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暗 紫 色

查阅导游手册

返 回

  “那么那么……人家长的比较像妈咪喽?”紫色眼睛和紫色长发的小女孩拉着哥哥的手,一叠声的追问着。

  有着承自父亲的褐发和冰绿色眼睛的哥哥微微的笑起来了,伸手捏了捏妹妹的鼻子,回答的声音了饱含着宠溺:“是喔!眼睛和头发的颜色都一样啊!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拿哥哥的肩膀做枕头,赖在哥哥的膝盖上不肯下来的小丫头歪着头发问,一双大大的眼睛发出“傻傻逗人”的光芒。

  “不过啊……”故意把声音拉的好长逗怀里的宝贝妹妹,直到看见妹妹开始噘嘴了才说出下边的话:“妈咪可是美女,不像有的人啊,好像小野猫一样……”

  “啊~~~~~~!哥哥坏蛋!!!”突然被说成是“小野猫”,本来等着夸奖的小女孩不愿意的开始动手,可惜做哥哥早有预防,结果大部分的攻击都落空了……眼看着自己的作战计划不成功,小女孩挣脱了哥哥的怀抱向坐在不远处的父亲跑去:“父亲,哥哥欺负我啦~~~~~~~~”

  “…………”猛地睁开眼睛,立即看到了寝床淡蓝色的华盖,不禁微微的苦笑起来,被爱围绕的安全感在几分钟前还那么清晰,但是现在只能让人觉得更加寒冷罢了!梦……果真是具有让人宁愿沉溺其中而不醒的魔力啊……

  “小姐……”摁下床头的按钮,贴身侍女莉莉亚立即在门口出现了:“您要起来了吗?”

  “嗯!衣服要那件……”下意识的这么吩咐着,但是马上又再一次苦笑起来:“看我……都糊涂了……丧服准备好了吗?”

  “是……我马上给您拿过来……”做了回答之后她退了出去,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突然觉得完全没有真实感……刚刚的……真的是梦吗?也许一走出这个房间,就可以看到哥哥和父亲的身影,哥哥肯定会拿着我的那一份酥皮面包,笑着说什么“再不下来的话,我就把这个吃掉了~~~~~~~”而父亲一定会微笑着看我们上演每天早晨都有的“面包争夺战”………………

  “小姐,我服侍您更衣吧?”莉莉亚手上黑色的丧服让我第一次感觉到黑色原来是没有美感的……暗淡的颜色,即使是由鲜丽的青春来做低衬都无法为它增添丝毫光彩,只有鲜血,只有鲜血才能让它发光………………“衣服给我就好,你出去吧!”

  父亲死了。

  

  不知道那些对着遗像哭泣的女人们的泪水,有多少是真的呢?愿神垂怜父亲,让那些人中至少有一个真心为他哭泣,也愿神原谅我这个没有一滴眼泪的女儿……身为侯爵家----不!在父亲死后已经“堕落”成伯爵家了……尽管作为次女的我是没有爵位继承权的,但我仍然是费利克斯家的代表,因为,我是死者唯一还活着的孩子,是“费利克斯伯爵夫人”----所以,我、没有、哭泣的、权力。来宾们脸上“幸福的人对不幸者的怜悯”,那些握着我的手哀哀戚戚说出的“请节哀”,来来往往的高级军官身上刺眼的军服…………

  所有的一切都令我厌恶不已!为什么我要站在这里呢?只是为了把一个失去了生命和灵魂的躯壳埋进土里好让它腐烂吗?对着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任何地方的亡灵诉说着悼念之情,而且仿佛对方真的听到似的感动不已…………这一刻我真的感谢丧服上盖住脸庞的黑纱----感谢它让我能够一直冷笑而不被人打断!尘归尘,土归土……跟着主持仪式的礼官一起念着,我在金漆的黑色棺木上上洒下第一把土……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住了,从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人无法再呼吸……尘归尘,土归土…………

  为什么……剩下来的是我?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