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下一页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复制链接]
 2348     10
发表于 2004-2-22 22:14:21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第十五章 《火焰祭典》

  日历的指针快要指到宇宙历七九九年,帝国里四九○年的七月,此时,距离罗严塔尔提督的遇刺事件,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月。
  米达麦亚带着一些新鲜水果,准备去医院探望好友。
  谁知他刚乘电梯来到罗严塔尔病房所在的十六楼,就听到一个几乎能震破天棚的声音正在大喊大叫:“我只不过是来探望一下罗严塔尔提督,又没有做别的什么事……”
  “这位阁下,您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病人和医院里其他病人的休息,因此请您出去!”另一个女声毫不客气地道。
  米达麦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了那个身着一身帝国军黑银两色军服的高大身影,以及那头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十分醒目的橘色头发。
  他不由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弗利兹·由谢夫·毕典菲尔特上将被一个身材娇小的护士从一间病房里强行推了出来,末了还不忘记大叫一声:“反正我还会再来的!”
  橘色头发的猛将被护士拖走后,米达麦亚苦笑着摇了摇头——天气这么热,还这么有精神啊。
  屋内已传来了罗严塔尔的声音:“是米达麦亚吗?快进来吧。”
  “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米达麦亚走进屋内,就看见满地的玻璃碎片,至于那盆原本放在窗台上的天竺葵则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横尸”在窗前的地板上了。
  “那个……我们刚才谈到了奥贝斯坦总参谋长……”罗严塔尔斜靠在床头,苦笑着道。
  在护士将屋内收拾干净后,米达麦亚总算可以坐下来好好地与挚友谈谈了。
  “……无可否认,毕典菲尔特提督的活力一点也没有因为天气的炎热而有所降低啊。”米达麦亚摆出一个苦笑的表情,“你们刚才到底都谈了些什么?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也没什么,毕典菲尔特提督听说我再过一个月才可以出院,就开始感叹现在居然是那个奥贝斯坦在处理军务……其实这也挺好,我正好乐得逍遥自在,反正那个奥贝斯坦也把我视为帝国未来最大的敌人……”罗严塔尔的金银妖瞳微微露出自嘲的神色。
  “啊……你说出这种想法后,毕典菲尔特提督就发飙了?”米达麦亚失笑道。
  “是啊,他还威胁我,如果不赶快从医院出来制止那个奥贝斯坦的话,他就要用王虎的主炮对我直接攻击了……”罗严塔尔摇头苦笑。
  “难怪这里会象战场一样……对了,你的伤势好些了吧?”米达麦亚耸耸肩膀。
  “你不用为我的伤势担心,你看,我都可以自己坐起来了。”罗严塔尔淡淡地一笑,却依然靠在床头没有动,因为只要一动,胸口的伤处就痛得仿佛要裂开一般,“这段期间辛苦你了啊……对了,杨元帅那边的调查有新的进展吗?”
  “还没有,如果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会及时通知你的。”米达麦亚将水果放下,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现在你就别管那么多,只管在医院里好好养伤就是,成天操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怎么会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啊?”
  “喂,米达麦亚,不要老是把我看成弱不禁风的病人好不好?”
  “不是我把你‘看成’,而是……你本来就是。”米达麦亚在这次的斗嘴中很罕见地占据了上风。
  罗严塔尔也只有苦笑的份。
  “不过……罗严克拉姆公爵的下落,至今没有一点消息么?都快过去半年了……米达麦亚,我在想……如果公爵真的再也回不来了,我们是否应该做些什么?”
  “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事实上,如果公爵从此消失,那银河帝国的权利中枢必将重组,这个问题说起来也许比较愚蠢——没有一个最高领导人,就做不成任何事——但是,有时候我们无法解决的,也正是一些愚蠢的问题。”米达麦亚摇摇头。
  “照你这么说,没法解决这些愚蠢问题的我们,岂不就更愚蠢了?”罗严塔尔的唇角微微上翘,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问题总是会解决的,老是在这里操心也无济于事。”米达麦亚说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累了呀?”罗严塔尔不由笑了。
  “……还说!要不是你趁机借病偷懒,我怎么会天天加班熬夜?”他的友人没好气地道,“等你出院了,我就可以休息了!”
  “为什么?我出院后,你应该和我一起处理事务才对啊。”罗严塔尔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还是说,你要趁机偷懒?这可不符合疾风之狼一贯的勤勉形象哦。”
  也只有在自己的友人面前,罗严塔尔才会露出如此明快的笑容。
  而对米达麦亚而言,能看到这样的笑容,也是他生平最开心的事之一。
  “我才没那么劳碌命!”米达麦亚装作不开心的样子说了一句,但他脸上的表情早就泄了底。
  门口传来小小的动静,罗严塔尔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叹了口气道:“又要吃药了……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会变成药罐子。”
  在门外负责安全工作的卫兵不知说了些什么,隔着两扇隔音效果极好的门,米达麦亚的耳朵再好也听不见他们说的话,但下一瞬间,他眼中的世界整个地崩溃了。

  “那份东西送出去了吗?”在费沙一座相当隐秘的地下掩蔽所内,一个皮肤微黑,秃顶,四十岁出头的男子端着手中的酒杯,对他眼前的亮丽美女问道。
  “已经派人暗中送出去了,而且……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批狂信徒中的一两个人也该到达医院了……”红发美女的手中也端着一杯酒,冰块在水晶杯中微微晃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目前的事态,还基本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只要能把帝国军中的那个人干掉,其他的……也许让他们自己去表演,还可能更好一些……”男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杯底残留了一小片琥珀色的宝石。
  “要再来一点吗?”红发美女拿起放在桌上的酒瓶。
  “半杯。”男子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深褐色的眼睛望向那闪着微光的酒杯,“……真是一群小丑……我只要稍微用手指推那么一下,那群狂信者们就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在我们设计好的舞台上跳舞了……”
  “反正最终,他们也不过是你的工具,对吧?”女子将酒放在桌上,在男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他们越是制造恐怖事件,就越是会激起帝国的警惕与反感,等到反感的水位越过银河帝国所能忍受的极限时,那群狂信者的末日也就到了。”男子端起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琥珀色液体,却没有送到嘴边,“目前,就让他们在费沙这里演出一幕幕的闹剧吧!帝国军应该会为我们清理舞台,我们只要坐在台下看着就行了。”
  “你不怕他们来对付你?”
  “目前这个时候不会,因为同盟并没有完全崩溃,而帝国也有不可小觑的实力,昔日微妙的平衡已经被打破,而新的平衡还未建立……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和我闹翻,对他们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他们还需要借助费沙的情报和信息网,而我……目前也需要他们的破坏力,说白了就是彼此利用而已。”男子喝了一口酒,又放下了酒杯。
  “罗严克拉姆公爵虽然失踪了,可这个银河……却一点也没有因为他的失踪而变得黯淡啊,反而还越来越有魅力了。”女子低低地笑了起来,轻轻晃着手中晶莹剔透的水晶杯。
  并不明亮的灯光照在水晶杯上,发出迷人的虹彩。
  “……银河系的光彩,并不是只属于罗严克拉姆公爵一个人的。”男子也笑了,接着道,“我现在倒很想看看,那个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亡……”
  “对了,再过十天左右,他也该抵达同盟首都巴拉特了吧?”女子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看他如何去面对被他自己一手出卖的同盟民众吧!毕竟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当然,同盟十三舰队的那些人会不会放过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没有必要为他撑起保护伞,毕竟现在我们的重心在帝国这一边。”男子低沉的声音渐渐消失在空气里,灯光也暗了下去。
  在昏暗的房间里,女子那双明亮的碧绿色眼瞳,发着幽幽的光芒。

  银河帝国军总参谋长巴尔·冯·奥贝斯坦一级上将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签上字,然后合上文件夹,望了一下放在他桌上的电子时钟。
  已是下午五点半多了,窗外的天色却还是那么明亮,绚丽的晚霞透过落地窗照进室内,在地上投下金色的光。
  天边的晚霞艳得如同火焰一般,在西边天空狂野地燃烧着。
  仿佛那能烧尽整个瓦尔哈拉的圣火。
  ——是时候该回住所了。
  奥贝斯坦如此想着,按下桌上的一个按钮,吩咐将他的座车开到总参谋部的门口。

  走进住所,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是的,这里是费沙,不是奥丁。没有他忠实的执事拉贝纳特和那只老斑点狗,陪着他的只有他自己映在门口石阶上的昏暗影子。
  奥贝斯坦将军服外套挂进衣橱,正想象往常一样打电话叫晚餐的外卖,却发现TV电话的指示灯不亮了。
  “真是不经用……”义眼的总参谋长望着那部坏掉的电话,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进了书房。
  当书房的钟指到了将近七点时,门口传来清脆的门铃声。
  “……有什么事吗?”奥贝斯坦望着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发青的安东·菲尔纳准将。
  “阁下,费沙中心医院出事了!”菲尔纳带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后世的历史学家难免会对现在的历史诸多评价,这其中自然也会造成对同一历史事件的不同看法,但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都认为,如果奥贝斯坦能在罗严塔尔遇刺后及时调整对“帝国双璧”的态度,那很有可能会使后来的历史方向为之改变。
  历史实际上是有着复数的可能性,任何人在不经意中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会改变历史的进程,尤其是现在这个的这个时代——历史的渊流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动时。
  数年后,“艺术家提督”梅克林格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
  “……姑且不论奥贝斯坦一级上将能引起多少人的好感,但他对某一事件所采取的措施,十有八九都是极有效率的,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小的代价达到同样的结果……当然,有多少人赞同他的措施则又是另一回事了……不过,也正是他的这种行事作风,他必须为宇宙历七九九年末至次年春天帝国的大动荡负起部分责任……”

  爆炸的气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瞬间席卷了整间病房,对着门的那面墙被气浪彻底撕成碎片,破裂的木板与变形的钢筋一起在半空中飞舞,灼热的水泥与石灰的碎块更是如暴雨般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肆虐。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被彻底颠覆,两人眼中什么都看不见,耳朵更是被骤然膨胀的空气压得流出了血。
  米达麦亚扑向靠在床头的好友,此时也顾不得任何事情了,挽救挚友的生命成了第一优先的任务。他以最快的速度抱起罗严塔尔从床上翻下来,利用爆炸的冲击波迅速滚到了墙边,以自己的身躯替罗严塔尔挡下飞溅而来的碎片。
  他仿佛还听到罗严塔尔说了一句什么,但这样的环境里他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尽量不要让好友受到更多的伤害。
  爆炸的威力远超两人的想象,在隔了两道墙后居然还能将医院临街的外墙摧毁大半。两人只觉得一阵灼热的气浪几乎贴着他们的身体掠过,下一瞬间,他们身侧的外墙被极不规则地从离地面半米高的地方削平了。
  但是……爆炸终于是过去了。
  天花板上,那几个在爆炸之后居然还未全部损坏的消防喷淋口,开始洒下细密的雨。
  “……咳……咳咳……”罗严塔尔艰难地咳嗽起来,口中一片甜腥,刚才他的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重新开裂,他只觉得每呼吸一下,那断裂的肋骨就会在他的肺叶上刺出一个新的伤口来。
  他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掩住唇,艳如奥丁冬蔷薇般的血花就盛开在他的指缝间,红得刺目。
  “米达麦亚……你……没事吧……?”他努力地伸出手,推推米达麦亚的肩膀。
  蜂蜜色头发的勇将没有一丝回应,就那样静静地卧着。
  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飘在罗严塔尔颈边。
  “该死……!”罗严塔尔低声地诅咒了一句,不顾自己胸口涌出的血将才换过不久的洁白衬衫染成鲜红,想将米达麦亚的身子放平,然后仔细看看他的伤势。
  可他自己也是躺着,做不到这一点。
  罗严塔尔一咬牙,想用手肘撑起身体,但胸口立刻传来一阵剧痛,接踵而至的是几乎让他吸不进气的剧烈咳嗽。
  屋内飘飞的雨淋湿了他的衬衫,血与冰冷的水混在了一起,将衬衫贴在了他的身上,让金银妖瞳的提督觉得极不舒服。
  地上的水洼里,鲜血的颜色越来越浓。
  “米达麦亚……咳……你……”罗严塔尔只好艰难地伸出手来,想解开好友的军服,却发现自己往常那有力的手指竟连军服上隐藏的纽扣都抓不住。
  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晕眩传来,罗严塔尔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开始微微地摇晃,仿佛隔了一道厚厚的、不停波动的水帘一般。
  水帘慢慢地变厚、变暗……黑暗的深渊仿佛化作了无数充满恶意的水草,想将罗严塔尔无情地拖下幽暗的水底,而此时的罗严塔尔,已经无力挣脱这些如细丝般的死神之手。
  ——好累……好想就这么睡过去了……
  黑色的细丝,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
  ——好象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罗严塔尔的意识一点一点地滑入黑暗的深渊,现实的世界对他来说,就犹如从那悬崖口上飘然而下的,细而悠长的一缕天光。
  ——好遥远啊……
  那缕天光也变得黯淡无比,最后,仿佛化成无数光的碎片,散落了一天一地……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沙发
发表于 2004-3-13 22:17:5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我好期待下一章,快点!!快点!!!

1

主题

2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板凳
发表于 2004-3-13 23:49:4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魂魂……学田中当XX王是不对的!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地板
发表于 2004-3-28 22:11:4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汗,拜托,要催文的话,回帖也长一点啊~~~~~~这样让人怎么有写文的动力……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5

主题

7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5#
发表于 2004-5-23 04:05:2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要冻力么  这就来
从2002年12月12日
这段历史已经走过了六百二十多个日日夜夜
在费沙史 甚至整个银英史上
都是难得一见的长骗佳作
历史的岔路口
我们一直在期待
月魂
我们一直在期待
我是一艘萬年的潛水艇
是紅茶的醇香使我甘願墮落
給我一盃加蜂蜜的俄國茶
我就能在暗夜出沒
     ————菲梵紅茶


5

主题

7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6#
发表于 2004-5-23 04:08:08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月魂~ 月魂~
好棒! 好棒!
我是一艘萬年的潛水艇
是紅茶的醇香使我甘願墮落
給我一盃加蜂蜜的俄國茶
我就能在暗夜出沒
     ————菲梵紅茶


0

主题

169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7#
发表于 2004-5-23 10:44:36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作者的屠杀效率好像超过田中了......怕怕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8#
发表于 2004-5-24 18:54:1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菲梵红茶大人:谢谢您的鼓励!下面的章节我会尽量快一点写出来的……

天外隐士大人:这个……我有说过那两位死掉的吗?16章都贴出来了,您去看看再说也不迟呀……汗一个先。我可不象某大神那样“杀人不眨眼”……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5

主题

7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9#
发表于 2004-6-2 11:15:0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乐魂 安J说“魂魂……学田中当XX王是不对的!”我非常同意
另外当伪XX王也是不对的!!!
不要着急
魂魂来创造一个费沙史上创作时间最长的记录吧
我是一艘萬年的潛水艇
是紅茶的醇香使我甘願墮落
給我一盃加蜂蜜的俄國茶
我就能在暗夜出沒
     ————菲梵紅茶


56

主题

17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QQ
10#
发表于 2004-6-3 04:09:3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原创]《历史的岔路口》第15章

我晕……好不容易才填完一章,让我休息一下吧~~~~~~~~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决定放弃一切时的那种绝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1-19 06:59 , Processed in 0.352779 second(s), 3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