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3 10: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北都,你昨天晚上没什么事吧?”沙加关切的问道。昨天晚上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只好向别人询问了一下北都的情况以后,便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在沙加看来,北都肯定能照顾好自己。
“没事的,就是忙了一点。”北都微笑道——沙加大哥一直在想着自己呢。
“我听说了。”沙加说道:“昨天在镇上我已经向别人询问过你的情况了——大概你一直都在帮助别人吧?”
北都“嘻嘻”一笑,没有替自己解释什么——事实上,沙加并没有说错。
“你自己的房子没什么事吧?”沙加又问道。
“没有啦。”北都说道:“我的房子在二楼,所以一点事都没有——不过我听说有很多别的房子漏水很严重呢。”
“所以现在圣域人都在忙着修整吧?”沙加一手撑起了头,说道:“幸好昨天的暴风雨只是几个小时而已,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
“沙加大哥啊——”北都在藤椅上坐了下来,说道:“我听镇上的老人说,很少在这个时候发生暴风雨的。贝丽卡修格莱大娘说那还是在20几年前才——”
“如今的环境越来越差,像这样的非自然事件会越来越多。”沙加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恐怕不发生大规模的伤亡,是不会引起人的注意的——你怎么了,北都?”沙加见北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神情在看自己,微笑着问道。
“恩——”北都吞吐了一下,见沙加用一种鼓励自己的“眼光”看着自己,索性鼓起勇气,说道:“我觉得沙加大哥在说这句话时——好像——恩,好像不是人类一样——不,沙加大哥,我不是说——”
“我知道,我知道。”沙加笑着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只是我的感慨而已。”
“哦?”北都调皮的眨了眨灵活的紫色眼睛,说道:“原来沙加大哥也会有年轻人多愁善感呢。”
说的好像自己很老一样,即使自己是心如止水的修行人,可也不代表自己是老人啊。沙加忍不住伸手在北都的额头上敲了几下,正打算开玩笑般训她几句——
“哇——”北都突然惨叫了一声,连忙按住了自己额头被沙加敲的地方。
“出了什么事?”沙加站了起来——听上去,这个小姑娘受了伤。
“没事啦,没事啦。”北都连忙摆手道——千万别被沙加大哥发现啊。自己可不想被沙加大哥说成是大意的姑娘啊。
“你伤到头了?”沙加已经来到了北都的身旁——快到连北都闪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没事的啦。”北都没办法逃开,只好由着沙加在自己的额头检查着——可自己的脸怎么一下子那么烫?
大概是察觉到了北都的羞涩,沙加很快的缩回了自己的手——不过他已经摸到了在北都额头处的伤口。
“被擦伤的吗?”很有经验的沙加问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弄伤的——恩?”
北都只好老实的说道:“是的,是我自己不小心啦——真的,只是不小心而已——”
沙加面无表情的问道:“擦过药了吗?”
北都有点心怯的看了一眼沙加,点了点头,但又马上摇头道:“没——没有——”
沙加转身离开了沙罗树园,留下了北都一个人。北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沙加大哥是不是生自己的气了?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个做事情不小心,可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
“你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身边的沙加问道。
“哇——没什么,没什么。”北都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沙加熟练的打开了手上的小箱子,而北都则站在一边发呆——
“沙加大哥——”过了一会儿,北都小心的问道:“我——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沙加停下了手上的活,微笑道。
看见沙加现在的神情,北都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沙加大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沙加有点惊讶:“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你——”北都说道。
“傻瓜,我是在担心你的伤啊——”沙加在北都的头上抚摩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这么混乱,万一你的伤口被感染,怎么办?”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3 23: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鼻子居然有点发酸了——北都赶紧搓了搓自己的鼻子,让自己别因为沙加大哥的温柔而掉下莫名其妙的眼泪来。
“……来,我帮你擦点药。”沙加一定是明白北都的感受,所以为了不让这个小姑娘丢面子,笑了笑说道:“北都,你天天在照顾别人,也要照顾你自己哦——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让你呆在我身边了。”
“我保证啦。”北都举起双手道:“我保证,沙加大哥,以后一定好好的照顾我自己。”
沙加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了——我可不想失去这么好的助手哦。”
助手?沙加大哥说自己是助手?哇——北都开始有了晕飘飘的感觉,原来沙加大哥这么看重自己啊——
这个小姑娘在想什么?沙加感觉到了北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哎,又在乱想了。沙加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自己小心的开始给北都上药………………

“镇上——阿嚏!”奥莉维亚正想开口说话,却被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给打断了。
好心来看望奥莉维亚的艾丽莎无言的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她:“………………”
“…………阿嚏!”又是一个喷嚏。
“你确定自己真的没事?”艾丽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问了一句。
“没——没事。”好不容易才说清楚一句话的奥莉维亚说道:“镇上的——镇上的——阿嚏!”
“………………”艾丽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这一次圣域的大总管是风度全失了。
奥莉维亚几乎不停的喷嚏快要让她流鼻血了,她只好用手帕按住了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想知道镇上——”
“你还说我是工作狂吗?”艾丽莎说了一句:“你自己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奥莉维亚笑了一下,道:“我是没办法了,算是把自己卖给了圣域了——阿嚏!”
艾丽莎于心不忍的问道:“你真的还是不打算吃药吗?”
“不——”奥莉维亚一听“药”字,赶紧摆手道:“不行,我不能吃药——啊——会过敏——阿嚏!”
“那你以前生病怎么办?”艾丽莎奇怪的问了一句,还很少看见有像奥莉维亚这样的人,真是人不可貌像。
奥莉维亚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
艾丽莎知道平时越是不生病的人,一旦真的生病了就会如同山倒一样——眼前奥莉维亚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多谢——多谢你来看我。”奥莉维亚道谢道:“昨天——昨天——”
看见奥莉维亚又要打喷嚏了,艾丽莎干脆替她说道:“我知道了,你是要谢我,是吧?”
奥莉维亚不住的点头。
“这是我的工作罢了。”艾丽莎一挥手道:“你最好现在好好的呆在床上休息。”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奥莉维亚也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自己真的生病了,至少也要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才会好。但是——
“哎——”奥莉维亚倒回枕头上,说道:“我还压着一堆事呢。”
“哼。”艾丽莎哼了一声,难道自己不是吗?
“昨天之后——”过了一会儿,奥莉维亚还是忍不住问道。
艾丽莎看了她一眼,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圣域的恢复工作告诉了奥莉维亚。
“是吗?”奥莉维亚说道:“幸好房子没有什么大的损失——那么整修工程是不是要停下来了?”
“等到积水退掉就好了。”艾丽莎说:“十二宫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到是皮帕的房子没救成。”
奥莉维亚叹了口气:“还好人——阿嚏!人没事。撒加已经决定让皮帕留在十二宫里——阿嚏!”
艾丽莎一边摇头,一边将桌上的纸巾递给了奥莉维亚:“总要给那个女孩子一个住的地方——你最好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奥莉维亚用纸巾擦了擦已经快成胡萝卜的鼻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艾丽莎——有一个消息,昨天太忙,所以——阿嚏!”说不出话来的奥莉维亚将一旁桌上的一个文件夹打开,将其中的一张传真交给了艾丽莎。
“什么东西?”艾丽莎略微皱了皱眉,接过传真一看——她呆了一下,面上到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4 2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多谢你了,北都。”穆笑道。
北都说道:“您太客气了,穆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
经过了一两天的考虑以后,穆还是很婉转的把房子的事情告诉了皮帕——贵鬼跟卡拉一直反对这件事。在他们看来,皮帕的精神还没有恢复,现在告诉她不是会更加打击她吗?穆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最后他对贵鬼和卡拉说道:“这件事情总要告诉她,晚说不如早说——等她平静下来以后再告诉她,只会引起皮帕精神上的反弹。”
出乎穆的意料,皮帕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甚至还微笑着安慰穆。贵鬼和卡拉看的张口结舌的——这也太不寻常了。
事后,卡拉曾经很奇怪的问过穆,穆却只是叹了一口气,在卡拉的头上摸了两下,然后叮嘱卡拉要好好的陪伴皮帕。
“穆的态度真奇怪呢。”卡拉嘟囔了一句——不过,她还是会按照穆所说的去做,毕竟穆从来没有错过。
穆也顺便把安排皮帕住在教皇厅的事告诉了她,如今皮帕已经无处可去,也只好接受了大家的意思。
今天,穆、贵鬼、卡拉和北都就是帮助皮帕住进去的。卡拉留在白羊宫里整理,而贵鬼则在路上负责用念力搬运一些东西——这些是镇上的人从皮帕的房子废墟中找到的,加上卡拉、北都她们友情赞助的衣服。穆和北都在先来到了给皮帕准备好的房间里安排一下,等一下穆还要去把皮帕抱上来。
“好——了。”北都在花瓶里将一束鲜花插好,然后转身对穆说道:“穆先生,您看这样行吗?”
“可以了。”穆微微一笑道:“北都,你真是心灵手巧。”自己到也没想到要在女孩子的房间里放一点漂亮的东西。
“没有,只是随便插一点罢了。”北都不好意思的说道:“是爱莉西亚姐姐教我的。”
“她现在好吗?”穆还是尽量的避开这个女孩子——算是避嫌吧。
“好啊,我觉得爱莉西亚姐姐现在全好了。”北都点头道。
“是吗?”穆表示怀疑——只要看看有时候撒加忧郁样子就知道了。
“不过,现在奥莉维亚姐姐最悲惨了。”北都说道:“我看见她一刻不停的打喷嚏。”
穆被撒加招去给奥莉维亚开了一点草药,因为她不能服用化学感冒药,所以穆是知道奥莉维亚情况的。
“今天你去看过奥莉维亚了吗?”穆问道。
“去过了。”北都笑道:“我这几天一直住在奥莉维亚姐姐的隔壁呢,今天一早去的时候连艾丽莎姐姐也在。”
“现在奥莉维亚还打喷嚏吗?”穆又问道。
“恩——”北都想了想:“好像——到时候会有。”
穆只有在心里摇头了,虽然奥莉维亚的身体在平时看上去非常不错,不过却是被感冒病毒给放倒了。
“穆先生——”北都轻轻的唤道。
“恩?”
“穆先生——我看见天蝎宫的工程已经停下来了,为什么呢?”北都问道——这几天天蝎宫静悄悄的。
“因为必须要等积水退掉才行啊。”穆笑道:“艾丽莎没有告诉你吗?”
北都摇头道:“没有,我今天看见艾丽莎姐姐的时候,她的神色怪怪的,我也不敢多问。”
“你真是好脾气。”穆向北都笑了笑:“好了,我去带皮帕上来——”
“我留在这里好了,先生。”北都会意道。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奥莉维亚的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奥莉维亚说了一句后,从枕头上抬起了身子。
进来的是爱莉西亚,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布袋子。
“爱莉西亚——”奥莉维亚向她一笑:“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脚步很轻的爱莉西亚走到了奥莉维亚的床前,将自己手中的布袋子交给了她:“这个送给你。”
“给我的吗?”奥莉维亚惊讶道:“怎么想起来送我东西呢?”
“我来——来探病。”爱莉西亚说道:“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让我猜猜是什么——”奥莉维亚打量了一下袋子的大小,问道:“是——洋娃娃吗?”看体积好像是很大的洋娃娃。
爱莉西亚一愣,摇头道:“不,不是——你喜欢洋娃娃吗?”
“喜欢——”奥莉维亚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你别看我年纪不小了,可我就是喜欢洋娃娃,只是现在不好意思跟别人罢了——对了,你要给我保密哦?”
爱莉西亚点了点头,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5 13: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让我继续猜啊——”奥莉维亚想了一下:“不像是吃的——也不会是衣服——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送的干花?”
爱莉西亚抿嘴一笑道:“不是——不过,有一点点正确。”
又猜了几次的奥莉维亚举起了双手道:“我——阿嚏!没事——我投降了,你告诉我吧。”
爱莉西亚一边将口袋上的绳子解开,一边说道:“只是我自己做的小东西而已。”
奥莉西亚很敢兴趣的看着被爱莉西亚掏出来的东西——
“哇——太可爱了!”奥莉维亚伸手接过爱莉西亚递给她的手工枕头:“天哪!怎么会这么漂亮呢!”
爱莉西亚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是一个用米黄色亚麻细布做的枕头,里面填充的是拜托北都拿来的熏衣草干花,枕头的外围不仅有垂下来的挂饰,就连面上也有简单却精美的刺绣。
“这全是你自己做的吗?”奥莉维亚问道——自己是怎么都做不出来吧?
“只是随便做的——因为赶着要来看你。”爱莉西亚不好意思的说道。
“北都跟我说你擅长手工,我还有点不相信呢。”奥莉维亚把枕头拿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喜欢的不得了。
爱莉西亚说道:“我——我开过一个小店——”
“哦——”奥莉维亚眼睛一转,说道:“我看什么时候你跟北都在镇上开一家算了,那个小丫头喜欢的很呢。”
“我——”爱莉西亚似乎是心中一动,但又有难色。
奥莉维亚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她只是在不住的翻看着手中的枕头——这样的精品,就算是在外面的大商场里也是少见的,更主要的是——就这么一个——
“你怎么会想到在里面放熏衣草干花呢?”奥莉维亚问道——抱起来香香的,真是太好了。
“我想——你在感冒的话,可能会睡眠不好,所以——”爱莉西亚吞吞吐吐道。
奥莉维亚说道:“我还好——到是你,你的失眠怎么样了?撒加要我转交给你的药有效吗?”
爱莉西亚点了点头道:“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我。”
“那就好。”奥莉维亚笑道:“不过我这一躺下,真的是很担心你啊。”
“我?”爱莉西亚一愣道:“为什么呢?”
“对啊。”奥莉维亚说道:“我担心你跟撒加啊。”
爱莉西亚被奥莉维亚逗的脸都红了,她扭头想离开——
“好了好了,你先别走——”奥莉维亚赶紧伸出一只手拉住了爱莉西亚:“我——阿嚏!”
“奥莉维亚姐姐,你还没好啊?”推门进来的北都笑道。
“你来了?”奥莉维亚对她说道:“快帮我拉住她——”
“啊?”北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听了奥莉维亚的话,拉住了爱莉西亚。
三个女人在房间里闹成了一团。
“好——了。”奥莉维亚对北都说道:“你怎么有空过来?不去沙加那里吗?”
北都将皮帕要搬来的事情告诉了两个人,然后说:“刚才穆先生回白羊宫了,我看差不多要吃中饭了,估计他们也会下午才上来吧。”
奥莉维亚有点懊恼道:“这种事情原本应该是我的工作——现在却——”
“奥莉维亚姐姐——”北都说道:“穆先生说你应该好好的休息才对——对了,你好像已经不打喷嚏了。”
奥莉维亚正想做个胜利的手势,又被一个很响的喷嚏搞的狼狈之极。
一旁的爱莉西亚叫手帕递给了她:“你真的没事吗?”
“没——没有——”奥莉维亚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不行——要等我好了再用这么好的枕头,不然真的被我浪费了。”
“枕头?”北都好奇的拿起来一看:“哇——好漂亮的枕头,爱莉西亚姐姐,是你做的吗?”
爱莉西亚点了点头:“你觉得喜欢吗?”
“喜欢——喜欢——”北都不住的点头道:“喜欢——我好想要。”
“我说爱莉西亚——”奥莉维亚轻咳了一声,道:“我想你大概会很辛苦了——可能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可怜巴巴的望着你呢。”
“恩?”爱莉西亚眨着眼睛。
“你看——你眼前不就有一个吗?”奥莉维亚向北都指了指:“有人正垂涎着这个枕头呢。”
“北都,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做一个好了。”爱莉西亚说道。
“谢谢姐姐。”北都的两个小酒窝更深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6 0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艾丽莎面无表情的走着路,看上去好像在跟谁生气一样——实际上她是在想着心事。
刚才在奥莉维亚那里,艾丽莎得知城户集团已经有消息反馈了回来——城户集团位于中国大陆的分部已经找到了曲颖帆,后者欣然同意前来圣域,但是必须给她几天时间,让其可以前往爱尔兰一趟。
虽然以前自己表现出很不屑的样子,但是艾丽莎知道以城户集团的情报网,总会找到曲颖帆的——不过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然而,艾丽莎所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曲颖帆主动找上门,恐怕城户集团的厉害也不会那么快显示出来。
终于,相隔了好多年,跟自己似敌似友的人要出现了。艾丽莎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希望曲颖帆立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只要看到这个几年不见的朋友(似乎找不到其它更加合适的词语);可另一种恨恨的心思又上来——巴不得曲颖帆出现的时候是万分狼狈的,自己可以好好的嘲笑一番对方。
艾丽莎不是一个喜欢嫉妒的女人,更不会想要毁掉某个女人——她只是对曲颖帆这个一直逃避自己(在艾丽莎看来)的人欲罢不能而已。就好比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竞技对手,自己很想跟对方一比高下,可对方漫不经心和可有可无的态度往往会比把自己踩在脚下更激愤。
艾丽莎突然在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与曲颖帆为敌的呢?是在法国读大学的时候吗?还是在那一次次公开非公开的竞争中?
不知不觉中,艾丽莎已经来到了天蝎宫——虽然眼下,整座宫殿看上去很冷清,并且满地都是狼籍,不过这里几天前还是比较热乎的工地。暂时停工是艾丽莎的意思,因为想要继续维修建筑就必须等积水排干,对此,艾丽莎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啪。”艾丽莎踢到了一块小的石头。
是什么东西吗?艾丽莎低头看了看——原来是建筑工具的一块碎片。看来那帮人干活也太不在意了,连自己吃饭的家伙也这样的不爱惜。
为了平服自己的心情,艾丽莎索性蹲在地上查看起来——看看都进行的怎么样了。
自己好像一再的叮嘱哈同他们要注意不要破坏原先的裂缝——但是看看现在这个样子,艾丽莎半弯着腰仔细的检查着。
大概是艾丽莎太过于专注了,她压根就没有留意多出来的东西——等她反应过来时,艾丽莎已经被绊倒了。不过,相比之下,“凶手”的结局更惨——一只随意搭起来的木箱已经散了架,而由它支持着的一个建筑仪器也倒了下来。
艾丽莎哼了一声,正想从地上爬起来——一只男人的手伸给了她。
艾丽莎抬头一看——米罗似乎是很友善的望着自己呢。
“小姐,需要我的帮助吗?”才刚进自己的天蝎宫的米罗就看见了摔倒的艾丽莎——即使是摔倒,这位小姐还是用这么有风度的姿势啊。
米罗并没有嘲笑一位女士的意思,这是很诚心的帮助。
面对米罗伸给自己的手,艾丽莎并没有在意——她推开了米罗的手,自己优雅的爬了起来,还用很洒脱的手法弹了弹自己咖啡色裤子上的灰尘。
米罗并不恼火,反正被这个女人拒绝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耸了耸肩膀——眼光落到了一旁完全散开的木头上。
“小姐,你的力气也未免太大了一点。”米罗说道,他还蹲下了身子,捡起了其中的几块,在几次没办法把它们恢复原状以后,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要去找几件工具才行——”
“请你让个位子。”艾丽莎的声音不高也不低,略略带着女性沙哑的性感。
“啊?”米罗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他想知道艾丽莎叫自己让开究竟想干什么。
艾丽莎的手中并没有什么专业工具,只有两块大小合适的石头。只见艾丽莎蹲在了米罗蹲的地方,一手将几块木版按照原先的样子重新组合起来,再捡起已经掉出来的钉子,将钉子安置在合适的地方,另一手拿着石头在钉子上不重不轻的敲了几下。
搞定了?就这样搞定了吗?米罗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还需要工具才能搞定的家伙居然——
将木版的支架搭好以后,艾丽莎又熟练的将倒在一边的建筑仪器扶了起来,重新利用刚才搭好的木版架子撑住——然后,艾丽莎站起身来,拍了拍双手,又用脚很轻的碰了碰仪器——很好,稳了。
“你——”米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女人,真是来践踏男人自尊的女人。如果世界上都是这样的女人,那男人——
艾丽莎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愁眉苦脸的米罗,自管自的离开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6 23: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我知道——”阿鲁迪巴不住的安慰着米罗:“你也不用——”
“兄弟,相信我。”米罗很严肃的说道:“如果全世界的女人都是这样的话,那还需要我们男人干什么?”
阿鲁迪巴在心里嘀咕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既然神安排男人和女人。”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也不用那么生气吧?”阿鲁迪巴说道。
“谁说我生气了?”米罗说道:“我只是觉得我的自尊——男人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有吗?阿鲁迪巴眨了眨眼睛——自己怎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要是自己认识的女孩子有这样的本事,自己佩服都还来不及呢——米罗这也想的太多了吧。
米罗靠在石柱上,双手枕在脑后,说道:“阿鲁迪巴,你说我们男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阿鲁迪巴的心里开始暗暗叫苦,自己根本就不擅长于思考这些问题——以前穆跟沙加一讨论这些问题,自己不是傻笑就是开溜。
“这个——啊——”阿鲁迪巴考虑了一下,说道:“因为其它的生物也有雄性,所以——”
米罗从地上扯了一根草含在嘴里,含糊的说道:“你错了——是因为神让女性出现后,发现她们需要男人的照顾,所以我们——”米罗指了指自己,又说道:“才出现。”
“啊?!”阿鲁迪巴听的有点晕乎。
“可是——可是——”米罗一本正经的说道:“像艾丽莎洛兰这样的女人,好像是不需要男人一样——”
“等一下,等一下。”阿鲁迪巴总算有点明白了,他打断米罗道:“说了半天,是不是因为艾丽莎没有接受你的帮助,所以你才那么生气?”
“生气?”米罗摇头道:“我又没有生气——只是有点愤愤不平而已。”
在阿鲁迪巴看来,这还是生气。他轻咳了一声,说道:“其实艾丽莎只是不想麻烦你而已——”
“你没看见她当时的样子。”米罗吹了声口哨,说道:“真是——真是把我身为男人的骄傲全都给践踏了。”
“………………”阿鲁迪巴呆了呆,说道:“米罗,你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可对于所有男人而言却是一件大事呢。”米罗先是很严肃的拍着阿鲁迪巴的肩膀,而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阿鲁迪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哭笑不得的说道:“原来说了半天,你都是在拿我开心啊。”
“哈哈…………”米罗笑的前仰后合,说道:“早上起来大笑对身体好——不过,当时我稍稍受了点打击到是真的。”
“你这家伙。”阿鲁迪巴一手拍掉了米罗的手,但自己也撑不住笑了起来。
两位好兄弟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情。
“喂,镇上怎么样了?”因为在赶着美国客户要的图纸,所以米罗除了圣域急需要帮助时以外,都是呆在临时设在水瓶宫的工作室里。
“还好——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阿鲁迪巴说道:“就是积水退的慢了一点。”
这是因为镇上建筑,包括地下的设施采用的都是古典的建筑方法,所以被利用的速度自然也就放慢了。加上圣域本身似乎是在一个盆地里,也影响了积水退去的速度。
“不过唯一的麻烦就是——”米罗说道:“咱们的大总管生病了。”
“我都没有什么时间去看她——”因为自己常往镇上跑,所以阿鲁迪巴有点不好意思:“再说也不方便——”
“记得敲门不就行了。”米罗笑道:“现在十二宫是越来越热闹了。”
阿鲁迪巴“呵呵”的笑着:“人多不是挺好吗?以前根本就看不见几个人。”
“是啊,而且有好戏可以看了。”米罗挤了挤眼睛。
“好戏?”阿鲁迪巴有点不明白。
“爱莉西亚跟撒加啦,卡拉跟穆啦——”米罗小声的说道:“还有北都跟沙加啦。”
“我隐约是听说了一点——”阿鲁迪巴说道:“不过——没那么玄吧?”
米罗哼了一声,说道:“我这可是准确消息哦——撒加他们没说的,反正大家都知道;卡拉跟穆的情景你又不是没看见;北都那么可爱——沙加又不是真瞎子——”
八卦,继续在十二宫里流传着………………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19 17: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大人,偶对你的佩服之情就不说了。只想问一个问题,里面的女性角色都是原创的吗?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20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下面是引用穆遥于2004-9-19 17:30出版的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大人,偶对你的佩服之情就不说了。只想问一个问题,里面的女性角色都是原创的吗?
是的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20 09: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爱莉西亚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抬起了手,在门上敲了几下。
“请进。”礼貌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因为奥莉维亚生病,所以所有的工作又落回到了撒加的身上,加上暴风雨的后果,总之撒加忙的晕天倒地的。
爱莉西亚又过了几会儿才轻轻的推开了门,走进了撒加的书房。
撒加并没有抬头,他正在核对这次花田的损失。他以为来人是仆役之类的给自己送夜宵或是送来什么公文之类的。
“放在那里就行了。”撒加头也不抬的说道。
“啊——”爱莉西亚轻轻的发出了一个声音。
撒加猛然抬头,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爱莉西亚?”
爱莉西亚被撒加的眼神吓了一跳——她还是不能摆脱男人给她带来的阴影。
“爱莉西亚——”撒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绕过桌子来到爱莉西亚的身边。
爱莉西亚自己到是先退了一步,这让撒加暂时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神也稍稍暗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吗?”撒加尽可能的把声音放低,爱莉西亚主动来找自己已经很不寻常。
“奥莉维亚——”爱莉西亚说道:“奥莉维亚好像是在发烧。”
“你等一下。”撒加将看了一半的公文合上,又走到窗边关上了半开的窗户,对她说道:“我跟你去看看——”
两人离开了撒加的书房以后,撒加问爱莉西亚道:“其他的人呢?”按正常来说,爱莉西亚应该会先去找艾丽莎吧,再说北都这几天也在,怎么会一下子就想到自己了——当然了,撒加的心到现在还在跳着。
“艾丽莎姐姐不在——”爱莉西亚的声音很低,而且连头也不抬:“北都——北都今天回镇上去了。”
“你一直都在奥莉维亚那里吗?”撒加又问道——他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爱莉西亚。
“我——”爱莉西亚是想问问奥莉维亚关于枕头花色的事,结果发现奥莉维亚好像是有点发烧,在找不到其他人的情况下,爱莉西亚不由的跑到了撒加这里。
原来你还是愿意信任我的,撒加在心里说道。
“别着急,没事的。”撒加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口气更加温柔。他想拉住爱莉西亚的手——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奥莉维亚的房间门口。爱莉西亚先推开了房门,撒加则跟了进去。
“奥莉维亚——”撒加来到奥莉维亚的床边,小声的说道:“奥莉维亚,你没事吧?”
爱莉西亚将一旁的台灯打开——奥莉维亚的额头上有点汗——
在撒加轻声的呼唤中,奥莉维亚醒了过来——
“哦,是你们——”奥莉维亚笑了笑,想要坐起来。
“别动了——”撒加连忙按住了奥莉维亚:“你别动。”
“奥莉维亚姐姐——”爱莉西亚在奥莉维亚的身后加了一个枕头。
撒加小声的说了句“抱歉”后,将自己的手放在奥莉维亚的额头——虽然温度不算高,但是撒加还是肯定奥莉维亚确实在发烧。偏偏现在医生又——
“奥莉维亚,我去把穆请来吧。”撒加说道:“让他先帮你看看。”
“不——”奥莉维亚一手拉住了正想走的撒加:“时间已经不早了,这几天大家已经很累了,不要打扰他们休息。”
“可是,奥莉维亚姐姐——”爱莉西亚在一旁很不安的嘀咕道。
“放心吧,我没事的。”奥莉维亚对爱莉西亚微微一笑道:“只是有一点点的热度罢了。”
“还是请穆来看看吧。”撒加不放心的说道。奥莉维亚不停的打喷嚏的样子还在自己的脑海里,现在又——
“可是就算你真的请穆来也不行啊。”奥莉维亚说道:“你忘了我对很多药物过敏吗?”
撒加一时到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只好说道:“可是你——”
“放心,我真的没事。”奥莉维亚说道:“以前这个样子,我也只要多喝一点水就行了。”
“奥莉维亚姐姐,你现在要不要喝一点?”爱莉西亚端起一旁的水。
“好的,谢谢你。”奥莉维亚在爱莉西亚的帮助下喝了一点水,又对两人说道:“我真的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
撒加看了一眼爱莉西亚,觉得自己深夜留下来确实不方便,只好说:“那我先离开,有什么不舒服的话——”
“我留下来照顾奥莉维亚姐姐。”爱莉西亚接口道。
撒加向爱莉西亚点了点头,这一次爱莉西亚并没有逃离撒加的眼神。
奥莉维亚在两人之间看了看,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微笑。

“为什么要我留在这里?”贵鬼大声的叫道:“无聊啊!”
今天在白羊宫留守的是贵鬼——这当然不是他愿意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早,穆就去了镇上,而卡拉在磨蹭到中午以后也跟北都去了镇上——因为白羊宫的特殊性,所以必须有人在,如果穆跟贵鬼都不在,在由仆役们轮流坐庄。
这几天对贵鬼来说是非常无聊的,因为每一个人好像都很忙——穆就别说了,经常往镇上跑;米罗则关在工作室里赶工;其他人也是各有各的事。原本还可以跟卡拉逗嘴,不过自己已经答应过撒加大人了,总要给他一点面子,而且卡拉最近跟十二宫的女性走的比较近,自己也插不进去。
“好无聊啊。”贵鬼第N次开始抱怨了,他坐在宫前面的台阶上,两手撑着脑袋,眼珠子不停的转着——最好能发生什么事…………
“恩?”贵鬼好像是看见了一个好久未曾见过面的熟人正向这里走过来——是真的吗?
贵鬼从地上跳了起来,举手在眼前张望着,而后又揉了揉眼睛——真的……真的是哎!
“哇!”贵鬼笔直的冲向来人,高声叫道:“阿布罗迪大人——阿布罗迪大人——”
来人并没有像贵鬼那样激动,只是向他挥了挥手,依旧是慢悠悠的走着。
转眼间,贵鬼已经冲到了阿布罗迪的面前,不过已经是半弯着腰直喘气了:“阿——阿——”
“别‘阿’了,我已经听见了。”阿布罗迪摘下了戴在脸上的时髦太阳眼镜,露出了如油画般的淡蓝色眼睛。
虽然贵鬼的年纪还小,但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是魅力——好长时间没见,现在他又被阿布罗迪勾人的眼睛吸引了。
阿布罗迪当然已经习惯了男男女女对自己的注视,他伸手在贵鬼的头上敲了几下:“喂!在不在家?”
“哎呦。”贵鬼抱着自己的脑袋叫道:“好痛!”
阿布罗迪被贵鬼可爱的样子给逗乐了,他发出了优雅好听的笑声,那一头在圣域里闻名的湖蓝色头发也随着主人的摇晃而飘动起来。
有人曾经开过玩笑,说是在圣域里最不缺的就是帅哥了。无论是王者之风的撒加,或是儒雅的穆,还是灵气逼人的沙加等等,都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但是被公认为最美丽最摄人的则是双鱼宫的阿布罗迪。
或许在一些人眼中,阿布罗迪的美丽偏向于女性化,但那只是从静态去看而已。只有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人才知道,阿布罗迪最让人迷醉的是在他情绪高涨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会将自己全部的美丽用生命的活力来表现出来。只是这种时候比较少而已,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会用看一尊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美丽雕像来欣赏阿布罗迪。对此,阿布罗迪一点也没有什么不满——在他看来,美丽是一种生命的表现。
“穆呢?”阿布罗迪问道,顺便用手理了一下长发。
“先生到镇上去了——”贵鬼说道:“您没有见到吗?”
阿布罗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经过镇上,直接回来的。”
“啊?”贵鬼瞅了瞅两手空空的阿布罗迪,眼睛里充满了疑问——自己记得阿布罗迪大人一个多月以前外出做节目,怎么是空着手回来的?
“小鬼,在找礼物吗?”阿布罗迪斜着眼睛笑道,眼角下的那颗痣将这种懒洋洋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
“嘿嘿。”贵鬼露出了牙齿——既没有说是,也没有否认。
“会有人送来的。”阿布罗迪轻描淡写的说道。
贵鬼这才想起来阿布罗迪大人最讨厌做流汗水的事情了,他比较喜欢保持身上的清爽。
“对了,贵鬼。”阿布罗迪问道:“十二宫的人怎么样了?上次阿鲁迪巴跟我说来了几个新人?”
贵鬼赶紧介绍道:“是啊是啊,有奥莉维亚姐姐(奥莉维亚不大同意被贵鬼称为阿姨)、艾丽莎姐姐,爱莉西亚姐姐,北都姐姐——”他顿了顿说道:“对了,皮帕姐姐也搬过来了。”
阿布罗迪知道奥莉维亚是来帮助撒加的,艾丽莎是建筑师,北都自己还有点影响——可是另外两个人是谁呢?
“阿布罗迪大人——”贵鬼说道:“爱莉西亚姐姐是被撒加大人带回来的,至于皮帕姐姐——您忘了吗?她是老唐纳德医生的孙女啊。”
“是吗?”这个名字对阿布罗迪而言还是陌生的很。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4-9-21 0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撒加——”阿布罗迪靠在书房的门边上,向里面正在紧张工作的人唤了一声。
“阿布罗迪,你回来了?”放下手中文件的撒加惊喜的站了起来——阿布罗迪不是说至少要到年底才回来的吗?
阿布罗迪轻轻的挥挥手,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到桌子前面,然后用一种贵族般优雅的姿势坐下来。
“你还是老样子。”撒加也笑着坐了下来——这一句话不仅是指阿布罗迪的气色如常,也是说他的美丽如昔。
“看上去你有点疲倦。”阿布罗迪的观察力也是一流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撒加眼睛里深藏的疲倦。
“没办法,现在很多事必须由我来做。”撒加耸了耸肩,说道:“工作顺利吗?”
“还好。”阿布罗迪说:“我提前跟电台解约了。”阿布罗迪是电台的DJ,所以除了节目期间,他有很多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解约?”撒加微微一愣:“为什么?你做的不愉快吗?”据撒加所知,阿布罗迪是一个比较知名的DJ,有众多的电台打破了头想要招揽他——其实以综合条件而言,阿布罗迪可能更加适合电视台出镜的节目,但是他一向来担心自己的外貌带来麻烦。
阿布罗迪挑了挑眉毛,没有多说什么。
撒加叹了一口气,说道:“电台也有麻烦吗?”被阿布罗迪所吸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不论男女——这一点让阿布罗迪叫苦连天。
“休息休息也好——我正好进入了职业倦怠期。”阿布罗迪微微一笑道:“也许以后我可以从事一点尽量少跟人打交道的工作。”
撒加只有摇头叹息——美丽也是会带给人无穷无尽的麻烦,阿布罗迪是一个很受欢迎DJ,如此放弃这个职业是很让人觉得可惜的。
“我经过米罗那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阿布罗迪说道。
撒加收回了思考,笑道:“是啊,维修工程已经开始了,打算从他那来开始——米罗已经暂时搬到卡妙那里了。”
“怪不得。”阿布罗迪刚才就觉得有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在水平宫感觉到了米罗的气息——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感觉系统出了问题呢。
“是拿米罗那里做实验吗?”阿布罗迪说道:“他会哭死的。”自己当然知道对米罗而言,天蝎宫可是被他排名第一的宝贝。
“是有一点,所以我很头疼。”撒加说道,他将米罗跟艾丽莎之间的冲突告诉了阿布罗迪。
阿布罗迪摇头道:“米罗真是麻烦,只要保持大家友好相处不就行了?”对于阿布罗迪而言,虽然他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但是不熟悉他的人都会以为他为人比较冷淡——这种冷淡不是沙加的那种淡然,而是对与他无关的事情一律采用只要做到60分的礼貌就可以了,偏偏这种态度又将他的魅力增添了几分,让没办法接近他的人又爱又恨。
“米罗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撒加说道:“我看现在多半是好玩——以后你也会经常听他的诉苦的。”
阿布罗迪不置与否,对此不发表意见。
“对了,听说你带了一个女人回来?”阿布罗迪想了起来。
“你的消息很灵通嘛。”撒加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说道:“爱莉西亚是我救回来的,目前打算暂时留在圣域,稍后介绍你们认识。”
阿布罗迪上下打量了一下撒加,淡蓝色的眼睛涌出了如葡萄酒般醉意:“很不像你做事的风格啊。”居然有女人能令撒加另眼相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
“你们想的太多了。”撒加笑着摇头——可是神色稍稍暗了一点。
阿布罗迪看在了眼里,虽然觉得有点奇怪,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不像前几天那么猛烈的阳光照了进来——
“听说老唐纳德去世了?”阿布罗迪问道——这位医生在自己小时候曾经照顾过自己,虽然长大以后很少见面,但自己再内心中依旧保留了对老唐纳德的感激。在刚才听到贵鬼提到他的去世时,阿布罗迪的心里还是涌起了不少感慨。
撒加点点头,遗憾的说道:“是的——我们都很难过。”他顿了顿,又说道:“安咯底亚斯兄妹快要回来了,幸好有人能接老唐纳德的班。”
“老唐纳德的孙女也在这里?”阿布罗迪说道:“你打算照顾她?”
“皮帕——我认为十二宫有义务照顾她,再说她——又是看不见的。”撒加说道。
看不见?阿布罗迪的心冲一动——他好像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待要仔细去想却又没有踪迹。阿布罗迪侧了侧头——
“怎么了?”撒加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阿布罗迪摇头道——算了,以后再去想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4-18 17:04 , Processed in 0.455422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