了,这令李希特与布拉格为之战栗不已——本来以为是自己在利用特留,却不想是自己被特留彻底的利用了。随后,帝国展开了内部大清洗,李希特与布拉格本人虽未被制裁,但帝国的文官却从此再也无力与军部分庭抗争了。


“我们……应该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李希特的声音就如他的表情一般苦涩。

“‘培养出具备批判及抵抗能力的市民来!’在结果上看,我们当年的理想也可以算是实现了吧……不过实现的形式似乎与我们当初设想的截然不同呢。”

“是啊,最后逐渐把帝国臣民培养成批判精神的市民的,乃是同盟的抵抗军呢,我们可是一点事情都没做。我们的银河帝国在物质上获得了胜利,但在精神上却败给了同盟,这么下去,帝国本身的存在大概也会成问题吧。这可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啊……”

“立宪的前提是制衡。而现在看来,财界与政界两方面制衡的努力都没能成功,倒是我们原先一直担心的军阀化日益严重了。这么看来,皇帝的中央集权固然是被遏制了,可帝国的统一却受到威胁了呢。”

“搞不好,银河帝国要步上地球时代神圣罗马帝国的老路呢。”

“哦?难道一百年后,银河帝国的皇帝将由几个选帝侯选举产生吗?”

“‘狮子泉选帝侯’,似乎听起来还不坏呢。哈哈哈哈……”

两瓶红酒下肚,二人的对谈越来越滑向“大不敬”的深渊了。

“说到底,我们还是可悲的失败者啊。”财务尚书将酒杯置于桌上,留下半杯的酒在激烈的摇晃着。

“喂喂,小心点!宇宙历七九九年,新帝国历元年六月,莱因哈特登基那天的陈酿这是最后一瓶了,这么洒到桌子上就太可惜了。”

“说的对,干杯……可是,我们为什么而干杯呢?为帝国?为皇帝?还是为了我们的理想呢?”

“我提议为特留干杯。怎么样?值得为之干一杯吧?”

“啊哈,真妙!就为这个!为了特留,为那个把我们榨得一干二净的坏家伙,干杯!”

“干杯!”

4月1日12时35分,帝国宪兵队闯入民政尚书的府邸,迎接他们的是卡尔·布拉格已经僵硬的尸体与“我该做的事情与想做的事情都还有很多,不过能做的事情已经再也没有了”的遗书。

财务尚书欧根·李希特在两小时后,亦如自己的老朋友布拉格一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人品的更新,感觉写的还是不够黑暗啊……果然,热血阳光的本大叔写不来黑暗流的东西捏。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7-7-11 14: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我在这里作一个小小的猜测:自由之子很有可能演变为一个类似地球教一样的组织,而帝国会因为进攻自治政府而崩溃,变为多个小国,而自治政府在开战时可能会受到一些损失,当然一些当年逃过皆杀田中的主角可能要被红荼大人给OVER了.但是自治政府最后很可能把过去的同盟领收回来,并且把帝国赶回本土.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猜测.
发表于 2007-3-16 15: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吾皇统御,传承万代。复归奇点,再为星海!”

随着帝国国歌的响起,夹杂着诸如“战争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今后将转入和平与发展的体制,也就是说,吾辈文官的时代即将到来”与“我们豁出性命来打下的宇宙,那群坐办公室的西装党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的?真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讨厌家伙!”的窃窃私语结束了。帝国的重臣们站正了身体,人人噤声。

“除了赫赫的武勋,再没有比恢弘的建筑更能体现君王威严的了。”

银河帝国还没有遭遇过外星人,而镇压旧同盟领的暴动似乎也算不上是“赫赫的武勋”,因此为了显示统治银河系近500亿人类的罗严克拉姆王朝的威严,帝国在新帝都费沙建立起了庞大“狮子之泉”帝国宫。宫殿在奢侈程度上虽不能与高登巴姆王朝的新无忧宫相比,但却也无比恢弘壮丽。这与其说是摄政太后希尔德有奢华的爱好,毋宁说是出于政治方面的必须。与耗资巨大,造成帝国财政一连6年赤字的“三元帅之城”和“影之城”要塞相比,“狮子之泉”帝国宫的造价也还算是便宜。

以恢弘、富丽为原料,洒上名为“心理震慑”的酵母,由银河帝国权威的衍生物主厨,最终目标就是让从宫殿大门来到皇帝宝座面前的人诚惶诚恐到产生“不禁有要下跪”冲动的地步,不过这一切对身为帝国最高长官的沃尔夫·冯·麦达米亚公爵却收效甚微。皇帝的宝座固然在威严与华丽程度上无可挑剔,但却反衬出端坐其上的亚历山大的年幼。摄政太后希尔德坐在自己儿子的身边,这令麦达米亚有种奇妙的感伤。不过如果换做一个共和主义者,大概就会发出“还真是个孤儿寡妇的可怜帝国朝廷啊”的嗤笑了吧。

“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往往是跳蚤。世袭的君主们,大致10个人里能出一个名君,5个人里能出一个正常人,剩下的不是窝囊废就是便执狂,性格变态的就更多了。”

莱茵哈特的儿子亚历山大·齐格飞·冯·罗严克拉姆,未来的银河帝国皇帝,即非如共和主义者们所诅咒的那样,是个如鲁道夫之子一般的低能儿;亦非如帝国群臣所期待的超越其父亲的天才,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11岁少年而已。虽然是莱茵哈特与希尔德这等宇宙不世奇才之基因组合的结晶,拥有宇宙最好的教育资源,但除了容貌出众外,亚历山大并未显得比同龄的孩子优秀多少,大致也就是比高登巴姆王朝倒数第2任皇帝艾尔威·尤谢夫二世略强而已。

“莱茵哈特大帝该不会是把自己子孙后代的才华提前透支了吧。”

这个冷笑话虽然大不敬,不过也多少符合当前的事实。虽然有过“不管如何,在所有生存的人当中,由最强大最贤明的人去支配宇宙是最好的。如果亚历 山大·齐格飞没有这样的力量,就没有必要让罗严克拉姆王朝继续下去了”这样的豪言壮语,但莱茵哈特毕竟还是根据血统继承最高权力的原则把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理论上说,各舰队都是帝国的舰队,而非舰队司令的私兵;但具体到各舰队的官兵,能得到他们认同的却只有自己的司令一人而已。毕典菲尔特、缪拉这等“黄金狮子泉”的元帅们对莱茵哈特的忠诚毋庸置疑,对莱茵哈特之子亚历山大的忠诚大致也还算说的过去,但自己的部下,帝国的第二代军官们以及逐渐成长起来的帝国的第三代军官们,他们对皇室会有如自己一般的绝对忠诚吗?五十年后,当罗严克拉姆王朝第三代皇帝登基的时候,那时的状况又会怎样呢?麦达米亚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吞并同盟后,莱茵哈特曾宣布承担前同盟军的全部抚恤金,此举收服了多少同盟民心不得而知,但直接的后果就是军费大幅增加。抵抗军的活跃使得同盟领内的经济与生产只能勉强达到过去一半的水准;为了围剿游击队,同时也为了增加中央的权威,正规舰队的退伍士兵大部分并没有回流到生产部门,而是进入了克斯拉麾下宪兵队系统的治安军。同盟领与费沙领此时都已成为帝国领土,因而不能再如对待敌国一般,采取一味压榨的政策。最后总的结果就是新吞并的领土收益与相应增加的军费勉强持平,而帝国本土的经济状况则随着没收贵族财产的消耗而日益恶化。

与经济状况相比,更令帝国军部为之抓头的是军队的士气。与和同盟正规军之间“堂堂正正”的战斗不同,在以百亿同盟民众为对手的治安战中,帝国军士气飞速下降,而“战争综合症”患者的比例则极速上升,不得不定期把治安军轮换回国内以“保证士气”,但新的问题亦随之而来。

“对于银河帝国而言,同盟领就如同是瘟疫区。几乎每一个从同盟领回来的帝国兵都感染了名为‘反战主义’与‘共和主义’的病毒,而且还迅速把这病毒传播给身边的人,以至连帝国本土也出现了可怕的疫情。”

后世的历史学家们如此评论当时的战况,还颇有兴致的将其与地球时代的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2帝国士兵在苏联作战时被赤化的情形进行对比,称之为“1500年后,同样的情形规模扩大百倍后,于宇宙中再现了”。

帝国高层没有后世史学家的闲情逸致。帝国当然不能大规模使用核弹,一口气把同盟的150亿人统统杀死,于是他们的怒火只好集中在了巴拉特自治区这个“看得见”的目标上。对于自治区而言,这固然是无妄之灾,但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同盟领乃是帝国的脓疮,令帝国流血不止,帝国的机体也将逐渐坏死。百年之后,宇宙也许会落到巴拉特那群共和主义者手中也未为可知。因此必须快刀斩乱麻,以雷霆之势采取断然措施,消灭巴拉特自治区,一举消灭后患,帝国方可长治久安、永世长存。”

新帝国历零一四年,宇宙历八一零年的三月十五日,也就是银河帝国御前会议结束后的第六天,以沃尔夫·冯·麦达米亚为指挥,银河帝国15个舰队共计24万舰的庞大军力,以巴拉特自治区为目标开始集结。毕典菲尔特、缪拉等帝国名将几乎都在远征军中。出动如此大规模的部队,倒并非是出于集中优势兵力一举击垮敌人的军略考虑,而是因为帝国军官们都预感到除非造反,否则自己在有生之年,大概不会再有机会参加大舰队战了。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发表于 2007-1-7 21: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难道,从一开始起,你们自由之子就没想要挽救自治政府吗?”尤里安忽然感到一股怒气。

“‘一旦被国家政府所局限,人的视野就会变得格外的狭窄’,虽然号称是杨文理的弟子,但看起来您的见识程度也不过是如此呢。”马富贵看上去还是那么一脸的纯洁无辜,“我们自由之子所关心的是整个人类社会在百年后的未来,而不是自治区在10年内是否能够存在。与诸君不同,对于我们而言,自治区决非是全部,而仅仅是整个宇宙革命战略中的一个因素罢了。”

“你们嘴里说着什么杨文理,可是你们又何曾考虑过杨的愿望呢?!自治区是几百万自由战士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让自治区存在下去,这是杨的最大的愿望,用作为杨的继承人,我就是豁出性命来,也一定会把自治区守护好给你们看看!”

“杨的理想是实现民主,而不是什么守护自治区。况且自由同盟也是海尼森等先人历经艰险才建立起来的,诸君又为何要抛弃她呢?”

“你们这些自由之子难道不考虑你们选择的方式下将会流淌多少人民的血吗?战争已经持续了几百年,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个宇宙少流点血呢?!在你们的眼中,难道人的生命就不值一钱吗!?拜托你们,饶了这个宇宙吧!”

“您说的很对,我们选择的道路是一条鲜血凝结的惨淡道路。‘自由之花需要暴君与志士鲜血的浇灌才会盛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跳舞,不是互相说着体面的恭维话就能完成的。革命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那样文质彬彬。革命就是暴力,就是断头台,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皇帝不会因为我们的乞求就把民主施舍下来,获得民主的唯一可靠的途径只有斗争。”

说着,马富贵的面孔在似乎暗淡了下去,“是的,革命的目的是善,但在革命的过程中,我们不得不使用恶的手段。我们不喜欢暴力与恐怖,但是为了与暴君的白色恐怖相对抗,我们只有回敬以革命的红色恐怖,这是帝国用宪兵队、集中营和大扫荡教给我们的,是我们从一次次被镇压的和平情愿中学习到的。诚然,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但我们认为,宝贵的是人的生命,而不是作为家畜的生命。正是为了能够以人的资格,而不是家畜的资格活在这个宇宙中,我们才会誓死奋斗。”

“哼,说了这么多漂亮话,还不都是你们自由之子的自我陶醉!”

“先生,我希望您收回刚才的话。”马富贵一瞬间变得格外严肃,“就在同盟领的民众们为了投票权走上街头,又被帝国宪兵投入监狱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在我们自由之子与帝国派来扫荡的治安军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呢?对帝国统治下的一切状况奉行不听不看不说的三猴政策,你们还有立场号称自己是民主共和的守护神吗?而这样的政府,又是否还有存在下去的价值呢?”

大厅里一时寂静了下来,大约过了从一数到一百那么长的时间,马富贵的声音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寂静。

“是的,自治区必然会灭亡,这是任何人,甚至连帝国也无法阻止的。不过请放心,抓住一切机会打击帝国是自由之子的方针,因此我们将尽可能的向你们提供帮助。我们还是可以在一些领域展开合作的。”

“以你们的力量,又能做些什么呢?”

“罗严克拉姆王朝号称‘一亿士兵,百万军舰’,不过实际规模不超过70万军舰,真正勉强可以使用的不到50万,而在这50万军舰中具有一定战斗力的只有一半,也就是25万左右。当然了,即使如此,和罗严克拉姆王朝相比,我们的力量看上去是小小的,但虽只有这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宇宙的环境中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

时间对我们而言是有利的武器,我们坚持的时间越长,民主共和思想就越发可以在民众中(当然,也包括帝国人民)中普及;相应的,罗严克拉姆王朝的力量则会不断的被削弱。  

帝国的新领土治安军的士兵,将不得不把同盟与帝国的状况进行对比,进而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民主共和主义,因而成为帝国皇军中不稳的种子。随着新领土治安军的轮换与退役,这种潜在的准共和主义者数量还会进一步的扩大。  

是的,我们斗争的重心在于民心,帝国政府无法在失去民众的支持后长期生存下去。我们的重心是核心组织自由之子以及我们的支持者与同情者;而帝国方面的重心此时也是那些尚被蒙蔽的民众。各派民众是混在一体,通常是难以区分的。  

帝国皇军是职业军人,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身经百战,但他们所习惯的是常规的传统的战争。在常规战争中,是要采取一系列的主力决战,消灭敌人的重心——也就是舰队;而在现在的斗争中,我们的重心与敌人的重心是彼此结合的,他们在摧毁我们重心的同时,也在摧毁着自己的重心。  

帝国皇军在遭到我们的打击后,很有可能、不,是一定会进行大规模的无情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令我们遭受重大伤亡,但同时也会伤害更多的无辜百姓。因此,这种报复活动通常会起到与他们预期相反的后果,导致民众对帝国的进一步疏远。

常规的军事行动是要集中兵力在短时间内迅速取胜,而我们的军事行动刚好相反:我们在空间上分散,在时间上持久,以避免决定性的失败。只要我们没有失败,在绝对有绝对军事优势的帝国皇军的围剿下生存下来,那么就等于我们获得了胜利。反之,敌人如果不能获得决定性胜利就是失败,这将导致人们对帝国皇军失去信心,进而对帝国本身失去信心——我们知道除了庞大的军力外,帝国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依靠了。

……………………”

马富贵那有力的话语,果决的脸,炯炯有神的眼睛,以及包含在的话中的把握和坚定信心……所有这一切,使他显示出威严非凡的气概,一时间把雅典菠萝、卡介伦和尤里安迷住并慑服了。

“能有这种见识的人物,应该不会只是个小小的联络员才对……您大概就是自由之子的领袖‘大叔’吧?”

“当然不是,我连领袖的学生都算不上……刚才说的不过是些基本常识罢了,任何一个学习过领袖著作的自由之子下位干部都知道。”
前正新盟最高评议会代理主席,宇宙革命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正新盟执政党代理总书记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6-12-11 08: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挖坑挖坑!银英传补

orz红茶你居然还能想到更新……不容易啊……我还以为你的这个坑已经被你废弃了……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2-1 20:50 , Processed in 0.491620 second(s), 3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