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历史的延续

查阅导游手册

第十六章 战略和野心

返 回

  帝国军第七舰队的残余舰队在宇宙在舰行着。在这四千艘舰艇中有一半都带着或重或轻的伤,有些舰艇在运行时还发出令人担扰的震动,让人觉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士兵们无经打彩地坐在船舱、走廊内,等待着舰艇靠向最近的港湾。

  司令部邓加中将也垂头丧气地坐在指挥席前。他在战斗中保持着极端的镇静,凭借出色的指挥能力将三分之一的舰艇从同盟军的炮火中抢救了出来。但是离开战场后,失败的重压终于还是使他的精神抬不起头来。不管怎么样,帝国军是战败了。

  舰队的航向是伊谢尔伦回廊,那里有帝国军在第二次迪亚马特星域会战败给同盟军的布鲁斯·阿修比元帅之后下决心建造的要塞。这座要塞是难攻不落的代名词,可也曾经几次更换过主人。现在这座要塞又回到了帝国军手中,由亚历山大·曼施坦因上将率领的第六舰队驻守。

  本来在亚力斯亥姆星域会战中邓加还向在伊谢尔伦的曼施坦因求过援,但在逃离该星域时,一向谨慎的他竟然忘记了告诉曼施坦因他已经不处于交战状态,以至于第六舰队以攻击阵形驶往亚力斯亥姆星域,在半路上遇到了第七舰队时,惊弓之鸟般邓加还以为又是冒充帝国军的那支神秘舰队,从而产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误会。

  “能把你打成这样?看来你的确碰到了硬手啊!”曼施坦因对学弟的狼狈样显然有点意外。在军官学校时代他们两人经常在战术摸拟器上进行对阵作战。而每次邓加即使失败,也不会输得很难看,而且他那谨慎的用兵风格使得曼施坦因每次胜他都得花一番功夫。

  “没有办法,让对方占了先机啊!”邓加苦笑着回答学长,“不过对方用兵的确厉害,下手迅速、果断,看来也只有学长您可以让他较量一下,我跟本不是对手啊!”

  “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使是我也恐怕无济于事。先不要想那么多了,指军败军一定非常累吧!暂时把第七舰队的指挥权交给我,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多谢了,学长,那就拜托您了。”于是,邓加切断电源,回到宿舍里任由睡眠的精灵将他拥抱。而曼施坦因则命令舰队返回伊谢尔伦。

  “神秘舰队终于出现了。”

  曼施坦因随手拿了杯可乐喝了一口。学弟惨败的样子使他心里十分明白,对手绝不是个易与之辈。本来,帝国军以为同盟军只剩下二千艘舰艇,而且被自己猜到了行踪,要彻底歼灭这些舰艇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因此,不少士兵们都感觉到战争就要结束了,大家马上就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毕竟这大半年与同盟军玩这样的捉迷藏的确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可以说被同盟军这种狡猾的手段整得头昏脑胀。如今,却冒出了神秘舰队,全歼了帝国军第八舰队,重创第七舰队,很明显就说明了战争还会再打一段时间,这样的话,本来战役失利就会影响士气,再加上立即能够回家的愿望又被无限期地搁浅了,帝国军士兵们一定会很灰心。

  “不过,哀兵必胜也说不定啊!”

  曼施坦因又喝了一口可乐,让脑细胞可以进一步活跃一下。虽然说,目前帝国军的士气会受到一定的打击,但帝国军的士兵们都是好样的,他们到了战场上还是会十分勇敢地作战、杀敌的。再说,如果上了战场不肯好好地打,就等于宣判了自己的死刑。不过,伤脑筋的倒是像自己这种舰队司令官。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支神秘舰队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他们一定偷走了帝国军相当数量的舰艇,而且从亚力斯亥姆星域会战中还可以知道他们还自己建造了一些同盟军的舰艇。目前只知道帝国军一共爆破销毁了四万艘左右的舰艇,而这些舰艇有多大的一部分被偷走了呢?这点很难预料。如果他们偷走了全部舰艇的话,再加上自己建造的舰艇,那么这个数字是不可忽视的。如果真能达到这个数字的话,那么帝国军就不占上风了。自开战以来,帝国军已经损失了近六万艘舰艇,七百万士兵,占全军的一半兵力。虽然说后方能源源不断地提供舰艇,但大量士兵的战死沙场,会使帝国的民众对这场战争是否值得打产生怀疑。如果在帝国本土出了乱子,那么这场战争帝国军就真的输定了。

  “说不定这样也好,反正战争结束了,宇宙就恢复和平了!”曼施坦因自嘲的笑了笑。牺牲自己祖国的利益而换取的和平,恐怕他自己也很难接受吧!

  接下来再考出一下同盟军的处境。虽然同盟军打得也很苦,但是在不能不说有些运气的第二次巴拉特星域会战和亚力斯亥姆星域会战中,都以较少的兵力歼来了较多的帝国军,这使同盟军的损失要比帝国军少得多。但毕竟他们也损失了三万艘舰艇,近三百五十万士兵。不过,如今他们的处境要好得多,同盟的民众当然会以很高昂的情绪加入同盟军,使他们的实力壮大起来,这样的话,同盟军就不会比帝国军差了。

  想到这里,曼施坦因不禁觉得帝国军打赢这场战争已经不是很乐观了。不过,他又隐隐地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依同盟军现在的声望的确可以让他们在短时期内征到不少的兵源,但是,即使是短时期也是有一段时间的,同盟军不可能一夜之见就能拥兵数百万。那么眼下同盟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呢?保守地估计一下,他们从帝国军手中偷走了所销毁的舰艇中的一半,那么就有二万艘,而他们自己假设也建造了这么多的舰艇,那么总计就有四万艘,加上同盟军自己的二千艘,再扣除亚力斯亥姆星域会战中所损失的,那么同盟军应该至少有三万五千艘以上舰艇,这的确是个不小的数字。但是,舰艇是要有人驾驶的,无人驾驶的舰艇不是没有,但这种舰艇战斗一不会能强,因为它们很难进行实时控制。要驾驶那么多的舰艇,少说也得有四百多万名将兵。同盟军有那么多人吗?

  曼施坦因搔了搔头,他知道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已经让他找出来了。

  同盟军现在的兵力可以说都是神秘舰队所有的兵力,而同盟军原有的兵力是在第二次亚斯提星域会占中幸存下来的,可以说是微不足道。而舰艇是可以偷的,也是可以暗地里造的,但人不一样。暗地里招收士兵的话,并不是说不可以,但这样的招兵买马规模上很受限制,一年也招不到多少人;相反,如果大规模地征招的话,必然会引起帝国政府的重视。而目前帝国军并没有发现有哪个组织大规模的招收成员的,因此基本可以断定,神秘舰队并不会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来操作这些舰艇,除非他们之中有哪个人能够把保密措失做到天衣无缝,但这种可以是微乎其微的。

  “这么看来真是诱人啊!”曼施坦因将手中的可乐一饮而尽,站起来在指挥席周围转了几圈。幕僚们用惊奇的目光望着司令官,他们不知道曼施坦因的脑海中正进行着战略上的分析,因此对他的这一突然的动作很是意外。

  这时,曼施坦因又想到一个问题。这支神秘舰队有着大量的舰艇,却没有足够的人驾驶,这又说明什么呢?如果一个人本来背着一个很大的行礼,但有一天突然这个行礼不在他身上了,那么很显然他把行李放在了一个地方。神秘舰队在活动时不可能把大量无人驾驶的舰艇放在身边,那么他们也一定把这些舰艇藏了起来。这么说来,他们就一定有一个很大的基地。再说,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基地的话,他们也就不可能建造同盟军的舰艇,那么在亚力斯亥姆星域会战中就不可能有新同盟军舰艇出现。那么这个基地会在哪里呢?答案是非常明了的。在第二次亚斯提星域会战之后,由于帝国军算准了遭到沉重打击的同盟军会返回亚斯提一带的宙域,因此这一带的搜索是非常仔细的,即使是一块陨古飞进来也不会逃过帝国军的眼睛。而格留尼曼竟然没有发现这支神秘舰队,那么很显然这支舰队就藏身在这一带某个星域的某颗行星上。那样的话,只要搜查或许是封锁这一带,同盟军一定逃脱不了的。这时,乘同盟军兵源还未充足之际集中力量歼灭他们,帝国军还是有相当大的胜算的。

  不可否认,曼施坦因在战略上的确有相当独到的见解。他的这番思考,凭借仅知的一点点信息,就把方雨梦所担心的同盟军的弱点都看了出来,而且连同盟军的基地大致位置都测算了出来。

  “能替我接通干达尔吗?”曼施坦因问通讯兵。

  通讯兵尝试了一下,信号接通了,荧幕上出现乌鲁瓦希行星的基地副司令官布尔达哈少将。布尔达哈本是连内肯普的参谋,后来被调到干达尔在瓦列麾下任职,而如今又成为了拜耶尔蓝的属下。

  “原来是曼施坦因上将,不知有什么事?”

  “请问,毕典菲尔特元帅到达干达尔了吗?”曼施坦因问道。

  “喔,元帅还没有到达这里,毕竟从艾尔·法西尔到这里需要不少时间。不过我想,元帅很快就会到达了吧!”

  “那么,拜耶尔蓝一级上将在吗?”

  “噢,一级上将他视察卫星去了,这里有几颗通信卫星出了点问题。”

  “那么拜托您,等元帅或一级上将回来时,让他们和伊谢尔伦联络一下。”

  “好的,您放心吧!”

 

  八月底的费沙还没有完全脱离夏季的酷暑,而人们工作的热情也像烈日那样火热。勤奋地工作与痛快地娱乐是费沙人的一贯作风,这也是小小的费沙能够成为全宇宙最富有的行星的原因之一。

  在费沙最高的建筑是耸立在高密度商业区艾克伦区的皮耶尔企业大楼。皮耶尔企业对费沙人来说就像罗严克拉姆王朝的首位皇帝叫什么名字一样成为人们的常识,而企业的大楼也总是能够让人十分醒目地看到。毕竟,在拜金主义胜行的费沙,能够造得出这么气派的大楼的企业也只有皮耶尔一家。

  然而,这家费沙最大最富有的企业就在一年前更换了主人。原先的董事长多梅克·尚·皮耶尔女士不知什么原因忽然暴死,虽然费沙的医生反复检查,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对费沙的商人们来说更重要的是,皮耶尔企业的继承人是一个叫艾尔威·由谢夫·尚·皮耶尔的十五岁少年。

  “这小子才十五岁,他能管理得了那么大的一家企业吗?”

  这是当时所有与皮耶尔企业有商务往来的人们心中一致的问号。不过,经过一年,这个问号被少年以精明强干的手腕拉得笔直。在这一年里,皮耶尔企业合并了四家一流的大公司,几乎全帝国每个公司被皮耶尔公司所控的股份都翻了一倍,皮耶尔企来的所有资产总额比一年前提高了百分之十五。艾威尔以其出色的商业才能搏得了同行们的敬佩。

  不过,在当上宇宙第一富翁的道路上越迈越远并不是艾尔威的野心的全部,而他真正的野心那些费沙的商人是不可而知的。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一定会吃惊得站都站不稳的。

  这时的艾威尔正站在这座一百零八层的大楼顶层一边望着窗外艾克伦区的全景,一边听秘书近江角治的商务报告。当知道近日的一笔交易又能有二千万帝国马克的收入时,他点了点头。

  “你听说了吗?方雨梦在亚力斯亥姆狠狠地教训了帝国军一下。”艾尔威把话题转移了一下。

  “是啊,而且她打得很出色,全部作战过程一气呵成,帝国军输得一点也没有还手之力。”秘书回答

  近江是艾尔威的第一心腹,艾尔威也明白如果没有一个足以信任的人是很难成大事的。而近江虽然在商略和战略上的能力都不是很强,但他的十分精明强干的办事能力,对艾威尔所安排下的任务都能够极其出色地完成,这也使得年轻高傲的前银河帝国皇帝对他刮目相看。

  “这么说,你对我们找的这个打手还十分满意罗?”

  “难道您不这么认为吗?”

  艾尔威笑了。他的笑并没有一个十六岁少年该有的那种朝气蓬勃,却有阴谋家所有的那种冷酷无情。虽然这使他很不讨人喜欢,不过,知道艾尔威童年不幸遭遇的人多半会对他的这种笑容有所理解。

  “其实,多梅克那个女人一辈子做对的事也只有让皮耶尔企业崛起以及让方雨梦成为我们的打手这两件事而已。不过,近江,你认为方雨梦这个人怎么样?她会愿意顺从我吗?”

  “这个……”近江迟疑了一下,“恕我直言,依我看方雨梦无论在战略上还是在战术上都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天才,但是,她也是一个死硬的民主共和主义者,她可以为自由行星同盟付出她的一切,所以她不太可能会愿意成为您的属下。”

  “是啊,这就是方雨梦,从一开始我就看得出她不会愿意跟随我的。”艾尔威叹了口气,但随即脸上又浮现出一种冷笑,“对她来说,这可是一种不幸啊,而且这样一来,她越是善战就越是不幸。”

  “您认为方雨梦能够最终战败帝国军吗?”近江突然问道,“毕竟帝国军名将如云,尤其是那个天才曼施坦因……”

  “曼施坦因又怎么样?他虽然在第二次亚斯提星域会战中展露头脚,又准确地推算出了同盟军的行踪,但他在帝国军中地位还不是很高,并不像是方雨梦在同盟军中成为了首屈一指的人物。他们两人在战局上的控制力并不一样,这就使曼施坦因不能与方雨梦相匹敌,这就像当年的莱因哈特与杨威利一样。”曼施坦因算出同盟军的行踪事实上只有毕典菲尔特和他本人才知道,但艾尔威对也对此十分了解,可见他手下的情报员是无孔不入的。

  艾尔威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串香蕉,并仍给了近江一支。艾威尔十分爱吃水果,因此他的桌上总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对于全银河的头号富翁来说,吃点上等的水果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再说了,帝国军的指挥系统的人事运用上有一个十分大的漏洞,这个漏洞会使帝国军在全局上遭受重大的损失。等帝国军填补上这个漏洞时,或许帝国军在兵力上的优势已经全部丧失,两军将会回到同一起跑线上——不,应该说到时同盟军会占有优势吧!”艾尔威在一口咬下了半支香蕉后,连咀嚼着边对秘书说。

  “您所说的漏洞指的是?”近江不解地问。

  “这你将来自然会清楚。”艾威尔咽下了整根香蕉,随手将香蕉皮扔在了地上,让半公室里的那输机器人清洁车实现它存在的价值,“对了,地球上的事做得怎么样了?”

  “托您的福,地球上的一切都办得很好。帝国军正忙着应付对付同盟军,跟本没有功夫注意地球上的事,所以我们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帝国军的干扰。”

  “很好,等帝国军填补了那个漏洞,那么同盟军将正面面对曼施坦因了,到时方雨梦再想获得胜利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那时两军将棋逢对手,必然打个两败俱伤。然后的话……”艾威尔并没有说下去,因为近江是知道董事长的野心的。

  “那么,菲尔纳这边怎么样了?”艾威尔又问道。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只是不知他这次会不会上当。”近江显得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菲尔纳是个聪明人,但只要是聪明人,就难免会上当。”

 

  这时的军务尚书正坐在办公室里,用手托着脑袋冥思苦想。在他的桌上放着一封匿名信,信上只有一行字:同盟军兵力不强,基地在凡佛利特星域,可早击之。

  这封信到底是谁寄的?菲尔纳始终捉摸不透。如果这个寄信的人是帝国方面的人,那么为什么不亲自显身出现呢?难道是潜伏在同盟军里的间谍?菲尔纳并不能完全确认。

  这时他打开抽屉,取出了另一封匿名信。这封匿名信是在“八月宫庭事件”前夕收到的,信中准确的指明了“八月宫庭事件”发生的详细时间和地点,并指出了一些主谋,又造诉菲尔纳主使这一事件的是自由行星同盟。当时菲尔纳并不在意这封信,他只是提醒宫内尚书近期需严将防范。但仅在他收到信的十二小时以后,炸药就在宫中开了花。菲尔纳当时对没有完全重视匿名信所带来的警告而顿足捶胸,随后他一力承担察找真凶的人。结果,菲尔纳就依照那封信上的名单开始在宫中进行了大搜捕,结果名单上的七个人中有六个人在宪兵冲进房间时已经自杀,只有一个还没来得及吞下毒药而被制服。结果经过数天的严刑拷打,这个被捕者终于说出了是海尼森政府派他们来刺杀皇妃和米达麦亚元帅的。

  事实上,菲尔纳自己也不太相信海尼森政府敢闯这么大的祸,但他始终对莱因哈特同意建立海尼森政府这件事持反对意见。对于这时的格局,全银河系共分为一大一小两国,虽然海尼森政府实力远不如罗严克拉姆王朝,但对海尼森来说唯一的假想敌只能是银河帝国,因此,海尼森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的政策都会针对银河帝国;至于帝国方面,因为海尼森较自己弱小得多,当然也就容易轻视海尼森的实力,帝国所制定的一系列政策自然也不会把海尼森当成对手,长此以往,民主共和主义终有一天会东山再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帝国当初还不如不占领同盟的大片领土,反倒还能有忧患意识。所以海尼森根本就是银河帝国的心腹大患,与其等民主共和主义者们养好了元气对帝国发难,宁可现在就撕破脸将民主主义斩草除根。可是同意海尼林政府合法的是先帝,若不是有突发情况,又有谁敢和海尼森过不去呢?因此,眼前正是进攻海尼森,拔除帝国的眼中钉的大好时机,当然不能错过。

  如果不是海尼森政府制造的“八月宫庭事件”,那么最大的嫌疑者就是写这封匿名信的人,而写匿名信则明显是一种贼喊捉贼的伎俩。一旦写信的人真是制造“八月宫迁事件”的主谋,那显然这个人是想到挑起帝国与海尼森这间的战争。其用心何在菲尔纳当然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不安好心,因此对他的话就不能完全相信。

  那么这封匿名信到底说的是不是事实呢?还是写信人想要进一步缩短帝国与同盟之前的差距,故意将帝国军诱入陷阱?在经过了一整天绞尽脑汁的思索,菲尔纳最后决定,即使这封信上说的是实话,也不要轻易地攻击同盟军,因为此刻的帝国军已受到极大的损失,与其冒风险去进攻同盟军,还不如趁这四个月的时间休养生息一下,以便明年再采取大规模的进攻。

  于是,他又将自己的想法与统帅本部总长梅克林格元帅商量了一下。梅克林格在后方的事务处理能力相当强,但这多少使他对战略上的目光更多的围绕本方的兵力状况和物资补给,因此他也不主张在帝国军伤兵损将的这个时刻出击。于是,两人在意见上达成了共识。

  “传令毕典菲尔特提督,在未来的四个月内不得对同盟军发动任何大规模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