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诸神之黄昏

查阅导游手册

返 回


  银河大学的某间教室里,D班同学们正秘密开会中…… 

  班长莱因哈特(微微皱着眉):“明天就是期末考了,如果我们之中再有人挂科补考的话,我们D班就会被对面那屋的T班超过降为全校第二了,我姐姐这次会来开家长联谊会的,这个面子绝对丢不起!” 

  (上学期的不及格军团——毕典菲尔特,坎普,缪拉,瓦列,舒坦梅滋,连列肯普,鲁兹,法伦海特纷纷惭愧地低下头……) 

  书记奥贝斯坦冷然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偷考卷。” 

  副班长齐格飞皱眉。 

  莱因哈特(冷静地思考了3.4秒钟):“好!那么下面我们来决定去偷考卷的人选吧。” 

  莱因哈特:“我提议让体育委员米达麦亚和生活委员罗严塔尔去完成这次任务。” 

  奥贝斯坦冷静地:“我反对。”,起身走到莱因哈特身边,耳语:“上次偷考卷就是由他们两个完成的,如果他们再次成功的话,那么他俩在D班的威望就要超过您了。这是不能允许的。” 

  莱因哈特回想上次偷考卷的经过……罗严塔尔以美男计拖住办公室值班的女老师,米达麦亚则潜入办公室,在5分钟内抄完了6份考卷……后米达麦亚因其超快的抄写速度被誉为“疾风”,而罗严塔尔则因成功拖住老师三天(其实只有开始的5分钟,其后的2天零23个小时55分钟是罗想办法如何摆脱她的纠缠的时间),被誉为“妖童”。 

  莱因哈特:“咳咳,那么……我们另外派人。连列肯普怎么样?” 

  奥贝斯坦:“可以考虑。如果他失败的话,那就算了,偷考卷的人和看考卷的人并不见得要是同一个人,不是吗?只是这个人没精打采,没有主动精神,是个平庸的学生。遗憾的是,这样的人我们这里有很多……”(无视众人集结在他身上快要烧起来的视线) 

  连列肯普开始嘴唇发青,胡子发白。 

  毕典菲尔特:“让瓦列去如何?他留下指纹的几率只有我们的一半……要带上缪拉去,他可以以身为防壁,挡住老师的视线,其他人正好趁机下手,上几次考试,他都是这么掩护班长的……要不我们三个一起?” 
(三人跃跃欲试) 

  奥贝斯坦(像冬天寒冷的霜气般的视线从义眼逼射出):“没有实绩的夸大言辞是不能作为偷考卷基础的。” 

  毕典菲尔特(脸变成头发的颜色,向前迈出一大步):“没有实绩?我们可是跟在班长身边,来往于每个考场,为全班把每份考卷都偷来的同学啊!你凭什么说我们没有实绩?” 

  “我很清楚你们的实绩,即使是提前看过考卷,你们三个人上学期合起来一共挂了几科呢?不止是我,连T班的人也……” 

  “畜生!”毕典菲尔特大叫着扑向书记,幸亏被身后的缪拉瓦列死死抱住。 

  齐格飞:“咳咳,我们讨论下一个人选吧……” 

  讨论仍在进行中…… 

  “鲁兹的太阳眼镜正好落在家了……” 

  “坎普不善说谎……” 

  “法伦海特的白发太显眼……” 

  ……………… 

  于是诸位名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否决了…… 

  奥贝斯坦(沉默了一小段):“……艾齐纳哈是个人选,即使被当场捉住也不会供出是谁指使……” 

  艾齐纳哈漠然地看了一眼奥贝斯坦,一句话也没有说。 

  莱因哈特(沉思一会):“这次的作战不能失败!所以我决定我们全体出动!由罗严塔尔带鲁兹,连列肯普装作要偷试卷的样子缠住看守自由行星命题办公室前门伊谢的T班的杨,其余人和我一起从办公室后门费沙潜入。后门只有一个打经老头看守(黑狐:“?!”),只是他一发觉就会把门锁上,到时候我们就都进不去了。所以注意行动一定要快!第一个米达麦亚,第二个缪拉!我和其他同学会随后跟上来。” 

  “不知作战名称是什么?”,问话的人是缪拉。 

  莱因哈特俊美的脸庞上,泛起会心的笑容,他用手拨拨前额如金丝般的头发,语调曼妙如音乐地答道:“……作战之名是‘诸神之黄昏’。” 

  “诸神之黄昏!” 

  提督们沉吟般地喃喃自语,一股难以言喻的颤悚感传遍全身,直透精神的最深处强烈摇撼着。这些身经百考的猛将们,不约而同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似乎浮现出一幅壮丽的幻象----燃烧殆尽的监考老师,以及与其休戚与共的泄密考卷之余光。 

  这个作战名自莱因哈特的口中说出来,提督们再也想不出来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命名更适合此次作战,不!他们甚至觉得,由于这个命名的产生,作战的成功已是指日可待的了。当然,这只是瞬间的错觉,在考场上几经出生入死的他们,深知横在前面的路途必将艰困无比,神色间因而立时转为严峻。但不可否认的,作为乱世的学生,听到如此一个作战名,都难免会挑动起潜伏在他们体内那种勇往直前的锐气和豪情。 

  提督们相继朗声要求班长,让自己参加此一壮大的作战行动。因为令众人最兴奋者,莫过于在战术上取得优势之前,先踏出战略胜利的第一步。再者,建立已达二世纪半的自由行星命题办公室,谁能为其历史划上句号,谁便能名垂校园千古……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