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杨的侦探剧场--红发之死

查阅导游手册

第九章 传说中的伊谢尔伦

返 回

 

  “这个是要转交给您的。”好孩子尤利安虽然感到疑惑,但还是遵照着信封上的指示,将信转交给了莱因哈特。

  白皙如同象牙雕制的手指接过了信。展开。忽然,他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正常。微笑重新绽放在他的脸上,金色丝线一般的头发轻轻颤动:“终于,肯现身了啊。”

  “对了,一起去吧。”

  在走出门口的时候,象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莱因哈特回头这样对着尤利安说

  “什么?”

  “哦,那个是信上要求的。大概没有人泡茶,主人还不愿见我们吧。”

  跟着,莱因哈特随手把信纸递给了尤利安。

  完全没有听懂前面的对话,尤利安半信半疑地接过了信。展开。上面他十分熟悉的字体书写着:

  下午3:00北街234号 伊谢尔伦

  请携伴前来,还有,把尤利安也带来。

  知名不具

 

  推开234号的大门,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欢迎光临”的声音。只是在面前竖着一个很大的箭头,箭头直指房子内部的某个方向。顺着不断出现的箭头的指引,莱因哈特偕同同伴和尤利安终于来到了一个有着古典外貌的门口,门把手的牌子上写着——请进。

  “你们很准时呀。尤利安,麻烦帮客人泡一下茶。”

  坐在桌子前的人突然微笑着站了起来,欢迎他邀请来的客人。

  对于杨的出现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惊讶,客人们十分随意地坐了下来。尤利安则飞快地跑到一边的茶具旁。很快,上好的红茶的香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飘散开来。

  捧着茶杯,杨深深呼吸着茶的美妙香味,没有说任何话。良久,杨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我一直很好奇,恐吓信是真的吗?”

  “只有第一封是。之后的为了能让齐格飞有机会自由活动,我们就稍稍借用了一下。而且恐吓信加上误杀的案例,意想不到地发挥了一些作用。大家都相信了到时全城的警力都会被调去保护我啊。”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下巴,杨略微有些感叹地说道:“茱丽叶式的的退场方式啊,没想到你们那么古典。”

  “怎么,找我们来就是想问这些吗?”随意品尝了一口,莱因哈特开口问道。

  “我想是你们想找个机会和我谈谈吧。”

  “哈哈,你猜的不错。侦探先生果然是个聪明人。”没有丝毫意思要掩饰来意,金发的年轻人直爽地说出了自己的回答。略微思忖了一下,他又再度开口:“我想要知道的是,你对与禁酒令的看法。”

  “那么阁下的看法呢?”杨笑笑没有说出任何有倾向性的答案,“专门负责查处私酿私贩酒类的检查官先生,这次居然改成取缔贩毒了,的确很让人吃惊呐。”

  “原来你们已经知道了啊,难怪这次一个酒贩子也没逮到。”嘴里说着吃惊的话,但无论是在他的表情还是语气中都无法感受到一丝一毫惊讶。

  “是你们自己故意放出的风声吧。我们这一行里,不,应该说在奥丁的黑道上,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消息吧。不过牺牲一个警察局来下这个圈套,你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啊。”

  “哦?”眉毛以着极其优美的角度上扬,莱因哈特笑了笑,“要煽动一场暴动,没有你们的帮忙,单靠我们还真是力不从心。”

  “大家都是各有目的吧。不过,在警察局里没有为难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们了。”

  “那是齐格飞的意思,对于把你卷入这个事件,他还是有点歉疚。其实我也有过一点好奇心,如果‘伊谢尔伦’的首领在警察局里遇害,结果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

  “哈哈,恐怕是你们误会了。”放下茶杯,杨双手叉在脑后。“我并不是传说中的‘伊谢尔伦’的首脑哦。那个是只在传说中出现的组织,没有人能找到它。”

  “呵呵,那么就请麻烦帮忙传一下话了。我,想要和伊谢尔伦合作。”略微前倾身子,莱因哈特正色说道。

  “这个,也许会传到,也许不会。”

  “那么,就麻烦你了。对了,想不想到我这边来。我这里有些更为实质的东西。”

  如此突然下了邀约,莱因哈特的的神色说不出是真是假。

  “谢了。我想我比较不适合舞台,也不适合警察的制服吧。”笑着婉拒了,杨的表情中带着说不出的古怪神色。

  “哈哈。”无意义的笑声代表着谈判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