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接龙:斗阵[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6 12: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夜

緣起: http://www.phezzan.com/phezzan/y ... me=f_531&page=1


by FM琴森維奇


云遮明月。

野廟內燭影晃動。

靈走了進去,見佛龕前站著個白衣人影,便走過去拍拍前面那人的肩膀,道:“這位兄台…”

前面那人忽地轉身,右手猛地扣住靈的左手手腕。靈大吃一驚,掙了幾下掙不脫,大怒道:“你做什麼!”右手一招“飛花摘葉”向那人攻去。那人仍不放手,一手扣著靈的手腕,另一手便與靈過起招來。

兩人使的都是小巧的擒拿功夫,只見靈玉手纖纖,紅袖翻飛,恰如彩蝶穿花;那人掌法飄忽,詭異莫名,好似浮雲變幻。你來我往,剎時間已拆了十來招。

這時琴走進來,見靈被一白衣人扣住手腕,一驚之下,不由分說,便一掌向那人劈去,剛巧那人左掌掃過,琴的手上頓時多了幾道血痕。(汗…)

白衣人微微一笑,放開靈的左手,倒退幾步,低聲道:“兩位莫驚,在下並無惡意。”

靈大怒:“什麼叫並無惡意?我腕上的這道紅痕怎麼解釋!”

白衣人輕笑,眨眼道:“哦?……這屋子太暗,在下沒看見什麼紅痕吶。”

靈冷笑:“你以為這樣胡弄幾句就可以賴過?一上來就要把人家的手往死裏擰,是何居心!”

白衣人仍是那副漫不經心的笑容,道:“在下是手無縳雞之力的謙謙君子,姑娘可莫要信口開河。”

靈怒道:“好你個謙謙君子!”氣勢高漲,喝道:“白雲山下望熹山莊艾紫靈在此!報上名來!”雙手擺開“升天入地馭氣排空殺神九式”(呃…)的架勢,看樣子是要動真格了。

白衣人緩緩道:“在下姓區。”


我不行了

為什麼我的戲份那麼少…


此pose~被FM琴森維奇在2005年7月14日22:29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23日19:30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9月14日23:10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9月14日23:13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10月29日15:40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6年1月26日12:28编辑过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9: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龙:月夜

by  靈艾格茲

靈冷冷一笑:"很好,區公子,幸會了,"柳眉倒豎,"受死吧!"

瞬即連發八八六十四掌,一掌接一掌,掌掌相連,環環相扣,掌勢綿密如網羅,鋪天蓋地而來,是為第一式"羅天網地"。霎時間,野廟之內只見紅袖飄揚,無數雙手同時向區拍去,看得人眼花撩亂;掌風凌厲如刀,廟內黃帷已然盡裂!

區連退十步,險險避過第一式六十四掌,第二式"席卷九天"已打到面門,迫得他一提氣,身形拔起,躍上房樑,急得琴在下大喊:"別上去,快下來!你們會把房子弄塌的!"

她深知靈的脾氣,果不其然,靈冷笑一聲,使出"踏雪尋梅"的絕妙輕身功夫,追了上去,衣袂飄飛,翩然若仙,掌勢依然不斷,氣焰席卷九天!

她功力之高,氣勢之強,遠超區意料之外,一面在廟中細小空間之內騰挪,一面叫道:"姑娘且慢動手,在下有話要說!"

靈火氣正盛,一言不發,只管出招攻他,一心要打得他求饒。

區急叫:"姑娘難道要在在下說出來意之前,先把‘告密’之人打死?"

靈一听‘告密’二字,手下一頓,區已乘隙閃身至琴的身后,以策万全,大有以琴作擋箭牌之勢。

靈見狀,臉色一凜,又要出手,琴已搶先問道:"是你約我們來的?"昨日黃昏,她倆收到信箋一封,要她們于今夜子時來至城外山神廟中,說有要事相告,署名正是"告密者"。



難得今儿琴起了個頭,不接一下以示鼓勵說不過去,玩法和"[轉載]朋友"相同,我依然是First runner-up,大家伙儿接著把雪球滾下去吧,歐。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15日9:32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16日15:44编辑过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23日19:30编辑过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7: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結局 V.01)

by  萊茵哈特

我来接着写
  话说在灵儿和琴的注视下,欧嘉文缓缓地说道:那天是上个月初十,我正好在白云市镇闲逛,忽然被人撞了一下,那个人说了声对不起,便急忙离开了,虽然他的手法很轻,不过我还是发觉了钱包被他拿走了,可是如此轻的手法,完全不像是普通的小偷,于是我便暗中跟踪,想看看他是甚末人.
  他顿了一下,咳嗽两声,又说道:结果跟踪之中竟来到了一处地方,那是谁也无法想到的.
  琴连忙问:是甚末地方?
  欧嘉文瞟了一眼灵儿,说道:那便是灵儿小姐的府上()..说完又顿了一顿
  琴接口道:你说下去罢
  欧嘉文只好接着说,只听他说道:于是我跟着那贼进了小姐府中.走着走着,那贼忽然进了个外边用翠玉和名贵花草装饰的阁楼,然后就杳无声息,我便悄悄跟了进去,1层竟然没人,我就上了2层,在窗口看见了那贼的身影,可就在这时....
  琴忍不住又问道:后来怎末样了?
  欧嘉文看了看正咬住嘴唇的灵儿(),叹了口气,接着说:
  我正要追,忽然就听到房间中居然有动静!我一惊,犹豫了一下,身法就慢了.可是正在我这一犹豫间,那贼好象算准了似的,忽然施展起绝佳的轻功来,只见他几个起跃,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见已追不上,边慢慢环视四周,这才原来2层还有个小巧的内室,不仔细瞧是看不出来的.这时,一个柔美声音说:今天府上可是来了稀客?
  灵儿的脸已经慢慢变红,欧嘉文又说道:我连忙起身想探个究竟,这时,又一个苍老的声音说:老爷说了,请小姐快快更衣,待回要见客人的.我不禁更加好奇,连忙走进了夹间.忽然,楼下又传来声音:老爷请小姐用餐.那声音内力纯正,显然是个高手.
  这家里连个传话的仆人都是高手,究竟还有多少高人.想到这,我便不敢再把头往外撇,于是........
  这时竟然连欧嘉文的脸也红了....过了一会,欧嘉文又说:之后我便闪身出去,以我的轻功全力而为,自然是轻易离去.然后我就接到一封书信,让我只要自称告密者,来此地就可以了
  .........
  隔了5分钟,大家竟没说一句话,琴不禁更加好奇,又问到:到底发生了甚末啊?
  灵儿脑中想着那日发生的事情:那日他刚更完衣,忽然听到外面有响动,飞身出去,竟没有人,那人的轻功着实厉害.然后她也接到一封信,信上人自称"告密者"说是看见了那天的所有事,并说要是不来此地,就要把那天的事张扬出去.所以....
  只见灵儿慢慢地抬起头,小声地说:你都看见了?声音中已没有刚才的霸气,更多了几分温柔.
  欧嘉文也小声地回答:恩
  灵儿沉默了一阵,又说道:那便好办了."了"字还没说完,左手便捏了个剑诀,右足挑起一根枯木,右手刚一接触,便使出了名震江湖的"天仙剑法"只见一道道白光暴射向欧嘉文,居然一上来就是拼命的"霞光万丈"
  "霞光万丈"是"天仙剑法"中最难学的一招,也是最危险的一招,此招完全放弃防守,整个剑法依靠"功"字诀,强攻敌人,一般剑法是三分防守,七分进攻,而"霞光万丈"不仅把七分进攻发挥地淋漓尽致,更把三分防守之力用做进攻,所以威力大增.
  话说转瞬间,灵儿便已攻出30多招,欧嘉文只勉强还了4招,一是因为此招非常威猛,二是因为刚才还满脸温柔的灵儿,忽然使出这末猛烈的进攻使他方阵大乱.又攻了几招,欧嘉文一个下盘不稳,被灵儿抓了个正着.灵儿抠着欧嘉文的脉门说道:你知道灵家的规矩吧.
  欧嘉文想了想,只好说:不知道.
  灵儿似乎有些不信,说道:你真不知道?
  欧嘉文答道:确实不知啊!
  灵儿柳眉一瞪: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都是我们灵家的人了,灵家的规矩:只要是你....灵儿脸又一红,说道:就是象你做过的那事的人,都得入赘灵家,现在你知道了吧,这门亲事我去跟爹说.....
  只见灵儿脸颊绯红,挟起欧嘉文便飞奔回家.
  .
  不出5日,灵儿小姐便与欧嘉文少爷完婚了~~~~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7: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無聊的V.01 后續)

後續﹕

by  歐嘉汶

不過聽說洞房之夜有一道黑影從望熹山莊閃出......翌日,洞房裡傳出了一陣怪叫﹕"萊茵!你怎會在我的......那昨晚......"
就是這樣望熹山莊莊主的乘龍快婿就易手了......


by  萊茵哈特

忽然又一声尖叫,:莱茵,你脸上的东西怎末掉了下来?啊,原来还是欧嘉文,休想再骗我(接着是一同一边倒的战斗.......)

by   歐嘉汶
這時,樓下傳來一聲﹕"萊茵~下來吃飯啦"。面眼的"歐嘉汶"諾了聲,飛快地跑下樓。靈差點忘了咱家小弟正在跟一位四川來的老師傳學"變臉"......
"那昨天晚上......"老莊主陰沈著臉問。
靈羞紅著臉輕點下頭
"萊茵!你怎解釋!"老莊主怒渴。
萊茵期期艾艾﹕"昨晚姐太熱情了......"
"總之你把這搞平!!"

最後,萊茵被逐出門。為了姐的名聲以及回到咱家温暖的家,萊茵"入贅"了望熹山莊。


by  萊茵哈特

    又过了几日,一日,灵儿正在散步,忽然看见"莱茵"在前面和一黑衣人说话,灵儿正想上前打招呼,忽然看到那黑衣人胸前写着"色"字,灵儿便收住脚步,耐心听他们说话.
    只听那黑衣人说:欧少主果然是我们逍遥色帮的少爷,在望翥山庄一饱眼福,之后又轻松遍了个故事,便把武林三大美女之一的灵儿小姐骗到了手,而且还让武林年轻的后起之秀---天外天(古龙小说中的帮派,擅长药理,机关)少主---莱茵哈特背了黑锅.少主果然聪明绝顶.
    忽然"莱茵"从脸上撕下一层厚厚的面膜,干笑了几声,说道:呵呵呵,那里那里,要不是我这个薄脑袋帖了3层脸皮也能有普通人大小,还有这个屠娇娇留下来的面皮和易容膏,我哪能2次易容成莱茵那小子呢?怪就怪莱茵那小子不长心眼,没料到我这一招,呵呵~笑容之间尽是得意.
    灵儿在后面听得肺都快气炸了,转头就回去叫来庄丁围堵黑衣人,等那黑衣人一走,立马有4,5个身手敏捷的庄丁长跟了上去.
    再说这边,黑衣人一走,欧嘉文立马想带上莱茵的面皮,可是已经晚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灵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不等对方开口就使出了南海神鳄八十一路点穴大法,片刻之间,欧嘉文全身三十六处大穴,七十二处小穴全被制住,灵儿左右手又瞬间扣住任督二脉的脉门,厉声问到:你便是那个无恶不做,奸淫妇女,杀人无数的江湖黑帮---逍遥色帮的少主?
欧嘉文虽然眼见逃不脱,但还抵赖道:我,我是那个坏小子莱茵啊.
   灵儿右手一抄,手中便多了一个刚从欧嘉文怀里摸出来的铁牌,上写"逍遥色帮"四个大字,灵儿又说道,凭你的武功被人放这末个牌子虽不简单,但也不是难事,江湖中至少有十几位能人可以如此,但要想不被你发觉,呵呵,那怕是只有神仙了.....
   正说着,庄丁回报:报,刚才那个黑衣人已被擒住,但我庄一共伤了2位庄丁长,对方供认:他是逍遥色帮四位长老----"软弱无能"中的"软",刚才在庄中会面的确实是少帮主--欧嘉文.
   听完这话,灵儿柳眉倒竖,呵斥道:你还有甚末可以狡辩的吗?
   欧嘉文本想张嘴,但眼珠一转,又摇了摇头.
   灵儿说道,唉,虽然你无恶不作,但是本家家规甚严,你.....你还是随我回去吧,以后多派人看住你就是了.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7: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胡鬧式鬥咀被制止的經過)

不要管他,就當沒看見好了。把你打的貼上來。
靈艾格茲出版于 2005年7月16日15:27

才接到第三篇就已經全變味儿了,各位真是好功力呀...暗怒

誰要再往那儿上拽,哼哼哼...
靈艾格茲出版于 2005年7月16日15:32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23日17:57编辑过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8: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結局 V.01 感想)

by  歐嘉汶

萊茵小弟,我實在不知說什麼好。
按我先前寫的,萊茵是靈的弟弟,望熹山莊的少主,正在跟一個四川老師傅學變臉。
你怎能不看前文,隨意改成﹕是武林年轻的后起之秀,天外天少主,擅长药理,机关。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5

主题

364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05-7-23 18: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接龍:月夜 (胡鬧式鬥咀被制止的經過)

下面是引用靈艾格茲于2005-7-23 17:57出版的回复:接龍:月夜 (胡鬧式鬥咀被制止的經過):
不要管他,就當沒看見好了。把你打的貼上來。
靈艾格茲出版于 2005年7月16日15:27

才接到第三篇就已經全變味儿了,各位真是好功力呀...暗怒
.......

靈,我能看見你無奈的樣子
我不在乎。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8: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謝謝.我的確很無奈...
幸好!小C沒讓我失望...喜极而泣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5

主题

41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8: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我也很無奈呀
此pose~被欧嘉汶在2005年7月23日18:54编辑过
初次相见,脆弱的你彷佛能随着樱花
为风所折
隐藏在那低垂的眼帘,水漾的双瞳
诉说着无尽的天真
那刻的感觉,成为了我心日后的方向
纵使命运令你我分离、
命中注定我们要彼此伤害
也请让你我纠缠在一起
直到一方鲜血流尽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3 19: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接龍:月夜

by  欧嘉汶

区稍定身子,在确保没有性命之虞,才慢慢开口……﹕”是的。”
急燥的灵才刚打算动手迫供,琴委婉地制止了。
“那敢问公子有何要事相告?”
琴的知书识礼、明眸浅笑,令区一时失了神﹕”冰柜……”
只见伊人秀目微嗔,区赶紧返回正题﹕”你们要的东西今晚会在城南二十里出现。”
!!!
灵的脑海瞬时弹出一本本寻觅多时的古章典籍;而琴则忆起把绝世好琴……
“是、是真的吗?”
贪婪的眼神碰上对方肯定的微笑雴时变得火红。
“那…小女子先行告辞了。”眼看灵火一样离去,琴亦只好急急请辞。
前脚才刚要跨出门槛,琴突然想起某事﹕”既然东西会在城南出现,那么公子为何要约我们在城北见面呢?”
区不答反问﹕”你不怕迟了东西被人抢了吗?”
确定对方不会老实地回答,琴只好转身去追灵。
*   *   *
确定他们巳经走远了,区亦开始动身离开……
“你刚才是诓他们的吧?”梁上的某人问。
“那里!我像是这样的人吗?”真诚的语调配正直的模样,真的不像是。不过……”我只是没告诉他们这是个陷井。”下一瞬间,区的眼中已迸出狡黠的神色。
梁上的人打了个突﹕”这不会是由你安排吧?”
“你说呢?”
那人不敢再出聲,猛然又想起一重要事兒來,張大嘴:“你…你…不記得老大说今晚要在城南……”
“呵呵,不要緊啦,老大很安全的。不會波及到他老人家的啦。”区笑得益发灿烂“你不会想告诉给老大吧?”
迎着对方天真无邪、人蓄无害的笑容,梁上人顿时冷汗直流。
老大,这只能怪你收错手下了。
转了个话题﹕”你为什么要约他们在城北?”
“如果我说这是因为好玩呢?”区依旧老神在在地浅笑。
一股无力感涌上。幸好被整的不是自己。梁上人悄悄地替他们默祷。
*  *  *
在城南的竹林,琴失去了灵的踪影。正当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竹林的某处传来阵阵源远流长、高山流水绝妙之曲。一向喜欢音律的琴顿时被吸引过去……
那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绝世好琴?!嗯嗯,果然是好琴。每个音都清脆圆滑,让人回味无穷……那琴师弹得真不错,能把琴的所有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确实是绕梁三日……
“谁?!”
糟了,忘了消足音。相对起被人发现的困窘,琴音的消断更是令琴感到阵阵的惆怅。
琴落落大方的走出竹林﹕”小女子……”对方的年轻帅气令琴一时间看呆了。
“难得有知音。姑娘既然这么欣赏郑某的琴,郑某就献丑,再奏一曲,让姑娘评赏评赏。”对方把琴的失態看成是欣赏,语毕,右手一扬,乐章再起。
这次是一首委婉动人的情歌。
不知是沉醉于乐章之中,还是溺浸于当中的气氛,琴的面上泛起阵阵酡红……
*  *  *
竹林的某处,几个旅人正打算扎营过夜。他们衣装普通,比较特别的是他们携带着好几箱看来价值非凡的宝物,能够走到这里而不遭贼人们覤视,原因除了是因为他们武功了得,更甚的是他们带了张”蔡”字镳旗。
“蔡氏镖局”是近年新掘起的。镖师虽然不多,但个个武功精湛,加上蔡总镖头人缘好、人面广,绿林中人莫不给他几分面子,所以所接到的镖都未曾失手,尤其是当蔡总镖头两个年轻有为的儿子加入后,镖局更是声威远播,普通鼠辈都不敢轻举妄动。
灵虽然不是一般鼠辈,但也只敢远观而不敢近看。一、她老爹和蔡总镖头不是一般的熟,他们两家可是世家唷。二、她小时曾到镖局里作客兼学武,镖局里的叔叔伯伯大半都是认识的,夺他们的镖不是太好吧。三、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蔡总镖头的两个儿子有没有随行。要知道她灵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两个姓蔡的。他们简直是她命里的宿敌、克星!!
“唷,灵儿,站在这里干什么,难得来了就过来坐坐吧。”身后突然传来一把惹人厌的嘲讽声。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灵悲叹。
“对呀,灵妹妹,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们”想”你”想”得好苦呀。”另一把声加入。
天呀!我只听过好事成双,可从没听过坏事也是啊!灵的内心惨叫。
灵狠咬牙关,转身,脸上已祭出最甜美动人(?)、我见尤怜(?)的甜笑﹕”蔡哥哥~~”
*  *  *
竹林的深处,一道黑影气忿得咬牙切齿。

今晚的城南真是热闹。

此pose~被靈艾格茲在2005年7月23日19:20编辑过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18-9-22 07:02 , Processed in 0.424283 second(s), 4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