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1#
发表于 2004-7-20 08:17:2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撒加关上了车门,背靠着环山公路的护栏,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机,轻松的点了一支香烟。
袅袅上升的烟雾早就被依稀吹来的海风吹散了。撒加并不急于吞云吐雾,而是听凭香烟自己燃去。对于他而言,享受烟雾中静思的乐趣远远大于实际的吸入。
撒加喜欢登高,在圣域他喜欢从教皇厅俯视山谷;而难得外出时,他总是将车子停在高处,而后享受那种景致。
撒加用两只手指夹住了香烟,闭眼享受风来拥抱自己的感觉。
撒加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对享受心灵上片刻的清闲并不排斥。无论从战士的角度,还是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撒加都是一个优异者。年轻有为、能力一流、深受长辈的器重和同辈的敬重。应该说,人生该有的撒加已经都有了。但是——
撒加轻弹了一下已燃烧过半的烟灰——自己在单独一人时却有说不出的空虚,仿佛是想抓住什么却没有明确的目标似的——加隆就嘲笑他是“斯人独憔悴”,而沙加干脆在他的桌上放了本心理学的书。
撒加轻笑了一下 ,自嘲的扯动了一下嘴角。是不是自己太闲了才想这些事?也许应该有些事情发生——撒加轻呼了一口气。
既然那个“他”尚在沉睡中,那么也就没必要唤醒“他”了。否则,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撒加冲自己的影子笑了笑。他扔小剩下的烟头,打算开车门。
此时,耳聪目明的撒加清楚的听见了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很不正常。
“难道——”撒加轻声自语,立刻闻声辨路寻去。在快的让人看不清的晃影之后,方才的地上只有一个烟头和一辆跑车。撒加早就不见了。
雅典周围的公路大多以山路为主,如果是驾车的话往往要在盘山公路上绕上好一会儿。因为地势危险,所以绝大多数人的车速并不快,可每年的意外事故伤亡率依旧很高。
由于盘山公路绿化比较困难,加上现在又是夏季。因此在路上很少见到步行者,就连通过的汽车也寥寥无几。
可眼下却有一辆红色的小车急驰而来。这样的速度在盘山公路上急驰,可以让任何目击者吓死。不要命的飞车党的确还是存在,可这一辆却有所不同,区别于飞车党寻求刺激的高速直线驾驶,这一辆车完全的歪歪扭扭的蛇行,似乎是驾驶人喝醉了酒。
车轮在炎热的路面上高速摩擦,在几个拐弯处甚至擦出了火花。
撒加站在小车行驶的盘山公路的上一层,他自然注意到了这辆车的奇怪之处。
撒加皱了皱眉,他注意到这辆车没有大量漏油的痕迹,也就是说它的刹车没有坏。那么——撒加的眼睛一凌,他知道再过去不远有一个很危险的急拐弯,以小车现在的速度——撒加的身形一闪,从原先站的地方消失了。
仍然没有减速的小车仍就向前急驰,在闪过了一块块的告示牌以后,冲着悬崖直撞了下去。
在平常人看去,接下去发生的事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幻影罢了,可它却真的发生了。
撒加追上了小车,就在它撞断护栏直坠下去时,他一手挥拳打碎了驾驶室的门,将其中的人拉了出来,返身回到了崖边。
平常人会认为这辆车坠下去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小车在崖壁上撞了几下,终于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而后冲出了一团黑烟。
撒加这才有时间看一看自己所救的人——女人?一个正在流泪的女人。
可能是小车在撞出护栏时所造成的猛烈冲击致使小车的玻璃全碎了。虽然女子幸运的被气囊和安全带所救未伤到肋骨,可她的额头却被四散的玻璃碎片划伤了。
女子额头上的血不住的流淌下来,逐渐染红了她那一头淡金色的头发,让人看了心惊。撒加却像着魔一般看着怀中的女人,从她那两道弯弯的淡金眉毛到紧闭而深陷的眼睛,从高挺的鼻子到厚厚的嘴唇……撒加的手忍不住抚向女子的脸。
可女子混合着鲜血的眼泪滴到了撒加的手上,这才让撒加回过了神。他一手抱着女子,一手迅速检查了她全身的主要骨骼——幸好没事。
撒加果断的抱着女子回到了自己的车上,他将女子安置在自己的位子旁边,脱下了灰色的上衣简单的替女子包好伤口。
撒加跳上了驾驶座,立刻发动了车子,然后尽可能的平稳离去。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2#
发表于 2004-7-21 08:06:22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奥莉维亚神色匆匆的回到了教皇厅。她没有想到事情一下子这么严重,可偏偏撒加又不在——
“哇——”才刚拐弯,奥莉维亚就被撞倒了。
就在她要倒地时,一只手迅速的拉住了她:“你没事吧——抱歉。”
“没事——撒加?”奥莉维亚吃了一惊:“你不是去雅典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有一点事——”撒加说道。
“对了,我要告诉你——”奥莉维亚正想开口。
“等等再说——”撒加挥手道:“你跟我来。”
“啊——”奥莉维亚见撒加神色有异,只好停下了想说的话。
“你的身上——”跟在撒加身后的奥莉维亚发现他身上有血迹,吓了一跳:“没事吧?”要说撒加会受伤,奥莉维亚是不太相信的。
“没什么,不是我的血迹。”撒加说道。
“出了什么事吗?”奥莉维亚随撒加走进了一间客房。
“她受伤了。”撒加侧开了身子,指着床上的女子说道。
奥莉维亚轻呼了一声,立刻上前察看:“哦,她流了不少血——出车祸了吗?”奥莉维亚以为是撒加的车出了事。
“不,她的车坠崖了,是我救了她。”撒加摇头道。
奥莉维亚小心翼翼的移开被撒加用来压住伤口的枕头——虽然到处有干涸的血迹,但该女子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只是有点瘀肿。奥莉维亚的手抚向女子的脊椎骨——
“没有骨折。”撒加说道。
“还是送医院吧。”奥莉维亚建议道:“若是有内伤——”
“没有出血的迹象,而且这里离雅典太远了,要是采用其它方式——”撒加反对道:“我怕她吃不消。”
“这下可麻烦了——原本可以有老唐纳德,可现在——”奥莉维亚叹了口气道:“我刚才就是要告诉你,老唐纳德已经快不行了。”
撒加一愣:“这么快?”
“我怕是拖不了几天了。”奥莉维亚说道:“早上贝丽卡修格莱大娘说的,阿鲁迪巴已经去帮忙了。”
撒加低头无语。
“现在没有医生,我们的护理知识有限,我怕——”奥莉维亚担心的看着昏迷中的女子。
“医生的事不用担心,我已经收到安喀底亚斯的信了。”撒加说道。
“安喀底亚斯?”奥莉维亚愣了一下,立刻想起了前不久听过的这个名字。
“他是老唐纳德的弟子——这事以后再说。总之,他没有那么快到。”撒加沉吟道。
“眼下最重要的是——”奥莉维亚转念一想,道:“对了,艾丽莎学过野外紧急护理——”
撒加的眼睛一亮,立刻说道:“我马上去请她。”说罢,他疾步离开了房间。
“她在——”奥莉维亚还想告诉撒加艾丽莎现在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可撒加早就走了。
撒加的举止让奥莉维亚觉得怪怪的,这样的急行风的做事风格实在不像撒加啊。看上去,撒加像是很着急——不会吧,奥莉维亚看了看床上的女子,他们应该是不认识吧?
算了,奥莉维亚决定先帮女子换掉衣服,顺便清洗一下伤口。

“怎么样?”撒加平静的问道,可他的蓝眼睛中却透着紧张。
艾丽莎轻轻的关上了门,转身道:“她的确没有骨折,也没有内出血的症状。至于额头的伤也是被碎玻璃滑伤的,我已经上了药。只要她今天不发烧,应该不会有问题。”
撒加长舒了一口气,这让艾丽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但她——还在昏迷。”撒加说道。
“可能是受了惊吓。”艾丽莎皱眉道:“我看见她一直在流泪——或许有其它原因。”
“对了,你说的车祸——”在一旁的奥莉维亚问撒加道:“她的车呢?”
“已经坠崖全毁了。”撒加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报告雅典警方?”奥莉维亚问道:“现在我们连她是谁也不知道,万一她的家人在找她呢?”
撒加沉默了一会儿,道:“不——”
“不?”连艾丽莎也奇怪了:“别人发现了她的车,一定会找她的。而且万一——”
“不,让她留下养伤好了。”撒加决定道:“其它的一切以后再说。”
奥莉维亚和艾丽莎面面相觑,到不是惊讶于撒加的果断,而是这么不合情理的决定像是撒加做的吗?两人心中都涌起了一个问号:撒加这是怎么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3#
发表于 2004-7-22 12:16:5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圣域的夜是安静的,就连月光也似乎是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屋顶。
一道人影闪进了房间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躺在床上的人没有动。只有半开的窗户吹进的风撩起了轻纱的窗帘。
来者站在床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床上的人,蓝色的眼波中有着醉人的柔情——然而,床上的人是看不见的。
奥莉维亚和艾丽莎的奇怪表情,撒加自然是看在眼里。他知道这样做不合情理,但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因为就在他拉开车门,将人抱出来时,他和车中女子的命运就连在一起了。
对于女人,撒加一向是温和有加,可谁也不能得到他更多的眷顾。对于撒加本人而言,工作繁忙固然是原因,可更重要的是他无心于此。
撒加望着床上的女子,不禁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事,他只知道自己是完了。
当撒加抱着她,任她那淡金色的长发缠绕住自己的手臂时,他就知道自己将会和对方有扯不断的联系了。
或许这就是“缘”吧,未曾谋面的双方在一瞬间纠缠在一起,而在之前却从未见过。
撒加很了解自己的内心——他想要她。所以他果断的把她带了回来。在这里,撒加可以完全把对方纳入自己的羽下。
突然,撒加的身子微侧了一下,他看见一颗泪珠从她微颤的睫毛上掉了下来。撒加看的有些呆了,只是痴痴的站着…………

“天哪!阿鲁迪巴——你吓死我了。”本来想到会客室去摸一本书的奥莉维亚被阿鲁迪巴吓了一跳。
“啊,我都没有看见你,不好意思了。”阿鲁迪巴说道:“撒加回来没有?”
“回来了——你找他吗?”奥莉维亚问道。
“是啊——可他没有在卧室,也不在书房——”阿鲁迪巴抓了抓头发。
“等一下他一定会回来的。对了——”奥莉维亚把阿鲁迪巴拖进了会客室:“老唐纳德怎么样了?”
“不行,进气少出气多。”阿鲁迪巴摇头道:“我看就这几天了——”
“如果现在送医院——”虽然对老唐纳德的脾气有所耳闻,但奥莉维亚还是忍不住的建议道。
“没用了——”阿鲁迪巴说道:“再说老唐纳德希望能——能在这里——”
奥莉维亚长叹了一口气,又问道:“皮帕呢?现在这个时候她一个女孩子不太好吧?再说她——又不方便。”
“现在不会让她一个人呆着的。”阿鲁迪巴说道:“跟洋娃娃似的一个女孩子——哎!”
“关于她——我会跟撒加商量一下关于她以后的生活。”奥莉维亚说道:“跟你打听一件事。”
“什么事?”阿鲁迪巴奇怪还有奥莉维亚不知道的事。
“我听说了安喀底亚斯的名字——”奥莉维亚说道:“他是圣域人吗?”
“你说安喀底亚斯兄妹啊?”阿鲁迪巴笑道:“哥哥是赫克利斯,妹妹是伊莉特,都是圣域人。”
“撒加为什么说赫克利斯是老唐纳德的弟子?”奥莉维亚眨了眨眼睛。
“这事——我简单的说吧。”阿鲁迪巴说道:“赫克利斯从小就跟老唐纳德学习医术,后来他要去外边继续求学,可老唐纳德——当然,最后赫克利斯还是带着妹妹离开了。这个——双方可能闹的不愉快,圣域的人都以为他们不会回来了,可如今——”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阿鲁迪巴继续说道:“圣域是个居住的好地方,但对很多人来说未必是个对事业发展的地方,这里太安静了——我们一直都在担心像医生这样的工作有没有人接替——”
“现在赫克利斯回来了,实在是太好了,对不对?”奥莉维亚说道。
阿鲁迪巴点头道:“是啊——而且连伊莉特也回来了,我记得她从小就是手艺一流的。”
“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奥莉维亚笑道:“对了,你是来跟撒加说这个的?好像他已经知道了。”
“不,我是来告诉他——穆要带一个人回来。”阿鲁迪巴说道。
“穆——哦,是白羊宫的主人,他还有个小跟班吧?”奥莉维亚说道 。
“贵鬼这小家伙也该放假了。”阿鲁迪巴笑道:“穆现在在做家庭老师——啊!他该不是要带那个人回来吧?”
奥莉维亚眨了眨眼睛,有点好奇一向以好脾气著称的穆会带什么人回来。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4#
发表于 2004-7-23 08:20:2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不要!”卡拉歪着头道:“我不管!我要一起去!”
“你不会习惯那里的。”穆无奈的说道。
“不要——你又没带我去过,怎么知道我不习惯?”卡拉哼了一声,道:“拜托啦!”
“卡拉,圣域是个跟你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穆的绿眼中有着“拿你没办法”的笑意。
卡拉干脆一把拉住穆的衣服,一付“你甩不掉我的”样子。
穆有点哭笑不得道:“卡拉,你父亲不会同意——”
“老爸去美国了。”卡拉笑的有点鬼:“而且——他说过由你负责的我的一切。”
穆知道那是霍斯先生把麻烦推给自己的借口,他自己就可以轻松的逍遥了。霍斯先生猛一看是个很好说话的老好人,可穆知道他精明着呢。
穆叹了一口气,人家的父亲不管了,女儿硬赖上你——还有其它办法吗?
“那里很无聊的。”穆只好提前警告她。
“我会自得其乐。”
“没有玩的地方。”
“我——可以跟你玩。”
“连花钱的地方也没有。”
“我可以不带钱包。”
“我很忙,没时间照顾你。”
“我会好好照顾你跟贵鬼的。”
“…………那里的人很不一样。”
“谁怕谁啊——又不是去食人部落。”
要是碰上这样的“拖油瓶”,你还能有什么话说?
穆只好揉了揉卡拉那头时髦的短发,叹了一口气:自从救了这丫头以后,似乎麻烦就上身了。
那还是在一年以前,穆认为贵鬼应该尝试一下正常的学校生活,所以两人来到了雅典。由于学籍的问题,穆和贵鬼在雅典滞留了几天。既然先解决不了,穆干脆带着贵鬼到处游玩,满足一下小鬼的好玩心。结果无意中救了正跟两三个混混纠缠不清的卡拉。后来他才知道是天性好玩的卡拉先招惹上对方的。
卡拉的父亲霍斯先生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平时工作很忙,对卡拉这个被娇纵惯的女儿已经是毫无办法了。他见穆为人儒雅谦逊、彬彬有礼,而且满腹经纶,加上女儿那么服他,干脆就把女儿丢给了穆——请穆做了卡拉的家庭老师。
穆一开始自然是婉拒的,甚至言明了自己奇特的身份。但偏偏霍斯父女认准了他,死活也不放手。最后穆只好接受了这项工作。
霍斯全家对穆和贵鬼就像一家人一样。就连贵鬼的学籍问题也在霍斯先生的一个电话下解决了。
唯一的麻烦大概是——
“喂!你想干什么?”贵鬼瞪着眼睛道。
“小鬼——你跟说话呢?”卡拉毫不示弱,也瞪着乌黑的眼睛。
贵鬼威胁的露出了小虎牙:“你想对先生做什么?”
“哎呀!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不对,穆?”卡拉故意偎依着穆。
“什么?你要叫先生才对——先生啦,懂不懂?”贵鬼气的直跳脚。
“哼,穆——”卡拉还是这样甜甜的叫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已经不是孩子了。”穆巧妙的争脱了卡拉,笑着说道。
卡拉不满的撇撇嘴,在嘴里嘀咕了几句。
“哼,讨厌的小鬼(女人)。”卡拉和贵鬼各自别开了头。
“贵鬼,不要这个样子。”穆温和的说道:“卡拉要和我们一起去圣域,所以你——”
“不是吧,先生——”贵鬼惨兮兮的说道:“她去干什么?她什么都不懂——”
“我不懂?你这个小鬼才是什么都不懂呢。”卡拉叉着双手说道。
“你敢这么说我?”贵鬼正想对她施加一点意念力。
“贵鬼,你答应我过什么?”穆的语气中透着严肃。
“知道了,先生。”贵鬼不情不愿的说道:“大不了——大不了我让她就是了。”
“谁要你让?”卡拉冲贵鬼扮了个鬼脸,整个人靠在了穆的身上。
贵鬼见状,立刻跳到了穆的另一只手上,整个人悬挂在那里。
于是,穆只好拖着一大一小“艰难举步”。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35#
发表于 2004-7-23 12:14:26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连“万年冰山”的撒加都有动心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位女性是何方神圣,不过恐怕两人的恋曲不会很顺利。(作者:废话,一切顺利还有戏唱吗?)
穆先生也够惨的,碰上这么一位任性的大小姐可真是有够头疼。不过也挺有朝气的,让人想起了耶拉姆和亚尔弗莉德。
等全文连载完了以后在下想申请向其它地方转载,我常去的一个论坛关于《圣斗士》的同人不是BL就是恶搞像这样正经的文章几乎没有。所以想转载过去让他们好好学习一下,万望允许,在下叩首百拜!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6#
发表于 2004-7-23 13:55:5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下面是引用迪哈鲁特于2004-7-23 12:14出版的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连“万年冰山”的撒加都有动心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位女性是何方神圣,不过恐怕两人的恋曲不会很顺利。(作者:废话,一切顺利还有戏唱吗?)
穆先生也够惨的,碰上这么一位任性的大小姐可真是有够头疼。不过也挺有朝气的,让人想起了耶拉姆和亚尔弗莉德。
等全文连载完了以后在下想申请向其它地方转载,我常去的一个论坛关于《圣斗士》的同人不是BL就是恶搞像这样正经的文章几乎没有。所以想转载过去让他们好好学习一下,万望允许,在下叩首百拜!
没有问题,我授权给你。


此pose~被洁霓在2004年7月23日13:55编辑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7#
发表于 2004-7-26 08:23:2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老大——老大!”米罗很古怪的望着撒加。
“恩——抱歉,我没听见你说什么。”撒加在米罗唤了好几声的情况下才反应了过来。
“……你没事吧?”撒加会有这样心神不定的状况是非常罕见的。
撒加微微一笑,但还是看的出来他的心思没有完全放在和米罗的谈话上。
“邪门了——得了,我们言归正传。”米罗继续说道:“那位天才的专家打算拆了我的天蝎宫——这事你知道?”
“米罗,洛兰小姐只是要先在你的天蝎宫做一下实验而已。”撒加摇头道。
“哼,实验?”米罗冷笑道:“我看那女人是跟我过不去,什么宫不挑就是挑天蝎宫。”
“米罗,今天我正想和谈谈你的态度问题。”撒加瞪了他一眼,道:“你一再对洛兰小姐无礼,实在是太失风度了!”
“我没有风度?老大,你怎么不问问她是怎么对我的——”米罗抱怨道:“你不是不知道我的个性,我向来是恩怨分明的。”
“不管洛兰小姐和你发生任何事,你作为男人都必须退一步——我太清楚你了,米罗,八成是你的错。”
“老大,你不能偏心啊。”米罗嚷嚷道。
撒加挥手道:“对于洛兰小姐的能力,我已经看到了,也相信她的决定。她选择你的天蝎宫是有道理的,这跟和你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完全没有关系。”
“我表示怀疑。”米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但还是换来了撒加的一记白眼。
“米罗——我只要求你做到基本的礼貌。”撒加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要米罗做出保证。
自小就害怕撒加的这种眼神的米罗只好暂时先低头道:“好——我最多答应她不惹我,我不主动找麻烦。”至于碰上其它情况——那就别怪我了。
“你——”撒加又好气又好笑道:“米罗,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不好意思,交友不慎,估计是改不了了。”米罗天空蓝的眼睛里闪动着调皮的目光。
撒加知道米罗指的是小时候的“狐朋狗友”加隆和艾奥利亚,一想起这三个人在一起——撒加觉得好久没有疼过的头又开始一跳一跳的了。
“还有,老大——我贡献出天蝎宫,你打算让我把窝挪到哪儿?”米罗想起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的双子宫一直空着,你可以——”撒加立刻说道。反正自己和加隆的房间已经空了很久了。
“别——加隆那房间免谈,我可不想去收拾他那堆破烂。老大你的房间——太整洁了,小弟我不习惯。”米罗对这个建议可没兴趣。
撒加无奈道:“米罗,你跟加隆是难兄难弟,你以为你的习惯就好吗?”
“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叫凌乱的艺术——你看在我的地盘上,只要我随手一抓就能摸到我想要的东西,这可是很高难度的。”米罗信口开河的胡吹。
“哦?”撒加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你就继续凌乱吧。”
米罗向他眨了眨左眼,连嘴角也开始向上扬了。
“好了,不跟你扯那么多——等到洛兰小姐要正式开始维修,你就搬出天蝎宫吧——听我把话是说完——十二宫里随便你选择,只要其他人没意见。”
“老大,你怎么不早说,有这么优惠的条件我们也不用谈的那么辛苦了。”米罗吹了声口哨,道:“没说的,卡妙一定会接收我的。”
“你那么肯定?”撒加说道:“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是被他冻住可下巴,好像是你太聒噪吧?”
“老大——恩——小时候的糗事还记得这么清楚干吗呢?”米罗赶紧打断了撒加的回忆,举双手说道:“我保证保持水瓶宫的安静。”
两人又谈论了一会儿其它的事。
“我说老大——”米罗神秘兮兮的凑上前道:“听说你拐了一个女人回来?”
“什么拐回来?”撒加微愠道:“我只是救了她而已——你已经知道了?”
“早上上来的时候听阿鲁迪巴说的——喂,你是不是——恩?”米罗一付很期待的表情。
“没有!”撒加往椅子后一靠,说道:“你不要乱猜了。”

11

主题

29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38#
发表于 2004-7-26 12:07:4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圣域之梦

谢谢大人的授权,期待作品的完结!
  你可来了
阴          阳
曹          世
地          三
府          间
古          伤
往          天
今          害
来          理
放          皆
过          有
谁          你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39#
发表于 2004-7-27 08:16:39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米罗冲着撒加左看看,右看看——他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单纯男孩,撒加的异样怎么可能瞒过他的眼睛。不过这事现在还不明朗,不如暂时先观察一下——老大居然有可能跟女人搅在一起——米罗觉得有点兴奋的想措手。
“你干什么?”撒加见米罗一个人在傻笑,不禁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米罗不住的摇头,他问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撒加皱了皱眉。已经整整一天了,女子还是没有苏醒。撒加的心一直还悬着,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把她带回来是不是做错了?
“得了,老大,你就别心神不定了。你想救一个人还有不成功的吗?”米罗站起身来,说道:“等她醒了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扑进你的怀里的——先走一步。”米罗迅速离开了书房,快的连撒加也来不及阻止他。
“这个米罗。”撒加摇头笑道。但立刻,他的脸色暗了下来。自己昨晚在女子的床前呆了整整一晚了,可对方没有睁眼,只是不住的掉眼泪。撒加一次一次的为她擦拭,心也一次一次的揪着。女子似乎在撒加身上下了魔咒,撒加现在已经完全陷进去了。

“沙加大人——沙加大人——”北都探出了脑袋,在处女宫里到处张望。
北都忙完了自己的事后,便跟奥莉维亚说了一声。今天算是她来向沙加报到吧。她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处女宫,态度极为恭敬。
“沙加大人——沙加大人不在吗?”北都歪着红扑扑的脸蛋,刚才奥莉维亚明明说沙加在宫里的——现在是不是到教皇厅去了?
北都悄悄的推开了通向沙罗树园的门,她忍不住想看看沙罗树园是不是还像她记忆中那么美丽——
“哇——好美丽——”北都惊喜的看着满园绿油油的草地;粉色、紫色的小花半开,在微风中飘着;小山坡上的两棵沙罗树在阳光下投下一地的绿荫。
北都本想踏上草地的,可又不忍心践踏那些花草,又将伸出去的脚缩了回来:“真的没变哎——”
“沙罗树园的景色四季不变。”优雅的声音在北都身后响起。
北都吓了一跳,猛的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门上:“哎呦——好痛!”没想到这木门这么硬,北都眼泪汪汪的抚着自己的头。
轻柔的手在北都的头上抚摩了两下,温和的声音里带了些笑意:“小心一点。”
“谢谢你哦。”北都揉了揉鼻子,微笑着抬头道:“我——咦?沙加大人——”
沙加点了点头,收回了自己的手,道:“我是沙加。”
北都赶紧退后一步,恭恭敬敬的向沙加行了一个礼:“您好,沙加大人。我是北都卡菲瑞斯,就是在镇上的——对了,是奥莉维亚姐姐安排我来——”北都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激动,但还带着一丝喜悦。她忍不住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沙加,发现他正对着自己微笑,吓的赶紧又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是北都——好了,不用那么拘束,在处女宫只要随意就行了。”面对北都这样的诚惶诚恐,沙加笑着摇了摇头。他心想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可是沙加大人——”北都的紫眸灵活的转着,她见沙加摇摇手指,只好重新说道:“沙加——恩——沙加大哥,我能叫你沙加大哥吗?”
沙加说道:“当然可以,来吧!”刚才北都在沙罗树园外探头探脑的样子,沙加早就“看”在了眼里。他拉起了北都的小手,牵着她走进了园子。
北都踩在柔软的草地上,不敢加重脚步,还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小花。
“我觉得好美啊!”北都忍不住蹲下身子,轻抚着小草:“就像一幅画一样,我都不敢闯进来了。”
“如果你在这幅画里,这幅画会更漂亮。”沙加说道。北都这种水灵灵的气质让他非常喜欢,沙罗树园的这种空灵景致和她最相配了。
北都的脸红了红,抿嘴一笑。
“北都,如果你喜欢的话,沙罗树园旁边的房间就给你吧。”沙加对她说道。
“恩——沙加大哥——”北都有些吞吞吐吐道。
“你说吧,没事的。”沙加示意北都和他在藤椅上坐下。
“沙加大哥,我能不能还是住在小镇上?”北都问道。
沙加一愣:“你每天跑来跑去吗?十二宫上下对你是很累的。”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40#
发表于 2004-7-28 08:07:1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北都摇了摇头,紫色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忧郁:“因为我想每天去看看皮帕。”
沙加温和的说道:“没关系,我这里的事并不多,如果你有事的话尽可以去做。这样好了,这里的房间仍就给你保留,由你自己决定在哪里住,好吗?”
北都开心道:“谢谢沙加大哥——沙加大哥,我什么都不懂,万一做错什么,你不要骂我哦。”
这个小姑娘真是可爱——沙加笑道:“我不是严厉的人,而且你原来来帮我,我要谢你才对。”
“你真的太好了,沙加大哥,就跟以前——”北都赶紧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以前?”沙加挑了挑眉。
“没什么啦,沙加大哥——”北都偷偷的舒了口气,还好没有说漏嘴。
沙加笑了笑,并没有再问下去。看来这小丫头还有不少小秘密呢,不过——如果自己没有猜错——
“对了,沙加大哥,你要我做什么工作呢?”北都问道。
“只要帮我处理一些信件就行了。”沙加说道:“如果你觉得有问题——”
“不会啦,我一定做好。”北都赶紧举双手说道。

虽说已经算是走马上任了,可礼数上也该去向撒加回报一声。北都在大致向沙加了解了工作的情况以后,打算到其它宫去向各位大人见礼。
阿鲁迪巴一向好说,他常去镇上帮忙,早就认识了北都。这小姑娘在他看来真是又娇小又可爱,跟个雪人似的。北都给他笑着行了礼,阿鲁迪巴喜的跟什么似的,在衣服上搓了两下手,拍了拍北都的肩膀。
北都揉了揉肩膀,阿鲁迪巴的力气还不是普通的大。不过,他大概已经用了最小的力气了吧?
临走了,阿鲁迪巴还再三叮嘱北都有空就来品尝美食,北都欣然同意。
经过处女宫时,北都把阿鲁迪巴塞给她的东西放下后,这才继续往上走去。
第一个见的应该是米罗。北都自然是认识米罗的,不过米罗来来去去的实在太忙了,对这个小丫头大概也是匆匆的印象罢了。北都对米罗直爽率直的个性印象很深,可也觉得有点怕他,这大概就是小丫头的心理吧。
北都理了理衣服,这才踏进了天蝎宫。可才一进宫,北都吃了一惊:满地都是一道道的红漆,活像是把天蝎宫的地面当棋盘似的。
北都正微张着嘴,寻思着是怎么回事呢,却被一个男人的吼声吓了一跳:“你什么意思?”
北都拍了拍胸口,小心翼翼的向里面望过去——
米罗觉得已经忍无可忍了——对,自己是跟老大保证过,可忍耐是有限度的——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了。米罗握了握拳头,恨的牙痒痒。
艾丽莎不理睬米罗,自顾自翻着工作记录。
“喂!”米罗大声叫道。
艾丽莎白了他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米罗嚷道。这个女人也太拽了吧!
“你跟谁说话呢?”艾丽莎盖上本子,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谁是喂?”
“你不要太过分——你以为——”米罗指着艾丽莎道:“什么人?”他回头冲着北都躲着的柱子喝道。
“我——我——”北都举着双手慢慢的走出来:“我是北都——是——是沙加大哥的——”
“什么?”米罗没好气的说:“妹妹?还是老婆?”
北都给他恶狠狠的态度吓的眼泪汪汪,不敢再出声了。
“别理他。”艾丽莎将米罗推到一边去,上前拉住北都道:“最近圣域疯狗太多了。”
“疯——疯狗?”米罗一愣,蓝眼睛里起了阴霾:“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艾丽莎哼了一声,不去理他。北都被米罗罕见的凶样吓住了,倒退了一步。
“你想吓谁?”艾丽莎可不怕他,她可不管米罗是什么天蝎宫主人还是什么战士,反正也就是一个轻浮的男人而已。这样的男人在她看来也就是会吼几声装装样子而已。
艾丽莎将北都拉到身后,瞪着上前一步的米罗。到不是说艾丽莎跟北都的关系有多好,只是北都原先就讨她的喜欢,加上眼下也算是两个女人站在一条线上。
看见北都给自己吓的战战兢兢的,米罗才微微收敛了一下凌厉的眼神,控制住怒气道:“恩——那个什么丫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1-19 06:09 , Processed in 0.447186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