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钟爱华之死

查阅导游手册

(完全搞笑版)

返 回

 

  这是和平年代的费沙。

  初春的天色是灰蒙蒙的。所有的店铺都无精打采地敞开着门,空旷的小广场上一个人也没有。

  警官K·K·钟爱华摇摇晃晃地穿过广场,他又高又胖,脸色红润,穿着簇新的军大衣。身后跟着一个眼神机灵的矮个子警察,肩章标牌上写着警号“9-11”,手里捧着一顶刚从街角公园老乞丐那里没收来的装满硬币的破帽子。

 

  “你竟敢咬我的猫!你这坏狗!”K·K·钟爱华突然听见有女孩子的说话声。“我可怜的猫查啊……你吓坏了吧。大家快帮忙,抓住那只坏狗!”

  狗的尖叫声响起来。K·K·钟爱华往那边一看,瞧见商人寇涅夫的货场里窜出来一条狗,一边跑不住地回头看。在它身后,有一个女孩追出来,穿着满是颜料痕迹的牛仔工装裤,肩膀上趴着一只黑猫。她紧追那条狗,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抓住那条狗的后腿。紧跟着又传来狗叫声和人喊声:“别放走它!”带着睡意的脸纷纷从小铺里探出来,不久小广场上就聚起了一群人,象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

  “仿佛出乱子了,长官!……”9-11号警察说。

  K·K·钟爱华把身子微微往左边一转,迈步往人群那边走过去。在寇涅夫的货场门口,他看见上述那个穿牛仔工装裤女孩子站在那里,抱着她的猫盯着地面上的狗,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我要揭你的皮,坏蛋!”K·K·钟爱华认出这女孩就是美术学院的大学生,街头画家美狄娅。闹出这场乱子的祸首是一条不灰不黑的狗,耷拉着耳朵,背上有一块黄斑,这时候坐在人群中央的地上,前腿劈开,浑身发抖。它那含泪的眼睛里流露出苦恼和恐惧。

  “这儿出了什么事?”K·K·钟爱华挤到人群中去,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是谁在嚷?”

  “这是我的猫查,警官,”美狄娅把她的黑猫举给K·K·钟爱华看:“它在那呆着,没招谁没惹谁……忽然,这个坏东西无缘无故跑过来把我的猫咬一口……您看,耳朵都咬破了一块,毛也掉了好多。得赔我一笔钱才成……费沙可是法制的地方,大人,也没有这么一条,说是猫就该被狗咬……”

  “嗯!好……”K·K·钟爱华严厉地说,咳嗽着,动了动眉毛:“好。这是谁家的狗?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现在也该管管不愿意遵守法令的老爷们了!等到罚了款,他,这个混蛋,才会明白把狗和别的畜生放出来有什么下场!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9-11,”警官对矮个子警察说:“你去调查清楚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得打死才成。不许拖延!这多半是条疯狗……我问你们:这是谁家的狗?”

  “这条狗象是奥贝斯坦元帅家的!”人群里有个长得象狸猫的人说。

  “奥贝斯坦元帅家的?嗯!……你,9-11,把我身上的大衣脱下来。天好热!大概快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么会咬你猫呢?”K·K·钟爱华对美狄娅说。“肯定是你的猫招惹它了,这种黑猫……按照《圣经》上说,它们全都是魔鬼的化身,只会给人带来厄运!你的猫咬了别人的狗,却异想天开,要人家赔你钱。你们这种潦倒画匠……谁都知道是个什么路数!”

  “不,这条狗不是元帅家的……”9-11号警察深思后突然说:“元帅家的那条狗更委琐、更难看……”

  “你拿得准吗?”

  “拿得准,长官。”

  “我自己也知道。元帅阁下家里的狗是与众不同的,多么有性格啊,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货……他老人家会养这样的狗?!你的脑筋上哪儿去了?你,美狄娅,你的猫被咬了,这件事不能放过不管……得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

  “不过也可能是元帅家的狗……”9-11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它脸上又没写着……听说元帅阁下最近喜欢收集流浪狗……”

  “没错儿,是元帅家的!”人群里有个戴深度眼镜,历史教员模样的女人说。

  “嗯!……你,9-11,给我穿上大衣吧。好象起风了……怪冷的。你带着这条狗到元帅家里去一趟,在那儿问一下。你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你送去的。你说以后不要把它放到街上来,元帅阁下是个有善心的人,知道怜悯可怜的流浪狗,要是每个人都带着臭猫去欺负它,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它作践死。狗是娇嫩的动物……你,穷鬼大学生,把你的猫放下来!用不着把你那蠢猫摆出来!这都怪你自己不好!”

  “奥贝斯坦元帅的宗教顾问来了,我们来问问他吧……喂,奥古斯丁神甫!你过来,亲爱的!你看看这条狗……是元帅家的吗?”

  裹得象黑粽子一样的神甫探进身子来瞟了一眼:“瞎猜!元帅大人从来也没有这样的狗!他喜欢更贱更恶心的,哦呵呵呵呵~”

  “那就用不着费很多工夫去问了,”K·K·钟爱华说。“这是条野狗!用不着多说了……既然奥古斯丁神甫说是野狗,那就是野狗……9-11,打电话叫人把它弄到野狗处理场去!”

 

  两小时以后。

  警官K·K·钟爱华摇摇晃晃地在街上继续巡查着,穿着簇新的军大衣。身后跟着肩章标牌上写着“9-11”的矮个子警察,手里捧着一顶刚从街角公园老乞丐那里没收来的装满硬币的破帽子。

  “嘀嘀嘀嘀……”电话响了。

  “我是警官K·K·钟爱华。”K·K·钟爱华官腔官调地说。

  “我是费沙首席执政官瑞贝尔·莱恩。”电话那头的声音说。

  “元帅阁下!”受宠若惊的K·K·钟爱华没有想到这样的大人物会直接与自己通话,立刻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身边的矮个子9-11号警察也赶紧立正。

  “我听说你对处理猫和狗一类的案件很有经验?”

  “是的,我的大人!”K·K·钟爱华坚决地回答道,他整个脸上洋溢着动情的笑容。

  “嗯,是这样的,”费沙的最高统治者咳嗽了一声:“我的爱犬朱里安昨天晚上走失了,希望你能尽快为我找到,我来描述一下朱里安的特征:不灰不黑,耷拉着耳朵,背上有一块黄斑,喜欢咬猫。你听明白了吗?……喂?喂?”

  K·K·钟爱华穿着簇新的军大衣,就那么象一段粗木头那样倒了下去。 

  ……从此就再也没有起来。


★钟爱华之死(完全正式版)即将推出,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