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干道

狮子之泉幼儿园之绑架事件

查阅导游手册

返 回

 

狮子之泉幼儿园的故事之人物介绍:

    我是布伦希尔德·莱茵·毕典菲尔特,今年六岁了,是狮子之泉幼儿园的班长哦。我们幼儿园里只有九个人,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们的爸爸都是帝国的元帅哦,最最了不起的就是亚力克,他爸爸是帝国的开国皇帝,亚力克也是帝国的第二位皇帝哦。他长得好漂亮,我也想要那样美丽的金色头发说,可是,我爸爸是橙红色的头发,所以,我也是那种讨厌颜色的头发。

    还有菲利克斯,他有很深很深的棕色头发,也很美啦,不过,比不上亚力克。但是,米达麦亚叔叔和艾芳姨姨都不是那个颜色的头发啊。好吧,不管这些了,我也很喜欢菲利克斯啊。他是幼儿园里最大的人啊,可是,他对亚力克太好了啊,做什么都想着亚力克。

    嗯,还有奥莉维亚,她是缪拉元帅的女儿,和我一样大,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的爸爸也是好朋友哦。我那个性格暴燥的爸爸只有缪拉叔叔一个人可以拦住说,所以我也好崇拜缪拉叔叔。奥莉维亚有和缪拉叔叔一样的砂色头发和眼睛,好温柔的,都不像我那样。缪拉叔叔还说,我最像我爸爸啦,尤其是性格,好苦恼啊。

    还有艾杰纳哈兄妹,他们两个人最有意思了,哥哥马特西恩每一分钟都在说啊说的,从来都没有停过,所以有一天他感冒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大家都好不习惯说。妹妹雅温妮斯就好象艾杰纳哈叔叔一样,做了那么久的同学,我只听她说过一次自己的名字,其他时间都是她哥哥替她说的样子。

  至于艾帝卡蕾达·梅克林格小姐,她是伊森·莱恩·瓦列最头痛的人,不过艾帝卡蕾达好厉害哦,会写诗、会画画、会弹琴,也会唱歌,和梅克林格叔叔好像哦,可是伊森每次在艾帝卡蕾达写诗的时候都会跑掉,可是我知道,伊森最疼艾帝卡蕾达了,有什么事情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艾帝卡蕾达·梅克林格小姐,只是他不承认啦。

  还有,还有卡芙琳·玛丽嘉·克斯拉,她是克斯拉叔叔的女儿,有很漂亮的黑色卷发和黑色的大眼睛,平时虽然很乖,可是一定不要惹到她哦,我有警告你哦,她生气的话,是最最恐怖的,你不相信?好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了,嗯,卡芙琳,不是你恐怖啦,是我们九个人都好恐怖啦,对不起,是我错了啊,卡芙琳啊,救命啊~~爸爸~~~

 

  帝国历十年五月十九日晚七时,身在狮子之泉的希尔德皇太后和米达麦亚国务尚书接到了一个令人惊讶万分的报告,十分钟之后,伍尔利·克斯拉元帅进宫觐见皇太后陛下。

  面对着脸色无比难看的皇太后和国务尚书,克斯拉元帅明显感到了一种出乎意料的压抑。当一份失踪名单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一向沉稳的元帅在瞬间变了脸色。

  “克斯拉元帅,拜托您了。”希尔德皇太后不安的绞着手指。

  “遵命。”克斯拉元帅敬礼后面色铁青的离开了狮子之泉。十五分钟之后,全费沙宪兵队紧急集合的命令被确实而有效率的传达下去。

  控制室内的克斯拉元帅手里捏着失踪名单,脸色已经阴暗得足以将全费沙冻结。

  亚历山大·齐格飞·冯·罗严克拉姆

  菲利克斯·米达麦亚

  布伦希尔德·莱茵·毕典菲尔特

  艾蒂卡蕾达·梅克林格

  奥莉维亚·缪拉

  伊森·莱恩·瓦列

  马特西恩·冯·艾杰纳哈

  雅温妮斯·冯·艾杰纳哈

  卡芙琳·玛丽嘉·克斯拉

  于晚六时三十七分失踪的上述九人,最大的菲利克斯八岁,最小的雅温妮斯四岁。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绑匪要求赎金的通信,而元帅府、皇宫、宇宙舰队司令部、宪兵司令部、军务省、统帅本部的通讯器都已经安装了最先进的追踪器,只要通话超过三秒,即可追踪到通讯地点。克斯拉元帅已经下令对费沙进行A级交通管制,并进行了秘密的地毯式搜查,可是,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沉浸在纷乱思绪中的克斯拉不悦的听到门外的一阵骚动,随即,一阵橙红色的旋风卷了进来。现任宇宙舰队副司令长官毕典菲尔特元帅出现在克斯拉面前。

  “克斯拉,找到布伦希尔德了吗?” 毕典菲尔特中气十足的,听起来仿如怒吼的声音在宪兵司令部炸响。

  “还没有。”克斯拉的偏头痛发作。

  “黑色枪骑兵,给我找。” 毕典菲尔特对副官怒吼。“敢绑架我的布伦希尔德,我要用王虎的主炮轰烂他。”橙发的猛虎开始抓狂。

  晚八时三十分,搜查仍然没有任何进展,狮子之泉七元帅坐在了宪兵司令部的会议室内。退役已久的米达麦亚元帅穿上了收藏多年的大元帅军服坐在了首席。搜查行动升级,军部开始出动。

  同时,费沙郊外的一间小别墅内,倒霉,是的,是极其倒霉的绑匪正欲哭无泪的看着开心的拆着房子的九个小鬼。好不容易才混进狮子之泉幼儿园,做了司机,在今天的远足中成功的带九个小鬼到了这间署着假名的别墅。本想将小鬼们吓到,然后从容的向皇宫勒索一笔钱。结果…………

  咣————

  又来了,可怜的绑匪看着碎裂成无数碎片的古董花瓶和一脸哎呀呀,又敲碎了的痛心表情,有着耀眼的橙色短发的小女孩,心头不断的滴着血。如果不快些要求赎金,把这几个小肉票送走的话,可能赎金连修理房子的费用都付不出来说。

  “布伦希尔德,你又把人家的东西打破了,这样不好吧。”有着灿烂金发的亚力克不安的眨着冰蓝色的眼睛。

  “没关系啊。你看叔叔都没有生气。”

  啪嚓——女孩手里的水晶球结束了生命。

  “哎呀,可惜了这个晶莹灿烂的水晶球啊,那样耀眼的光华都归于尘土了。”黑发,有着墨绿色眼瞳的女孩蹲下来惋惜的看着地上闪着晶亮光芒的碎片。

  “艾蒂卡蕾达,为它做一首纪念的诗吧。”拥有砂色头发和同样颜色眼睛的女孩一起蹲下来,温柔的安慰着朋友。

  “奥莉维亚,不是这样吧!!!”伊森·莱恩·瓦列头痛的叫着,看到艾蒂卡蕾达·梅克林格小姐有在认真考虑,立刻向后退去,惊慌的结果是绊倒了自己的同时,让旁边桌子上的瓷器全部化为了碎片。

  “这个房间全是碎片,太危险了,大家到别的房间去吧。”菲利克斯环视着危险重重的房间,谨慎的拉起亚力克白胖的小手。

  “也好,这里好象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了。”布伦希尔德看了看周围,蹦蹦跳跳的向最大的一道门跑去。

  “为什么打不开,什么烂门啊,我要我爸爸用王虎的主炮轰掉你哦。”小小的女孩晃着短短的橙红色头发,气势汹汹的威胁着不合作的门。

  “布伦希尔德,你试试能不能用推的?”卡芙琳抓着黑色卷发的发尾微笑着提出建议。

  “耶?开了啊。”布伦希尔德开心的跑到另一个更大的房间里。“菲利克斯、亚利克,你们快来看啊,这里有电脑终端哦,要不要玩模拟空战啊?”虽然是询问的口气,可是布伦希尔德已经将电脑打开了。

  “不要动那个。”绑匪极没有底气的叫着。

  “布伦希尔德,那边的叔叔说不可以用耶。”马特西恩拉着妹妹走过来,暗红的头发底下是天使样的微笑。“我就说在别人家里不要乱碰人家的东西啦,人家如果同意你用的话一定会告诉你,同样的,不同意也要告诉你啊。你没理由人家让你用你偏不用,人家不让你用你偏要用啊,偶尔也要照顾一下叔叔身为主人的情绪嘛。”马特西恩笑咪咪的在七秒钟之内说出以上的话。“雅温妮斯,你说是不是?”最后还不忘征求妹妹的意见。

  …………沉默

  十秒之后,“你看,雅温妮斯也同意了哦。”马特西恩继续微笑。

  “马特西恩,你很啰唆耶。”布伦希尔德一边抱怨着,一边粗暴的拔下电源线。

  “叔叔,已经很晚了,我们要回家吃饭睡觉了,你送我们回去吧。”卡芙琳笑眯眯的拉了拉绑匪的衣角。

  “你们……”绑匪明显感到自己的血压在快速上升。“你们已经被绑架了,除非你们的父亲交出赎金,否则我不会放你们回去的。”绑匪强装出凶恶的样子,可是胖胖的面孔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绑架啊……”小小的轻呼来自奥莉维亚,砂色的眼睛闪了闪,然后疑惑的问道:“绑架是坏事啊,那,叔叔做了坏事,卡芙琳的爸爸会抓你耶,你要逃跑吗?”

  “不管那么多了,我饿了啊,叔叔去做饭吧。”布伦希尔德一边抓着已经很乱的橙色短发,一边命令着绑匪。

  “好。”刚走了三步的绑匪又转回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们是人质耶,应该是我发命令啊。”

  “叔叔,是谁下命令很重要么?”马克西恩插了进来,其他的八个小鬼各自散开,只留下绑匪一个人。“反正到最后你一定会弄晚饭给我们吃啊,如果把我们饿瘦的话,不会有好价钱啦。万一你拿到赎金之后我们都饿得没有力气回家,你还要费力的送我们回去。很浪费燃料耶,而且又浪费你逃跑的宝贵时间和精力,很不划算哟。你不这样认为么?是么?不是么?不用那么认真啦,大家讨论一下而已,你不想做饭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叫外卖啊。帐单由你来签就好,反正你会拿到赎金嘛。不过,如果叫外卖的话,我要吃老狐狸餐馆的儿童特别豪华A套餐,不要放洋葱哦,一定要记得。嗯,雅温妮斯和我吃一样就好,不过她要多点洋葱哦。而且我们的饮料不要加冰,记得么?菲利克斯和亚力克都喜欢吃凯撒饭店的B餐,不要莴苣,饮料要热咖啡和热巧克力,奥莉维亚要吃杨餐厅的草莓布丁和菠箩派,再加一大杯冰橙汁。艾蒂卡蕾达最喜欢的蓝莓派现在大概买不到说,杨餐厅的蓝莓派一定要在早上六点之前去排队才买得到哦。那么现在苹果派和牛角面包加奶酪也可以啦,不过,她不喝热饮料的,所以要买冰咖啡回来。伊森要吃古莱特饭店的烤肉排,如果还有巧克力蛋糕也一起买回来吧,他一定可以吃掉的。但是,伊森不喝饮料,你要准备伏思牌的冰冻矿泉水哦。布伦希尔德什么都吃的,不过如果你要买有鸡蛋的料理记得不要弄太老啦。卡芙琳最爱吃菲杰斯餐馆的酱烧鹿肉,不过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杰西厨师值班,只有他做的才最好吃呢。叔叔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哦,记住了么?”马特西恩再次露出天使样的微笑,可是绑匪只看到了恐怖的小恶魔。

  “我,还是在家里做饭吧。”绑匪看着滔滔不绝的马特西恩,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什么啊,人家特意向叔叔你简单的介绍呢,你却不叫外卖,你不知道说话也是很累的,会消耗能量的吗?”马特西恩不屑的皱眉。

  “我,我去做饭。”绑匪极没有骨气的缩进厨房。

  “菲利克斯,我们被绑架了耶,怎么办呢?”亚力克困扰的闪着冰蓝色的大眼睛,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兴奋。

  “那么,就这样吧,大家把头靠过来。”

  ……………………

  二十分钟之后,饥饿的小鬼们把绑匪端上来的饭菜一扫而空,中间还夹杂着不好吃,我不要洋葱,我不吃莴苣之类的抱怨。

  当布伦希尔德最后吃完之后,菲利克斯带着甜美的微笑开始和绑匪交涉。

  “叔叔,该给我爸爸打电话,要求赎金了吧。”骗死人不偿命的可爱笑容让绑匪终于相信小孩子还是一种可爱的存在。

  “菲利克斯,你爸爸会在家么?我们打到宪兵司令部去找卡芙琳的爸爸吧。”布伦希尔德爬上凳子快速的按下一组号码。

  “叔叔,你去说啊。”伊森和马特西恩把绑匪推到了屏幕前。

  “啊……那个……”绑匪在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怒气冲天的七元帅时,很没有骨气的结巴起来。

  “爸爸,叔叔说要拿到赎金才放我们回去。”马特西恩好心的帮绑匪提出要求。

  “是,是这样。”绑匪感激的看了看马特西恩。

  “那,叔叔你要多少赎金啊?”马特西恩继续提醒绑匪。

  “那个,一百万马克一个孩子。”绑匪终于没有结巴的说完了整句话,周围响起热烈的庆祝掌声。

  “什么啊,那么少。”不满的低呼夹杂在掌声中,布伦希尔德一边跳下凳子一边嘟着嘴埋怨着,“亚力克,你是帝国皇帝耶,居然只值一百万。”

  哇——夸张的惨叫令绑匪和毕典菲尔特同时把心吊了起来。

  “叔叔,布伦希尔德好象扭到脚了耶。”艾蒂卡蕾达放下写了一半的诗,跑到布伦希尔德身边。

  “我看看。”绑匪担心的蹲了下来,手刚刚碰到小女孩纤细的足踝,布伦希尔德立即以足以掀翻整个屋顶的音量大声惨叫着。

  “布伦希尔德——”抓狂的毕典菲尔特拔出光线枪,被其他元帅拦住。

  “我说叔叔啊。”马特西恩在绑匪身边蹲下来,大有长谈的架势。而菲利克斯和亚力克对视了一眼,便在布伦希尔德的呼痛声中跑了出去。

  “布伦希尔德好象受伤了哦,虽然表面看来不红也不肿,可是,轻轻碰到就痛成那样的话,说不定是踝骨出了问题哦,当然,也不排除是韧带拉伤啦。不过,你是绑匪耶,应该有必要的职业道德哦,我们的爸爸也没有拒绝付赎金,所以你有保护我们的责任啊,现在布伦希尔德受了伤,传出去对你的名誉不好哦。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不妨坐下来谈一谈,那么,赎金的金额打对折如何?事关你的名誉哟,我是为了你好嘛。当然,你也有不同意的权利啦,毕竟你是绑匪,我们是人质啊,我只不过提出建议大家商量一下而已啊……”

  哇————高度精神紧张加上马特西恩的折磨,绑匪终于忍不住的吐了。

  “叔叔,不要紧哦,你吐啊吐的就会习惯了。”奥莉维亚和卡芙琳帮绑匪拍着后背,温柔的安慰着。

  “对了,叔叔您贵姓啊?”马特西恩露出天使样的微笑,“我只不过想多交一个朋友而已,你不愿意就说嘛,为什么要吐呢?你不想做朋友就不要做嘛,我又不会勉强你。”

  “你……”绑匪刚刚要命令马特西恩住口,突然间眼前一黑,便随着家中最后一个碎掉的古董花瓶倒在了地上。

  “又一个堕入黑暗的灵魂啊……”梅克林格小姐轻声叹息着。

  “好了,让爸爸他们来接我们吧。” 布伦希尔德轻快的跳起来,却发现TV通讯器的屏幕已是一片漆黑。

  “通讯器怎么了?” 布伦希尔德奇怪的问着,却发现其他八个人一起无言的看着自己的脚下。“耶?信号线断了啊。” 布伦希尔德用力踢了下断掉的导线,一边抱怨着不能告诉爸爸自己没事,一边绕着绑匪转起圈子来。

  “怎么处理这个叔叔呢?”九个小鬼的眼中闪着恶魔般的星星。

  “等一下他会醒过来吧。”亚力克看着自己和菲利克斯搬来砸到绑匪的花瓶碎片,为那上边美丽的花纹而叹息。

  “绑起来吧。”伊森蹲下来捅了捅绑匪肥胖的脸颊。

  “我们又没有绳子,而且绑起来的话他多半会挣脱的。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耶。” 布伦希尔德为难的抓了抓头发。

  “……”雅妮温斯默不作声的从衣袋里拿出上手工课时用的阵线包。

  “好办法。”小鬼们眼中的星星闪得更亮了。

  “用这个吧。”菲利克斯立刻跑去抱了一堆窗帘和床单回来。

  “一、二、三,加油。”小鬼们兴奋的叫着,开始缝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被缝在窗帘和床单中的粽子样的绑匪出现了。

  “耶,成功。”小鬼们拍手庆祝伟大的工程完工。“艾蒂卡蕾达,你看叔叔的样子象不象青蛙?”发现新大陆的奥莉维亚砂色的眼瞳中有着恶魔的笑意。

  “对啊,很象耶,艾蒂卡蕾达,画画看啊,你有带画笔吧。”亚力克也靠过来凑热闹。

  “好呀,我来画。” 艾蒂卡蕾达从背包里拿出油性画笔,开始用心的画起来。

  “你们听,外面有声音哦。”菲利克斯耳尖的听到引擎的声音,小鬼们一起挤到窗前向外看去。

  “是我爸爸耶。” 布伦希尔德看到了黑色枪骑兵部队的地上装甲车。

  “还有我爸爸。”小鬼们纷纷找到了自己父亲的直属部队。

  呀————突然响起的枪声吓了小鬼们一跳,可是元帅的孩子们马上镇静下来。

  “房子怎么会自己开枪?”看到停止前进的部队,卡芙琳奇怪的问道。

  “把叔叔叫醒问问吧。”伊森和菲利克斯跑去提了冷水回来浇在绑匪头上。

  “为什么房子会开枪?”菲利克斯抓住绑匪的衣领。

  “我在大门设了密码,没有遥控器就只有里面的人自己打开门,否则就会攻击所有进入射击范围的人。”刚刚骄傲的回答完,绑匪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说。

  “密码是多少?” 菲利克斯天空色的眼眸中聚积起蓝色的风暴。

  “我才不会说。”绑匪扭过头,在窗帘和床单中挣扎。

  “菲利克斯,交给我。”卡芙琳的黑眼中有着冰冷的笑意。而白皙的小手中可疑的小瓶子则令绑匪莫名的有着不祥的预感。

  “卡芙琳,那是什么?”布伦希尔德好奇的问道。

  “是我在爸爸那边玩的时候拿到的最新型自白剂。”大大的黑眼中有着自豪的笑意,可绑匪却只感到一阵阵的冷风自头顶吹过。

  “米达麦亚元帅,怎么停下来了?”希尔德皇太后匆匆赶到之后面对的却是枪声和停滞不前的军队。

  “皇太后陛下,孩子们都在里面,不能用飞弹,所以正在调装甲掷弹兵过来。”米达麦亚恭敬的报告着,可那双灰色的瞳孔却不断向外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这里的元帅们每一个都可以指挥数以万计的军队,可以让星星化为宇宙间的尘埃,可现在却对着一间小小的别墅束手无策。只因为,他们最重要的宝贝都在里面。

  “一定要保证孩子们的安全。” 希尔德皇太后听着不断传来的枪声,心里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

  “陛下,枪声突然停了。”梅克林格元帅暂时充当了通讯兵,无论何时都温文尔雅的面孔充斥着骇人的杀气。

  “过去看看。” 希尔德焦急的拉起长裙向别墅跑去。

  “陛下。”五位元帅一齐敬礼,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杀气。

  “爸爸——”布伦希尔德充满活力的叫声突然响起,毕典菲尔特脸上的杀气在瞬间消逝无踪。不断传来的呼唤在十秒钟之内驱散了笼罩在元帅们上空的阴霾。

  “布伦希尔德——”在探照灯的照耀下看清了跑向自己的小小身影,平日里驰骋疆场、所向披靡的元帅们毫无形象的跑过去抱住浑身脏兮兮的小鬼,脸上的线条只能用温柔来描述。

  “母后……”亚力克在看到向自己伸出双手的希尔德之后,惊呼了一声,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进了母亲的怀抱。

  “亚力克、亚力克……”希尔德抱住亚力克亲吻着他的金发。此时,恐惧才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亚力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希尔德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

  “母后,我跟你说,今天好有趣哦,那个绑匪好笨耶。”亚力克急着把今天的英雄壮举与母亲分享。

  米达麦亚:“菲利克斯,妈妈准备了肉骨干酪火锅等你呢。”

  菲利克斯:“爸爸,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可是我有保护了亚力克哦。”

  毕典菲尔特:“…………布伦希尔德…………”

  布伦希尔德:“好了啦,爸爸,你是元帅耶,在这里哭很丢脸耶。”

  艾蒂卡蕾达:“爸爸,我写了一首诗,可是草稿忘在那边了。还有,我画了青蛙哦。”

  梅克林格:“没关系,等一下回家再写一首好了,爸爸帮你修改。”

  伊森:“爸爸,艾蒂卡蕾达·梅克林格小姐写了诗,草稿还在我这边。”

  瓦列:“好吧,我们去交给她。”

  奥莉维亚:“爸爸,我回来了,今天好累哦。”

  缪拉:“好吧,爸爸抱着你,睡吧。”

  艾杰纳哈:“…………”

  雅温妮斯:“…………”

  马特西恩:“爸爸,我给你讲啊,其实今天是这样的……………………………………”

  卡芙琳:“爸爸,你新开发出来的自白剂很有效哦,那个叔叔一下子就说出密码了。”

  克斯拉:“…………卡芙琳,长大要不要做宪兵总监?”

  当宪兵们抬着粽子样,脸被画成青蛙的绑匪扔在元帅们面前的时候,可怜的绑匪发誓,再也不要和任何小孩子沾上关系。

  “克斯拉元帅,审问犯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将熟睡的亚力克送入地上车之后,希尔德有恢复为冷静、刚毅的摄政皇太后。

  “遵命,陛下。”抱着卡芙琳的克斯拉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苗。

  十天后,对绑匪的审判在毕典菲尔特元帅强烈要求出席的情况下并不顺利的进行着。在第N次阻止暴怒的元帅对犯人的痛殴之后,终于艰难的做出了判决。

  “精神失常而被判监禁于精神病院么?”希尔德拿着报告诧异的问着。

  “是的,似乎是患上了儿童恐惧症的样子。”

  “这样么?”希尔德想起粽子样,脸被画成青蛙的绑匪不禁苦笑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窗外,灿烂的阳光下,狮子之泉幼儿园的九个孩子还在快乐的玩耍,以后,一定会快乐的长大,然后,支撑起新的帝国吧。