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希尔德的逃婚狂想

查阅导游手册

之十二 终曲·G弦上的咏叹

返 回

 

  皇帝秘密离开费沙,亲征塔法雷拉星系的消息是封锁着的,但是在费沙的大街上,帝国军务尚书巴尔·冯·奥贝斯坦的专用地上车众目睽睽之下遭到爆炸狙击的事实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狙击的恐怖份子将低周波炸弹安放在距奥贝斯坦私邸大门只有600米的路面下,经查,恐怖份子似乎是早在一月前先行破坏了该处的地下光纤缆线,然后借机混入修理工人中安放炸弹的。由于是军用通讯光缆,其修理费用还是由军务省负担的。 

  “不知他死了没有。”米达麦亚的幕僚皮罗上将看着来自费沙的报告,低声说道。 

  “疾风之狼”似乎有所察觉地,微微朝着皮罗上将的方向转动他清澈的灰色眼珠。另一道切入的通讯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是来自费沙大本营的御医团报告。读着读着,米达麦亚的眉头难以置信地抬了起来。


  天花板。 

  纯白简洁的天花板,四角有着“人狼”的纹饰。 

  刚睁开双眼的希尔德,因为右臂上压迫着异常的重量感皱了皱眉,试图起身。自床边倏地抬起的华丽金发头颅,原来就是令她手臂酸重的元凶。 

  “陛……陛下。” 

  冰蓝的眼眸难得地染上了戏谑与嘲讽以外的一抹笑意。“一回到费沙,朕立即任命你为宰相,所以别再逃跑了好吗?” 

  原、原来,还是在开玩笑啊。希尔德记得,以前自己回避应答关于国政的问题时,莱因哈特常会揶揄她:“哦,是啊,如果一天没有把伯爵小姐任命为宰相的话,她就一天不回应朕与她的商谈哪。”而且每当有类似的情形,莱因哈特就会重复这根本一点也不高明的笑话。 

  不过也好,蹩脚的笑话通常是化解尴尬的有效手段。她实在没有自信能够继续这样二人非公事的单独相处下去。 

  确切地感受到孩子依然安宁地沉睡在腹内。她终于镇定下来。“那些叛军呢?陛下。” 

  怒气的阴影掠过莱因哈特初雪般无瑕的面庞。“那些自由佣兵大部分逃了,丢下一大群来投降的罗严塔尔旧部,碍手碍脚。大概是没想到朕会亲自指挥强袭登陆吧,还意图攻入‘人狼’来刺杀朕。” 

  原来莱奥他们除了执行贝尔玄克的委托之外,还有牵制克斯拉,刺激陛下亲征并实行暗杀的意图?!虽然没有立场说这种话,但是她还是怀抱某种奇妙的希望,他们应该还活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吧…… 

  见希尔德惊愕的脸,莱因哈特又安抚似地笑了笑。“伯爵小姐不在的一个月,朕的办事效率一下子低了许多哪。” 

  “我辞职已经两个多月了呢。”这么想着,希尔德没有说出口来。 

  坐在床边的莱因哈特,修长的手指拂开希尔德暗金色的浏海。 

  “陛下,这是御医团的最后确诊书……”贸然开门进来的小近侍吓了一跳,而把后半截的话吞了回去。 

  “艾米尔,这时候先别来吵朕好吗?”莱因哈特稍侧着头,但没有转回去。 

  希尔德微笑着示意男孩把报告放在病床尾端附设的小桌上。心头,隐约降下一层薄霜。 

  这份薄薄的最后确诊书……是否就是最后的判决呢? 

  莱因哈特伸出的手最终落在她的背后,形成一个温热的,令她脊背僵直的触感。由于这只手施加在她背后的力道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致使她向前倾去。 

  一切,都发生在同一秒之中。如同羽毛般拂过鼻端的,先是保养良好的织物那令人愉悦的气味,紧接着是含有体温的清淡松木香气,最后,织物、体温与松木香,一切气息都化为真实的触感,轻轻地熨贴着希尔德的脸颊。这是一个拥抱,一个像拥抱水晶器皿般,力度恰到好处的拥抱。 

  越过他的肩头看世界,以他的肩臂为画框,世界似乎成为了一幅名为“安宁”的静物水彩画。 

  唯一的不安定,就潜伏在希尔德面前不远小桌上的那一页纸中。 

  视力极佳的希尔德猛地睁大眼睛,挣脱了莱因哈特的拥抱。她抓起报告,以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仔细阅读起来。看完之后,泪水就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同时却笑得像孩子一样。莱因哈特满怀纳闷地接过报告书。


  “青年时期,人体急剧发育的状况下,由于微量元素与钙质的摄取与供应不足以应付发育的需要,或神经系统的发育跟不上,容易造成身体协调性下降,肢端骨骼疼痛,发烧……等症状,经过半年的观察,皇帝陛下近来的身高增加,就是不定期发热的原因,医学上,是青春期综合症状之一种。通俗说来就是“生长痛”。当然,作为患者,年纪达二十五岁的也实属罕见。慎重起见,我等为皇帝陛下进行了多次全面体检与化验,确认了以上诊断……” 

  最后确诊报告书,被皇帝愤怒的手捏成一团。


  先于皇帝半小时读到这份报告的帝国元帅渥佛根·米达麦亚,此时正认真考虑着要不要叫推拿技术相当好的拜耶尔蓝来“人狼”上,替他捶捶因为憋笑而造成扭伤的腰…… 


  以上,是未收录入银河帝国正史的,新帝国历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深夜到新帝国历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十九时五十七分期间发生的逸事种种。

(全文完)

 

  后记:拖延了很久的《希尔德的逃婚狂想》终于……完成了(汗),由于考试,中断了一阵子,请原谅我这个无责任感的菜鸟写手,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忍耐。(深深鞠躬)

  结局里面,在感情高潮戏之后,擅自写了莱因哈特的“皇帝病”病因是“生长痛”……请想要揍我的人们尽管来吧!!反正这是从第一章起就早已决定的结局,所以,斗胆这么写的舞飏,从那时起就已经有觉悟了!写这篇不象话的玩意时,前半部分,是以最喜欢的比才的“L`AMMOUR EST UN OISEAU REBLLE”和普契尼的“MI CHIAMANO MIMI”为动力,抱着手提电脑在通宵教室最后排有电源插座的座位上完成的。在考研和考GRE、BEC的人堆里,觉得自己……嘿嘿……异常……堕落……(泪水)

  寒假出门就去上网,去老爸单位也是上网,用家里书房里的电脑玩FLASH,在自己房间用手提电脑做文字处理……将来舞飏也许会死于电脑彩显的辐射也说不定……

  在这里特别感谢给我信心的安姐姐和盈姐姐,连载中指正我的谬误的煌星野君,还有费沙的诸位。因为写的时候手边没有原著,完全凭印象写作,可能的话,请饶恕我的错误。此外,“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的“银英迷”君,谢谢你长期以来的关心。一并送上对安妮萝杰小姐与飞鸟云翔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