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黄昏的烈火

查阅导游手册

第七章 战争的序曲

返 回

  亚莉尔·冯·罗森塔夫斯再度遇到奥古斯特·恩格尔中校,是在宇宙历八九九年的六月上旬;地点,是宪兵第十四联队总部。

  “这个人,我亲自审讯,你们都出去吧。”恩格尔命令手下的宪兵。

  “是的,长官。”把亚莉尔拖进来的两名宪兵敬了个军礼,走了出去,并带上门。

  亚莉尔掠了掠在厮打中被扯乱了的头发,一言不发地望着恩格尔。

  “亚莉尔·冯·罗森塔夫斯,父亲为罗森塔夫斯男爵,国立歌剧院院长,”恩格尔打开桌上的一个电子档案夹,读道,“本人十九岁,为帝都贵族女子学院二年级学生,院学生理事会候补理事,成绩中上……”

  “身为贵族的后裔,本身又被师长们看作大有前途的优秀青年,为什么要参加恐怖活动组织呢?”他抬起头来。

  “什么恐怖活动?!我们是和平的民主主义组织!”亚莉尔的目光中满是厌恶。

  “凡不认同皇帝陛下的权威,不为宪法所允许的,非公开、非注册政治组织,按照帝国《特别治安条例》来说,都是恐怖组织。”

  亚莉尔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恩格尔走到她的面前:“小姐,还记得在某次葬礼上,你曾经打过我一个耳光。”

  亚莉尔愤怒了:“你想怎么样?!”

  “我的信条是:凡别人对我的不公正待遇,我要以不公正来回报——不过放心,我不会公报私仇的,我不过要你把这个耳光还回来而已。”说着,恩格尔高高扬起了手臂。

  “这还算是个男人吗?!”亚莉尔心中想着,却不由自主侧过了头,紧闭起眼睛。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并未感觉到耳光劈下来,她微微睁开眼睛,却看到恩格尔已经坐回了办公桌后,正好整以暇地嘬吸着咖啡。

  “你……”

  “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恩格尔冷笑,“我是不屑于打你。从小锦衣玉食、一帆风顺的贵族小姐,知道什么是专制的黑暗?知道这个社会真正需要什么?——哼,民主主义,追求新鲜和刺激也不是这种方法!”

  “不要胡说,我……”

  “你父亲刚才已经打电话过来了,十分钟后他会把你领回家去好好管教——而你的同志们,会因为违反《特别治安条例》而被宪兵秘密押送往边境星球去服苦役,”恩格尔冷笑,“这才是社会的不公平,贵族的特权!”

  亚莉尔刚要辩驳,敲门声响了起来。

  恩格尔按下了电子门钮,门无声地开了,一名军官站在门外。

  “奥古斯特·恩格尔中校?”

  “正是下官。”恩格尔站起来,走了过去,两人相对敬礼。

  “这是您的正式任命文件,”那名军官递过来一个纸袋,“您已经被正式任命为夏罕星系驻留舰队驱逐舰‘苏西娅’号的舰长。”

  “夏罕星系驻留舰队?是安普洛西娅·奥斯特塔格女中将的舰队?”

  “对。”

 

  十七天后,恩格尔来到夏罕向女中将报到。

  “你好,中校,你的舰支模拟运用记录我已经看过了,成绩相当好。不过这只是模拟而已,真正走上战场以后,情况千变万化,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的,阁下。”恩格尔打量着安普洛西娅——果然正如传闻所说,是相当美丽的女性,只是精神似乎不太好,眉头微皱,面色苍白。

  “你可以下去了。用心整备你的士兵,也许不久以后就会有战斗的……”

  “是和希格蒙德叛党作战吗?”

  “也许吧……”安普洛西娅两指揉着眉心,“不过他竟然能够悄无声息地通过伊谢尔伦或者费沙回廊,从西天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来到东天,其中的秘密不能揭开的话,与其交锋,我军没有胜算……”

  “下官有一种猜测,阁下愿不愿意听?”

  “你说。”安普洛西娅抬起头来,望着恩格尔。

  “利用瓦普进行瞬间跳跃,就可以穿越伊谢尔伦回廊——当法兰德尔离开伊谢尔伦往援巴米利恩的时候,正是回廊最为空虚的时候,完全可以避过叛军的侦测而秘密通过。”

  “这是毫无技术常识的话。新式转移瓦普造价昂贵,如果按随同希格蒙德·冯·金叛逃的一万七千舰来算,共需帝国马克约三十亿之巨,超过帝国年军事预算近两倍!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资金来源?”

  “罗斯Ⅲ型新式转移瓦普开动到全功率的时候,其有效携带半径能够达到零点三微光秒。如果用一具瓦普携带一百艘舰艇的话,只需要装备一百七十具,建造和装备费用为三千万帝国马克……”

  “那也是天文数字……”

  “可是作为久已与星际海盗有勾结的希格蒙德·冯·金,如果从两年前就开始制造和整备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什么与星际海盗相勾结?!”安普洛西娅大吃一惊。

  “希格蒙德·冯·金很久以前就与海盗 X有所勾结,向对方提供各物资基地的情报,甚至一手策划了‘庆典袭击事件’!”恩格尔直视着他的长官,提高了声音。

  “你……有何证据?”

  “下官担任宪兵连队长的时候,正在搜集这方面的证据。虽然证据目前还不是很确凿,但相信不出三个月,军务省会有明确的调查结果的。”

  “即使你所言确是事实,然而要在零点三微光秒为半径的球形范围内聚集一百艘舰艇,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即使是在平静的宇宙空间以巡航速度航行,都随时可能会发生碰撞并连环爆炸——何况是空间转移?!”

  “如果是赤军的话,”恩格尔微微一笑,“不是没有可能。”

  安普洛西娅沉默了——她非常了解赤军的战力。跟随希格蒙德叛逃的,只有约三分之一的舰队,换言之,那是赤军的精锐……

 

  事实现在已经众所周知了。希格蒙德·金只有三十二具新式瓦普,每具携带七十到八十艘舰艇,分八次完成伊谢尔伦回廊东西两端的跳跃。

  “我的目标是奥丁——象罗严塔尔皇朝那样,处于两个势力夹击的状况下,很难积聚势力完成统一。”

  “那么阁下,为什么要冒险瓦普转移,而不首先向同盟发起进攻呢?是因为法兰德尔吗?”当希格蒙德说出如上话语的时候,罗昆问道。

  “是啊——法兰德尔不可轻视。但同时也为了给各方面以奇迹般的震撼感,使任何人都无法摸清我军的动向,”他微笑着望着罗昆,“让—雅克·雷吉斯,不要忘了,罗严克拉姆皇朝也有他在。”

 

  让—雅克·雷吉斯,罗严克拉姆皇朝一级上将,辛苦支撑着半壁河山的功臣,是年才过花甲。当赤军在立典亥姆星域突然出现的消息传到奥丁,皇朝中唯一感到震惊的只有他一个人。

  “卿太过忧虑了,希格蒙德叛党的企图,应该是经布朗胥百克和艾尔提纳,从东侧攻击伪京费沙吧,”宰相亨里希·冯·厄斯格尔兹公爵在御前会议上笑着说,“让僭称帝国的贼人们去自相残杀,也许倒是恢复莱因哈特大帝的统一事业之绝佳机会呢。”

  “希格蒙德叛党只有不到两万舰,根本无法动摇伪京费沙,”雷吉斯一级上将不同意这一意见,“如果他确实想那么干的话,唯一的机会就是奇袭——那么从佛尔根,哪怕从基佛伊萨转向南天都要比兜个大圈子、经过立典亥姆要好得多。他之所以来到立典亥姆,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向帝国发起进攻!”

  “他为什么要叛逃呢?他为什么要打我们呢?我们又和他没有仇。”十四岁的伊丽莎白女帝提出置疑。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陛下,”内务尚书格兰·桑德尔男爵彬彬有礼地说道,“希格蒙德叛党——也许对僭称帝国的贼人们来说是叛党,而他正是迷途知返,前来投靠陛下的忠臣呢。”

  “开玩笑,光看他的宣言就不会是这么一回事!”雷吉斯实在忍受不了这个有相貌没头脑的花花公子。

  “那很难说,所谓宣言云云,只是欺骗愚民的一种手段罢了,”桑德尔男爵仍然保持着他美丽的微笑,“何况,即使他没有投靠帝国之心,咱们也可以促使他产生这种想法嘛。”

  “此言不错,”厄斯格尔兹公爵点头,“陛下应该立刻下旨,许以高官,招安希格蒙德叛党。”

  “招安吗?给他什么军衔呢?还要不要封以爵位?”

  “臣建议,”桑德尔男爵说道,“给他上将的军衔,并赐以爵士……不,男爵的称号好了,一定会成功的。”

  “万一不成功怎么办?!必须在布朗胥百克加强防备!”雷吉尔叫了起来。

  “阁下,请注意您在御前的礼仪!”厄斯格尔兹公爵警告他,“圣意已决,不需多言。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