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4-9-1 12: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既然大人很忙那就请不要太辛苦了,在下想看帖子的各位也会体谅的。(请恕在下无知,敢问“七艺节”是什么来历?)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 14: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下面是引用迪哈鲁特于2004-9-1 12:15出版的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既然大人很忙那就请不要太辛苦了,在下想看帖子的各位也会体谅的。(请恕在下无知,敢问“七艺节”是什么来历?)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 19: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几个小时以后,撒加独自在十二宫上下的台阶上步行着,此时的风已经是非常的厉害,夹带着大如黄豆的雨滴。这样的雨滴打在身上让人觉得疼痛极了,可是撒加却在不急不忙的走着,似乎这一切对他并没有影响。
“撒加大人——”卡拉和贵鬼正好撞见了刚走进白羊宫的撒加。
“暴风雨似乎已经开始了。”撒加说道:“你们还要出去吗?”他看见了卡拉和贵鬼的手上还拿着伞。
“是啊是啊。”卡拉点头道:“我们要到镇上去——”
“先生他们肯定会挨淋的。”贵鬼补充道。
撒加微笑着点点头,又向两人笑笑道:“你们什么时候休战了?”
卡拉跟贵鬼“嘿嘿”的笑了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回答撒加的问题。
“好了,外面的雨太大了。”撒加拦住了两人,说道:“你们不要外出了——交给我吧。”
“啊?”卡拉跟贵鬼相互看了看,又不约而同的对撒加说道:“但是——”
“怕我贪污你们的伞吗?”撒加微笑了一下。
贵鬼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将手中的伞递给了撒加。
撒加正想接过伞,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微微侧了侧头——随后露出了笑容。
“看来我也不需要去了。”撒加笑道。
“啊?”卡拉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是先生回来了吗?”贵鬼抱住了撒加的腿问道,虽然他并不能像撒加那样很快感觉到熟悉者的气息,但凭着他跟穆多年生活的经验和一点点的念力感受,贵鬼也猜到了穆要回来了。
撒加在贵鬼的头上抚摩了一下,表示对他的聪明的鼓励。随后,撒加对卡拉笑道:“我们去前门迎接穆他们吧。”
“哦——”卡拉点点头道,随后他凑近撒加道:“撒加大哥——这个是不是就是你们平时经常玩的心电感应?”
平时玩?心电感应?撒加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这是穆告诉你的吗?”
卡拉摇了摇头:“没有啊,穆很少说这些啊。”
“哎,不学无术,不学无术。”贵鬼像个大人一样摇着头。
“你说什么?”卡拉没听清楚。
“没什么——”贵鬼笑的有点贼,说道:“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真古怪。”卡拉瞪了贵鬼一眼。
撒加虽然依旧在微笑,但是却向贵鬼透去了不赞同的一眼。贵鬼见状以后只是在装傻微笑。
三人向前门走去——这个时候,暴风雨已经越来越厉害了,十二宫范围内的树木花草什么的已经被狂风吹的找不到北,而某些低洼之处已经积了不少的水。
“什么啊?”卡拉冒着被雨打湿的危险,在白羊宫前的门廊上向小镇方向张望着——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快进来一点。”撒加伸手将卡拉拉了回来——这个小女孩也太不懂得关注自己的安危了。
卡拉不情不愿的被撒加给拉了回来,她嚷嚷道:“我要看一下穆有没有回来啦。”
“别出去——”撒加劝道:“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
正在三人拉拉扯扯之际——
“嗨——贵鬼——”狂风暴雨之中,黑夜中传来了阿鲁迪巴大声嚷嚷的声音。
“阿鲁迪巴大人——”贵鬼在自己的嘴边用双手做喇叭装,他向着风雨中叫道。
“哪里啊?”卡拉在一旁跳脚道:“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撒加大哥,穆他们在哪里?”
“等一下,他们马上就会到的。”撒加安抚她道。
贵鬼在门廊间跳来跳去的,而卡拉也是来回走个不停,两人都是相当的急噪。一旁的撒加只有无奈笑着摇头。
“先生——” 贵鬼突然向黑暗中叫了起来。
这一声引得卡拉和撒加一起看了过去——还是跟了穆多年的贵鬼首先感觉到了穆的气息。
“好了,没事了。”黑暗中传来了穆依旧平静的声音,似乎此时的风雨并不会影响到他的优雅。
慢慢的,风雨中出现了阿鲁迪巴和穆的身影,似乎还不止他们两个——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2 19: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先生——先生——”“穆——穆——”贵鬼和卡拉在撒加来不及阻拦的情况下冲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撞进了披着防雨布的穆的怀中,而穆则笑着伸手搂住了两人:“怎么了?你们不怕感冒吗?”
卡拉和贵鬼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跟在穆身后的阿鲁迪巴说道:“我们最好先进去再说啊——”
“来!我们快进去。”穆引着几个人向自己的白羊宫走去。
“辛苦了。”撒加出现在几人面前,他向穆和阿鲁迪巴笑了笑,但眼尖的他已经发现了有点意外的东西——
“阿鲁迪巴大哥,你怎么全身都那么湿啊?”卡拉这时才发现阿鲁迪巴根本就没有穿雨衣,他的手上——
“你们抓了什么小动物吗?”撒加微微一笑道,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穆笑着摇摇头,回头向阿鲁迪巴示意了一下。后者立刻上前,他一边打开好像是挂在自己手中的雨衣,一边说道:“我们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啊——”
“什么?”等卡拉和贵鬼看清楚阿鲁迪巴手中的东西以后,两人都大声嚷嚷了起来。
“你们把皮帕给带回来了?”撒加甚至不需要看清楚阿鲁迪巴手中的人,就已经猜到了。
“皮帕?”贵鬼吃惊的看了看撒加,又转向穆:“先生,你——”
“哪里?哪里?”心急的卡拉已经在人高马大的阿鲁迪巴身旁跳来跳去了——她早就听说了皮帕了——
阿鲁迪巴已经将手上的雨衣全部打开了——一个蜷缩在一起的女子露了出来——
撒加只是一看,立刻倒吸了一口气:“你们打晕了她?”很有经验的撒加只要一看就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被人打晕的。
贵鬼和卡拉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穆跟阿鲁迪巴的身手力气,自己不会不知道吧?
穆只是轻轻的一笑,说道:“不——她只是睡着了,否则我和阿鲁迪巴根本就不能把她带出来。”
撒加皱了皱眉,说道:“出了什么事吗?”
这个时候,阿鲁迪巴已经蹲下了身子,让手中的皮帕平躺了下来——贵鬼跟卡拉则关切的围了上去。
“啊?她的皮肤好黑啊。”几乎未曾见过皮帕的贵鬼说道。
“皮帕是意大利人啊。”阿鲁迪巴解释道:“你不知道吗?”
“我哪里会知道啊。”贵鬼嚷嚷道,自己好像没有关心过这些事情——那自己都在干什么呢?玩吗………………
卡拉在自己的牛仔裤上搓了搓手:“哎呀,快送到我的房间吧——你看她的全身都湿了。”
对于卡拉而言,只要对自己没有威胁(针对穆而言),她一向来对照顾别人都是很慷慨的,特别是比自己柔弱的人。
一旁的撒加和穆轻轻的交谈着。
“镇上没什么事吧?”撒加问道。
穆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重大的事,不过这样的雨要是下一夜的话——”穆的神情有点严肃和担忧。
撒加沉思道:“如果暴风雨真的不停,我会通知有关人士启动危机预案的。”
穆点了点头道:“目前为止还没有这个必要——镇上只有几所房子有点问题,不过我和阿鲁迪巴已经劝房主暂时离开了。”
“是贝丽卡修格莱大娘家的房子?”撒加对这个也是很清楚的。
穆点了点头,他回身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皮帕,又继续说道:“我和阿鲁迪巴赶到她家时,她那里已经漏雨非常厉害了——别说她根本就看不见,就算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也不合适一个人。”
撒加小声的问了一句:“房子有危险吗?”
穆微微摇了摇头道:“很难说——你知道老唐纳德把房子建在哪里——本身就已经属于危房了,加上今天的暴风雨,我看够呛。”
撒加轻轻的叹了口气——他隐约清楚皮帕对那所房子的依恋,再说皮帕的祖父又刚刚在那里去世。皮帕一再的拒绝离开那所房子,恐怕是希望保留这些回忆吧。奥莉维亚和北都已经费了不少口舌了,相比今天晚上的两位男士也一样吧。
“阿鲁迪巴的手势太重了吧?”撒加问了一句。
穆说道:“是我——我动的手。”穆见情况危险,也就顾不上皮帕的拒绝,采取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了。在某些时候,穆是一个非常果断干脆的人。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5 00: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如果皮帕的房子真的不行——”撒加咬了咬嘴唇,说道:“我必须去取——”
穆知道了撒加的意思,他伸出一只手拦住了正想迈步的撒加道:“撒加——这个不重要,现在只有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撒加是想亲自去为皮帕取出一些值得回忆的东西,万一今天晚上房子有什么意外的话——至少以后皮帕还有一点回忆。但是穆想到的却是现在重要的是撒加必须指挥全局,为今天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做好准备。
撒加和穆相互对望着——几分钟以后,撒加耸了耸肩道:“好——听你的。”撒加不得不承认穆的意见才是最理智的。
贵鬼和卡拉还在阿鲁迪巴身边叽叽喳喳个没完,而阿鲁迪巴则向两人不停的解释着自己跟穆刚才在镇上的行为——
撒加跟穆相互看了一眼——现在还是应该先考虑如何安排皮帕,今天晚上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爱莉西亚,爱莉西亚。”一阵轻轻的叫唤声夹着敲门的声音。
“谁?”原本就有点失眠,加上晚上又是风又是雨的,爱莉西亚始终在床上翻来覆去。
“爱莉西亚——你醒着吗?”可能是风雨实在是太大了,外面的人没有听见爱莉西亚的询问。
爱莉西亚小心的下了床——好像是停电了,她按住了台灯,但是灯没有亮。
“是谁呀?”爱莉西亚摸到了门边,她趴在门上问道。
“爱莉西亚——是我。”这一下可以听清楚了,门外是奥莉维亚。
爱莉西亚打开了门,奥莉维亚进门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两人的衣服下摆依旧被狂风刮进来的暴雨打湿了。
“今天的风雨真大。”爱莉西亚将一块手帕递给了奥莉维亚:“这么晚——有什么事吗?”奥莉维亚在圣域里大概是紧次于撒加的忙碌,不过像今天这样深更半夜到访还是第一次。
奥莉维亚微微一笑道:“撒加担心你,让我来看看你啊。”
爱莉西亚扭过头去,不依道:“别拿我开玩笑了。”黑暗中看不清楚爱莉西亚的脸,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有些羞涩。
奥莉维亚笑了笑,不再跟眼前柔弱的女子开玩笑:“你还好吧?这样的风雨的确是少见——要不要我请人来陪你?”
爱莉西亚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想我能行。”
奥莉维亚赞许的点了点头,爱莉西亚经过了这几天的修养,不再像刚来时那样神经紧张了——奥莉维亚舒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和北都她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也许撒加也有希望吧。
爱莉西亚借着隐约的自然光看清楚了奥莉维亚的打扮——简单的裤装,外面罩着一件雨衣。
“你要出去吗?”爱莉西亚惊讶的问道——这个天气,奥莉维亚要去哪里呢?
“我本来要去镇上看看。”奥莉维亚解释道:“但是既然撒加有命令,只好先来看看你了。”
“现在去镇上吗?”爱莉西亚说道。
奥莉维亚点了点头道:“听说镇上有些地方积水非常严重——如果这样的暴风雨一时还停不了,恐怕要启动镇上的紧急方案了。我想我最好去看看。”
“那——艾丽莎她们呢?”爱莉西亚又问道。
“艾丽莎已经先去了,镇上有几处危险的房子需要她的指导,幸好哈同他们也在——”奥莉维亚继续说道:“北都一直都在镇上。”
“那我也去吧。”爱莉西亚想了想以后,说道:“我不能一个人留在这里,你们却在——”
“别——”奥莉维亚笑道:“你这不是让我挨撒加的骂吗?”
爱莉西亚摇头道:“或许我能帮上忙——”
奥莉维亚将一只手按在她的肩上,说道:“放心吧,人手肯定会够的。你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千万别有黑眼圈哦。”
奥莉维亚将雨衣拉好,又说了一句:“明天一早可能会在教皇厅里开一个会议——不过今天估计是不能睡了。对了,爱莉西亚,你需要什么或者是想要人陪你,就直接去找留下的仆役好了。”
爱莉西亚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奥莉维亚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或许今天晚上连她也是无法安睡了吧。

“水——水来了。”卡拉端着一盆水一路冲了过来,一边还嚷嚷道:“让路,让路——”
“小心一点——”穆忍不住开口提醒她——像她这样的跌跌撞撞,搞不好会先把自己给弄伤了。
卡拉将水盆往桌上一放,动作过猛了一些,将里面的水溅洒了出来。穆见装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样?”卡拉伸头伸脑的说道:“穆——你是不是用的力气太重了?她不会是得了脑震荡吧?”
怎么会有这么希奇古怪的想法——脑震荡?穆在心里忍不住想笑,大概只有卡拉真的以为自己会动手打晕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吧——自己只是用了一点念力而已。
“卡拉,你帮皮帕擦一下。”穆从床边站起来说道:“我必须回镇上去看看——”
“我也——”卡拉看了一眼穆的神情,只好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好吧,那我照顾她好了。”
“贵鬼会和我一起去。”穆说道:“白羊宫里可能只有你一个人了。”
“我又不害怕。”卡拉神气的拍了拍自己——不过就是一点暴风雨嘛。
穆笑着点点头,又说道:“等明天皮帕醒了以后,我会送她到教皇厅去,今天就麻烦你了。”
“我们不能把她留在这里吗?”卡拉问道:“平常就我一个女孩子哎——你都没时间跟我说话。”
真是服了她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跟自己抱怨“闺怨”的问题。穆说道:“你以为皮帕是你的宠物吗?撒加已经决定把她安置在教皇厅了。”
“好嘛好嘛。”卡拉只好说道:“哎——最后又是我一个人。”
“有贵鬼陪你还不好?”穆说完这一句以后便离开了。
卡拉长长的打了一个懒腰,将一块干净的毛巾浸到水盆里,然后绞干,打算替皮帕把脸上的雨水擦干净。
“哇,仔细看真的很漂亮呢。”卡拉仔细的打量着还没有醒过来的皮帕。
因为血统和人种的原因,皮帕继承了她母亲黝黑的皮肤,或者说是意大利人常见的小麦色皮肤——这在卡拉眼中大概是属于偏黑了吧。躺在床上的皮帕有一头比皮肤更黑的长长卷发,眼下正凌乱的散在枕头上;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可惜外人很少能看见皮帕眼珠的颜色;立体感强烈的鼻子和稍稍厚一些的嘴唇可能是来自皮帕母亲的祖辈——吉普塞人血统。或许在很多人眼中,皮帕不能说是美丽,但有着异国特色的她就像是一尊吸引人的洋娃娃一样。
“哎——如果我有那么漂亮的头发就好了。”卡拉在替皮帕整理头发时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不过—真的是可惜了,她的眼睛真的看不见吗?”
其实见过皮帕睁开眼睛的人都会惊讶根本就看不见东西的她居然有一对乌黑的眸子,可惜它们却从未曾有过光芒。
正在这个时候,皮帕好像是动了动身子,嘴里吐出几个模糊的词。
“什么?”卡拉凑近去,她想听清楚皮帕在昏迷中说了什么——可惜,卡拉听不懂皮帕所说的话。
“我怎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卡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希腊文——不对啊,肯定不是英文——啊,到底是什么啦?”
这个时候,她开始后悔平时不听穆的话去好好学习语言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6 21: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同一时间,镇上的某处——这个时候,暴风雨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象,狂风肆虐着圣域,地上的积水也越来越多,圣域原先有的水沟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使用了。每一个圣域人都在想方设法的减少损失——有的紧急在房顶上加盖防水膜,有的赶紧将室外的东西收进室内,有的则拼命的疏通水管…………
十二宫的人几乎全都投入了镇上的工作中,撒加更是忙的团团转,因为他必须考虑到下一步总体该怎么办。
原先跟奥莉维亚说好在镇上碰头的艾丽莎根本就没办法在这个情况下找到对方,所以艾丽莎只好一个人指挥着哈同他们抢修比较危险的房子。大概是情况紧急吧,这一次,哈同他们到是没有把拖拖拉拉的工作态度带来。
镇上有一个存放一些公用物品的仓库,虽然说它并没有很严重的倒塌危险,但是它的顶部因为年代久远有了裂痕,今晚的大雨估计会让仓库变成游泳池。因为实在调不出人手来搬运里面的东西,所以只有先想办法将顶部的裂痕遮起来了。
艾丽莎指挥着哈同他们在房顶作业完毕后,匆匆忙忙的想到下一处地方去,结果——
“哎呦!”风雨中她跟一个人撞在了一起,艾丽莎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在地上,幸亏对方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
“喂,小心一点。”对方的声音里有着笑意:“现在可找不出人来伺候伤员。”
“什么?”艾丽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她看清楚时才发现,原来这个好心的冒失鬼居然是米罗
米罗向艾丽莎露出了白牙齿——这样也算是有礼貌的微笑了吧?
“多谢。”艾丽莎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来,冷淡的说了一句。
“不客气。”没有穿雨衣的米罗任凭雨水淋着自己,神情自若,一点也看不出狼狈的样子来。
艾丽莎向米罗做了一个手势,说道:“麻烦你让个路。”现在两人正站在仓库的门口,艾丽莎想要出去,而米罗正好档住了她的去路。
“我说——”米罗似乎没有让路的打算,他像平时那样懒洋洋的说道:“你最好还是呆在室内——”
没等米罗说完,实在是不想跟他罗嗦的艾丽莎打算从米罗和门中间挤出去——
“喂!”米罗一把拉住了她:“我说你最好呆在这里,要不就回十二宫去。”
“这好像不关阁下的事吧?”艾丽莎没办法动弹,只好一边说话一边用另一只手抹雨水。
“小姐——现在是什么了?”米罗说道:“不是你们女人逞能的时候——”
“让开——”艾丽莎摔开米罗的手,这个家伙也太多管闲事了吧——不过现在自己没空跟他罗嗦,还有一堆事情等着自己呢。
艾丽莎将雨衣的帽子一戴,踩着积水重重的走了。留下的米罗张口结舌的看着艾丽莎的背影。
“喂,米罗,你站着干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阿鲁迪巴在米罗的身上猛拍了一下:“没听见我在叫你吗?”
“喂!你见过这样的女人没有?”米罗忍不住向阿鲁迪巴抱怨道:“我好心让她呆在安全的地方,不领情不说了,还把我的好心践踏在脚下——见鬼了!”
“你说谁啊?”阿鲁迪巴听的莫名其妙。
“还会有谁。”米罗自己嘀咕了一声。
“别发呆了,快来帮忙吧。”阿鲁迪巴抱怨道,他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而米罗这家伙居然站在这里发呆——真是郁闷。
“知道了。”米罗甩了甩头,向阿鲁迪巴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撒加。”奥莉维亚来到撒加的身旁,对他说道:“我刚才已经查过天气预报了,暴风雨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撒加伸手接了一些雨水在手上,说道:“那就太好了,否则我担心有部分居民可能要转移。”
现在的雨似乎是小了一点,风也不像刚才那么可怕了——看来这次圣域是非常幸运的,否则的话撒加他们恐怕要忙坏了。
奥莉维亚向他汇报道:“穆和沙加在帮一些儿童和老人从低洼处转移出来,至于米罗和阿鲁迪巴好像是在帮着一起加盖防水膜吧。”
“洛兰小姐呢?”撒加问道:“她有没有说房子有危险什么的?”
“没有。”奥莉维亚摇头道:“我刚才看见她时,她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漏雨问题——如果天气预报准确,我想应该能撑过去。”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6 23: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恩。”撒加沉思道:“看来我们要吸取教训,好好的对圣域的房屋进行一次检查了。”
奥莉维亚非常同意撒加的问题,现在已经不是明显存在问题的房子有危险了。因为这样的自然灾害是没有准的,这一次幸运的躲过了,下一次神是不是会庇护圣域人,谁也说不准。
“嗨,撒加——”一个声音在奥莉维亚和撒加身后响起,外加一个热烘烘的东西正在喘着气。
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雷欧大爷正赶着他的宝贝驴子帮别人拉东西呢。
“好久不见了。”撒加彬彬有礼的向老人问好道。
“得了,小子。”雷欧一摆手道:“都什么时候还跟我客套。”
恐怕在圣域里也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称呼撒加了吧?雷欧大爷摆明了是倚老卖老。
撒加并不以为意,只是微微笑了笑:“您舍得把您的驴子贡献出来了吗?”
“这小畜生也该运动运动了。”雷欧大爷在驴子的背上拍了一下。
“雷欧大爷,您的房子没事吧?”一旁的奥莉维亚问道,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雷欧的房子好像正需要加顶。
“反正已经漏水了。”雷欧不在意的说道:“还是先把这些个重要东西弄出来吧。”他指了指驴子背上的筐子——里面是他的邻居的物品。
“对了对了——”雷欧大爷想起了什么,他凑近撒加问道:“撒加小子,我有话问你——”
大概是雷欧大爷的神情太不正常了,撒加也忍不住稍稍退了一步:“哦?您有什么想知道的?”
“听说你在教皇厅里收藏了一个漂亮小姑娘,是不是真的?”雷欧大爷很一本正经的问道。
“这个——这个——”撒加实在是哭笑不得,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问自己这种问题,别说是时间不对了,就算是在平时自己也没办法回答啊。
面对雷欧大爷有点八卦的样子,撒加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求救似的看向奥莉维亚。
奥莉维亚立刻收到了信号,她对雷欧大爷笑道:“呦,雷欧大爷,哪有您这么问的?您看这让年轻人怎么回答呢?”
这一下,撒加可真是有苦难言了——奥莉维亚这么一说,等于是承认了雷欧大爷的询问,虽然奥莉维亚是帮自己,这一下可是害惨了自己了。
“年轻人有什么关系。”雷欧大爷一摇头道:“想我年轻的时候——”
这位老大爷不是打算在这个时候回忆过去吧?
奥莉维亚赶紧打断雷欧大爷的话:“我说雷欧大爷,我看不如改天我们煮好了咖啡,慢慢的听您说您的故事,您看如何?”
接下来,奥莉维亚使出了全身解数,好不容易才将雷欧大爷给哄走了。她跟撒加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只有耸肩的份了。
就这样,在这场可以说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中,圣域的人忙了整整一个晚上………………

“哈——”天快亮时才回到教皇厅的米罗打了一个哈欠,笑道:“真是繁忙的一天啊——喂,老大,有没有加班工资啊?”
撒加的剑眉一敛,向他瞪了一眼——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跟在他们身后的穆跟沙加正在低声谈着——
“北都呢?”穆问道,整个晚上他都没有见到北都,原本他还以为北都在处女宫呢。
“她说她要照顾贝丽卡修格莱大娘。”沙加微微一笑,说道。
“哦?”穆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啊?”
这句话分明是话中有话,沙加怎么会听不出来呢?也不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反正沙加面上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撒加,其他女士们怎么样了?”沙加问了撒加一句。
撒加说道:“洛兰小姐大概是太累了,所以很早就回去休息了。奥莉维亚说她还要跟阿鲁迪巴在镇上呆一会儿——”
“等一下,等一下——”米罗急忙说道:“就留他们两个在,我们却回来了——喂!是不是不太好啊?”
“好啊——那你去帮忙。”撒加说道——这个家伙以为他们回来是偷懒的吗?
“当我没说。”米罗举着双手,向撒加眨了眨眼睛。
四个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进了会客室——走在前面的撒加猛的停了下来,紧跟在他身后的米罗差一点撞在了撒加的身上。
“喂!老大,你用不着这样停下来吧?”米罗一手揉着被蹭到的鼻子,一边大声的抱怨道。
但是等米罗绕开站立不动的撒加,看向房间里时——米罗吹了一声口哨。
“老天——”米罗说道:“老大,你养了什么海螺仙女吗?”
“你说什么?”后面的穆觉得很奇怪,他走上前来一看,也是愣了一愣。
会客室本身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点心,好像还有一大壶正在冒烟的咖啡…………
“咖啡——咖啡——”米罗像是看见了什么宝物一样,猛的扑了上去,将咖啡壶搂在了怀里——虽然他自己被烫的“哇哇”乱叫。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穆问了跟上来的沙加一句,虽然后者并不经常睁开眼睛,但是对于沙加而言,即使他闭身眼睛也可以清楚的“看见”。
“你没有闻到食物的香味吗?”沙加“看”了穆一眼,反问了他一句。
“喂!老大,我可不客气了。”米罗一把抓起点心就往肚子里塞——忙了一个晚上,自己的肚子早就在叫了。
对于撒加而言,在他打开门看见这些食物时或许是微微一愣,但是反应灵敏的撒加却在一刹那明白了——昨天留下的仆役中并没有善于动手做点心的人,而教皇厅里唯一后可能的就是——真的可能吗?她会动手为自己躲都来不及的人做点心吗?
“喂!”米罗好心的在撒加的眼前摆摆手:“你傻了吗?你不吃的话我可要吃完了啊。”
撒加这才回过神来,他微笑了一下——米罗正奇怪的看着自己,而穆和沙加则坐了下来,优雅的品尝起了早餐。
“大家一起吃吧。”撒加说道——肯定是她,不会错的。谢谢你,爱莉西亚。
“二位——”米罗凑到沙加跟穆的身边,贼兮兮的说道:“你们看老大的样子——像不像摸到蜂蜜的熊?”
撒加?摸到蜂蜜的熊?大概也只有米罗会用这样的比喻吧——至少沙加和穆是没有这样的想法。
估计撒加的心情不错,所以也没有计较米罗没上没下的胡话。
“老大——我赌1000欧元,我们吃的东西是爱莉西亚准备的。”米罗笑道。
“吃你的吧。”撒加回了一句:“这么多东西堵不上你的嘴?”
米罗吐了吐舌头,毫不客气的将最后一块巧克力慕丝塞进自己的嘴里——他一向来喜欢这些个甜品,还曾经抱怨过怎么自己的好朋友——卡妙——就不会做法国小点心。
相比之下,沙加和穆的口味就偏淡了,他们对米罗的最爱一向是敬而远之,而喜欢品尝些水果口味的小点心——总之不要太甜就行。
“撒加,下一步你打算怎么样?”穆问道。
虽然说现在暴风雨是结束了,一个晚上的风雨也没有给圣域带来非常大的伤亡什么的,但是镇上还是一片狼籍。收拾的工作自然也就落到了撒加的身上。
“有什么受伤的人吗?”撒加问道,昨天晚上对人的救助工作几乎是由沙加跟穆负责的。
沙加摇头道:“没有——除了几个人在抢救时被擦伤而已。”
撒加松了一口气:“那就太好了。”
“我这一块也没有特别麻烦。”米罗的嘴里还塞满了点心,所以说话有点含含糊糊。
昨天晚上米罗一直都在工作室里,忙得晕天倒地的,几乎是没有察觉到天气的变化。直到阿鲁迪巴来把他挖了出来,然后米罗和他主要是在小镇的边缘查看有没有塌方什么的,包括关注河流水位的变化。大概等到雨势小一点以后,两人就回到了镇中心去帮众人排除房屋的危险。
“撒加,看来你过去的建议是正确的。”沙加微微一笑,说道:“当初还有人觉得你做的多余呢。”
沙加指的是河流堤坝的事——这是在几年前由撒加提议的,当时也费了不少的周折,因为根据圣域的天气,很多人认为没有必要修建堤坝。但是最后在撒加的劝说之下,圣域人还是采纳了他的意见——昨天多亏了有这道堤坝,否则的话这么大的暴风雨会不会使河流的自然堤岸崩溃,是谁也说不准的。
撒加并没有显出自己很英明的样子来,他皱眉道:“其实昨天的很多情况还是可以避免的——比如说我们有一定的气象预报。”
“老大,你想的可真多。”米罗说道:“不过像这样的天气总不会经常出现吧?”
“我同意撒加的看法。”穆说道:“很多事情还是应该防患于未然。”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8 15: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米罗举了举双手,表示自己听从其他的人的意思——他将注意力转回了还剩下一半的咖啡上。
正在四人谈论如何做好暴风雨的善后工作时,奥莉维亚推门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啊——”奥莉维亚向四人打了声招呼:“你们到是会享受——还有那么多吃的东西。”
沙加向她微微一笑,穆则为她倒了一杯咖啡,原本正想把手伸向最后一块布丁的米罗只好将手给缩了回来。
“回来了?”撒加笑道:“阿鲁迪巴呢?”
“他说肚子饿了,打算吃完镇上人招待他的饭再回来。”奥莉维亚回答道。
米罗开玩笑的在自己身上划了一个十字:“上帝保佑镇上人——保佑他们不要破产——当我没说。”因为其他人的眼睛已经瞪向他了。
“辛苦你了。”撒加说道:“其实你刚才可以——”
“没什么。”奥莉维亚笑道。因为她要留下来就一些损失情况做一些记录——这项工作必须抓紧做,否则时间相隔越久,误差也越大。
奥莉维亚还想简单把一些情况说一下,但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你没事吧?”穆好心的把一张纸巾递给她。
“多谢——”奥莉维亚赶紧接过来擦了擦鼻子:“我没——阿嚏!”
接下来,奥莉维亚不停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那张擦鼻子的纸巾已经把她的鼻子蹭的通红了。
“是不是感冒了。”沙加干脆把整包纸巾都塞给了奥莉维亚。
暂时还说不话来的奥莉维亚只是不住的摆手,手上的纸巾一刻也离不开自己的鼻子。
“奥莉维亚,你最好去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撒加关切的说道。他怀疑奥莉维亚这是着凉了,昨天即使她穿着雨衣,但这么大的暴风雨,那根本就是没有用的。
“好——好的。”奥莉维亚也不是一个逞强的人,她挥了挥手,手里拿着白色纸巾的她投降了——奥莉维亚向四人告辞,自己先行离开了。
米罗替奥莉维亚开完门后才回到自己坐的椅子上,他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说:“完了完了,连我们的奥莉维亚大主管都生病了,我们的日子不是难过了吗?”
“我看暂时把奥莉维亚的工作交给你算了。”沙加说道:“听你的口气好像是这个意思吧?你说呢,穆?”
米罗还来不及反对,穆也点头笑道:“沙加说的对,我赞成。”
“别——”米罗哀求道:“我哪儿行——对了,还有老大顶着呢。”米罗一向来对行政工作最讨厌了,能躲就躲。
“说到奥莉维亚可能会生病,我到是想起了几件事情。”撒加没有加入那三人的玩笑中,他说道:“一个是医生的事——”
他这一说到让另三个人收起了开玩笑的神情——老唐纳德才刚去世不久,对于他们而言,老唐纳德也算是圣域的长辈了。自己小时候训练受伤都是由老唐纳德处理的。
“赫克利斯什么时候能回来?”穆小声的问道。
“伊莉特写信来说她随时都可以,原本她哥哥可以和她一起来。”撒加解释道:“但是赫克利斯必须先结束在非洲的医疗志愿工作才行。”
“哦?这家伙跑到非洲去了吗?”米罗吹了声口哨道:“不知道非洲的大太阳会不会把他晒坏了。”在他的印象中,安咯底亚斯兄妹是圣域中肤色最白的,简直就不像是纯种的希腊人了。
“那么对赫克利斯而言,他会遗憾自己不能参加老唐纳德的葬礼了。”穆说道。
“圣域少不了像老唐纳德或者是赫克利斯这样的全科大夫。”撒加说道:“希望他们兄妹能早一点赶回来。”
撒加顿了顿说道:“还有一件事——”
“皮帕,是吗?”沙加问他道:“你在想如何安置她。”
在会客室里的四个人此时都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大概现在皮帕还不知道,她一心想要守住的祖父留下的小房子没有经住昨天晚上的暴风雨。当穆和阿鲁迪巴把她带离没有多久,整个房子就在狂风暴雨中坍塌了。
如今对皮帕来说,她真的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要是对一个普通的人来说,或许在伤心之后一切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但是皮帕是个盲女——对与她而言,那所房子就是她的世界。
老唐纳德在失去了儿子媳妇以后,将皮帕当成是至宝一样。虽然说,皮帕是在圣域里长大的,可她离开自己家的机会并不多。对于皮帕而言,圣域和圣域人都是很陌生的。对于老唐纳德这样的做法,尽管有不少人反对,但是面对这一老一小也只能是叹气了。
撒加早考虑过了,不可能单独安置皮帕一个人,这是极不安全的。如果把皮帕交给镇上的人——虽然每户人家都争着要照顾皮帕,但是家家都有自己的事,突然之间加进一个看不见的小姑娘,总或多或少有不方便的地方。撒加想了半天,觉得把皮帕安置在十二宫里是最合适的——这里有仆役可以照顾她,而且地方够大,条件优越。要是以前可能还有一点不方便,不过现在在十二宫里已经有了女性,照顾起来也就没有什么不方便了。
“你们觉得怎么样?”撒加问其他三个人。
“那不是挺好嘛。”米罗一拍手道:“我好久没有见过她了——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她当然应该留在十二宫,我们有责任照顾她。”他又说道:“现在十二宫也不是空空旷矿的,也会有人陪着她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穆有点担心道:“问题是她自己愿意吗?”
米罗张了张嘴,道:“还会有人不愿意住在十二宫?”
沙加对他说道:“你没有见过皮帕一心想守住原来的房子的样子。”
“不是吧?”米罗叫道:“那房子不是已经塌了吗?”想要重新建起一所房子并不难,但是——
撒加说道:“总之我们要说服她留在十二宫里。”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沙加跟穆相互看了看,向撒加点了点头——虽然那个小姑娘还不是普通的倔强。
“太好了——”米罗笑道:“给她挑一间风景最好的房间好了——对了,可以看见阿布罗迪的花园的——”在另外三人的目光下,米罗收住了自己的话——他忘了再美丽的花园对于皮帕而言也是没有用的。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9 09: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嗨。”卡拉直到现在才发现皮帕已经醒来,因为后者并没有睁开眼睛,所以卡拉是从皮帕很轻的咳嗽中发现的。
已经醒来好一会儿但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的皮帕不敢开口说话,当她听见对自己说话的人是一个女孩子时,这才敢开口:“你好——”皮帕的声音有着很明显的沙哑:“这里是——”
“哦——这里是十二宫啊。”卡拉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在皮帕的眼睛前晃了晃手指,见其确实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才真的相信面前看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真的是盲人。
“准确是说,这里是穆的白羊宫。”卡拉很自豪的介绍道,就像自己就是这座宫殿的主人一样。
“十二宫?白羊——”皮帕看上去有点迟钝,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惊讶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嘛——”卡拉犹豫了一下,她不乐意说穆动了粗,只好含糊的说道:“昨天你晕过去了——是穆带你回来的。”
“是吗?”皮帕垂头低语道,随后她抬起了头,对卡拉说道:“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卡拉干笑了几声,赶紧换了一个话题道:“我叫卡拉,穆说你是皮帕,对不对?”
皮帕点了点头,随后她微微皱眉道:“可我记得十二宫里没有女孩子啊——”
“拜托——”卡拉说道:“你记得是什么年代的事了?如今在十二宫里的女孩子可不止我一个呢。”
“对不起,我对外面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了。”皮帕道歉道。
卡拉眨了眨眼睛,道:“不用——不用那么客气吧?”
皮帕沉默了半天,连卡拉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只好陪着她安安静静的呆着。
“卡拉——”皮帕终于开口说道:“能不能请你——”
“你说好了。”卡拉笑道:“是不是想换件衣服?还是你饿了——对了,饿了,不知道贵鬼那家伙在冰箱里有没有留吃的东西——我早就跟穆说道要在十二宫附近开一家便利店了,你看多不方便啊…………”卡拉一边絮絮叨叨个没完,一边想向厨房走去看看。
“不——请不用麻烦了。”皮帕赶紧出声唤住了卡拉:“我不饿,请不要——”
“真的不饿?”卡拉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
“真的。”皮帕点头道。
卡拉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你确定?真的不要我为你做点什么?”
皮帕很肯定的再次点头道:“我很肯定。”
“那只好下次了。”卡拉只好放弃了自己的打算,转了回来。
皮帕没有吃卡拉亲自动手做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不过,或许下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要不——”卡拉在床边晃了两圈以后,说道:“你再躺一会儿好不好,昨天穆大概——”卡拉猛得收住了嘴,大眼睛朝皮帕看了看——好像没有说漏什么吧?
“我想回去。”皮帕出人意料的说了一句。
“什么?”卡拉到是没有听清楚皮帕在说什么。
“我想回去。”皮帕说道:“昨天真的是谢谢你们了,可是我想回家去——你能——”
“当然了。”卡拉抓了抓头发说道:“问题是——不过——”
虽然皮帕的眼睛没有睁开,但是卡拉却觉得对方好像正看着自己——卡拉对这样“无助”的眼神最没有办法了。
皮帕只是静静的等着…………
“那我——我带你回去好了。”卡拉最后只好投降道:“但是穆跟我说要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的啊。”
“我想我已经恢复了。”皮帕对卡拉笑了笑,虽然是皮肤黑黑的,但是还是给人一种很苍白的感觉。
卡拉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虽然皮帕的声音不高,更是没有凌厉的眼神……但是——但是自己就是没有办法拒绝皮帕。
“你——问题是我不知道你的房子在什么地方啊。”卡拉还想“挣扎”一下,惦念着穆怎么还没有回来。
“没关系,镇上的人都是知道的。”皮帕很坚定的说道。
卡拉上前帮助皮帕从床上爬了起来,而后替她将衣服穿好,正想扶着皮帕下床——
“你怎么起来了?”刚刚走进来的穆一眼就看见了两人的举动。
卡拉松了一口气,赶紧松开了皮帕,对着穆说道:“穆,你快来劝劝——皮帕说她要走呢。”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0 09: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你不喜欢这里吗?”穆向卡拉微微一笑后,很温和的对皮帕说道。
大概是突然到来的男子声音,这让皮帕吓了一跳——待她听出了是穆的声音以后才放松下来:“不——这里很好——”
“你需要好好的休息。”穆说道:“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的暴风雨很严重,现在你还不方便离开。”穆觉得暂时还是拖一拖,不要告诉皮帕关于她的家已经没有了的事。
“是啊,是啊。”卡拉也在一边说道:“你在这里不是很好嘛?穆说你回去也是一个人,不如留下来跟我做伴好了。”
听见穆说现在回去不方便,皮帕也只好说道:“这样的话——真的是打扰你们了。”
“皮帕——”穆笑道:“你不需要这么客气的,照顾你是大家都很乐意的事。”在自己的心中,穆有些怜悯这个女孩子——大概是因为自己从小就不方便,加上老唐纳德的原因,皮帕似乎是很不想麻烦别人,其实她是有这个权利得到别人的照顾的。
“你们已经认识了,是吧?”穆在两个女孩子之间看了看,冲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卡拉笑了笑。
“当然啦。”卡拉吹嘘道:“你知道我最喜欢结交朋友了——”说着,卡拉将手伸向皮帕的脖子,很亲热的搂住了她:“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对吧?”
大概是皮帕很少跟人有这样的举动,所以她显得很不习惯——不过皮帕并没有挣扎,在略微一闪之后还是接受了卡拉的拥抱。
这个小小的动作当然逃不过穆的眼睛——看上去皮帕并不喜欢这样随意的举止,穆立刻开口对卡拉说道:“卡拉,不要这个样子,皮帕不会喜欢的。”
“真的吗?”卡拉立刻松开了手,将头伸向皮帕说道:“你不喜欢这样啊——哎呀,真是对不起了,我把你当成是我的娃娃了。”她还向穆吐了如吐舌头。
面对卡拉可爱的样子,穆忍不住摇头微笑。皮帕似乎也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中竟含有无尽的悲凉。
“卡拉。”穆说道:“你愿不愿意提供你的东西给皮帕使用呢?”
“当然可以——”卡拉立刻同意道:“我马上去拿——哎呦!”大概是她转身太快了,结果一下子撞在了床边的柱子上。
“我的鼻子——”眼泪在卡拉的眼眶里打转,她一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不停的嘟囔着。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就连皮帕也着急的问道,她听见卡拉悲惨的叫声,想要下床,但是因为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所以差一点被绊倒。
“别动——别动——”卡拉也不管自己了,赶紧扶住了皮帕:“你小心啊——千万小心,别忘了你看不见-”
“卡拉——”穆皱眉制止了卡拉继续说下去——对于一个看不见的人来说,其他人提到她的不方便是很不礼貌的。虽然卡拉没有什么恶意,但是无心伤人的效果可能会更严重。
“啊?”卡拉抬头看了看穆,她还没明白穆这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皮帕赶紧替卡拉解围。
“你们在说什么啊?”卡拉是一头雾水。
穆摇了摇头——这个女孩子真是…………
“好了——你先休息吧。”穆“拎”起卡拉的衣服,温和的叮嘱了皮帕几句后,在卡拉的抗议声中向门外走去。
卡拉一边被迫走着,在百忙中还不忘说道:“皮帕——你先睡觉,我等一下过来——对了,你喜欢什么衣服来着——别拉我——”
穆替皮帕将门带上,然后转身对卡拉说道:“你跟我来——”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卡拉嘀咕了一句。
“我提醒你几句行吗?”穆笑了笑,又在卡拉不算很整齐的头发上揉了几下。
“好啦——别揉了。”卡拉闪了一下。
两人来到了穆的书房,进门以后,穆很严肃的将昨天晚上和刚才跟撒加他们说话的内容告诉了卡拉。
“哇,那么——”卡拉急着想发问,却被穆阻止了。
“先听我说。”穆说道:“暂时不要把房子的事情告诉皮帕,知道吗?”
“哦——”卡拉点头答应了:“但是总要告诉她的啊。”
“这不用你操心了吧。”穆摇头道:“总之你要先管好自己的嘴巴。”
“哦——那皮帕以后就可以留这里了?”卡拉兴高采烈的问道:“我可以——”
“准确的说是留在教皇厅。”穆纠正她道。
“啊?”卡拉不满的说道:“我想把她留在这里啦——你不觉得皮帕很可爱吗?就像洋娃娃一样的。”
穆叹了一 气,看来卡拉是把皮帕当成她自己的洋娃娃了——果然还是个小姑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4-18 17:21 , Processed in 0.467386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