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莱因哈特.白色绢蝶

查阅导游手册

 

返 回

 

  实际已经君临天下的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公爵正斜倚在一个天蓝色的垫子上,手里拿着一封信,一封看起来很旧的信。一封真正的手写的信。

  信封是浅蓝色的,虽然蒙了一层灰尘,还是让人觉得看上去很舒服。“像天空的颜色。”他自言自语,“这句话听起来好熟啊,不知是谁说的呢?”想不起来,他摇了摇头。信封上字迹是模糊的,然而很娟秀,可以辨认出自己的名字,以及,寄信人的名字——凌冰凝。

  凌冰凝。

  莱因哈特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一切往事瞬间涌到眼前……

  那是他在读军校的时候。那时好像闷得无聊,他最好的朋友吉尔菲艾斯提议谈谈恋爱消遣消遣,莱因哈特当时好像说对美丽的“浆糊”没有兴趣,讨厌那些没有头脑的贵族小姐。于是吉尔菲艾斯就没有再往下说了。

  过了几天,吉尔菲艾斯突然说玛卡学院的学生要来实习讲课,问他去不去听。

  “玛卡学院好像是全帝国最好的师范学校吧,那里的学生应该不是‘浆糊’哦。”

  反正那天下午刚好没事,于是两人就一起去听课。

  “老师”是个女孩子。一个有一头漂亮的乌黑长发的女孩。

  “我今天要讲的内容是古植物学。”她微笑着说,“具体一些就是各种常见植物之间的联系及区别。”

  当时有人起哄:“什么嘛,讲一些人人都知道的事!”

  她只这么淡淡说了一句:“不说别的,就是各位经常送给女孩子的花束,就未必分得清楚是玫瑰还是蔷薇呢。”

  教室里立即安静下来,没有人不打算静静地听了。

  那天的题目好像就是《从玫瑰、蔷薇的分别说起》吧,莱因哈特不是记得很清楚。他只记得讲完课后,他和红发青年留了下来。

  “老师能告诉我蔷薇科的四个亚科是什么吗?”吉尔菲艾斯问。

  “苹果,梅,绣线菊和蔷薇。”她毫不踌躇地回答。

  莱因哈特又问:“怎么辨别苹果亚科和梅亚科呢?”

  “看果实是最好的哦。梅亚科多数是核果,苹果亚科多数是梨果。”她微笑着说,又补充了一句,“这很像馋嘴猫才会问的问题呢。”

  他脸竟然微微红了。

  于是吉尔菲艾斯笑了笑,说:“老师可以把联系地址留给我们吗?”

  “啊,好的。”她点头说,“我叫凌冰凝,是玛卡学院一年级化学系A班的学生。”

  “化学系?”“凌冰凝?E式的名字?”

  “是的。”她有些不好意思。

  “那么,如果我们邀凌老师出去,请老师务必赏脸。”吉尔菲艾斯说。

  于是她更加窘了,脸也更加红得娇艳,不知像玫瑰还是蔷薇,总之迷人。

  然后莱因哈特在他的好朋友的怂恿下,写了一封信邀她出来。很快她回了信,就是用浅蓝色的信封,带着淡淡的百合味道。字迹也是一样的娟秀。

  那时是夏天。独自一人等着的莱因哈特有些不习惯没有吉尔菲艾斯在身边。终于凌冰凝来了。他把捧着的百合花束给她,很高兴地见到她欣喜地把花抱在胸前闻着。那天她穿了一条白裙子,和白百合很相称。

  “谢谢。”她微笑着说。

  莱因哈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什么。啊,你想去哪里玩呢?”

  她认真地想了想,歪着头笑了:“一个有秋千和花丛的地方。”

  像个小女孩一样,莱因哈特想。

  然而接下来两人就并排坐在秋千上,开始聊了。聊着聊着,话题慢慢转到了蝴蝶身上。

  “蝴蝶真是很漂亮,而且每一只都有每一只的精彩。咦,那是大紫斑蝶呢!”她孩子般地笑着说。

  “是吗?我觉得蝴蝶好像都是差不多的。”莱因哈特说。

  凌冰凝稍稍嘟起嘴,显得很可爱:“才不是呢。你看这边的就是凤蝶,那边的是蛱蝶,再往那边那些是粉蝶,都是不同的啊。就算是同一种凤蝶,也有巴黎翠啦,有虎凤蝶啦,有青带啦,有金裳啦……这也是不同的啊。就算是同种的虎凤蝶,每一只不也是不同的吗?”

  莱因哈特点头:“是的——那么你最喜欢哪一种呢?”

  “我喜欢绢蝶。”

  “绢蝶?”

  凌冰凝非常认真地点头:“是的。我最喜欢最喜欢绢蝶了。这种蝴蝶孤独地生活在高山上,与其他蝴蝶都不同。当别的蝴蝶在花丛中快乐地嬉戏时,它们却没有花丛陪伴。我还记得我那次看到它们在啜饮山泉呢……”

  后来,莱因哈特又约了她一次,这次没有红发青年的怂恿。

  “我想做一只蝴蝶。”那时她说。

  “为什么呢?蝴蝶的生命那么短暂……”

  “因为蝴蝶比起人来说要幸福,它们的世界里没有战乱带来的痛苦……”

  “可是,蝴蝶没有感情。它们没有痛苦,也就没有幸福。它们没有战乱,也就不会珍惜和平。”

  “我觉得你很想做蝴蝶的,一只生命短暂而灿烂的蝴蝶,是不是?”

  “我……的确我更希望燃烧得灿烂而不是长久。”

  “可是我只想做一只绢蝶,过平静、安宁的生活,不怕孤独,也不怕寂寞……真能这样就好了……”

  ……莱因哈特回忆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凌冰凝似乎说过要送他一只绢蝶标本的。

  是的。在他十九岁那年,凌冰凝这样说过:“我觉得蝴蝶是没有美丽丑陋之分的。只要活着的蝴蝶,都是美丽的。我最不能理解那些昆虫学家为什么以杀死一大堆蝴蝶为自豪了。”

  可是,她后来又说:“莱因哈特,我非常想送一只蝴蝶,哦,不,是一只绢蝶标本给你。我将自己去寻找去捕获它,因为绢蝶总是生活在海拔起码两千米以上的地方,我想我为它而付出的努力会是很多的。这样,或许,我的心里会好受一点。我不是为了收集炫耀的。”

  “那是为了什么呢?”莱因哈特想问但是还是没有问。

  之后凌冰凝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现在,收到她一封信,冰封的往事开始解冻了,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莱因哈特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

  “莱因哈特,

  记得我许诺过你要送你一只绢蝶吗?应该说是一只阿波罗绢蝶吧。这种蝴蝶双翅如冰凝成一样薄,一样透明。朋友告诉我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发现了这种蝴蝶,于是我打算悄悄前去,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似乎说过我不是为了收集炫耀,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为了什么呢?如果那时你问,我或许就敢说是为了你啊。你在我的眼里如同太阳,只有你才配得上接受它。

  阿波罗是太阳神的名字。

  我爱你。

  真的。

  我现在就要前往威斯塔特了。请你一定等我回来。

  ----凌冰凝”

  信纸从他的手中滑落。一滴眼泪也同时从他冰蓝的眼里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