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1#
发表于 2004-7-29 08:06:4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北都——”北都从艾丽莎身后探出头来,道:“我是北都卡菲瑞斯。米罗大人,我是——”
“知道了。”米罗大气的一挥手道:“你说你是沙加的——?”
“我是沙加大哥的女仆,帮他——”北都赶紧说道。
“沙加这小子真会享福,挑了个这么乖巧的小姑娘。”米罗颇不正经的说道,他看了一眼艾丽莎,又说道:“女人就是应该这样,比起那些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好多了。”
北都看了看脸色有点冷的艾丽莎,不敢接口。
“哼,小妹子。你记住了——”艾丽莎整了整头发上的发饰,不急不忙的说道:“这年头就是有不知好歹的男人,女人才该自立。”
北都又看了看米罗,觉得有点尴尬。她轻声说道:“米罗大人,艾丽莎姐姐——我想我还是——”
“小妹子——”米罗的眼睛虽上扬,可却一点也看不出笑意:“别那么着急,沙加八成没有带你逛过吧?米罗哥哥带你到处玩。”
“北都,你小心有人不怀好意。”艾丽莎当然知道米罗的怒目正瞪着自己。

北都就算是再不经事也知道最好少插入米罗和艾丽莎之间的战争,她看的出来两个人摆明了是拿她当挡箭牌。
好不容易,北都才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天蝎宫,逃出了那个热辣辣的地方。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呢?”
北都耸了耸肩,自己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反正艾丽莎姐姐那么能干,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等北都爬上了教皇厅时,已经累的直喘气了。她靠在柱子边上休息了一下,这才去找撒加。可北都晃了一圈以后,居然没有找到撒加。
“不会吧?奥莉维亚姐姐明明说撒加大人在的呀。”北都喃喃自语道。她抓了一个匆匆而过的仆役。仆役随手指了个方向说:“去那边的房间。”然后一溜烟便不见了。
北都只好顺着仆役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是一扇半掩的门——北都轻轻的推开了木门。
“奥莉维亚,你——”撒加转过身来,却见来人是北都,他愣了一愣后笑道:“嗨,北都。”
北都对撒加一向是尊敬有加,她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撒加大人,我是来帮沙加大哥的。”
北都对沙加的称呼让撒加挑了挑眉,他说道:“辛苦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的荣幸。”其实北都一进门就看见了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她心里虽好奇却也不敢多看。
撒加见北都好奇的向床上偷瞄,索性让开了身子:“她——还没有醒。”
北都听奥莉维亚说过前几天撒加救回了一个女人,虽然看上去没有严重受伤,不过这名女子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
“姐姐大概是——”北都稍稍上前几步,轻声说道:“很累吧,所以才一直没有醒过来。我想等这个姐姐睡醒了,自然就会醒的。”
“希望如此。”撒加苦笑了一下。
北都好奇的朝撒加看了看。她对撒加并不陌生,自然知道他的为人。镇上有很多女子都或多或少的受过撒加的帮助,可从来没见撒加对哪个有如此重视的。北都想起奥莉维亚在告诉自己这件事时的表情很古怪,就像是抓住了一对小情人似的——
小情人?不会吧?撒加大人哎——北都眨了眨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正望着女子的撒加——撒加大人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呢,应该不是吧。不过这眼神——
北都悄悄的移动了两步,伸头瞅了瞅撒加如海般的眼睛——男人都是这样看女人的吗?好像没有吧?如果“他”能这样看我,哎呀,羞死了——北都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北都的行为当然被撒加看在了眼中,这小丫头一付好奇的要命的样子,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撒加微笑了一下,正想深手去抚摩一下北都两条蓬松的麻花辫子——恩?这小丫头脸红什么——
“回神了。”撒加在北都的面前晃了晃手。
“啊——哦!”北都这才回过神来,她见撒加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原先的红脸蛋简直要滴血了。
撒加换了个话题,问道:“去见过其他人了吗?”
北都点点头,说道:“见过了。阿鲁迪巴大人请我吃了他亲手做的美食呢。”
“你要小心被他喂胖哦。”撒加温和的笑道,就像是在逗着一个小妹妹似的。
“才不会呢。”北都嗔道,随后又说道:“我经过天蝎宫时,艾丽莎姐姐好像在和米罗大人吵架——”
“米罗这小子——”撒加无奈的摇摇头:“真是的——对了,北都,下次你再看见他们吵架要告诉我哦。”
北都点点头,说道:“好的——不过米罗大人好凶,我怕——”
“你不用理他,米罗是装出来吓人的。”撒加摇头道:“要是下次他欺负你,我帮你出气,好不好?”撒加决定要找个时间再跟米罗“沟通”一下,提醒一下他关于基本礼貌的事——不过,他跟艾丽莎的事还真让人头疼——
“撒加大人——”北都看了看床上的女子,说道。
“叫我撒加大哥好了。”撒加挥了挥手道:“现在十二宫里就你最小了。”
“撒加大哥——”北都说道:“沙加大人说我在处女宫的事不多,如果你有事要我做的话,请你吩咐好了。”
撒加一笑,心中对北都的印象又好了一层:“好的——这样吧,如果你有时间,帮我照顾一下她,好吗?”
虽然撒加能长时间守在女子身边,可圣域还有很多事在等着自己。撒加并不是一个因私而忘公的人,再说他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也不太方便。奥莉维亚和艾丽莎又有各自的工作要做,现在北都一来到真的是解决了他的难题。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2#
发表于 2004-7-30 00:01:5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呼——哎呦,到了没有?”卡拉将箱子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嘿嘿,不行了吧?”贵鬼笑的连白牙都露了出来。
“你行——算你行。”卡拉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了。她最怕热了,加上又是提着这么大的箱子走山路。
贵鬼得意的冲卡拉比划了一个手势——他使了点小诡计,虽然自己也提着一个好大的包裹,不过加了点念力以后便不用再多费力气了。
“贵鬼——去帮卡拉拿东西。”走在前面的穆返回来说道。
“不要吧,先生。说好自己拎自己的东西的——”贵鬼抱怨道。
在卡拉看来,神果然是不公平的。怎么能让自己这样的淑女(只有她自己这样认为)又是流汗又是狼狈的在太阳下提溜行李呢?卡拉只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完全贴在了身上,满头时髦的发型已经乱成了鸡窝。可是——卡拉嘟着嘴,看着长发飘飘的穆。
真是奇了,拎着更多东西,走了一样距离的穆连衣角也没有起皱。他的长发一丝也不乱的用一条银丝带束在脑后,似乎连雅典火辣辣的太阳也不会将他紫色的头发晒的褪色。
“穆——你真的不热吗?”卡拉再一次问道,这一路上穆居然连汗也不用擦。
“心静自然凉。”穆揉了揉卡拉的短发,温柔的笑道。
“已经很乱了——别揉了啦。”卡拉嘀咕道,干脆顺便把穆的手拉在了自己的手里。
“喂——你干吗?”贵鬼跳了过来,说道:“快放开先生的手啦,成何体统?”
“小鬼——你搀和什么?”卡拉对贵鬼恣了恣牙齿。这小鬼真是越看越不讨喜欢,老实破坏自己的好事,改天非要好好治治他不可。
“我早说别带那么多东西了。”穆取出了一瓶水,递给了卡拉。
“哇——我要我要。”卡拉一把夺过来就猛灌,差点被呛着:“咳——咳——”
“小心一点。”穆轻柔的抚着她的背。
贵鬼的双手撑在脑后,笑道:“真是笨死了,连水也不会喝。”
“你——”卡拉指着贵鬼,一时到也说不出话来了。
“贵鬼。”穆的绿眼睛看向贵鬼,立刻让他闭上了嘴。这两个人真是冤家,穆开始怀疑自己把他们同时放在身边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因为死活都要跟穆来圣域,所以在某些方面,卡拉只好妥协。比如说不准和贵鬼打架(吵架例外,本条对贵鬼同样适用),不准带额外的信用卡、钱什么的(这点穆深有体会,卡拉用钱还不是普通的厉害,偏偏霍斯先生不懂得控制女儿的用钱额度)等等之类的。为此,卡拉哀号了几声,跟穆磨了好半天。
可穆只是淡淡的一笑,对卡拉说了一句“这是我带你去圣域的条件,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去”。最后卡拉只好闭上了嘴。
临走之前。穆还是亲自跟霍斯先生联络了一次,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结果霍斯先生根本没多问,只是跟穆说了声“辛苦了”,便把快要成年的女儿丢给了他。
“走啦,走啦。”贵鬼绕着穆蹦蹦跳跳的说道:“我好想白羊宫呢——”
“这个名字不好听——”虽然知道穆的真实身份,可卡拉还是说道:“像穆这样的帅哥嘛——”
“噗嗤。”贵鬼大笑了起来,连穆也撑不住笑了一下。
“笑什么嘛?我说的都是实话罢了。”卡拉瞪了两人一眼,自己盘算着怎么给白羊宫改名。
“好了,别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多想了。”穆温和的劝道。
“谁说是无谓的事情?”卡拉嘟囔道。
“哼——多管闲事了,这可是自古决定的事。”贵鬼冲卡拉做了个鬼脸:“再说,你又不是我们宫里的人。”
“你——”卡拉被噎的无语,她哼了一声道:“哼,总有一天我要光明正大的给它改名。”
贵鬼吐了吐舌头,表示“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穆——”卡拉向穆依偎了过去,以此向贵鬼示威。
穆只有苦笑着摇头,虽说这二人这样闹着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好脾气的穆在两人中间看了看,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牵着两条互相争宠的狗一样。眼下——穆瞅了一眼都望向自己的贵鬼和卡拉——这两条小狗正吐着舌头呢。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3#
发表于 2004-8-2 00:07:0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我来了,我来了。”阿鲁迪巴在远处就向三人不住的招手。
“阿鲁迪巴大人——”最先看见他的贵鬼将行李抛下后迎了上去,他直接跳到了阿鲁迪巴的手上,抱着他的脖子说道:“我回来了。”
“小鬼,一阵子不见,你又长高了。”阿鲁迪巴笑呵呵的说道,顺便把贵鬼放到了自己的肩上。
“好久不见。”穆走上前轻笑道。
“嗨——”阿鲁迪巴招手道:“我是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不然就去接你们了。”
坐在阿鲁迪巴肩上的贵鬼一边玩着他的头发,一边说道:“ 反正就是在雅典啦。”
阿鲁迪巴正想开口说话,却一眼看见了正眨着眼睛打量自己的卡拉,他悄悄的问穆说道:“这个——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吧?”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是哪个?”卡拉奇怪的问穆。
穆冲她笑道:“没什么,只是一句玩笑而已。”上一次,穆在雅典和阿鲁迪巴见面时,曾经告诉他说自己正在教一个让人头疼的小魔星。
“你还没有见过阿鲁迪巴吧?”穆转头问身后的卡拉:“他就是——”
“我知道啦,是金牛宫的阿鲁迪巴大哥是吧?”卡拉调皮的冲阿鲁迪巴扮了个鬼脸。
阿鲁迪巴笑了几声,说道:“哈哈,原来你已经知道我了——”
“是啊是啊,穆说你最好了,在他不在圣域的时候帮他照顾园子。”卡拉倚在穆身上说道。
阿鲁迪巴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他吃惊的看着亲密的偎依在一起的卡拉和穆,他们的感情已经到这一步了?
“肉麻肉麻。”贵鬼向卡拉直吐舌头:“少在圣域里这么肉麻。”
阿鲁迪巴向穆使了个眼色。穆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贵鬼道:“贵鬼,快下来。”
“哦。”贵鬼翻了个筋斗,从阿鲁迪巴肩上下来。
看着卡拉和贵鬼在前面打打闹闹,穆和阿鲁迪巴走在后面聊天。阿鲁迪巴把近来圣域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穆。
“看来圣域以后会越来越热闹了。”穆微笑道。
“是啊。”阿鲁迪巴点头道:“人越来越多了——上次沙加还说过什么奥莉维亚会引起波澜之类的——哎,我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啦。”
穆笑而不语。过去的圣域的太安静了,十二宫上下几乎是见不到几个人,自己还好。可贵鬼常嫌无聊——看来,这个小家伙的定力还是不够呢。
“撒加这几天在照顾被他救回来的女子呢——这事我还没有告诉你吧?”阿鲁迪巴问道。
“哦?”穆眨了眨绿眼睛。这可真是稀罕的事,虽说救人对撒加而言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听阿鲁迪巴的口气——没有那么简单吧?
“这事我是没时间去求证——”阿鲁迪巴压低了声音,有些八卦的说道:“我听来往的仆役说——撒加是有事没事就往那里跑。”
“是你们想的太多了吧。”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穆并没有表现出来:“撒加一向乐于助人,这也没什么。”
阿鲁迪巴还没来得及说话,从前面折回来的卡拉跳到两人面前,说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我们在说——”阿鲁迪巴老实的回答道。
“没什么。”穆伸手接过卡拉的背包,笑道:“我在说应该怎么安置你——圣域里有不少人可以教你的功课——”
“算了,当我没问。”卡拉举双手做投降状,吐了吐舌头。
待卡拉又去跟贵鬼“纠缠”后,阿鲁迪巴干脆直接问穆道:“我说——你们两个——”
“她是我的学生,你看我还算合格吧?”穆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只是学生?骗人!阿鲁迪巴就算再怎么没经验,也看的出卡拉看穆的眼神不一样。难道穆会看不出来?阿鲁迪巴瞄了一眼保持着微笑的穆,心里嘀咕着。
“阿鲁迪巴大人——”贵鬼问道:“米罗大人有没有回来啊?”米罗和卡妙在离开雅典时,曾经和穆与贵鬼见过面。
“回来了,回来了。”阿鲁迪巴说道:“不过卡妙还没有回来——听说他跟南美的艺术家在一起——”
“阿鲁迪巴大人,米罗大人有没有把我要的模型带回来啊?”贵鬼感兴趣的是这个。
“这个啊——”阿鲁迪巴抓了抓头发,说道:“我没有注意啊——最近天蝎宫乱七八糟的。”
“哦?维修工程已经开始了吗?”穆已经知道了圣域需要维修的事。
阿鲁迪巴开始述说起了关于天蝎宫最近发生的事。八卦在几人中间开始传播起来…………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4#
发表于 2004-8-3 00:04:5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哇哦!”面对着宏伟的十二宫建筑,卡拉第N次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少土了你——”贵鬼哧道:“少见多怪。”
“小贵,你皮痒了是吧?”卡拉白了他一眼:“不懂的欣赏,哼。”她又缠上穆道:“穆,带我去逛逛啦——”
“哼,你以为先生带你来干什么?以后就由你负责白羊宫的卫生。”贵鬼拍手道。
“贵鬼,你负责园子。”穆笑道。这小鬼是想偷懒吗?
阿鲁迪巴抗着行李,跟在他们三人身后不住的笑着。
“阿鲁迪巴大人——阿鲁迪巴大人——”金牛宫的一名仆役老远就大声嚷嚷道。
“出了什么事吗?”穆皱了皱眉。
“什么事啊?”阿鲁迪巴放下行李,一把扶住了来不及停下来的仆役。
“我听说——啊,穆大人回来了。”仆役这时才发现一旁的穆,赶紧恭恭敬敬的行礼道:“穆大人,你好。”
穆笑着点点头,示意他不用多礼。
“嗨——我呢?我呢?”贵鬼自然认识这名仆役,指着自己说道。
“哼,小鬼头,谁会认识你?”卡拉撇撇嘴,说道。
跟贵鬼打了声招呼以后,仆役古怪的看向她,又不敢多问,只是不住的打量着她。
“对了,你刚才嚷着出了什么事啊?”阿鲁迪巴问道。
“啊——哦——”仆役收回了眼神,回答道:“我听上面的人说,撒加大人救的那个女人好像是醒了。”

“抱歉——”撒加走的太急了,将为他开门的北都重重的撞了一下:“你不要紧吧?”
“不——呜。”鼻子好酸,北都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挺不幸的。
“我看看。”一旁的奥莉维亚将北都拉到了一边没,替她揉着通红的鼻尖。
撒加冲两人笑了笑,大步的走进了房间中,让他挂了好几日心的女子正神色茫然的坐在床上,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别乱动——”撒加制止了对方想要下床的举动。已经昏迷了好几天的人又怎么能立刻下床呢?再说,她看上去柔弱的很,一双无神的淡蓝色眼睛黯然无光。
“撒加,你——”奥莉维亚正想提醒撒加。
女子猛的收回了手,将全身缩在了床单中,爬回了床角。女子凌乱的长金发披散在她的头两侧,一张好几日未见太阳的脸显得十分苍白,那双淡蓝的眼睛中有警惕、害怕和其它不知命的东西。
撒加呆了一呆,微笑道:“你不要害怕——我——”
可那名女子似乎是很怕撒加,将头埋的更低了,整个人居然开始发抖了。
“她刚才一醒来就是这样的。”奥莉维亚对撒加说道:“所以我刚才就是想告诉你的。”
方才,奥莉维亚和北都正在为女子换衣服,可她却出人意料的醒了。奥莉维亚和北都想向她示好,可女子似乎是很害怕的样子。好不容易,在奥莉维亚的安慰下,女子的惊恐情绪减了一些,可现在——
“撒加大人——她好像很怕你呢。”北都对撒加说道。
撒加正注视着女子,感觉上似乎是面容严肃的样子。他似乎没有听见北都的话,反而向前走了一步,开口说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女子没有说话。
“会不会——”北都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听的见。”奥莉维亚观察到女子听的懂他们的对话,只是不愿意开口罢了。虽然她对自己和奥莉维亚有点排斥,不过——
“撒加,她似乎很怕你。”奥莉维亚小声说道。
“你不要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撒加依旧对女子说道:“我救过你,你记得吗?”
女子迅速看了一眼撒加,依旧垂下了头,想床角靠去。
撒加还想再上前一步,却被奥莉维亚拉住了。
“算了吧。”奥莉维亚劝道:“她才刚醒,现在什么也问不出来的——让她恢复一下体力和精神再说吧。”
撒加非常不甘心,他不要她怕他。这样的苏醒和自己想的太远了——当她还在昏迷中时,撒加每每想象着当她睁开双眼时会是什么样子。可撒加一点也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是连看都不敢看自己。
撒加一手撑住床头,口气有些古怪无奈:“为什么?”
北都不敢多说什么。
“可能是刚醒来就看见你一个大男人的原因吧?”奥莉维亚安慰道。
“是啊,是啊。”北都也拼命点头道。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45#
发表于 2004-8-3 09:36:2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大人,请您注意一下身体吧,这已经是您第三天熬夜了。能有这么快的连载速度我们当然高兴,但还是请您注意睡眠的充足,人不吃不喝可以活将近一个星期,但不睡觉却活不过4天。慢一点没有关系,您的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26

主题

33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46#
发表于 2004-8-3 22:33:4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看的人都晕到了……写的人竟然还好好的……………………最近费沙的建设全靠新生力量啊!!!!!!!请继续努力!!!!!!!!
华伦·修特·特兰克斯

不是用鲜血浇铸的和平无所谓真正的和平,不是用生命谱写的歌曲无矣为镇魂。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7#
发表于 2004-8-3 23:58:4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多谢楼上的二位啊,我一向来习惯在12点以后才睡觉的——放心啦,没事的,而且写文章对我而言就像是最好的休息方法……
悄悄告诉你们,我可以一边办公一边写文,一心二用,一天写上5000字,不过发文嘛——一天2000字吧,我需要保留一点存货……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8#
发表于 2004-8-4 00:02:2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我看这样吧——”奥莉维亚挡在撒加面前,劝道:“还是让我和北都安慰她一下。”她顿了顿又说道:“毕竟是受了惊吓,现在又是在陌生的地方。”
撒加看了奥莉维亚一眼,对方肯定的向他点了点头。撒加的视线又回到了缩在床角微微发抖的女子身上。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怕我?”撒加的语气里有明显的焦急,
神果然还是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让自己多年不羁的心落在了眼前这个连身份都不明的女子身上。从第一眼看到她,第一次抱住她,撒加的心就已经陷入了;一次次的望着她,一次次抚过她的脸,一晚晚的在她的床边陪她……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可是现在——她却连抬头也不愿意,只是拼命的避开自己。
“奥莉维亚姐姐——”瞄了一眼兀自发呆的撒加,北都轻声的问了一句。
奥莉维亚向她摇摇头,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北都别再多说了——眼下的情况有点诡异,奥莉维亚虽说有点底了,可——
“我看我们先出去好了,让北都照看她——”奥莉维亚轻推了一下撒加,又向北都使了个眼色。她走到床边,对女子轻笑道:“让北都陪着你好不好?你放心好了,这里很安全的,我们都不是坏人——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说好了——北都——”
“对啊对啊,奥莉维亚姐姐很好的。”北都不住的点头,又看了一眼在门边徘徊的撒加,说道:“撒加大哥也很好的。”
大概是奥莉维亚温和的态度起到了安抚作用,女子微弱的发出了回应声。
奥莉维亚离开了床边,北都坐在了床沿上继续安抚着女子。
奥莉维亚随着撒加来到了房间以外,她见撒加一手撑着石柱却不发一言,她叹息了一声,说道:“按说我是不应该多说什么——不过,撒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撒加一挥手,打断了奥莉维亚的话:“我知道你和艾丽莎对我的行为很奇怪——说实话,自从看见了她,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自己还是猜对了,果然撒加是迷上了这名女子。奥莉维亚沉默了半晌才说道:“这也是很正常的事——虽然像你这样的男人会喜欢上一个女人是件不容易的事,却也不是不可能。虽然我是不了解她,不过我看她长的楚楚可怜,是惹人喜欢。”
撒加转向门的方向,说道:“奥莉维亚,你相信这种感觉吗?我从救她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我和她以后会纠缠不清了。”
“我相信。”奥莉维亚幽幽的说道:“很多人把这个叫成是心灵的契合,不过我更相信东方人所说的‘缘’。或许两个人正是要靠这种类似催化剂的东西粘合吧。”
撒加苦笑了一下:“看来我还不至于被人说成是一时发疯。”
“发疯?哪个陷入爱河的人不是这样。”奥莉维亚笑道:“我年轻那时候不也是这样?”
“你现在一样很年轻。”撒加说道。
“多谢你了,我都已经30多了。”奥莉维亚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和我前夫虽然最后是分手了,不过还是在情人那会儿也是甜甜蜜蜜的——幸好我们都是理智的人,最后分手很平静,不然的话——哎,可能连好的回忆都保不住了。”
撒加不语,奥莉维亚的事他是知道的,不过这也属于她的隐私,撒加自然是不会主动去问。
“看我扯到哪里去了?”奥莉维亚从自己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对撒加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知道她的情况。”
“这个自然——可你也看到了,她一见我就躲,什么也不肯说。”撒加说道。奥莉维亚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那名女子了。
“我不是说了嘛——她才刚醒,你这么跑到她的面前,她非吓死不可了。”奥莉维亚说道,随后又开了句玩笑道:“难不成你要她一醒来就直接跳进你的怀里不成吗?”
撒加摇头不语。
奥莉维亚劝道:“还是等她完全适应下来,我们再打听也不迟——你说呢?”
撒加也只能接受奥莉维亚的建议。就算他再精明能干,现在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一样是六神无主。
奥莉维亚拍了拍他肩膀。虽然她这样劝着撒加,不过她自己对现在的情况也拿不准。最重要的是等那名女子平静下来——可是撒加——奥莉维亚只能摇了摇头。
“恩——你喝一点水好不好?”北都小声的问道,她自己的脸到先红了一半。
女子摇了摇头,淡金色的长发随着她晃动的头四散开来,随后开始啜泣起来。
北都给吓了一跳:“啊——你怎么了?是伤口疼吗?”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9#
发表于 2004-8-5 00:01:06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女子从床单中伸出手擦了擦眼睛,原先淡蓝色的眼睛被她揉的有些发红了。
“别——”北都止住了她的举动,将床边柜子上的小手帕递给了她:“小心眼睛发炎,看——都已经很红了。”
女子接过了手帕,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北都,很轻很轻的说了一句:“谢谢,我——”
“原来你会说话——”北都惊讶了一下,但立刻掩嘴道:“对不起——我不是说你不会说话,因为你一直没开口——对了,我去告诉——”北都想赶紧告诉奥莉维亚和撒加这件事。
“别——”女子的声音听上去很沙哑,像是受了严重的伤一样。她伸手拉住了北都的围裙。
“不告诉他们吗?”北都愣了愣:“那——”
“这里是哪里?”女子用手轻触自己额头被包好的伤口。
“圣域——你不知道吗?”北都奇道:“对了——你一直昏迷着,我听说你是被撒加大哥救回来了——”
“撒加?”女子喃喃道。
“对啊——就是刚才的那个哥哥——怎么了?不舒服吗?”北都见女子瑟缩了一下,赶紧扶住她。
“我想喝水——”女子说道。
“哦——来,小心一点——”北都拿着杯子,小心的喂女子喝杯中的水。
大概是昏迷了好几天的原因,照顾女子的奥莉维亚和北都每天只能用棉花替她擦拭嘴唇,现在她渴的一口气喝完了一大杯水。
“你的伤口已经收口了——要不要我帮你放水,你梳洗一下好不好?”北都将枕头靠在女子的身后,问道。
女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是奥莉维亚姐姐帮你换的,你原先的衣服已经洗好了——不过有点破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穿我的衣服好吗?”北都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
“别客气啦。”北都柔柔的笑了笑:“不过放水的时间有点长,你先休息一下好了——”
北都将手帕放在水盆里搓了几下,搭在了女子的头上。她将放在一边,自己带来的衣服拿在了手中。女子大概还是很疲倦,等北都再看她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艾丽莎,那名女子醒了。”奥莉维亚正好在艾丽莎的房间门口碰上了她。
艾丽莎点头表示知道了:“伤口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幸好有你在。”奥莉维亚说道。
“她受的伤原本就不重,否则我也没办法。”艾丽莎耸肩道:“不过她想恢复体力,恐怕还要很长时间。”
“那到是,毕竟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奥莉维亚点头道:“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哎。”
艾丽莎说道:“那就只能问她自己了。”
“对了,你看撒加——”奥莉维亚低声说道。
“八成是一见钟情吧。”艾丽莎不以为然道。
“我看这事——我们现在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还有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奥莉维亚有点担心道。
“这件事也该轮到撒加担心吧。”艾丽莎说道:“你想那么多也没用。”
“没办法——我就是这个劳碌命。”虽然是这么说,可自己的职责也不能完全不管这事。
艾丽莎对这件事不再多加关注了,她扬了扬手中的本子道:“我有件事跟你商量。”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奥莉维亚问道。不是艾丽莎和米罗又出什么乱子了吧?他们两个不合的事在圣域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了,两人不仅私下不说话,只要一见面就是彼此冷嘲热讽。撒加对此相当不满,当然他不能对艾丽莎有意见,所以只能限制米罗的行为。
“麻烦你跟那个轻浮男人说,让他卷了铺盖快搬出去。”艾丽莎说道。
“这事——你自己跟米罗说不是更方便吗?”奥莉维亚说道:“你现在几乎都在天蝎宫。”
“哼,我懒的跟那家伙说话。”艾丽莎说道。自己一跟米罗说话就有气,为了自己的健康美容,还是少跟这样的人搀和吧。
既然艾丽莎已经这样说了,奥莉维亚只好同意由自己去跟米罗提这件事。
“你看维修工程的事怎么样?”奥莉维亚又问道。
“只要那家伙别找麻烦,我这里是没有问题,前期的测量和基本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艾丽莎说道:“不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50#
发表于 2004-8-6 00:03:2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不过?”奥莉维亚挑了挑眉。
“关于贝丽卡修格莱大娘家的房子和那个——老唐纳德的房子最好也列入维修范围。”艾丽莎说道。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奥莉维亚点头道:“但是——这有关系吗?”
“我不能肯定——不过危房最好还是提早修理,不然可能会有危险。”艾丽莎用本子一边扇风一边说道:“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罢了。”
“你的看法很正确,这件事我跟撒加提过——”奥莉维亚说道:“贝丽卡修格莱大娘到是没什么,可老唐纳德那里就比较麻烦了——哎,眼下他这个样子,实在是没办法提房子的事。”
“拖下去不是自己放弃生命吗?”艾丽莎对老人这样的固执很不理解:“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小姑娘——现在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考虑将来。”
虽然艾丽莎的话很刺耳,不过奥莉维亚也知道这是事实,她叹了口气说道:“几乎每一个人都劝过了——不如你去试试?”
“我可没有这个说服力。”艾丽莎摇头道:“直接把病人送去医院不就行了吗?”
“连阿鲁迪巴都没有办法了——我想最好还是尊重老人自己的意思吧。”奥莉维亚说道。
艾丽莎耸了耸肩膀:“好,那等方便的时候,我想去看看老唐纳德房子。”
“这没有问题。”奥莉维亚说道:“对了——刚才仆役来报,说白羊宫的穆回来了,现在大概已经到书房去了。”
艾丽莎知道奥莉维亚是问自己是不是要一起去见见,可她正在想着如何给天蝎宫的地基加固的事,她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还有事,改天再说吧。”
“好吧,那我先去看看——啊,还有一件事。”奥莉维亚笑道:“北都在照顾那个女子,我和北都的衣服都不太适合她——”
“我知道了,等一下我会拿给她的。”艾丽莎大方的说道。
“多谢。”对奥莉维亚而言,这也算是解决了一个问题。

“米罗大人——米罗大人——”贵鬼不停的拍着米罗工作室的门。
“搞什么?我说了别在我工作的时候——”米罗猛的拉开了房门,一只大手伸出来想抓住打扰自己的人。可是——自己居然抓了个空,而一个小东西竟然跳到了自己的手上。
“哈哈,又抓空了哦。”贵鬼两手拉住嘴唇,做了个鬼脸。
“贵鬼?是你这个小鬼!”米罗惊喜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怪不得我觉得圣域好像有熟人的气息呢——你那师傅也太能藏了。”
“先生当然厉害了。”贵鬼赶紧替自己的师傅抬门面。
“少吹了,他那两下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米罗笑的有点坏:“是不是因为你要补考啊?”
贵鬼抗议道:“哪有?是有一个麻烦硬要跟着我们。”
“麻烦?”米罗一愣,随即笑道:“哦——就是上次在雅典的时候,你跟我和卡妙抱怨的那个小魔女?”
“哼,真是抬举她了,就是一个麻烦而已。”贵鬼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说道。要不是那个麻烦的女人硬赖着先生,也许自己也不会这么讨厌她了。
“喂——”米罗故做正经的摸着鼻子说道:“搞不好,她是看上你家先生了。”
“胡说,胡说——”贵鬼死命否认道:“先生怎么会喜欢这种女人的——你没见过她啦,她简直就是——”
“得了,得了——她怎么样我自己会看。”米罗一手放在贵鬼的头上,说道:“小鬼,鉴赏女人,你还太年轻了。”
贵鬼用尽了力气也搬不开米罗的手,只好向他投降:“我投降啦,快放开我——老师说这样的话我会长不大的。”
米罗嘲笑了贵鬼几声后,这才收回了自己的手。
“米罗大人——你上次答应过我的那个——”贵鬼抱着米罗的大腿,笑的有点谄媚:“就是你说的赛车模型——”
“小鬼,我想你怎么会那么想我呢。”米罗露出白牙道:“这样的话——我会伤心的哦。”
“我真的想你的,你相信我哦。”贵鬼说的很认真。赛车模型啊——想要很久了。

“穆——”撒加带着淡淡的笑意向穆打招呼道。
穆欠了欠身,道:“好一阵子不见了,撒加。”
“路上还好吧?”撒加示意穆一起坐下,道:“贵鬼放暑假了吗?”
穆点头道:“已经放了——本来他和我一起上来的,不过他惦记着米罗答应过他的赛车模型,所以会晚一点上来。”
“他还是一样爱玩啊。”撒加笑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1-19 06:22 , Processed in 0.473846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