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2 12: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圣域的夜是安静的,就连月光也似乎是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屋顶。
一道人影闪进了房间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躺在床上的人没有动。只有半开的窗户吹进的风撩起了轻纱的窗帘。
来者站在床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床上的人,蓝色的眼波中有着醉人的柔情——然而,床上的人是看不见的。
奥莉维亚和艾丽莎的奇怪表情,撒加自然是看在眼里。他知道这样做不合情理,但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因为就在他拉开车门,将人抱出来时,他和车中女子的命运就连在一起了。
对于女人,撒加一向是温和有加,可谁也不能得到他更多的眷顾。对于撒加本人而言,工作繁忙固然是原因,可更重要的是他无心于此。
撒加望着床上的女子,不禁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事,他只知道自己是完了。
当撒加抱着她,任她那淡金色的长发缠绕住自己的手臂时,他就知道自己将会和对方有扯不断的联系了。
或许这就是“缘”吧,未曾谋面的双方在一瞬间纠缠在一起,而在之前却从未见过。
撒加很了解自己的内心——他想要她。所以他果断的把她带了回来。在这里,撒加可以完全把对方纳入自己的羽下。
突然,撒加的身子微侧了一下,他看见一颗泪珠从她微颤的睫毛上掉了下来。撒加看的有些呆了,只是痴痴的站着…………

“天哪!阿鲁迪巴——你吓死我了。”本来想到会客室去摸一本书的奥莉维亚被阿鲁迪巴吓了一跳。
“啊,我都没有看见你,不好意思了。”阿鲁迪巴说道:“撒加回来没有?”
“回来了——你找他吗?”奥莉维亚问道。
“是啊——可他没有在卧室,也不在书房——”阿鲁迪巴抓了抓头发。
“等一下他一定会回来的。对了——”奥莉维亚把阿鲁迪巴拖进了会客室:“老唐纳德怎么样了?”
“不行,进气少出气多。”阿鲁迪巴摇头道:“我看就这几天了——”
“如果现在送医院——”虽然对老唐纳德的脾气有所耳闻,但奥莉维亚还是忍不住的建议道。
“没用了——”阿鲁迪巴说道:“再说老唐纳德希望能——能在这里——”
奥莉维亚长叹了一口气,又问道:“皮帕呢?现在这个时候她一个女孩子不太好吧?再说她——又不方便。”
“现在不会让她一个人呆着的。”阿鲁迪巴说道:“跟洋娃娃似的一个女孩子——哎!”
“关于她——我会跟撒加商量一下关于她以后的生活。”奥莉维亚说道:“跟你打听一件事。”
“什么事?”阿鲁迪巴奇怪还有奥莉维亚不知道的事。
“我听说了安喀底亚斯的名字——”奥莉维亚说道:“他是圣域人吗?”
“你说安喀底亚斯兄妹啊?”阿鲁迪巴笑道:“哥哥是赫克利斯,妹妹是伊莉特,都是圣域人。”
“撒加为什么说赫克利斯是老唐纳德的弟子?”奥莉维亚眨了眨眼睛。
“这事——我简单的说吧。”阿鲁迪巴说道:“赫克利斯从小就跟老唐纳德学习医术,后来他要去外边继续求学,可老唐纳德——当然,最后赫克利斯还是带着妹妹离开了。这个——双方可能闹的不愉快,圣域的人都以为他们不会回来了,可如今——”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阿鲁迪巴继续说道:“圣域是个居住的好地方,但对很多人来说未必是个对事业发展的地方,这里太安静了——我们一直都在担心像医生这样的工作有没有人接替——”
“现在赫克利斯回来了,实在是太好了,对不对?”奥莉维亚说道。
阿鲁迪巴点头道:“是啊——而且连伊莉特也回来了,我记得她从小就是手艺一流的。”
“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奥莉维亚笑道:“对了,你是来跟撒加说这个的?好像他已经知道了。”
“不,我是来告诉他——穆要带一个人回来。”阿鲁迪巴说道。
“穆——哦,是白羊宫的主人,他还有个小跟班吧?”奥莉维亚说道 。
“贵鬼这小家伙也该放假了。”阿鲁迪巴笑道:“穆现在在做家庭老师——啊!他该不是要带那个人回来吧?”
奥莉维亚眨了眨眼睛,有点好奇一向以好脾气著称的穆会带什么人回来。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3 08: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不要!”卡拉歪着头道:“我不管!我要一起去!”
“你不会习惯那里的。”穆无奈的说道。
“不要——你又没带我去过,怎么知道我不习惯?”卡拉哼了一声,道:“拜托啦!”
“卡拉,圣域是个跟你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穆的绿眼中有着“拿你没办法”的笑意。
卡拉干脆一把拉住穆的衣服,一付“你甩不掉我的”样子。
穆有点哭笑不得道:“卡拉,你父亲不会同意——”
“老爸去美国了。”卡拉笑的有点鬼:“而且——他说过由你负责的我的一切。”
穆知道那是霍斯先生把麻烦推给自己的借口,他自己就可以轻松的逍遥了。霍斯先生猛一看是个很好说话的老好人,可穆知道他精明着呢。
穆叹了一口气,人家的父亲不管了,女儿硬赖上你——还有其它办法吗?
“那里很无聊的。”穆只好提前警告她。
“我会自得其乐。”
“没有玩的地方。”
“我——可以跟你玩。”
“连花钱的地方也没有。”
“我可以不带钱包。”
“我很忙,没时间照顾你。”
“我会好好照顾你跟贵鬼的。”
“…………那里的人很不一样。”
“谁怕谁啊——又不是去食人部落。”
要是碰上这样的“拖油瓶”,你还能有什么话说?
穆只好揉了揉卡拉那头时髦的短发,叹了一口气:自从救了这丫头以后,似乎麻烦就上身了。
那还是在一年以前,穆认为贵鬼应该尝试一下正常的学校生活,所以两人来到了雅典。由于学籍的问题,穆和贵鬼在雅典滞留了几天。既然先解决不了,穆干脆带着贵鬼到处游玩,满足一下小鬼的好玩心。结果无意中救了正跟两三个混混纠缠不清的卡拉。后来他才知道是天性好玩的卡拉先招惹上对方的。
卡拉的父亲霍斯先生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平时工作很忙,对卡拉这个被娇纵惯的女儿已经是毫无办法了。他见穆为人儒雅谦逊、彬彬有礼,而且满腹经纶,加上女儿那么服他,干脆就把女儿丢给了穆——请穆做了卡拉的家庭老师。
穆一开始自然是婉拒的,甚至言明了自己奇特的身份。但偏偏霍斯父女认准了他,死活也不放手。最后穆只好接受了这项工作。
霍斯全家对穆和贵鬼就像一家人一样。就连贵鬼的学籍问题也在霍斯先生的一个电话下解决了。
唯一的麻烦大概是——
“喂!你想干什么?”贵鬼瞪着眼睛道。
“小鬼——你跟说话呢?”卡拉毫不示弱,也瞪着乌黑的眼睛。
贵鬼威胁的露出了小虎牙:“你想对先生做什么?”
“哎呀!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不对,穆?”卡拉故意偎依着穆。
“什么?你要叫先生才对——先生啦,懂不懂?”贵鬼气的直跳脚。
“哼,穆——”卡拉还是这样甜甜的叫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已经不是孩子了。”穆巧妙的争脱了卡拉,笑着说道。
卡拉不满的撇撇嘴,在嘴里嘀咕了几句。
“哼,讨厌的小鬼(女人)。”卡拉和贵鬼各自别开了头。
“贵鬼,不要这个样子。”穆温和的说道:“卡拉要和我们一起去圣域,所以你——”
“不是吧,先生——”贵鬼惨兮兮的说道:“她去干什么?她什么都不懂——”
“我不懂?你这个小鬼才是什么都不懂呢。”卡拉叉着双手说道。
“你敢这么说我?”贵鬼正想对她施加一点意念力。
“贵鬼,你答应我过什么?”穆的语气中透着严肃。
“知道了,先生。”贵鬼不情不愿的说道:“大不了——大不了我让她就是了。”
“谁要你让?”卡拉冲贵鬼扮了个鬼脸,整个人靠在了穆的身上。
贵鬼见状,立刻跳到了穆的另一只手上,整个人悬挂在那里。
于是,穆只好拖着一大一小“艰难举步”。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4-7-23 12: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连“万年冰山”的撒加都有动心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位女性是何方神圣,不过恐怕两人的恋曲不会很顺利。(作者:废话,一切顺利还有戏唱吗?)
穆先生也够惨的,碰上这么一位任性的大小姐可真是有够头疼。不过也挺有朝气的,让人想起了耶拉姆和亚尔弗莉德。
等全文连载完了以后在下想申请向其它地方转载,我常去的一个论坛关于《圣斗士》的同人不是BL就是恶搞像这样正经的文章几乎没有。所以想转载过去让他们好好学习一下,万望允许,在下叩首百拜!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3 13: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下面是引用迪哈鲁特于2004-7-23 12:14出版的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连“万年冰山”的撒加都有动心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位女性是何方神圣,不过恐怕两人的恋曲不会很顺利。(作者:废话,一切顺利还有戏唱吗?)
穆先生也够惨的,碰上这么一位任性的大小姐可真是有够头疼。不过也挺有朝气的,让人想起了耶拉姆和亚尔弗莉德。
等全文连载完了以后在下想申请向其它地方转载,我常去的一个论坛关于《圣斗士》的同人不是BL就是恶搞像这样正经的文章几乎没有。所以想转载过去让他们好好学习一下,万望允许,在下叩首百拜!
没有问题,我授权给你。


此pose~被洁霓在2004年7月23日13:55编辑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6 08: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大——老大!”米罗很古怪的望着撒加。
“恩——抱歉,我没听见你说什么。”撒加在米罗唤了好几声的情况下才反应了过来。
“……你没事吧?”撒加会有这样心神不定的状况是非常罕见的。
撒加微微一笑,但还是看的出来他的心思没有完全放在和米罗的谈话上。
“邪门了——得了,我们言归正传。”米罗继续说道:“那位天才的专家打算拆了我的天蝎宫——这事你知道?”
“米罗,洛兰小姐只是要先在你的天蝎宫做一下实验而已。”撒加摇头道。
“哼,实验?”米罗冷笑道:“我看那女人是跟我过不去,什么宫不挑就是挑天蝎宫。”
“米罗,今天我正想和谈谈你的态度问题。”撒加瞪了他一眼,道:“你一再对洛兰小姐无礼,实在是太失风度了!”
“我没有风度?老大,你怎么不问问她是怎么对我的——”米罗抱怨道:“你不是不知道我的个性,我向来是恩怨分明的。”
“不管洛兰小姐和你发生任何事,你作为男人都必须退一步——我太清楚你了,米罗,八成是你的错。”
“老大,你不能偏心啊。”米罗嚷嚷道。
撒加挥手道:“对于洛兰小姐的能力,我已经看到了,也相信她的决定。她选择你的天蝎宫是有道理的,这跟和你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完全没有关系。”
“我表示怀疑。”米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但还是换来了撒加的一记白眼。
“米罗——我只要求你做到基本的礼貌。”撒加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要米罗做出保证。
自小就害怕撒加的这种眼神的米罗只好暂时先低头道:“好——我最多答应她不惹我,我不主动找麻烦。”至于碰上其它情况——那就别怪我了。
“你——”撒加又好气又好笑道:“米罗,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不好意思,交友不慎,估计是改不了了。”米罗天空蓝的眼睛里闪动着调皮的目光。
撒加知道米罗指的是小时候的“狐朋狗友”加隆和艾奥利亚,一想起这三个人在一起——撒加觉得好久没有疼过的头又开始一跳一跳的了。
“还有,老大——我贡献出天蝎宫,你打算让我把窝挪到哪儿?”米罗想起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的双子宫一直空着,你可以——”撒加立刻说道。反正自己和加隆的房间已经空了很久了。
“别——加隆那房间免谈,我可不想去收拾他那堆破烂。老大你的房间——太整洁了,小弟我不习惯。”米罗对这个建议可没兴趣。
撒加无奈道:“米罗,你跟加隆是难兄难弟,你以为你的习惯就好吗?”
“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叫凌乱的艺术——你看在我的地盘上,只要我随手一抓就能摸到我想要的东西,这可是很高难度的。”米罗信口开河的胡吹。
“哦?”撒加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你就继续凌乱吧。”
米罗向他眨了眨左眼,连嘴角也开始向上扬了。
“好了,不跟你扯那么多——等到洛兰小姐要正式开始维修,你就搬出天蝎宫吧——听我把话是说完——十二宫里随便你选择,只要其他人没意见。”
“老大,你怎么不早说,有这么优惠的条件我们也不用谈的那么辛苦了。”米罗吹了声口哨,道:“没说的,卡妙一定会接收我的。”
“你那么肯定?”撒加说道:“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是被他冻住可下巴,好像是你太聒噪吧?”
“老大——恩——小时候的糗事还记得这么清楚干吗呢?”米罗赶紧打断了撒加的回忆,举双手说道:“我保证保持水瓶宫的安静。”
两人又谈论了一会儿其它的事。
“我说老大——”米罗神秘兮兮的凑上前道:“听说你拐了一个女人回来?”
“什么拐回来?”撒加微愠道:“我只是救了她而已——你已经知道了?”
“早上上来的时候听阿鲁迪巴说的——喂,你是不是——恩?”米罗一付很期待的表情。
“没有!”撒加往椅子后一靠,说道:“你不要乱猜了。”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发表于 2004-7-26 12: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谢谢大人的授权,期待作品的完结!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7 08: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米罗冲着撒加左看看,右看看——他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单纯男孩,撒加的异样怎么可能瞒过他的眼睛。不过这事现在还不明朗,不如暂时先观察一下——老大居然有可能跟女人搅在一起——米罗觉得有点兴奋的想措手。
“你干什么?”撒加见米罗一个人在傻笑,不禁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米罗不住的摇头,他问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撒加皱了皱眉。已经整整一天了,女子还是没有苏醒。撒加的心一直还悬着,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把她带回来是不是做错了?
“得了,老大,你就别心神不定了。你想救一个人还有不成功的吗?”米罗站起身来,说道:“等她醒了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扑进你的怀里的——先走一步。”米罗迅速离开了书房,快的连撒加也来不及阻止他。
“这个米罗。”撒加摇头笑道。但立刻,他的脸色暗了下来。自己昨晚在女子的床前呆了整整一晚了,可对方没有睁眼,只是不住的掉眼泪。撒加一次一次的为她擦拭,心也一次一次的揪着。女子似乎在撒加身上下了魔咒,撒加现在已经完全陷进去了。

“沙加大人——沙加大人——”北都探出了脑袋,在处女宫里到处张望。
北都忙完了自己的事后,便跟奥莉维亚说了一声。今天算是她来向沙加报到吧。她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处女宫,态度极为恭敬。
“沙加大人——沙加大人不在吗?”北都歪着红扑扑的脸蛋,刚才奥莉维亚明明说沙加在宫里的——现在是不是到教皇厅去了?
北都悄悄的推开了通向沙罗树园的门,她忍不住想看看沙罗树园是不是还像她记忆中那么美丽——
“哇——好美丽——”北都惊喜的看着满园绿油油的草地;粉色、紫色的小花半开,在微风中飘着;小山坡上的两棵沙罗树在阳光下投下一地的绿荫。
北都本想踏上草地的,可又不忍心践踏那些花草,又将伸出去的脚缩了回来:“真的没变哎——”
“沙罗树园的景色四季不变。”优雅的声音在北都身后响起。
北都吓了一跳,猛的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门上:“哎呦——好痛!”没想到这木门这么硬,北都眼泪汪汪的抚着自己的头。
轻柔的手在北都的头上抚摩了两下,温和的声音里带了些笑意:“小心一点。”
“谢谢你哦。”北都揉了揉鼻子,微笑着抬头道:“我——咦?沙加大人——”
沙加点了点头,收回了自己的手,道:“我是沙加。”
北都赶紧退后一步,恭恭敬敬的向沙加行了一个礼:“您好,沙加大人。我是北都卡菲瑞斯,就是在镇上的——对了,是奥莉维亚姐姐安排我来——”北都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激动,但还带着一丝喜悦。她忍不住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沙加,发现他正对着自己微笑,吓的赶紧又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是北都——好了,不用那么拘束,在处女宫只要随意就行了。”面对北都这样的诚惶诚恐,沙加笑着摇了摇头。他心想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可是沙加大人——”北都的紫眸灵活的转着,她见沙加摇摇手指,只好重新说道:“沙加——恩——沙加大哥,我能叫你沙加大哥吗?”
沙加说道:“当然可以,来吧!”刚才北都在沙罗树园外探头探脑的样子,沙加早就“看”在了眼里。他拉起了北都的小手,牵着她走进了园子。
北都踩在柔软的草地上,不敢加重脚步,还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小花。
“我觉得好美啊!”北都忍不住蹲下身子,轻抚着小草:“就像一幅画一样,我都不敢闯进来了。”
“如果你在这幅画里,这幅画会更漂亮。”沙加说道。北都这种水灵灵的气质让他非常喜欢,沙罗树园的这种空灵景致和她最相配了。
北都的脸红了红,抿嘴一笑。
“北都,如果你喜欢的话,沙罗树园旁边的房间就给你吧。”沙加对她说道。
“恩——沙加大哥——”北都有些吞吞吐吐道。
“你说吧,没事的。”沙加示意北都和他在藤椅上坐下。
“沙加大哥,我能不能还是住在小镇上?”北都问道。
沙加一愣:“你每天跑来跑去吗?十二宫上下对你是很累的。”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8 08: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北都摇了摇头,紫色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忧郁:“因为我想每天去看看皮帕。”
沙加温和的说道:“没关系,我这里的事并不多,如果你有事的话尽可以去做。这样好了,这里的房间仍就给你保留,由你自己决定在哪里住,好吗?”
北都开心道:“谢谢沙加大哥——沙加大哥,我什么都不懂,万一做错什么,你不要骂我哦。”
这个小姑娘真是可爱——沙加笑道:“我不是严厉的人,而且你原来来帮我,我要谢你才对。”
“你真的太好了,沙加大哥,就跟以前——”北都赶紧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以前?”沙加挑了挑眉。
“没什么啦,沙加大哥——”北都偷偷的舒了口气,还好没有说漏嘴。
沙加笑了笑,并没有再问下去。看来这小丫头还有不少小秘密呢,不过——如果自己没有猜错——
“对了,沙加大哥,你要我做什么工作呢?”北都问道。
“只要帮我处理一些信件就行了。”沙加说道:“如果你觉得有问题——”
“不会啦,我一定做好。”北都赶紧举双手说道。

虽说已经算是走马上任了,可礼数上也该去向撒加回报一声。北都在大致向沙加了解了工作的情况以后,打算到其它宫去向各位大人见礼。
阿鲁迪巴一向好说,他常去镇上帮忙,早就认识了北都。这小姑娘在他看来真是又娇小又可爱,跟个雪人似的。北都给他笑着行了礼,阿鲁迪巴喜的跟什么似的,在衣服上搓了两下手,拍了拍北都的肩膀。
北都揉了揉肩膀,阿鲁迪巴的力气还不是普通的大。不过,他大概已经用了最小的力气了吧?
临走了,阿鲁迪巴还再三叮嘱北都有空就来品尝美食,北都欣然同意。
经过处女宫时,北都把阿鲁迪巴塞给她的东西放下后,这才继续往上走去。
第一个见的应该是米罗。北都自然是认识米罗的,不过米罗来来去去的实在太忙了,对这个小丫头大概也是匆匆的印象罢了。北都对米罗直爽率直的个性印象很深,可也觉得有点怕他,这大概就是小丫头的心理吧。
北都理了理衣服,这才踏进了天蝎宫。可才一进宫,北都吃了一惊:满地都是一道道的红漆,活像是把天蝎宫的地面当棋盘似的。
北都正微张着嘴,寻思着是怎么回事呢,却被一个男人的吼声吓了一跳:“你什么意思?”
北都拍了拍胸口,小心翼翼的向里面望过去——
米罗觉得已经忍无可忍了——对,自己是跟老大保证过,可忍耐是有限度的——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了。米罗握了握拳头,恨的牙痒痒。
艾丽莎不理睬米罗,自顾自翻着工作记录。
“喂!”米罗大声叫道。
艾丽莎白了他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米罗嚷道。这个女人也太拽了吧!
“你跟谁说话呢?”艾丽莎盖上本子,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谁是喂?”
“你不要太过分——你以为——”米罗指着艾丽莎道:“什么人?”他回头冲着北都躲着的柱子喝道。
“我——我——”北都举着双手慢慢的走出来:“我是北都——是——是沙加大哥的——”
“什么?”米罗没好气的说:“妹妹?还是老婆?”
北都给他恶狠狠的态度吓的眼泪汪汪,不敢再出声了。
“别理他。”艾丽莎将米罗推到一边去,上前拉住北都道:“最近圣域疯狗太多了。”
“疯——疯狗?”米罗一愣,蓝眼睛里起了阴霾:“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艾丽莎哼了一声,不去理他。北都被米罗罕见的凶样吓住了,倒退了一步。
“你想吓谁?”艾丽莎可不怕他,她可不管米罗是什么天蝎宫主人还是什么战士,反正也就是一个轻浮的男人而已。这样的男人在她看来也就是会吼几声装装样子而已。
艾丽莎将北都拉到身后,瞪着上前一步的米罗。到不是说艾丽莎跟北都的关系有多好,只是北都原先就讨她的喜欢,加上眼下也算是两个女人站在一条线上。
看见北都给自己吓的战战兢兢的,米罗才微微收敛了一下凌厉的眼神,控制住怒气道:“恩——那个什么丫头——”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29 08: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北都——”北都从艾丽莎身后探出头来,道:“我是北都卡菲瑞斯。米罗大人,我是——”
“知道了。”米罗大气的一挥手道:“你说你是沙加的——?”
“我是沙加大哥的女仆,帮他——”北都赶紧说道。
“沙加这小子真会享福,挑了个这么乖巧的小姑娘。”米罗颇不正经的说道,他看了一眼艾丽莎,又说道:“女人就是应该这样,比起那些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好多了。”
北都看了看脸色有点冷的艾丽莎,不敢接口。
“哼,小妹子。你记住了——”艾丽莎整了整头发上的发饰,不急不忙的说道:“这年头就是有不知好歹的男人,女人才该自立。”
北都又看了看米罗,觉得有点尴尬。她轻声说道:“米罗大人,艾丽莎姐姐——我想我还是——”
“小妹子——”米罗的眼睛虽上扬,可却一点也看不出笑意:“别那么着急,沙加八成没有带你逛过吧?米罗哥哥带你到处玩。”
“北都,你小心有人不怀好意。”艾丽莎当然知道米罗的怒目正瞪着自己。

北都就算是再不经事也知道最好少插入米罗和艾丽莎之间的战争,她看的出来两个人摆明了是拿她当挡箭牌。
好不容易,北都才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天蝎宫,逃出了那个热辣辣的地方。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呢?”
北都耸了耸肩,自己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反正艾丽莎姐姐那么能干,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等北都爬上了教皇厅时,已经累的直喘气了。她靠在柱子边上休息了一下,这才去找撒加。可北都晃了一圈以后,居然没有找到撒加。
“不会吧?奥莉维亚姐姐明明说撒加大人在的呀。”北都喃喃自语道。她抓了一个匆匆而过的仆役。仆役随手指了个方向说:“去那边的房间。”然后一溜烟便不见了。
北都只好顺着仆役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是一扇半掩的门——北都轻轻的推开了木门。
“奥莉维亚,你——”撒加转过身来,却见来人是北都,他愣了一愣后笑道:“嗨,北都。”
北都对撒加一向是尊敬有加,她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撒加大人,我是来帮沙加大哥的。”
北都对沙加的称呼让撒加挑了挑眉,他说道:“辛苦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的荣幸。”其实北都一进门就看见了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她心里虽好奇却也不敢多看。
撒加见北都好奇的向床上偷瞄,索性让开了身子:“她——还没有醒。”
北都听奥莉维亚说过前几天撒加救回了一个女人,虽然看上去没有严重受伤,不过这名女子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
“姐姐大概是——”北都稍稍上前几步,轻声说道:“很累吧,所以才一直没有醒过来。我想等这个姐姐睡醒了,自然就会醒的。”
“希望如此。”撒加苦笑了一下。
北都好奇的朝撒加看了看。她对撒加并不陌生,自然知道他的为人。镇上有很多女子都或多或少的受过撒加的帮助,可从来没见撒加对哪个有如此重视的。北都想起奥莉维亚在告诉自己这件事时的表情很古怪,就像是抓住了一对小情人似的——
小情人?不会吧?撒加大人哎——北都眨了眨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正望着女子的撒加——撒加大人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呢,应该不是吧。不过这眼神——
北都悄悄的移动了两步,伸头瞅了瞅撒加如海般的眼睛——男人都是这样看女人的吗?好像没有吧?如果“他”能这样看我,哎呀,羞死了——北都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北都的行为当然被撒加看在了眼中,这小丫头一付好奇的要命的样子,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撒加微笑了一下,正想深手去抚摩一下北都两条蓬松的麻花辫子——恩?这小丫头脸红什么——
“回神了。”撒加在北都的面前晃了晃手。
“啊——哦!”北都这才回过神来,她见撒加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原先的红脸蛋简直要滴血了。
撒加换了个话题,问道:“去见过其他人了吗?”
北都点点头,说道:“见过了。阿鲁迪巴大人请我吃了他亲手做的美食呢。”
“你要小心被他喂胖哦。”撒加温和的笑道,就像是在逗着一个小妹妹似的。
“才不会呢。”北都嗔道,随后又说道:“我经过天蝎宫时,艾丽莎姐姐好像在和米罗大人吵架——”
“米罗这小子——”撒加无奈的摇摇头:“真是的——对了,北都,下次你再看见他们吵架要告诉我哦。”
北都点点头,说道:“好的——不过米罗大人好凶,我怕——”
“你不用理他,米罗是装出来吓人的。”撒加摇头道:“要是下次他欺负你,我帮你出气,好不好?”撒加决定要找个时间再跟米罗“沟通”一下,提醒一下他关于基本礼貌的事——不过,他跟艾丽莎的事还真让人头疼——
“撒加大人——”北都看了看床上的女子,说道。
“叫我撒加大哥好了。”撒加挥了挥手道:“现在十二宫里就你最小了。”
“撒加大哥——”北都说道:“沙加大人说我在处女宫的事不多,如果你有事要我做的话,请你吩咐好了。”
撒加一笑,心中对北都的印象又好了一层:“好的——这样吧,如果你有时间,帮我照顾一下她,好吗?”
虽然撒加能长时间守在女子身边,可圣域还有很多事在等着自己。撒加并不是一个因私而忘公的人,再说他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也不太方便。奥莉维亚和艾丽莎又有各自的工作要做,现在北都一来到真的是解决了他的难题。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7-30 00: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呼——哎呦,到了没有?”卡拉将箱子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嘿嘿,不行了吧?”贵鬼笑的连白牙都露了出来。
“你行——算你行。”卡拉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了。她最怕热了,加上又是提着这么大的箱子走山路。
贵鬼得意的冲卡拉比划了一个手势——他使了点小诡计,虽然自己也提着一个好大的包裹,不过加了点念力以后便不用再多费力气了。
“贵鬼——去帮卡拉拿东西。”走在前面的穆返回来说道。
“不要吧,先生。说好自己拎自己的东西的——”贵鬼抱怨道。
在卡拉看来,神果然是不公平的。怎么能让自己这样的淑女(只有她自己这样认为)又是流汗又是狼狈的在太阳下提溜行李呢?卡拉只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完全贴在了身上,满头时髦的发型已经乱成了鸡窝。可是——卡拉嘟着嘴,看着长发飘飘的穆。
真是奇了,拎着更多东西,走了一样距离的穆连衣角也没有起皱。他的长发一丝也不乱的用一条银丝带束在脑后,似乎连雅典火辣辣的太阳也不会将他紫色的头发晒的褪色。
“穆——你真的不热吗?”卡拉再一次问道,这一路上穆居然连汗也不用擦。
“心静自然凉。”穆揉了揉卡拉的短发,温柔的笑道。
“已经很乱了——别揉了啦。”卡拉嘀咕道,干脆顺便把穆的手拉在了自己的手里。
“喂——你干吗?”贵鬼跳了过来,说道:“快放开先生的手啦,成何体统?”
“小鬼——你搀和什么?”卡拉对贵鬼恣了恣牙齿。这小鬼真是越看越不讨喜欢,老实破坏自己的好事,改天非要好好治治他不可。
“我早说别带那么多东西了。”穆取出了一瓶水,递给了卡拉。
“哇——我要我要。”卡拉一把夺过来就猛灌,差点被呛着:“咳——咳——”
“小心一点。”穆轻柔的抚着她的背。
贵鬼的双手撑在脑后,笑道:“真是笨死了,连水也不会喝。”
“你——”卡拉指着贵鬼,一时到也说不出话来了。
“贵鬼。”穆的绿眼睛看向贵鬼,立刻让他闭上了嘴。这两个人真是冤家,穆开始怀疑自己把他们同时放在身边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因为死活都要跟穆来圣域,所以在某些方面,卡拉只好妥协。比如说不准和贵鬼打架(吵架例外,本条对贵鬼同样适用),不准带额外的信用卡、钱什么的(这点穆深有体会,卡拉用钱还不是普通的厉害,偏偏霍斯先生不懂得控制女儿的用钱额度)等等之类的。为此,卡拉哀号了几声,跟穆磨了好半天。
可穆只是淡淡的一笑,对卡拉说了一句“这是我带你去圣域的条件,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去”。最后卡拉只好闭上了嘴。
临走之前。穆还是亲自跟霍斯先生联络了一次,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结果霍斯先生根本没多问,只是跟穆说了声“辛苦了”,便把快要成年的女儿丢给了他。
“走啦,走啦。”贵鬼绕着穆蹦蹦跳跳的说道:“我好想白羊宫呢——”
“这个名字不好听——”虽然知道穆的真实身份,可卡拉还是说道:“像穆这样的帅哥嘛——”
“噗嗤。”贵鬼大笑了起来,连穆也撑不住笑了一下。
“笑什么嘛?我说的都是实话罢了。”卡拉瞪了两人一眼,自己盘算着怎么给白羊宫改名。
“好了,别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多想了。”穆温和的劝道。
“谁说是无谓的事情?”卡拉嘟囔道。
“哼——多管闲事了,这可是自古决定的事。”贵鬼冲卡拉做了个鬼脸:“再说,你又不是我们宫里的人。”
“你——”卡拉被噎的无语,她哼了一声道:“哼,总有一天我要光明正大的给它改名。”
贵鬼吐了吐舌头,表示“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穆——”卡拉向穆依偎了过去,以此向贵鬼示威。
穆只有苦笑着摇头,虽说这二人这样闹着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好脾气的穆在两人中间看了看,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牵着两条互相争宠的狗一样。眼下——穆瞅了一眼都望向自己的贵鬼和卡拉——这两条小狗正吐着舌头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4-18 17:33 , Processed in 0.286483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