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帝 国 军 训

查阅导游手册

第五章 追踪与反追踪

返 回

  “大人,这里有血。”一名追踪小队成员叫道,“好像是做急救留下的,而且留下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各单位仔细搜查,发现情况立刻报告。”吴迪命令道,可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地上可能留下的痕迹,“他们不会跑多远的。”

  寻找痕迹的工作是艰难的,因为对手在离开前都会将可能泄漏行踪的痕迹消除,所以搜寻工作有时往往是无功而返。更何况此次的对手都是身经百战的提督们呢。

  …………

  “搜寻小队没有发现进一步线索,此外排除定向霰粒装置七个。”

  “安放位置?”

  “大人,两个安放在营地内,一个在我们来的路上,此外的四个都被安放在了东南方向上。属下认为野战分队有可能向东南方向运动。”

  吴迪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地图。”

  立刻有一名士兵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地图。吴迪的手在地图上慢慢滑过,道:“我们是从西北方赶过来的,所以此方向排除,东北方有培顿峡谷,他们有重伤员,所以也不可能。剩下来的只有东南和西南两个方向……”

  “大人,霰粒装置是在东南方向上发现的。他们应该是向东南方向运动才是。”说话的是37营营长金森少校。

  “这是个概率问题,就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按牌理出牌了。”吴迪合上了地图,交给一旁的士兵,“野战分队的行踪如果是这么容易就被找出来,那么这场演习在昨天晚上就应该结束的。”

  “那么我们只好在两个方向上同时派出人员,在搜寻未果的情况下再约定时间会合。”金森少校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可以。”吴迪同意了这个办法,因为这也是现时唯一可行的方法。“你带领两个排向东南,我带一排向西南搜寻。要是没有踪迹的话,在胡拉吊桥会合。如果有消息的话,立刻通知另一方会合地点。”

  “明白!”

 

  在送走了两位提督以后,莱因哈特再次召集大家研究下一步行动方案。

  “陛下,我认为此时我们应该抢先一步通过胡拉吊桥。要是吴迪抢先卡死胡拉吊桥,那我们就只好绕远一百二十公里由东北方向的培顿峡谷向狼山运动。这样的话对我们按时完成目标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瑞贝尔,昨夜我们歼灭了多少敌人?”罗严塔尔问道。

  “大约一个连。”瑞贝尔一边用军刺削着尖木桩,一边回答着同僚的问话。

  “陛下,如果我们能先期夺下胡拉吊桥。然后再狙击敌人的追踪部队的话,吴迪就没有多少可以供调遣的部队了。到时候我们或是迂回或是高速机动,困难就少的多的多了。”罗严塔尔道。

  “不好。”向来以稳重见长的缪拉提出了相反的意见,“要是狙击敌人追踪部队的时候,增援吊桥的敌人同时出现,那我们不是正好陷入了两面夹击的被动境地?我的意思是:打下胡拉吊桥,然后炸断它继续运动作战。”

  “阁下错了。”罗严塔尔直接否定了缪拉的说话,“在过了吊桥以后,面对我们的要么是广阔的沼泽;要么是一段被敌人封锁的地区。如果不借胡拉吊桥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的话,我们下阶段的运动作战根本无从谈起。”

  一直默不作声的奥贝斯坦突然说话了:“我们既要杀伤有生力量,同时也要运动作战。”

  “???”

  两位争执的提督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奥贝斯坦。

  “咳、咳。”奥贝斯坦清了清嗓子,道:“胡拉吊桥的地形我们要利用,陛下的安全我们也要保证。所以,我建议分成两组。一组借地势消灭敌人,另一组则负责陛下的安全运动。而且,建议在据守吊桥的小组如果形势不利的话,在吊桥周围大量施放杰服粒子,造成只能肉搏的局势,相信能够减少敌人人数的优势。万一寡不敌众,也可以引爆杰服粒子,为陛下完成任务扫清障碍。”

  “这是什么馊主意!”毕典菲尔特叫道,“这不是让守桥的部队去送死嘛!这算什么!”

  “提督请注意,这只不过是一场虚拟演习,又不是真的让你去送死。况且即使是要你为陛下牺牲,难道你还有不愿意的吗!”

  “你!”毕典菲尔特被气的没有话说。

  “奥贝斯坦大人,那你是准备加入守桥部队喽?”瑞贝尔讽刺的问。

  “我无所谓,只要你们不要说我拖你们的后腿。”奥贝斯坦耸了耸肩,一付无关自己的表情。

  “算了,要他在守桥部队也是累赘。只要见不到他,我就待在守桥部队中。”毕典菲尔特气哼哼的说。

  “陛下,您的意思呢?”米达麦亚转而请示一直在听属下们争吵的莱因哈特。

  “…………这个…………”金发狮子显得有些犹豫。

  “陛下,难道你准备同意这个计划?”吉尔菲艾斯想阻止莱因哈特同意奥贝斯坦近似于疯狂的计划

  “吉尔菲艾斯,朕在想既然这是个模拟演习,那这个计划也就没有什么的啊。”莱因哈特洞悉了好友的想法,但并不准备接受好友的劝告。

  “那和威斯塔朗特惨案又有什么区别。”吉尔菲艾斯显然没有忘记那已经成为历史的一刻。

  “不要那样说嘛。”莱因哈特对威斯塔特事件一直抱有对好友的歉意,“要不朕留下来也是一样。奥贝斯坦,你也陪朕留下来如何?”

  “属下听从陛下的调派。”奥贝斯坦没有过多的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