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0 12: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每次见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们都在争吵。”奥莉维亚摇头道:“现在圣域里的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这件事情——”
“让别人去说好了。”艾丽莎不在意的说道。
“如果是米罗跟你过不去的话——”艾丽莎知道撒加已经教训过米罗好几次了,但是自己又不适合劝说米罗,看来还是要找机会请撒加出马。
“随他去好了。”艾丽莎说道:“反正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他八成是太闲了才喜欢没事找事的。”
“可是米罗并不是一个闲人啊。”奥莉维亚说道:“你没见他有很多东西制造吗?”
“大概是吧。”艾丽莎说道:“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很有用的东西吧?”
这话就很难说了。奥莉维亚只好说、解释道:“米罗是赛车模型设计师。”
“设计玩具车。”艾丽莎一付怪不得的样子:“果然是属于玩物丧志类型的。”
“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奥莉维亚试着为米罗说话:“那也是一种——一种发明创造,我想——”可惜,奥莉维亚对这个领域了解的不多,也没办法说出米罗有多少不平凡。
“总之,我听说他的设计很受欢迎,而且销路很好。”奥莉维亚想了一想后,说道:“你知道吗?他还参加了今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
“哦?”艾丽莎微微抬了抬头,这点让她挺意外的——原来那个家伙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还稍微有点成就。
“看我扯到哪里去了?”奥莉维亚笑道:“现在米罗搬到水平宫去了——就算有时候碰上,请尽量好好相处,行吗?”
“我本来就没有意见,只要他能懂的尊重人。”艾丽莎说道。
看来这件事的突破口在米罗这边啊,这是奥莉维亚的感觉。

爱莉西亚一手拿着书,一手在会客室的门上轻敲了几下——她想将北都落在她那里的一本书放好。北都在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又向她学习了一点手工制作的方法以后,便先回处女宫了。
门里面没有动静,爱莉西亚小心的推门而入,她的脚步很轻。爱莉西亚来到会客室的墙边,将手中的书放回了书架。正当她想要离开时,忍不住被一幅挂在墙上的十字绣所吸引。
爱莉西亚走到了十字绣的前面,仔细的观看起来——这幅作品很特殊,几乎全是蓝色的,是一幅蓝天下的爱琴海风光。可是当时的绣者却用好几种完全不同的蓝色将蓝天、大海的不同层次给表现了出来。爱莉西亚看出这幅作品的手工并不算是很精致,但是绣者一定是花了不少时间——她小心的摸了上去——
“哎呀——”不知怎么的,连着木框的作品居然掉了下来,爱莉西亚根本就来不及接住——
一只有着修长手指的手在一瞬间抓住了作品,将其挂回了原处。
爱莉西亚一转头,她看见了面无表情的撒加正站在她的身后。
爱莉西亚轻呼一声,退开了一步——她不想跟男子单独相处啊,尤其是撒加,上次——
撒加的海蓝眼睛紧紧的盯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没事吧?”
很想离开会客室的爱莉西亚觉得在撒加的注视下,就好像是被网捕捉到的小鹿一样,根本就挪动不了脚步。
面对爱莉西亚的低头不语,撒加忍不住用紧握双拳来控制自己,他勉强用没有起伏的语气说道:“你还是连一句话也不愿意对我说吗?”
爱莉西亚当然明白撒加对自己的意思,但是她现在很怕,她拒绝一切男人的靠近,她不想受到伤害——而撒加那如同紧逼的猎人般的做法只有让她躲的更远。虽然北都和奥莉维亚向自己再三保证撒加是好人,甚至连艾丽莎也说了句“撒加不错”,但是爱莉西亚始终不能忘记那天的事——
爱莉西亚向旁边挪动了一下,她想要离开这间房间——有撒加在这里,爱莉西亚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快要消失了,她没有办法呼吸——
其实,撒加的心中有何尝不乱呢?从爱莉西亚尚在昏迷中的期盼,自己听闻她已醒来时的雀跃,到爱莉西亚躲避自己时的气馁…………撒加知道自己太急了,他从北都那里了解了实情以后更是懊悔自己行为的欠妥,但是为什么直到今天,爱莉西亚连一点点的机会都不给他?
现在的撒加只能是尽可能的控制自己,不断的提醒自己要给爱莉西亚时间,因为他不想上次的事情再发生——特别是自己后来——但是撒加绝对不接受像现在这样无可奈何的失败。
“至少你应该跟我说点什么吧。”爱莉西亚根本就没有退路,撒加所站的地方是她跟门的必经之路。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3 11: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你怕我——你怕男人,是不是?”撒加对这个最为恼火,他伸手碰到了爱莉西亚的肩膀。
“不要——”爱莉西亚猛得推开了撒加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已经抵到了墙角。
她用另一只手不住的揉着撒加触碰过的地方——不住的擦着,好像要擦掉什么脏东西一样。
“住手!”撒加想要制止爱莉西亚的行为——她已经把自己肩膀的那一块搓红了,可是她还是没有住手的意思。
“别——”爱莉西亚以为撒加又想碰她,竟然开始啜泣起来。她觉得现在有任何男人来触碰自己,都会让自己受不了。这也算是那件事的后遗症吧。
撒加的眼睛变得很冷,蓝色简直成了冰一样。他叹了一口气,自己退到一边去:“好了,我不碰你。”
会客室里变的静悄悄的,或者说现在的气氛非常的怪异。爱莉西亚轻声的啜泣着,而撒加则半侧着身喘气。
究竟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这是撒加问自己的——她因为受到伤害而害怕,自己尽量控制自己的行为;她没有恢复,自己就先躲着她;她显得很柔弱,所以自己下了一道很不符合自己性格的命令——十二宫上下全体对爱莉西亚保持距离…………
为什么到今天还是这样?撒加忍不住握拳在墙上捶了一击——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嘭”的这一击让爱莉西亚震的一下,她不知道撒加想干什么——情急之下,爱莉西亚吓得向外跑去——
“等一下——”撒加伸手想抓住爱莉西亚,原本这对他而言是很简单的事,但是——撒加还是放下了手,眼睁睁的看着爱莉西亚离开了。
“啊——”大概是听见了什么的仆役跑了过来,结果在门口跟爱莉西亚撞在了一起。
“啊——出了什么事?”虽然知道自己最好不要跟爱莉西亚有太近的距离,但是仆役还是在爱莉西亚的身后叫道:“喂——小姐,你——怎么回事?”
不住的摇头自语的仆役见爱莉西亚连头也不会,只好奇怪的走进了会客室里:“出了什么事——啊,撒加——撒加大人——”这时候他才看见了撒加大人正在会客室里。
撒加转过头,看了一眼仆役——冰蓝色的凌厉眼神。
“撒加大人——”仆役给吓了一跳,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撒加这样——虽然撒加大人有时候也会比较严厉,不过态度上一向来温和,今天——今天——仆役倒退了两步,差点坐到了地上。
撒加大人不会是责怪自己刚才跟爱莉西亚撞在一起吧?早听说了撒加大人对这个女子有意思,而且自己和同事还收到了莫名其妙的指令——但是——
“撒——撒加大人——”仆役决定由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会比较好一点(虽然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实在——”
“你先下去吧。”撒加似乎恢复了神志,向他摆了摆手。
“我实在——啊?”仆役这才反应过来——没事了?居然没事了?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像是逃过了一劫。
仆役用一种连滚带爬的姿势离开了会客室,只留下了撒加一个人在房间里静悄悄的站着…………

“…………你看可以吗?”北都微微侧着头,带着笑意看着沙加。
沙加赞许的看着北都:“你做的很好。”
“沙加大哥,上一周的信件我已经整理好了,要不要我分开放好呢?”北都接着又问道。
沙加摇头道:“不用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北都,年轻女孩应该多玩玩,你不用整天跟我在一起的。”
“没有啊。”北都摇头道:“沙加大哥,我在处女宫的时间很少的——你知道我啦,在十二宫到处走。”
“因为你做了许多其它的事,对吗?”沙加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小姑娘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平时都在干什么吗?
“啊?原来沙加大哥什么都知道了。”北都吐了吐舌头,自己还以为沙加大哥整天呆在沙罗树园里什么都不知道呢。
“看你这样——是不是调皮闯祸了?”沙加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
“没有啦,人家又不是贵鬼。”北都当然不依了,自己才没有那么调皮呢。
沙加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北都,你经常和爱莉西亚在一起吗?”虽然沙加没有跟爱莉西亚说过话,但远远的也曾经撞见过几次。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4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北都一愣,点头道:“是啊,奥莉维亚姐姐也让我经常照顾爱莉西亚呢——沙加大哥,有什么不对吗?”
沙加摇头道:“不——没什么不对,你喜欢照顾别人是一件好事。”他顿了顿说道:“北都——”
“恩?”
“如果你看见她和撒加在一起的话,你最好——”沙加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小姑娘说清楚这件事。
“沙加大哥——”北都的脸先红了一下,她说道:“我知道啦,你是要我避开才对,是不是?”
这次换成沙加愣了一下,随后他笑了起来——难得爽朗的笑声让北都看的一愣一愣的,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恩——”北都眨着眼睛。
“北都——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沙加轻咳了一声:“我不是让你躲开——如果你看见爱莉西亚和撒加在一起时有什么不对的话,马上来告诉我。”
“啊?”这个答案让北都有点意外。为什么沙加大哥会有这样的一说。
自己还是别跟小姑娘说的太多了,免得她多想——沙加轻松的说道:“你知道爱莉西亚不喜欢和异性在一起,所以——撒加有时候可能会吓住她,所以如果你看见有什么不妥,记得来告诉我。”沙加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也可以告诉其他人。”
“哦。”北都点了点头,虽然她知道事情并不像沙加说的那么简单,但是她也没有多问——沙加大哥不告诉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
沙加点了点头,换了一个话题道:“没见你在处女宫住过,是不是还是经常在十二宫跟镇上之间跑来跑去?”
“是啊。”北都说道:“前几天我在教皇厅住了几个晚上,但是还是经常跑上跑下。”
“累吗?”沙加略带关切的问道。
“不累。”北都笑着说道:“其实散步也挺快的。”
“我听阿鲁迪巴说你一直在给贝丽卡修格莱大娘帮忙?”沙加说道:“她的腰怎么样了?”
“好多了,因为穆先生给大娘开了一瓶草药。”北都回答道:“穆先生好了不起哦,一下子就把大娘的病治好了。”
“哪有那么快好。”沙加说道:“穆的中草药只是缓解疼痛而已,如果没有你一直在帮忙,恐怕她也不会好一点吧。”
“我只是尽力而已。”北都谦虚的笑了笑,她喜欢为大娘做一点事情,顺便听大娘说一点圣域里的事情。
沙罗树园里的风轻轻的吹过,满地的绿荫似乎将暑气挡在了外面。过了好一会儿,沙加开口道:“皮帕的精神好一点了没有?”
北都奇道:“沙加大哥,原来你知道皮帕啊。”
沙加点了点头——圣域老医生的孙女,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虽然自己很少到镇上去,加上皮帕也很少离开家里,两人几乎是只见过几面而已。
“她现在好不好?”沙加怜悯的问道。这个眼睛看不见的女孩子一直都牵动着圣域上下人的心,沙加也不能例外。
“恩——皮帕很瘦哎。”北都想了想后说道:“但是我没有看出她有什么不一样的啊。”
“她唯一的亲人去世了,怎么可能不伤心呢?”沙加说道。
老唐纳德已经去世了,虽然这早就已经在众人的预料之中,但是圣域上下还是笼罩着一层哀愁,大家都很舍不得这个几乎在圣域呆了一辈子的老人,对他留下的眼盲孙女更是牵挂。
“可是皮帕真的没有什么不一样啊。”北都说道:“我几乎每天去看她,从来没有看到她在哭呢。”
沙加微微皱了皱眉——这好像很不正常,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这样无助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如北都说的这样无动于衷呢?莫非——沙加的心中一动——
“北都——你有没有跟奥莉维亚说过这件事?”沙加问道。
“说了啊。”北都说道:“奥莉维亚姐姐也常去看她呢——她说撒加说过如果皮帕在镇上不方便的话,最好是先搬到这里来。”
“皮帕愿意吗?”沙加接着问道。
“我跟她说过好几次了——可是皮帕每次都是笑着跟我说没关系。”北都也有些不解道:“她说她一个人过的很好,她还说她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原来是这样。”沙加沉思了一下,对北都说道:“北都——如果你再去皮帕那里,尽量劝她接受建议搬到这里来,行吗?”
“当然可以,不过——”北都说道。
“你上次不是说她家的房子很危险吗?”沙加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想看到她处在危险里吧?”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5 00: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给你。”穆将一个瓶子交给了撒加。
撒加接过瓶子看了看,向穆挑了挑眉毛:“这是什么?如果是你带回来的特产——也未免迟了点吧?”
穆微微笑了一下:“不是,这只是给那位小姐的药而已。”
撒加愣了一下,暂时没有说话——当然,那位小姐是谁,他是知道的。
“她——还有什么问题吗?”撒加似乎是毫不在意——不过,这也骗不了穆。
“不,爱莉西亚小姐已经没事了。”穆摇头道:“你不要太担心了,她只是近来有点失眠——北都没有告诉你吗?”
“失眠?怎么会——”撒加显得有点紧张,不过他在察觉到穆淡淡的笑意以后立刻收起了表现在脸上的神情,用一种看不出来的淡然说道:“是吗?我不知道。”
还要继续装吗?穆很清楚撒加明明是在硬撑,实际上是很关心爱莉西亚的。他轻咳了一声:“虽然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不过时间长了总是不好的,你应该对女人的身体比较了解,失眠嘛——”穆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失眠对女人的影响,假装没有看见撒加的眉头越皱越紧。
“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撒加终于忍不住了——难怪自己看见爱莉西亚的脸色始终也不好看——应该说是像久未见阳光一样,太过于苍白了。
撒加正想开口向穆仔细询问这件事,但他发现穆正看着他——带着“我抓到你了”的笑容。
“你故意的?”撒加舒了一口气。
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说道:“我是不是故意并不重要,关键不是在于你吗?”
顿时,撒加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起来——这个穆,一向来是温和有礼,什么时候学得跟米罗一样了。
“你是打算来调侃我的?”撒加是明白了,穆来自己这里一定是开自己玩笑是真,送药也只是一个借口——不然,十二宫上下的人也不少,加上又有奥莉维亚她们,以穆的个性而言有可能会亲自送上来吗?
“别误会。”穆说道:“我无意跟你过不去。这瓶药确实是给爱莉西亚小姐的。”
撒加哼了一声,道:“你会不知道我跟她——”
穆点头道:“我知道——这位小姐的能耐很大,居然能把你的另——”
“穆——”撒加打断了他。
“何苦呢?这也不是秘密了。”穆轻声说道:“十二宫上下还有谁不知道这件事。”穆并没有因为撒加的逃避而回避这件事,他继续说道:“有几年了?你的另一个影子居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
撒加一手抚住额头,闭眼不语——自己的身上有另一个影子,这件事在圣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大家并不愿意随便提起。撒加自认为这几年来的自控能力已经是收放自如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另一个影子还会出现——但是,偏偏还是出现了,还是被一个女人给逼出来的。
上一次在客房中,撒加大叫一声离开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体内有种没办法控制的东西要涌出来,在他还能保持理智的状况下他离开了房间,也是为了不伤害到北都和爱莉西亚。幸好后来自己气息不稳定的事让米罗察觉到了,再会同沙加的力量才将另一个自己压了下去。虽然另一个自己在这时候出现也未必会带来什么灾难,但是撒加很清楚“他”是一个由着自己乱来的家伙,一定会给圣域平添不少的麻烦。为了压制“他”,米罗和沙加费了不少力气,幸好事后赶到的穆帮助大家恢复的气息。这件事也让撒加的元气伤了不少,在那之后的几天内所有人见不到他正是因为他闭门恢复的原因(可能也有一点不好意思吧)。
“撒加。”穆很诚恳的说了一句:“爱莉西亚小姐在圣域一天,你就会有一天的危险——”下一次会怎么样,连穆也没有办法估计。撒加一旦发起飙来,任何人都难以压制他——上一次,真的是很幸运了。
“你——什么意思?”撒加的眼睛蓦然睁开,他怀疑穆是不是要建议自己送走爱莉西亚。
或许穆真的有这个想法吧,对他而言保证圣域的稳定和自己兄弟的安全才是重要的。不过穆并没有直接建议撒加送走爱莉西亚。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摇头道:“撒加,这件事关键在你。”
“我?”撒加说道。
“你的心意大家都很清楚,我相信爱莉西亚小姐也是如此。”穆说道:“我所认为的危险是你们现在的关系。”
撒加的蓝色长发显得有点凌乱,其中的几缕垂在他的额前。
穆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再发生今天的事,恐怕对你们都不好。”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6 00: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今天的事?”撒加一愣:“你——”
“教皇厅的仆役匆匆忙忙的来找人,我想应该是没事,所以当时也就没有上来。”更重要的是,穆认为自己当时在场一定会让撒加毫无面子,所以他估摸着事情不大,也就缓了一缓。
“多谢。”撒加怎么会不知道穆的心思,所以大大方方的向他道谢。
“撒加,爱莉西亚小姐的情况你很了解。”穆说道:“给她一点空间和时间,或许她会体会到你对她的心意。”
其实,这些东西撒加怎么会不知道呢?圣域中有不少女孩子对自己颇有好感——这种事情只要是当事人都会知道的,只是撒加跟很多人一样有时候在装傻罢了。他不想直接拒绝这些女孩子而让她们下不了台,所以撒加用一贯的微笑和礼貌在自己身边安置了软性的防护网。日子久了,这些女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各自真正的归宿,也就将撒加当成了一个优秀的大哥哥,将无望的爱转成了心中美好的回忆。
撒加知道,时间和空间不仅是最好的疗伤药,也是改变一切最好的东西——但是根据自己从前的经验,万一…………
撒加的犹豫也被穆看在了眼里,他说道:“撒加,你知道沙加说过什么吗?”
“什么?”撒加问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穆说道:“这个不用我来解释吧?”
“………………”
穆微笑了一下,他知道撒加已经把他话听了进去:“我不能保证你和爱莉西亚小姐以后会怎么样,不过现在对于你们而言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撒加——”他顿了一顿说:“至少,你必须让她先结束过去,只有你们在新的开始,这样才是最公平的。”
撒加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穆,什么时候你也变成心理问题专家?跟沙加学的吗?”
穆知道两人之间严肃的话题已经结束了,他的神情变的轻松起来:“我的服务对象只限于十二宫里的人。”
“是因为卡拉吗?”撒加笑的有点不怀要意。自己已经见过卡拉了,他对这个小姑娘的印象挺深的——跟北都完全是两个类型,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
“穆,我真的很同情你。”撒加说的很诚恳——真的。
穆也只好苦笑了一下——卡拉实在是让自己头疼啊,虽然她也不是故意去闯祸,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老实要出问题。就拿第一次来跟撒加见面来说吧,才没说上几句,卡拉居然提出想要给撒加拍照。在场的人都是愕然,撒加出于礼貌并没有拒绝——等回到白羊宫以后,穆才惊讶的发现卡拉已经私下了拍了不少十二宫上下的人的照片,在自己的询问之下,卡拉终于承认是想用照片去换点零用钱。她还把自己的行为说成是正当合理的赚钱——没收,当然是被没收了。
“咳——”撒加见穆陷在自己的世界中,咳了一声道:“你打算怎么理清楚你和卡拉之间的关系?”
穆白了他一眼——现在来回敬自己刚才的询问吗?
“我相信这个学生还是很有潜力的。”穆一本正经的说道。
“狡猾。”撒加嘀咕了一句。穆的这种态度最让人恨的牙痒痒了,什么都不说清楚——摆明了就是“有本事你不妨猜猜看”的态度。穆对卡拉的态度很暧昧,虽然看不出有什么,但是——撒加摇了摇头,这两个人还真是搞不清楚,加上中间还有一个小贵鬼搅局。
穆的前途也不容乐观啊——这是撒加得出的结论。为什么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十二宫的人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撒加还在沉思的时候——
“不好了——先生——先生——”一个小鬼的声音,嚷嚷的两人耳朵都开始发痒。
“喂,你家的小鬼又怎么了?”撒加抱怨道。
穆苦笑了一下——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
“先生——先生——”穿着背带裤的贵鬼冲了进来:“大事不好了——啊!撒加大人——”
“贵鬼,到底怎么回事?”撒加问道。这小家伙平时不像是大惊小怪的人啊。
“先生,先生——”让撒加和穆惊讶的是,贵鬼的声音里好像还有一丝兴奋:“卡拉又闯祸了!”
果然是大事啊——两人在心头同时想着,不禁相互看了一眼。
“贵鬼,出了什么事啊?”穆沉着的问道。
“先生——”贵鬼凑近穆,说道:“我刚才经过处女宫的时候,我看见卡拉把沙加大人的电子资料全给销毁了。”
“什么?”穆愣了一下——自己没有听错吧?
“真的啦。”贵鬼不住的点头。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7 00: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穆,我看你去看看吧。”撒加笑道,向穆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说“搞不好只有你才能解决了”。
穆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去看看吧。”
“走啦,走啦。”贵鬼一付要看热闹的样子,相当的兴奋。
“贵鬼,你先回去。”穆收起了笑容,对贵鬼说道——这个小家伙,不能让他养成捉弄人的习惯。
“没关系,让贵鬼留在我这里好了。”撒加瞄了一眼正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的贵鬼,笑着说道。
“你不要太宠他。”穆当然知道贵鬼这小家伙想干什么。
“没事啦,先生——就一小会儿,就玩一小会儿啦。”贵鬼抱着他的腿,哀求道。
真是拿他没有办法——穆在贵鬼的头上摸了几下,无奈的笑着离开了。
贵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向撒加笑了一下,连白色的牙齿也露了出来。
“小鬼——”撒加微笑了一下。
“撒加大人——”贵鬼说道:“谢谢你哦——我不想那么早回去啦。”
“我知道——”撒加说道:“你还想去沙加那里看热闹吧?”
贵鬼“嘻嘻”的笑了一笑,一点也不否认自己的想法。
“小鬼,听说你和卡拉相处的很不好?”撒加问道:“是不是你欺负人家?”
“哪有啦?”贵鬼不依道:“明明是她欺负我——”
“是吗?”撒加故意摇头道:“怎么跟我听说的不一样。”
“撒加大人,你相信我啦。”贵鬼噘着嘴说道。
撒加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贵鬼——卡拉和你家先生——咳——”撒加问这句话纯粹是开玩笑而已。
“撒加大人——”贵鬼笑的有点贼:“您是向我套话吗?”
“小家伙——”撒加在贵鬼的头上拍了一下:“不愿意跟我说吗?”
贵鬼很正经的抓住撒加的手,说道:“撒加大人,你要相信先生啦,他根本不会注意卡拉的啦——”
“贵鬼——”撒加将他抱起来放在膝上,说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卡拉?”
“有——吗?”贵鬼拖着长音说道。
“没有吗?”撒加挑了挑眉毛。
“好吧,有一点。”贵鬼只好说实话,从小他就不擅长在撒加面前说谎。
“是不是因为你怕先生被抢走?”撒加温和的问道。
“………………”贵鬼低着头没有说话。
对于贵鬼这个年纪的这种心理,撒加还是能够理解的——像这个时期的男孩子最希望得到亲人所有的关注,否则的话就会故意搞出一些事情来吸引别人的注意。跟很多被溺爱的孩子相比,贵鬼已经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了。
“贵鬼——”撒加轻声的唤了一声。
“撒加大人——”贵鬼抬头看着他。
撒加向他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很乖的孩子——可是你经常这样,难道不会让穆为难吗?”
“我不——”贵鬼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不想。”
撒加继续说道:“你觉得你的先生真的会对你不再关心了吗?我想他还是一样的关注你吧——对卡拉——你应该很清楚穆的个性,他是一个负责的老师,不是吗?”
顿了一顿,撒加又说道:“贵鬼,如果—我是说如果,卡拉真的以后一直留在穆身边,你会不会很讨厌她?”
贵鬼低着头,过了好久以后才说道:“我——我可以试着跟她好好相处——”实际上,贵鬼跟卡拉过不去只是因为在他眼中,卡拉经常缠着穆而已。说句老实话,贵鬼知道卡拉虽然有点大大咧咧,不过为人还是很不错的——就算是跟自己吵架什么的,可并没有真的对自己怎么样,相反在雅典的时候还会经常照顾自己和穆——
“如果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撒加说道:“卡拉有她的优点,你可以试着去挖掘一下,或许以后你们会成为好朋友呢。”
“哦。”贵鬼点了点头——既然是撒加大人这样说,最多自己——这个可不是低头哦,只是——只是试试看而已嘛。
“撒加大人——”贵鬼说道:“你好厉害哦——先生可没有跟我说过这些啊。”
撒加知道穆是没有办法亲自跟贵鬼说这些的,因为由他说只会让贵鬼以为穆本人偏向于卡拉。他微笑道:“你忘了你家的先生小时候也是由我来照顾的吗?”
“撒加大人——”贵鬼眨着眼睛道:“你再说一点先生小时候的事啦。”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29 22: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怎么办?怎么办?”卡拉蹲在地上,着急的问道。
北都也是一脸的没办法:“我看看,这个——”可惜北都只是对电脑操作比较熟练而已,至于像现在这样的系统问题——
“怎么办?怎么办?”卡拉急的团团转:“沙加大人会不会生气啊?怎么办呢?”
“应该不会吧……”北都也不敢完全肯定——整台电脑里的东西全完了。
两个小姑娘对着桌上的电脑大眼瞪小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卡拉。”穆静悄悄的走了进来,在两人身后叫了一声。
“哇!”心里正发虚的卡拉被吓了一跳:“穆——穆——”
“先生——”北都轻轻的叫了一声,将自己的身子挡在桌子前——她下意识的希望穆什么都没有发现。
穆当然看见了北都的动作,他摇了摇头,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北都和卡拉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摇头道:“没——没有——会有什么事?”
还在装?穆故意平静的说道:“那么为什么刚才贵鬼匆忙来找我说你们闯祸了?”
“这个小鬼——”卡拉挥拳道:“谁闯祸了——我只是——”
“只是?”穆挑了挑眉。
卡拉赶紧收住了口,干笑了几声。
“北都——”穆转向北都说道:“沙加不在吗?”
“沙加大哥好像是出去了,我来的时候他就不在。”北都似乎是不敢抬头看他:“我——恩——”
“哦——这样啊——”穆说道:“沙加本来让我帮忙看一些邮件什么的,你知道在哪儿吗?”
北都顺口说道:“在电脑里啊,不过现在系统崩溃了——啊——”
卡拉已经来不及阻止北都了。
一时,处女宫里一片寂静,卡拉一脸的懊恼加尴尬,北都则是捂着嘴偷偷的看着穆。
穆叹了一口气,说道:“卡拉,是你吗?”
卡拉还没开口说话,北都接口道:“穆先生,不是卡拉,是我自己不小心——恩,我刚才——我——”北都是希望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样穆也就没有理由责怪卡拉了。
“不管北都的事。”卡拉也是一拍胸脯,说道:“全是我的不好——是我自己不小心。”卡拉一向来是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她不喜欢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这也是穆当初对这个有点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产生好感的原因之一。对卡拉来说,错了就错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而那些躲躲藏藏的行为才是低下的。
“卡拉——”北都拉了拉卡拉的衣服。
卡拉向前跨了一步,说道:“我会向沙加大哥道歉的——我刚才想给北都帮忙,结果——”
结果卡拉好心却办了坏事,她脚下一打滑,结果在键盘上按了一下——不知怎么的,整个系统全完了。
穆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一边问道:“没有办法恢复吗?”
北都在他身后探着脑袋,说道:“我实在没有办法——大概是我太笨了,我——”
卡拉在一旁也想看看,可是却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分——毕竟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好了,北都——”穆说道:“如果沙加回来的话,替我道歉——明天我请米罗来看看,我想他一定有办法。”
“哦。”北都一边答应,一边向卡拉看了一眼。
穆微笑了一下,对卡拉说道:“我们先回去吧。”
“哦——”卡拉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一句,可眼光却看向北都,希望对方开口留自己。
北都收到了卡拉的信号,正想开口——
“我们先走了——我正好有事要找卡拉。”穆说道。
如此一来,北都无法再开口挽留卡拉,她只好悄悄向卡拉做了个“你保重”的手势。
卡拉垂头丧气的跟在穆的身后,离开了处女宫。
两人一前一后在十二宫上下的台阶上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过了一会儿,还是卡拉忍不住了:“穆——我——”
“今天你的作业做完了吗?”出人意料的是,穆淡淡的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穆——”卡拉用稍微高一点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我是错了,但是——”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30 22: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穆向她笑了笑:“只是不小心而已。”
“啊?”卡拉愣了愣:“你不责怪我吗?毕竟——”
“卡拉,如果每一个想帮助别人的人都因为没有帮忙成功而被责怪,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人愿意去为别人帮忙了。”穆幽幽的说道。
“哦。”卡拉似懂非懂的说道。
“你认为我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吗?”穆带着笑意说道。
卡拉这时才露出了笑容,她亲密的挽着穆说道:“我觉得你是最好的人了。”

今晚的天气着实让人奇怪,按照正常的来说现在还是地中海区域的夏季,虽然是气温比较高,雨水少了一点,不过因为距离海岸比较近,所以在海风的吹拂下,夜晚的凉风让人觉得舒适。
可是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古怪——从吃晚饭开始就让人觉得闷热,气压低的很,普通人大概是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吧。这样的天气在其它的气候带或许常见,但是对于习惯了夏季地中海气候的圣域人来说,实在是够呛。
卡拉趴在窗台上,两只手从窗口下垂下来:“好热——好热——”对她来说,这样的天气简直会要她的命。
“喂——”一只小孩的手在扯卡拉的衣服。
“干吗?”卡拉没精打采的说道——现在她可没有精力跟小鬼较真,她只想学小狗一样把舌头伸出来散散热。
“喂!”小鬼不依不饶的继续拉着卡拉的衣服:“我在叫你呢。”
“听见了——”卡拉说道:“什么事啊?”
“咳——”贵鬼轻咳了一声,跟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可是很严肃的哦——我决定了,跟你和解。”
“哦。”卡拉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她把自己完全贴在墙上,希望能降低一点体温。
贵鬼觉得自己受到了忽视,他撇了撇嘴巴,有点懊恼道:“你有没有听明白我跟你说什么啊?”
“听见了,你说要跟我和解。”卡拉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不是了‘哦’嘛。”
“太没有诚意了吧?”贵鬼嚷嚷道:“我可是考虑再三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我可是为了先生哦。”
卡拉这才抬起正眼看了看一脸兴奋的贵鬼,说道:“真的假的?你不是又想玩什么吧?”
“哼,你少看不起人了。”贵鬼哧道:“撒加大人跟我仔细的谈过了,所以——”
“哦?原来你是被训了。”卡拉笑了起来,一点面子也不给贵鬼。
“哼,讨厌的家伙。”贵鬼的脸涨的通红,他向卡拉吐了吐舌头,想要转身离开。
卡拉伸出手一把拉住贵鬼的衣服:“喂!你先别走——”
“别拉我啦。”贵鬼“哇哇”乱叫。
“既然你说要和解——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卡拉带了点不太信任的语气——这个小鬼真的有这么好?就算是两人不和解,卡拉也是不怕他的,不过如果能和解——也好啊。
贵鬼看了卡拉一眼,跟她一样趴在窗台上。两人的脑袋挤在了一起。
“先生呢?”贵鬼问道。他刚刚从教皇厅回来,中途还跟米罗玩了一会儿。
“他说他去镇上了——又不带我去。”卡拉不满的说道——不过今天因为自己在处女宫闯了祸,就算是穆没有怪她,她也不敢硬跟在穆的身边。
“喂——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贵鬼捅了捅卡拉的腰,说道:“怎么没精打采的?”
“热啊——又闷又热。”卡拉吐着舌头说道:“今天怎么这么难受。”
“是有古怪啊。”贵鬼嗅了嗅空气,这样的天气还真是罕见啊。
“我从吃晚饭的时候就觉得不舒服了。”卡拉哀号道:“空调,我想要空调——”
“得了,别想的这么美了,还空调呢。”贵鬼嘲笑她道:“真是娇气啊。”
卡拉瞪了贵鬼一眼,这个小家伙是不是想重新开战?
“好像要下雨呢。”贵鬼说道——这样的天气在自己印象中只有一次。
“不会吧?”卡拉一愣:“这个季节下雨?”
“你懂什么?”贵鬼白了她一眼:“而且是大暴雨——我可是闻的出来的。”
“真像狗鼻子一样。”卡拉笑道,她看了看窗外——不见任何星星的夜幕,一丝风也没有——
“好像是有点像呢。”卡拉嘀咕道,自己以前陪着父亲到游艇上渡假,海上有暴风雨好像就是这样的。
“就快要下雨了,不知道先生到镇上去干什么。”贵鬼有点奇怪的说道。
无风的夜晚,两个人在白羊宫里靠在同一个窗台下,他们不知道此时的地中海上正形成了本年度最大的风暴。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8-31 1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公告
身为组委会成员,因“七艺节”开幕在即,故即日起至节日结束(9月底)发文改为不定期。
若有不方便处,请您见谅。


洁霓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 00: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撒加,你找我吗?”奥莉维亚走进了撒加的书房。
“请坐。”撒加微笑着请奥莉维亚坐下,并将桌上早准备好的茶推了过去。
“谢谢。”奥莉维亚接过了茶,笑道:“这么晚把我找来,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撒加顿了顿,将穆给自己的药瓶递给了奥莉维亚:“能不能麻烦你将这个交给她?”
她是谁,奥莉维亚字让知道的一清二楚。她说道:“是什么?你要送给爱莉西亚的东西吗?”
“不——是穆让给她的药。”撒加说道。
“既然是穆的意思,你为什么不亲自给她呢?”奥莉维亚说道。
撒加摇头道:“不用了——暂时不用了,请你——”
“我知道了。”奥莉维亚笑了一下——这样也好,省的让爱莉西亚的情绪又紧张起来。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书房里感觉不到一丝风,让人觉得很闷热。
“今天真热啊。”奥莉维亚先打破了寂静:“是不是会下雨?”
“可能会有暴风雨——”撒加看了看窗外,说道:“已经好几年没有在这个季节下过暴风雨了。”
“这么说,维修工程要停上几天了——”奥莉维亚说道,不知道艾丽莎会怎么想。
“这个问题到是不大。”撒加摇头道:“另外,阿鲁迪巴和穆去了镇上,他们会帮镇上的人做一些需要紧急处理的事。”
“哦。”奥莉维亚说道:“这个我到没有想到,是我疏忽了。”
“我所担心的是皮帕——”撒加皱眉道。
“皮帕?”奥莉维亚喃喃道:“啊,这个女孩子真让人揪心。”
“她还是不愿意搬过来吗?”撒加问道:“或者说是暂时搬到镇上别的人家去?”
奥莉维亚摇头道:“我已经劝过她很多次了,奈何她怎么都不愿意。”
“大概是老唐纳德的教育原因——皮帕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撒加说道:“今天如果真的下暴雨,我有点担心——”
“我们也不好勉强她。”奥莉维亚说道:“今天应该不会有事吧?”
“希望如此了。”撒加说道:“穆他们在镇上。”
“这里一旦下暴雨,是不是很严重?”奥莉维亚问道,为什么撒加会这么看重今晚的天气?
“很严重——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应该是风暴。”撒加严肃的说道:“七年前圣域曾经有过一次风暴,破坏力很大。”
“我通过网络查一下吧?”奥莉维亚建议道:“可能会有天气警报。”
撒加点了点头,奥莉维亚便先行离开了。
撒加一个人走到窗前——今天的圣域看不见一颗星星,气压低的让人难受——不知道镇上会不会有事?撒加决定等一下亲自去看看——她呢?她会不会有事?是不是要人陪着她…………
“撒加——”奥莉维亚再次走了进来。
“如何?”撒加转过身子问道。
“确实有风暴——”奥莉维亚说道:“雅典气象台刚发布了警报——我看圣域也——”
“我想到镇上去看看。”撒加说道,对于十二宫他到没有什么担心:“能不能请你——”本来他想说的是请奥莉维亚跟他一起前往,但是撒加临时改了口:“照看一下爱莉西亚?”
“当然——”奥莉维亚点头道:“真的不要我一起去镇上吗?”
还没有等撒加开口说话,书房的门被推开了——艾丽莎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了。”艾丽莎说道:“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出了什么事吗?”撒加问道。
艾丽莎显得有点严肃:“我担心的是皮帕的房子——”
“房子?”撒加跟奥莉维亚相互看了一眼。
“虽然我没有亲自去看过——”艾丽莎继续说道:“但是今天好像是有暴风雨,她住的地方又是在低洼处,加上房子本身不够安全,我担心——”
“会出什么意外吗?”奥莉维亚担心的问道。
艾丽莎摇头道:“我不知道——希望我想的太多了。”
“为了保险起见——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她离开她的房子。”撒加断然道:“等出了事以后就来不及了。”
奥莉维亚跟艾丽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看来撒加是决定“强迫”皮帕接受大家的好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4-18 15:48 , Processed in 0.453449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